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八百零二章 同门(上)
    北邙山位于洛阳以北,黄河以南,算起来是在河南地界。

    而据我所知,天道门三家十派中的西岩寺,就在河南开封。

    开封的少林寺世界闻名,但我却很清楚的知道,和天道门三家十派之中的西岩寺相比,少林寺却根本就不算什么。

    甚至少林寺和西岩寺之间是有一定的从属关系的。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少林寺只能算是西岩寺的下院。

    此时此刻,当我们一行人穿越了官方和天道门所设置的铁丝网和陷阱,进入了官方所封锁的范围之后,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几个穿着僧袍的和尚,我很容易猜出他们的身份。

    这几个看上去年龄在二十多岁到三十岁的样子的和尚,肯定是西岩寺的弟子。

    不过这几个和尚虽然是出家人,但或许是因为他们西岩寺弟子的身份比较然,当面对着我们一帮穿着破破烂烂的汉服的七个人之时,态度表现的非常不友好。

    一名看上去三十来岁的和尚,板着个脸厉声说道:“这里是禁地,是不许任何人进入的,难道你们没有看到铁丝网上面的字吗?”

    另外一名年龄更轻一点,看上去有个二十五六岁的和尚很不客气的说道:“你们的眼睛全都瞎了吗?或者说你们连字都不认识?”

    还有一名年龄同样在二十五六岁的和尚,当他的目光扫向秦楚楚和叶怜心之时,竟然流露出了一抹比较猥琐的表情,随后把目光投注到了我的身上。

    或许是因为我的长相比较普通平凡,尤其是在我穿了一身破破烂烂的汉服之时,在这个和尚的眼里,我就成了最好欺负的那一个人。

    只见这名和尚把眼睛一瞪,然后对着我厉声说道:“带着两个年轻漂亮的女孩,还有两个小孩子跑来这里,我看你就不像一个好人!”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跑到这禁地里面来干什么?还不给我老实交代!”

    对于觉慧大师而言,我是天机门的门主,而且我还是他师父禅真大师最看重的人,所以在他的心目之中,我有着非常高的地位。

    这会儿见这个和尚对我表现的非常无礼,尤其是这个和尚很有可能是西岩寺的弟子的情况之下,平时只顾着参禅打坐的觉慧大师,竟然有些沉不住气了。

    “南无阿弥佗佛!”

    在用洪亮无比的声音先道了一声佛号,表面了他也是出家人的身份之后,觉慧大师这才对着那几名和尚说道:“如果说我没有看错的话,你们几个应该是西岩寺的弟子吧?”

    在这几个和尚看来,我们七个人全都是普通人,只不过我们几个的穿着打扮比较怪异罢了。

    甚至因为我们几个的穿着打扮比较怪异,这几个和尚对我们几个的身份还有所怀疑。

    不过当听到觉慧大师竟然一口道破了他们几个的身份之时,这几个和尚的脸色一下子全部都变了。

    要知道在普通人之中,能够知道西岩寺的存在的,一千万个人里面,可能最多有那么一两个。

    而这些人,绝大多数是那种在江湖上混的风生水起的人物。

    比如九爷这种人,对于天道门三家十派,他就有一定的了解。

    但即便是九爷这种人物,在天道门三家十派的弟子眼中,也不算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

    然而此时此刻,在他们眼中看上去一个穿着打扮比较怪异,说话的语气有点像佛门中人的老者,却一口道破了他们的身份,这几个和尚又岂能不感到吃惊?

    而就在脸上露出了一丝惊异之色后,这几名和尚之中年龄稍微大一点的那个,就往前走了一步,走到了觉慧大师对面。

    “南无阿弥佗佛!”

    同样在道了一声佛号之后,那名年龄稍大的和尚对着觉慧大师说道:“老施主说的没错,我们几个确实是西岩寺的人!”

    而听到这名年龄稍大的和尚承认了他们的身份,觉慧大师就轻轻的点了点头。

    不过作为觉慧大师而言,他虽然被西岩寺逐出了师门,但作为禅真大师的四大亲传弟子之,从内心里面来讲,他还是把自己当成了西岩寺的人。

    西岩寺的这些弟子,在他看来就是他的晚辈。

    而作为一名西岩寺的长辈,当看到他的晚辈们对我不敬,在礼数上有不周到的地方之时,觉慧大师肯定要给他的这些晚辈们指出来。

    于是在点了点头之后,觉慧大师对着那名年龄稍大的和尚说道:“佛门八戒之中,第四戒就戒的是妄言妄语,我等佛门子弟,必须要做到安定徐言,心口相应,难道你们的师父就没有教过你们这些吗?”

    “不分青红皂白,就对人恶语相向,难道你们忘了自己佛门弟子的身份吗?”

    因为把自己当成了这些和尚的长辈,所以觉慧大师脸上的表情就显的比较严肃,而且在言语之间还带了一些教训的语气。

    然而对于西岩寺的这几名和尚来说,他们早就习惯了自己高高在上的身份,又岂能接受觉慧大师用这种语气对他们说话?

    就算觉慧大师是佛门中人,就算是觉慧大师一口道破了他们的身份,在这几个和尚的眼里,穿着破破烂烂的汉服的觉慧大师,是没有任何资格教训他们的。

    所以面对着表情比较严肃,用教训的语气对他们说话的觉慧大师之时,这几个和尚竟然怒了!

    只见那名目光比较猥琐的年轻和尚脸色一沉,嘴里面不干不净的对着觉慧大师骂道:“你既然知道我们西岩寺,就应该知道我们西岩寺弟子的身份!你他妈的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用这种语气对我们说话?”

    另外一名同样比较年轻的和尚也很不客气的对着觉慧大师说道:“会念一句佛号,你就把自己当成出家人了?不要说你这个野和尚了,就算是少林寺的主持方丈,他也不敢教训我们西岩寺的弟子!”

    那名年龄稍大的和尚虽然没有吭声,但他却并没有制止那两名年轻一点的和尚,而是站在一旁观察着觉慧大师的反应。

    而这时,面对着两名出口不逊的西岩寺弟子,觉慧大师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只见觉慧大师一脸无奈和失望的自言自语着道:“没想到自从师尊圆寂之后,我们西岩寺的弟子,竟然成了这个样子!”

    在自言自语的说完这话之后,觉慧大师对着那名年龄稍大的和尚说道:“所谓子不教,父之过,你们之所以成为这样,和你们师父的教导有很大的关系!”

    “告诉我你师父的法号,我看看是谁把你们教导成了这样?”

    觉慧大师自言自语之时所说的话被那名年龄稍大的和尚给听到了,从觉慧大师的话里面,这和尚自然是不难猜出觉慧大师也是他们西岩寺的人。

    而既然觉慧大师是他们西岩寺的人,那冲着觉慧大师说话的这语气,这名和尚就不敢怠慢。

    于是年龄稍大一点的这名和尚就态度比较客气的对着觉慧大师说道:“我们三个是同门师兄弟,全是德弘大师的弟子!”

    而听到这名和尚所报出来的法号,觉慧大师却露出了一脸的茫然之色。

    对于这名和尚所说的什么德弘大师,觉慧大师好像根本就没有听说过一样。

    不过作为禅真大师的四大亲传弟子之,觉慧大师对于西岩寺弟子的字辈是很清楚的。

    按照西岩寺的字辈排名,德字辈的弟子,比觉慧大师要低一辈。

    看来这名和尚所说的德弘大师,应该是他的那三个师弟中某个的弟子。

    一念至此,觉慧大师就问着年龄稍大的那名和尚道:“那你师父德弘的师父又是谁呢?”

    在觉慧大师看来,他问这个问题再也正常不过了,因为那位所谓的德弘大师的师父,也要叫他一声师兄。

    然而在这几名西岩寺的弟子看来,觉慧大师所问的这话,纯粹是在向他们挑衅!

    于是那名最年轻的和尚很不客气的对着觉慧大师吼道:“你他妈的算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问我们师祖的法号?”

    而见此情形,早已经忍耐不住的我身形一闪就来到了这个出言不逊的和尚的面前,一个大嘴巴子就甩到了他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