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八百零三章 同门(中)
    这几个西岩寺的弟子是佛门中人,竟然一点素质都没有,简直和道上的小混混一样。

    甚至说的夸张一点,就算是道上的小混混,比他们的素质还要高一点。

    对于觉慧大师这名高僧大德,我一直是非常尊重的。

    无论是他对他师父禅真大师的那颗赤子之心,还是他对于佛法禅机方面的理解,我都非常的认同。

    和他在一起参禅悟道,对我的心境提升方面有着非常大的好处。

    就算是我这个天机门的门主,在面对着觉慧大师这名高僧大德之时,都是以晚辈自居,从来都不会在他的面前摆出一副天机门主的架子。

    然而这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和尚,竟然敢对觉慧大师出言不逊,就算是我的脾气再好,这会儿我也忍耐不住了。

    被我一巴掌甩到脸上的这名西岩寺弟子,虽然也算是练过几天功夫,对普通人来说可能算是一个高手了,然而对我来说,他连个蝼蚁都算不上。

    我这一巴掌不要说用出蚩尤金身的力量了,就连我自己力量的十分之一都没有用出来,当甩到了他的脸上之时,就直接把他的人给甩出了好几米开外。

    而见此情形,剩下的两个和尚全都傻了眼了。

    我一巴掌打飞那名和尚之时所表现出来的度和力量,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无法想象的。

    面对着我这样的一个高手,就算是他们两个的实力比被我一巴掌打飞的那名要强大一点,也没有任何意义。

    这时被我打飞的那名在地上摔了个滚地葫芦之后开始嚎叫了起来,而其他的那两名和尚却一下子变的低调了许多,带着一脸的惶恐之色,把目光投向了我。

    而我却把脸一沉,对他们两个说道:“没听见大师在问你们吗?那个德弘的师父法号叫什么?”

    听到我这话,年龄稍大一点的那名和尚立刻就回答着道:“我师祖的法号叫觉恒,我师父德弘大师,是我师祖的关门弟子!”

    而听到这名和尚的回答,觉慧大师轻轻的点了点头,用非常小的声音自言自语着道:“四师弟的性格本身就比较浮躁,难怪把他门下的弟子教成了这样!”

    “师尊要是能多活几年的话,或许能改变四师弟的性格,可惜啊可惜,可叹啊可叹!”

    因为牵扯到了他的同门师弟,所以让觉慧大师又想起了他的师父禅真大师,让他连连的叹了好几口气。

    而就在这时,因为被我一巴掌甩出去的那名西岩寺弟子所出的嚎叫声比较大的缘故,惊动了附近的西岩寺的其他人。

    “南无阿弥佗佛!”

    在一声洪亮的佛号传来之后,一个身穿着大红袈裟,手里拄着一根禅杖,看上去还颇有一些有道高僧模样,年龄大概在四十多岁左右的和尚几个起落之间,就来到了我们一帮人的面前。

    而看到这名身穿着大红袈裟的和尚之后,被我一巴掌甩到地上的那名和尚一骨碌就从地上爬了起来。

    “狮虎啊,我被人给打了,你可要给我出头啊!”

    我那一巴掌用的力量虽然不是很大,但打在了他的脸上之时,却还是把他的牙齿给打掉了好几颗。

    所以这名和尚在跟他师父说话之时,言语间有些吐字不清的感觉。

    他的那两名师兄弟,见他们的师父来了,就好像有了主心骨一样,立刻就站在了穿着大红袈裟的这名和尚的左右两边。

    年龄稍大的那名和尚,站在他师父的左边,眼神之中带着浓浓的忌惮之色,用右手指着我,对他师父说道:“师父,是他打的明松师弟!”

    很显然,根据这三名和尚的称呼,这名穿着大红袈裟的和尚,应该就是他们的师父,所谓的德弘大师。

    而听到他徒弟所说的话,看了一眼还爬在地上的那名被我打了的那货,德弘大师的面色一沉,然后怒骂着道:“废物,真是丢尽了我的脸!”

    在骂完了他的徒弟之后,德弘大师把目光投向了我,开始向我兴师问罪了起来。

    只见德弘大师一脸阴沉的对着我说道:“擅闯禁地不说,还打了我的徒弟,看来你们是没有把我德弘放在眼里啊?”

    其实德弘大师说的一点多没错,以我们这一帮人的实力和身份地位,绝对有资格不把他放在眼里。

    所以当德弘大师自以为很装逼的说出了这话之时,我竟然很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德弘大师说道:“你说对了,你确实没有资格被我们放在眼里!”

    听到我这话,德弘大师的那张脸,瞬间就被气的扭曲了。

    本来他想在我们几个的面前用他的身份和名号装一下逼的,但这会儿却装逼不成反被踩,这让德弘大师情何以堪!

    于是德弘大师很不服气的对着我道:“你们几个究竟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不把我放在眼里?”

    面对着恼羞成怒的德弘,我却冷冷的一笑,然后说道:“我们几个是什么身份,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把你们西岩寺的主持方丈叫来,或者把天道门的负责人叫来,他们才有资格知道我们的身份!”

    德弘在西岩寺还算不上是核心人物,所以他对我并不是很了解,对于我接下了天道门两大难题这一情况,他就更加不了解了。

    甚至不要说他了,就算是西岩寺的几个核心人物,都不知道我接下了困扰了天道门几千年的两大难题。

    而这会儿见我表现的无比嚣张,连他这个西岩寺戒律院座的关门弟子都没有放在眼里,德弘的怒火当时就爆了。

    “想让我们西岩寺的主持方丈来见你,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

    “如果你能接住我这一禅杖,那我就去把我师父和主持方丈给你叫来!”

    说完这话之后,德弘竟然二话不说,来了一招泰山压顶,直接用他手中的那柄至少有五十斤重的禅杖,对着我的右肩膀拍了下来。

    这柄禅杖至少有五十斤重,再加上德弘的力量,自上而下拍下来之时,恐怕至少有三四百斤的力量。

    在德弘看来,我肯定会闪避他的这一招,但无论我怎么闪避,下一招用什么招式来对付我,德弘早就已经想好了。

    然而让德弘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竟然站在原地一动都没有动,伸出右手向他的禅杖抓了过去。

    用右手去接他这至少有四五百斤力量的禅杖,我这是不是疯了?

    所谓螳臂当车,不就是这个样子吗?

    他这一禅杖下去,我的右手还不得废掉?

    而就在德弘的脑海之中刚刚闪现了这个念头之时,我伸出的右手却已经抓住了他那至少有四五百斤力量的禅杖。

    等到德弘反应过来之时,他的那柄足足有五十斤重的禅杖,已经落在了我的手里。

    而且最让德弘大师恐怖的一点,是他的那把用镔铁打造的禅杖,这会儿在我的手中,竟然好像面团一样,被我几下就揉到了一起,揉成了一个铁球形状。

    “现在你可以去把你们西岩寺的主持方丈和你师父他们叫来了吗?”

    听到我这话,看着我脸上笑眯眯的表情,这会儿的德弘大师和他手下的三名弟子,简直就好像见了鬼一样!

    以德弘大师和他手下的这三名弟子的眼界,他们根本就无法想象,实力达到了什么样的程度,才能够做到像我这样?

    就算是他的师父,西岩寺的戒律院座觉恒大师,也从来都没有在他面前显露过如此高明的功夫。

    一念至此,德弘大师就战战兢兢的对我说道:“我,我这就去把我师父和主持方丈他们叫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