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七百六十八章 相术VS大预言术
    因为我的杏黄旗不能防御精神攻击,所以当约翰大主教施展出了大预言术之时,我多多少少的受到了一点他的影响。

    这时只听见约翰大主教手握着权杖在那里继续大声的吟唱着道:“神说,渎神者必须受到惩罚!亵渎了神灵的人,是不能继续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你的所作所为已经亵渎了神灵,你不能在这个世界上继续存活了你知道吗?”

    “你只有死,才能向神灵谢罪,才能洗清你所犯下的罪孽!”

    如果说是普通人,或者说精神力比约翰大主教弱小的人,在约翰大主教动了大预言术之后,就会把约翰大主教当成神一般的存在。

    无论约翰大主教说什么,都会按照约翰大主教的吩咐去做。

    那怕是约翰大主教让他去死,他也会毫不犹豫的了断了自己。

    不过我的意识海核心有功德金光保护,就算是大魔王蚩尤的意识都侵入不了,约翰大主教的大预言术虽然厉害,但却仅仅让我处在了被动之中,并没有把他当成神一般的存在。

    就这样,约翰大主教一步一步的向着我走来,而我却在一步一步在往后退。

    当然了,在向我走来的同时,一身烟雾缭绕,一脸庄重严肃的约翰大主教,还在继续吟唱着他的那一套。

    “你豢养邪恶之物,犯下了滔天大罪,像你这样的人,是没有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的!”

    “既然你做下了不容于这个世界的行为,为什么你还不自我了断?”

    “快从这个圆台之上跳下去,了结了你这罪恶的一生吧!”

    约翰大主教吟唱到这里之时,我已经从圆台的一边退到了另外一边。

    这会儿我如果按照约翰大主教所说,从十米高的圆台上跳了下去,即便是摔不死我,那我和约翰大主教的这一场,肯定要算我输。

    但约翰大主教却并不知道,在从圆台的一头走到了另外一头的这个过程之中,他的大预言术所造成的精神攻击,已经逐渐的失去了作用。

    刚开始的时候或许我受了一点他的影响,但这会儿的我,已经完全清醒了过来。

    就在走到圆台的边缘上之时,我的脚步却停了下来,而且这时候我的双目之中精光闪闪,盯着约翰大主教的脸看了起来。

    既然约翰大主教对我施展了大预言术,那我就用我们姜家祖传的相术给他看一下面相,看看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虽然说西方人和东方人的长相有一定的差别,但以我天阶八品的相术修为,通过约翰大主教的面相看清楚他这个人应该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一念至此,我一边看着约翰大主教的面相,然后一边用英语说道:“你的额头左右两边的日月角上有横纹,这说明你生来就克父克母,再加上你的父母宫位置干枯黯淡,说明你在很小的时候就克死了父母!”

    虽然我说的话约翰大主教不能完全理解,像什么额头日月角,父母宫之类的,约翰大主教肯定无法理解,但他在很小的时候就死了父母,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所以当听到我说的话之后,约翰大主教整个人当时就愣在了那里!

    原本约翰大主教以为,受到了他的大预言术的影响,就算是我不会自我了断,自己把自己弄死,也至少会从圆台之上跳下去。

    而那个时候,天机门就会被淘汰出局,他们神圣教廷的面子就算是保住了。

    但我这会儿却突然变的清醒了过来,而且还一口道破了他的身世,这特么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要知道他从小就死了父母的情况,在神圣教廷可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啊!

    我是怎么知道的呢?

    就在约翰大主教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正想着之时,我继续说道:“你的眉似春心,眼如桃花,足见你年轻的时候是一个负心薄幸之人,不知道有多少的女子被你欺骗和辜负!”

    听到我这话,约翰大主教的脸色就变的更加吃惊了,要知道在他成为神圣教廷的大主教之后,早已经抹掉了他年轻之时的那段历史,就算是在神圣教廷内部,也没有人知道他当年的所作所为,我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中国人,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这时我继续说道:“你的颧骨过高,印堂有纹,头尖额窄,少而疏,眉峰过高而且散乱,眼细长目光带水,这说明你在年轻之时,因为好色而犯下了事,受过牢狱之灾!”

    说这话的时候,我刻意把声音提升了好几十个分贝,而在听到我这话之后,黑暗议会和异能者协会的人全都出了阵阵惊呼声。

    要知道,神圣教廷在整个西方世界可是拥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的,在整个西方世界拥有着数亿的信徒,神圣教廷的大主教在普通人的心目之中,那可是神的使者,地位仅次于神的人物。

    然而,如果神圣教廷的数亿信徒们知道他们眼中神的使者,地位仅次于神的人物在年轻的时候却是一个人渣,不知道他们将有何感想?

    这时候的约翰大主教已经快要崩溃了,他很难想像,我是通过什么手段对他的了解的如此清楚的?

    他自己可是很清楚的知道,当他从监狱里面出来,加入了神圣教廷,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坐上了大主教的位置之后,在第一时间就把他自己年轻时候的那段不光彩的历史清除了个一干二净的。

    可以说除了他自己之外,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对他那荒唐而的过去有所了解了!

    然而,我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了在他身上所生的一切!

    这特么的叫他情何以堪?

    “你,你,你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在惊慌失措之下,约翰大主教一下子就乱了分寸。

    而随着他的这话一问出口,就等于变相的承认了我所说的话是对的。

    这会儿听到约翰大主教的话,圆台之下的众人,又一次出了阵阵的惊呼之声。

    而这时,我却用手指指着约翰大主教厉声骂道:“所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能欺骗的了他人,你能欺骗的了上天,能欺骗的了自己吗?”

    “之前你说珑竹是邪恶之物,其实在我看来,像你这种卑鄙下流无耻傲慢,欺世盗名的伪君子,才是真正的邪恶之物!”

    面对着我的破口大骂,约翰大主教冷汗直冒,就连目光都不敢和我的眼睛对视。

    而这时的我一步一步的向着约翰大主教走了过去,但约翰大主教却已经和之前的我一样连连的倒退。

    在这同时,我继续怒骂着约翰大主教道:“像你这样的人,还好意思说自己死了之后能上天堂?你觉的你信仰的神,他能接纳你这样的混账东西吗?”

    “你的所作所为已经亵渎了你信仰的神灵,你觉的你还有脸在这个世界上活下去吗?”

    “你卑鄙,无耻,下流,像你这样的人,你觉的有资格活在这个世界上吗?”

    “如果你觉的你做下了亵渎你信仰的神灵的行为,我劝你尽快自我了断,从这个圆台之上跳下去,了结了你这罪恶的一生!”

    就这样,被我一阵痛骂,约翰大主教一步步的后退,又从圆台这边的边缘,退到了之前的边缘处。

    不过退到了边缘处之时,约翰大主教好像反应过来了一样。

    “混蛋,我是神圣教廷的大主教,怎么能受你的摆布!”

    怒喝了一声的同时,约翰大主教把他手中的权杖猛的往地下一插,在权杖的顶端很快就聚集了一团黑色的光芒。

    后来我才知道,约翰大主教所动的这一招,这是神圣教廷的三大神术之中攻击力最强的大黑暗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