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七百四十章 斗蛊(上)
    只要是人就不想死,为了保全自己的生命而放弃尊严,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不是不可原谅的。

    如果说仅仅因为阮氏一脉的人为了活命而向轩辕氏奴颜婢膝的下跪投降,九黎一族就追杀了阮氏一脉几千年的话,那九黎一族就确实有点儿过分了。

    然而当黎月说出了当年的真相之后,对九黎一族和阮氏一脉势不两立,追杀了阮氏一脉几千年,我却一点意见都没有了。

    因为在我看来,为了给自己求得一线生机,出卖自己的袍泽,出卖自己的亲人,阮氏一脉的人确实该杀!

    而且因为在过去的几千年之中,双方之间互相伤害,仇恨越积越深,已经达到了势不两立,不共戴天的地步!

    这种因果和仇恨,已经深入到了九黎一族的每一个人的骨子里面和灵魂深处,是根本就无法调和和化解的!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黎月这个九黎族的圣女,在面对着阮氏一族的族长阮世勇之时,才会有如此激动的表现。

    而这会儿在听到黎月所说的话,和她所提出的要求之后,我自然是不会阻止和拒绝她。

    但有一点对我来说却非常的重要,那就是以黎月的实力,能够应付得了越南阮家的人吗?

    要知道按照黎月所说,她可是要一个人和整个越南阮家的人来pk的!

    作为黎月的表哥,我又岂能放心让我的表妹置身危险之中?

    想到了这一点之后,我一脸凝重的问着黎月道:“小月,你有把握对付他们吗?如果你没有把握,那让我来帮你!算起来我也算是半个九黎一族的人!”

    因为我妈是上一代的九黎一族的圣女,所以我说这话也并没有错,但黎月在面对着我之时却摇了摇头。

    只见黎月看上去有些调皮的笑了笑,然后对我说道:“如果说,你是我男人,那你就有资格代表着我们九黎一族惩罚阮氏一脉的这些叛逆!但你却又不愿意做我的男人,所以你没有资格代表我们九黎一族!”

    听到黎月这话,我一脸尴尬的对她说道:“小月,你别闹!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跟我开这个玩笑!”

    而面对着一脸尴尬的我,黎月的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丝失望之色,然后一本正经的说道:“在这件事情上,我从来都没有跟你开过玩笑!”

    说到这里,黎月的目光往越南阮家的家主阮世勇看去,然后接着说道:“不过你要是愿意做我的男人,代表九黎一族惩罚这些叛逆的话,那他们肯定不敢应战!所以还是让我来吧!”

    接下来生怕我担心,黎月刻意大声的强调着道:“你不用为我担心,对付阮氏一脉的这些叛逆,有我一个人就够了!我会让他们知道,他们的蛊术传承,和我们九黎一族的差距在那里?”

    既然黎月把话说到了这种程度,我就没有什么话可说了。

    毕竟这是他们九黎族人之间的恩怨,让黎月这个九黎圣女亲自出手去解决最好。

    如果说黎月真的遇到了危险的时候,我再出手帮助她也不迟。

    我相信以我这个天阶神相的实力,应该能保得黎月无恙的。

    而就在我正这样想着的时候,越南阮家的家主阮世勇的一双深陷进去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了好几圈,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只见阮世勇一脸阴险的对着黎月说道:“既然你一个人要单挑我们整个阮家,那我就给你这个机会!但如果你输给了我们,或者死在了我们的手下,那这一次的淘汰赛,就算你们天机门输!”

    说到这里,阮世勇刻意大声的说道:“我们之间的恩怨,不应该由其他人介入,如果你们天机门的其他人帮你,那这一次的淘汰赛,同样也算你们天机门输!你敢答应我吗?”

    阮世勇这个老奸巨猾的老家伙在用话激黎月,只要黎月上了他的当答应了她,那我们天机门这边就会变的非常被动。

    如果说在黎月有危险的情况之下,我出手救了黎月,那这一次淘汰赛就算我们天机门输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除非黎月有百分百的把握能打败越南阮家的人。

    但以黎月的实力,能做到这一点吗?

    说实话,因为对蛊术这块儿我不是很了解的缘故,对于黎月能凭借一己之力,打败了整个越南阮家的人,我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信心。

    然而黎月这丫头或许是因为对自己的实力有着强大的信心,也或许是因为对阮氏一脉的仇恨根深蒂固,她连考虑都没有多加考虑,直接就答应了阮世勇所提出的条件。

    只见黎月这丫头在那里大声的说道:“姓阮的,姑奶奶说了一个人单挑你们阮家的所有人,就不会让别人帮忙!”

    “今天我要是不把你们阮家的人全部都喂了我的蛊虫,我黎月就不配做九黎族的圣女!”

    随着黎月这话一说出口,我就在那里暗暗的叫苦,因为黎月这样一说,就把我们天机门的路堵的死死的了。

    一旦黎月遇到了危险,我要是出手相救的话,那这一次的淘汰赛之中,我们天机门就会注定了被淘汰。

    但黎月是我的表妹,是这个世界上我为数不多的几个亲人之一,如果她真的遇到了危险,我又怎么可能不去救她?

    这丫头,真是太傻了一旦,怎么说话的时候,就一点余地都不会留呢?

    而就在我正这样想着的时候,越南阮家的家主阮世勇和他身边的几名阮家人的脸上全都露出了一脸奸计得逞的笑容。

    只见阮家家主阮世勇阴阴的笑着对着他身边的几个阮家人说道:“那就让我们见识一下,九黎圣女的蛊术,到底强大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而听到阮世勇这话,他身边的几个阮家人一个个就在那里一脸谄媚的巴结起了他。

    “什么九黎圣女,简直就是一个愚蠢至极的女人!在家主您的面前,就像萤火之光和皓月相比一样!”

    “不要说我们整个阮家的人了,家主您根本就不用亲自动手,以我们几个的蛊术,足以收拾了九黎圣女!”

    “九黎一族追杀了我们阮氏一族几千年,死在我们阮氏一族手上的九黎族人不计其数,这就说明九黎一族的蛊术,并不比我们阮氏一族强!”

    而就在他身边的几名阮家的人奉承着他之时,阮世勇却一脸凝重的说道:“既然九黎圣女敢夸下这个海口,我们就绝对不能掉以轻心!你们几个,全都跟我上台去!”

    随着阮世勇的话音一落,阮家的几个人全都一脸恭敬的点头称是,不敢再表其他的意见。

    而接下来在阮世勇拿出了一个竹笛吹奏了一曲比较低沉的曲子之后,一只展开双翼有四五米长的巨鹰如疾风闪电一般的从天而降落到了圆台之下。

    这个巨鹰每一次能驮两个人,总共用了三次,就把阮世勇和阮家的其他五个人全部都驮到了十米高的圆台之上。

    不得不说阮世勇的这个登上圆台的方式非常的惊艳,尤其是他用控兽之法豢养的那个巨鹰让在场的不少人都露出了一脸的羡慕之色。

    而就在越南阮家的众人登上了圆台之后,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都投注在了黎月的身上。

    这会儿包括我在内,估计所有人都在想,黎月会用一个什么样的方式登上圆台呢?

    如果黎月所采用的方式没有越南阮家的这帮人的方式惊艳,或者说不够装逼的话,那至少在气势上,黎月就输给了越南阮家的人。

    而就在我们所有人的注视之下,黎月的脸上浮现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接下来,我们并没有看到黎月这丫头有任何动作,她的身体就自动飘了起来,就好像一个气球一样,一点一点的向着十米高的圆台上面飘去。

    作为一名能够调用天地之力的天阶神相,只要我的意念力锁定黎月,就能够感应到生在她身上的状况。

    而见黎月飘上圆台的方式竟然是如此的震撼全场,我自然是要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就在我用意念力锁定了黎月之后,我立刻就现,原来在黎月这丫头的脚底下有两个肉眼不可见的物体在托着黎月,而这两个肉眼不可见的物体身上的翅膀在扇动之下,才能把黎月托起来,并且飞上了圆台。

    因为这两个物体是肉眼不可见的,所以在其他人的眼里,黎月就好像自己飘了上去一样。

    能够做到这一点,在许多人看来这简直是神一样的人物!

    而正因为做到了这一点,不要说圆台下的其他人了,就算是圆台上的阮家的人,一个个脸上的表情都显的不是很好看。

    尤其是阮家家主阮世勇,在黎月飘到了圆台上之后,盯着黎月打量了许久,然后一脸紧张的问着黎月道:“你刚才用的是什么蛊术?”

    不过对于阮世勇所提出的这个听起来有点儿愚蠢的问题,黎月却并没有做出回答。

    只见黎月的脸色一寒,然后直接对阮世勇说道:“我用的是什么蛊术,等一下你就会知道了!你们阮家的人要是再不动手,恐怕等一下就没机会了!”

    听到黎月这话,阮世勇的脸色一下子就变的很难看,但这会儿的他却已经没得选择。

    自从黎月登上了这圆台之后,他们越南阮家的人和黎月之间,就已经成了一个不死不休之局。

    一念至此,阮世勇猛的挥了挥手。

    “大家一起动手,给我杀了这个九黎妖女!”

    而随着阮世勇的话音一落,阮家的其他几个人立刻就双手挥舞,只看见一道道的彩色烟雾向着黎月疾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