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七百八十四章 血虐诸神(下)
    蚩尤在我的意识海之中,我所经历的一切他全都知道。

    尤其是当他的蚩尤金身绝大部分融入了我的身体之后,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就是我,我就是他。

    所以之前海神波塞冬狂妄无比的说他要把我的尸体挑在他的三叉戟上,这会儿被蚩尤上了我的身之后,就把波塞冬的原话一字不变的奉还给了他。

    而这会儿的波塞冬早已经被吓破了胆,在听到我所说的话之后,连连的后退了好几步,可以说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了。

    然而就算是波塞冬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被蚩尤上了身的我也没有打算放过他。

    只见我如同迅雷闪电一般的欺身上前,在波塞冬无处躲藏的情况之下,把他的三叉戟刺进了他的胸膛之中。

    随后我单手握着波塞冬的三叉戟,把波塞冬的身体挑在了三叉戟上面。

    让众人感到有些意外的是,波塞冬这厮的血液竟然像海水一样是蓝色的。

    蓝色的血液就好像河流一样,顺着三叉戟支流而下。

    不过虽然被我用三叉戟刺穿了身体,而且挑在了三叉戟上面,但波塞冬这货却并没有立刻死,而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瞪大了他的那双海蓝色的眼睛看着我。

    和海神波塞冬一样,太阳神阿波罗虽然被两把长矛刺穿了身体,但他同样也没有死。

    而且从他的身体里面流出来的血液竟然是金色的。

    不过太阳神阿波罗和海神波塞冬虽然都没有死,但神王宙斯却很清楚的知道,如果他们剩下的几个奥林匹斯诸神不再拼死一战的话,那他们的下场就会和波塞冬阿波罗一样。

    就算是这会儿不死,但恐怕迟早都会被蚩尤上了身的我给弄死!

    一念至此,神王宙斯和其他的三个奥林匹斯诸神全都拼了命的向我起了攻击。

    只见神王宙斯用双手握着他的雷神之锤,从宫殿最高层往下一跳,以泰山压顶之势,雷霆万钧之力,用他的雷神之锤向着我的头顶命门之处砸了下来。

    在这同时,冥神哈迪猛的欺身向前,在靠近了我的身体之后,拼尽全力用他的死神镰刀对着我的脑袋一刀劈了下来。

    战神阿瑞斯和智慧女神雅典娜失去了武器,只能扑上前来抱住了我的两条腿。

    在当前的这种情况之下,阿瑞斯和雅典娜,甚至冥神哈迪斯全都把希望寄托在了神王宙斯的那一锤上面。

    如果宙斯的那一锤对我起不到作用,那他们奥林匹斯诸神,恐怕就会成为历史。

    不过神王宙斯的这一锤虽然有万钧之力,但大魔王蚩尤是何等人物!

    要知道在几千年之前金仙遍地走的那个时代,大魔王蚩尤可是当时的天下第一高手。

    就算是把奥林匹斯诸神给灭了的昆仑十二金仙之一的广成子大仙,都不是大魔王蚩尤的对手。

    道理非常简单,当年的广成子大仙如果能打败蚩尤的话,那他就不用神农氏出手帮助他的徒弟人皇轩辕氏,才打败了大魔王蚩尤,把他的丈六金身砍成了六截。

    所以这会儿就算是蚩尤借助着我的身体,他的实力远远没有达到巅峰状态,但绝对不是刚刚获得了神位的这帮奥林匹斯诸神所能对付得了的!

    不过即便是这样,当面对着神王宙斯的这一锤之时,蚩尤也不会傻乎乎的用我的脑袋去硬挨这一锤。

    毕竟神王宙斯的实力是奥林匹斯诸神之中最强大的一个,被他这一锤砸中了,虽然不能把我的脑袋砸个稀巴烂,但砸一个头晕眼花,还是很有可能的。

    考虑到这一点之后,对于冥神哈迪斯的那一刀,被蚩尤上了身的我根本就没有理会,但对于神王宙斯的那一锤,被蚩尤上了身的我,却挥出右拳来了一招举火烧天,用我的拳头迎上了神王宙斯的那一锤。

    因为和蚩尤共用一个身体,虽然这会儿主导我的身体的是蚩尤,但蚩尤用我的右拳挥出之时的力量,我却能够感觉到。

    但我却简直无法想象,在一个人的身体之中,竟然蕴藏着如此强大的力量!

    这一拳,我感觉简直能够击穿苍穹!

    而面对着蚩尤挥出的这一拳,纵然是神王宙斯的那一锤有着泰山压顶之势,雷霆万钧之力,却没有任何用处。

    “轰!”

    在出了一声震天巨响之后,神王宙斯的雷神之锤,竟然被蚩尤一拳给打飞了。

    冥王哈迪斯的死神镰刀虽然劈在了我的肩膀上,但却没有对我造成任何伤害。

    而且在一拳打飞了神王宙斯的雷神之锤之后,蚩尤这货顺手一拳,就把冥神哈迪斯也打飞到了十几米外的地方。

    接下来蚩尤伸出两只手把阿瑞斯和雅典娜从头顶上拎了起来,对着他们两个一人一脚,像踢足球一样的把他们两个全都踢飞到了几十米远的宫殿第三层。

    虽然阿瑞斯和雅典娜还有哈迪斯仅仅被踢了一脚和打了一拳而已,但他们所受的伤,却并不比波塞冬和阿波罗轻。

    就这样,除了神王宙斯之外,其他的奥林匹斯诸神已经废了。

    不过以大魔王蚩尤的作风,仅仅废了奥林匹斯诸神还远远的不够。

    他不仅打算废了奥林匹斯诸神,还打算吞噬了奥林匹斯诸神的血肉和灵魂。

    只见被蚩尤上了身的我把手一挥,那把血红色的蚩尤魔刀就从半空之中飞到了我的手中。

    随后我用手中的蚩尤魔刀指着神王宙斯说道:“越是强大存在,被我的蚩尤刀吞噬之后,对我的好处就越多!”

    “我要杀了你们,吞噬了你们的血肉和灵魂!”

    听到蚩尤这话,神王宙斯被吓的腿都软了,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

    这会儿的神王宙斯根本就没有和蚩尤一战的勇气,除了跪在蚩尤面前求饶之外,他已经想不到别的办法了。

    “姜门主,饶命啊!只要您饶了我们,我们奥林匹斯诸神,从今以后就是您最忠诚的手下!”

    “我们异能者协会,就是天机门在美国的分部!”

    神王宙斯并不知道是大魔王蚩尤上了我的身,所以他这会儿所提出的条件,完全是站在我的角度。

    但神王宙斯却并不知道,他所提出的条件对大魔王蚩尤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

    杀了他们奥林匹斯诸神,让蚩尤魔刀吞噬了他们的血肉和灵魂,这才是大魔王蚩尤最想要的。

    然而就在被蚩尤上了身的我冷冷的一笑,正打算挥刀砍了神王宙斯,让蚩尤魔刀吞噬了他的血肉和灵魂之时,我的意识海核心之中突然金光闪烁,大魔王蚩尤的神魂竟然被功德金光给驱逐了出来。

    而随着蚩尤的神魂被驱逐,我的意识重新掌控了我的身体。

    “特么的,就不能让我多待会儿吗?让我的蚩尤魔刀吞噬了那几个人也好啊!”

    从我的意识海核心被驱逐了出来,蚩尤万分不甘的在我的意识海之中咆哮着。

    而就在这个功夫,我的一双眼睛渐渐的变的清明了起来,我身上的那股滔天煞气和暴戾之气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当我把蚩尤魔刀收进了我的纳戒之中,目光平和的看着跪在我面前的神王宙斯之时,无论是天机门的人,还是天道门的人,全都在第一时间感受到了我身上所生的变化。

    尤其是秦楚楚和黎月两个人,她们最清楚在我的身上究竟生了什么事?

    在和黎月相顾对视了一眼,交换了一下眼神之后,秦楚楚一脸关心的问着我道:“姜一,你没事了吧?”

    黎月同样也一脸关心的问着我道:“姜一,现在是你吗?”

    因为太过于关心我,黎月忘了这会儿除了我们天机门的人之外,还有天道门的人在旁边。

    所以她问我话之时,话里面有一个天大的错误。

    而就因为她这句话里面的错误,给我和天机门造成了天大的麻烦,甚至让天机门和天道门彻彻底底的走向了对立面。

    不过黎月的话已经说出了口,想收也收不回去了,我只能一脸无奈的瞪了她一眼,然后反问着她道:“我一直都是我,难道什么时候不是我吗?”

    听到我这话,看着我脸上的表情,黎月和秦楚楚两个人同时都长出了一口气。

    天机门这边的一帮人也全都欢声雀跃的,一个个向我竖起了大拇指。

    但天道门四大公子,一个个看着我的眼神却比较复杂。

    那眼神中有羡慕,有崇拜,有畏惧,而更多的却是怀疑!

    作为天道门四大公子,对于大魔王蚩尤这个逆天之人,是不可能不知道的。

    而对于天道门来说,大魔王蚩尤是一个禁忌,站在天道门的角度,是绝不可能让大魔王蚩尤有任何复生的机会的。

    之前生在我身上的诡异状况,以及蚩尤在上了我的身之时所说的话,再加上黎月刚才不小心说错的那句话,已经足以让天道门四大公子对我的身份产生怀疑。

    不过天道门四大公子虽然对我的身份产生了怀疑,但他们却没有表任何意见。

    毕竟这会儿他们还没有弄清楚我的状况,万一触怒了我,他们可不想落得一个和奥林匹斯诸神一样的下场。

    其实我能明确的感受到天道门四大公子的目光之中对我的怀疑,但如果因为他们对我怀疑就把他们给杀了灭口,这种事却是我万万做不出来的。

    且不论杀了他们会欠下因果,会有损于我的功德,就凭着他们今天能跟我一起并肩作战,我就不能对他们下手。

    于是我没有理会天道门这边的人,而是板着个脸对跪在我面前的神王宙斯道:“我不需要你们奥林匹斯诸神做我的手下!”

    “我也不需要你们异能者协会成为天机门在美国的分部!”

    神王宙斯对从大魔王蚩尤并不了解,所以这会儿他还把我当成了之前被蚩尤上了身的我。

    听到我所说的话之后,神王宙斯被吓的瑟瑟抖,因为既然他提出的条件我不接受,那就说明我看不上他们奥林匹斯诸神。

    而既然我看不上他们奥林匹斯诸神,那他们下场肯定和约翰大主教一样,会被蚩尤魔刀吞噬了他们的血肉和灵魂。

    但就在神王宙斯跪在地上瑟瑟抖着之时,我却傲然说道:“作为这一届国际灵异机构交流大会的主办方负责人,我想你应该知道,这一届交流大会的第一名和第二名是那两支队伍了!”

    “我希望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把那十亿美金的奖金汇入我们天机门的账户!”

    丢下了这话之后,我扭头转过了身子。

    “兄弟们,我们离开这里!”

    听到我这话之后,天机门的一帮人就跟随着我往宫殿之外走去,而跪在地上的神王宙斯却一脸懵逼的抬起了头。

    虽然我的背影有些瘦弱,但此时此刻在神王宙斯的眼中,却如同一座巍峨的高山一样,让他只能仰望,而且无法捉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