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五章 吞噬(下)
    西方世界的修炼体系和我们东方的完全不一样。

    就算是人死了之后的灵魂,也和我们的有一些差别。

    更何况血腥玛丽从活着到死了之后,一直在修炼者传承自远古的巫术,她的灵魂和普通人的灵魂就更加的大不相同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就算是莎莎这个带有煞气的黑脸鬼王出手,也不能把血腥玛丽的灵魂给吞噬掉。

    而且因为对西方世界的灵魂不是很熟悉,再加上血腥玛丽修炼过远古之时所传承的巫术,就算是以珑竹鬼中至尊的实力,也不能控制血腥玛丽很长的时间。

    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在短时间之内解决不了血腥玛丽,给她逃进了镜中世界,那我们这次的任务还算是以失败而告终。

    而见此情形,珑竹这边已经有点儿六神无主了,但莎莎却灵机一动,对着浴室外面的蛋蛋大声的喊了起来。

    “蛋蛋,快进来!快到浴室里面来!看看你能不能把血腥玛丽给吞了?”

    这会儿浴室外面的寝室里,只有蛋蛋一个人,在听到浴室内的莎莎所说的话之后,蛋蛋二话不说,直接用他的身体一撞,就撞破了浴室的门冲了进去。

    血腥玛丽这会儿正在拼命的挣扎着,只要她从珑竹的控制之中挣脱了出去,那她就有很大的机会钻到蜡烛背后的镜子之中去。

    当看到浴室的门被人撞破,又从外面进来了一个看上去只有十来岁的小正太之后,血腥玛丽挣扎的更加凶猛了。

    珑竹这个看上去只有十来岁的小萝莉,给她一种非常恐怖的感觉,但不知道为什么,在面对着蛋蛋这个十来岁的小正太之时,血腥玛丽比面对着珑竹之时的感觉更要恐怖!

    血腥玛丽隐隐约约的觉的,她这一次恐怕在劫难逃!

    她很有可能会彻彻底底的被毁灭在珑竹和蛋蛋这两个小屁孩的手中!

    当然,虽然说有一种这样的不祥之感,血腥玛丽还在那里拼命的挣扎着!

    而当面对着拼命挣扎的血腥玛丽之时,蛋蛋连一分一秒的时间都没有耽搁,站在距离血腥玛丽不到一米远的地方,对着血腥玛丽猛的吸了一口气。

    这一次虽然蛋蛋没有张开嘴,但随着他猛的吸了一口气,血腥玛丽的灵魂所幻化出来的身体就开始变的扭曲了起来。

    在这同时,血腥玛丽挣扎的更加厉害了!

    然而,在珑竹和蛋蛋的联手之下,血腥玛丽的任何挣扎全都是徒劳。

    就在血腥玛丽拼命的挣扎了几下之后,她那一身血污的身体和不成人形的面孔,渐渐地变成了一个长绳的形状,向着蛋蛋的嘴的方向漂移了过去。

    就这样,蛋蛋就好像长鲸吸水一样,连连的深吸了好几口气,把血腥玛丽的灵魂所幻化出来的身体,吸进了他的肚子之中。

    转眼之间,血腥玛丽这个镜中邪灵彻彻底底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不见了。

    我们这一次的任务,也算是圆满的完成了!

    而见此情形,在用天视地听之法又看了片刻,确定蛋蛋在吞下了血腥玛丽之后没有任何异常现象之后,我这才撤去了天视地听之法。

    不过在撤去了天视地听之法之后,我竟然情不自禁的长出了一口气。

    虽然说从拉斯维加斯到德克萨斯州的这所贵族学校仅仅花了一天时间就解决了血腥玛丽,赚到了两亿美金,但这其中的凶险却只有我自己才知道。

    如果不是珑竹这个鬼中至尊,仅凭着莎莎肯定是奈何不了血腥玛丽的。

    如果不是蛋蛋的那张逆天无比的大嘴,连镜中邪灵这种东西都能吞下去的话,我们这次的任务肯定会以失败而告终。

    但如果不是珑竹突然从阴曹地府来到了玉华小区,并且和蛋蛋成了朋友。

    如果不是因为蛋蛋不愿意离珑竹太远,就在浴室之外的女生宿舍里,那这一次的任务就百分之百的注定了会失败。

    虽然说我是天阶九品的神相,但对于我自己身上会生的事情,我却永远都推算不出来!

    而仔细想想之下,目前生在我身上的所有一切,全都好像在冥冥之中早就安排好了的一样!

    这是高高在上的天道所做出的安排吗?

    如果说是天道所安排的,那为什么我天命之子的身份会被天道所剥夺呢?

    但如果不是天道门所安排的?

    那又会是谁呢?

    难道是自从封神大战之后,就消失不见的那位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吗?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经常会莫名其妙的产生这种想法,我觉的我身上所生的一切,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在几千年之前就安排好的!

    作为一品神相的他,拥有着逆天改命的能力。

    而我的命运,恐怕在几千年之前,就已经被他给安排和设计好了。

    虽然说姜子牙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但只要一想到我的命运是被安排和设计的,我就有一种非常不舒服的感觉。

    当初蚩尤这货之所以要行逆天之举,就是因为不服气天道的安排。

    天道让轩辕氏做天命之子,那他就把轩辕氏这个天命之子给虐成狗!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会儿竟然和蚩尤这货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当然,这种念头在我的脑海之中仅仅是一闪而过而已,无论我的命运是不是被设计和安排的,我都需要为我的理想而努力。

    其实我的理想很简单,那就是和我的亲人,和我的爱人,幸福而美满的在一起。

    但要实现我的理想,我不仅要成为天阶一品的神相,恐怕我还要应付阎罗王和轮转王所说的那场灭世大劫。

    为了我的亲人和爱人,还有我身边的这一帮朋友,我时时刻刻都得努力,连一分一秒的时间都不能耽搁。

    一念至此,我就不再多想,带着武顺他们和苏言忠两口子,还有异能者协会和校方的人进入了女生宿舍楼之中。

    当我们一帮人来到了樱雪的宿舍之时,完成了任务的樱雪和蛋蛋还有珑竹已经从浴室里面走了出来,三个小朋友正在宿舍里面玩的不亦乐乎。

    莎莎这会儿也没有隐去身形,站在一旁看着三个小朋友玩游戏。

    等到我们一帮人进入了宿舍之后,莎莎就走上前来告诉我,说任务已经完成,血腥玛丽被蛋蛋吞进了肚子里面。

    因为之前樱雪进入宿舍的时候,只有他和蛋蛋两个人,珑竹和莎莎化作了两道阴气附着在了樱雪的身上。

    这会儿见珑竹突然出现在了宿舍里面,还有一个一身红衣的美艳女人也在宿舍里面,异能者协会的布鲁斯和校方的人眼睛顿时就瞪的像牛铃那么大,有点儿无法理解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珑竹还好,异能者协会和校方的人全都见过,莎莎这个一身红衣的女人他们却从来都没有见过!

    而根据莎莎所说,就是她这个看上去美艳无比的年轻女人,带着两个小萝莉和一个小正太,除掉了血腥玛丽这个镜中邪灵!

    要知道曾经异能者协会的会长丹尼斯亲自出手,都奈何不了血腥玛丽这个镜中邪灵,所以在布鲁斯看来,我们肯定完成不了这次的任务。

    但莎莎这个看上去娇滴滴的大美女,却带着三个孩子把血腥玛丽给灭了,这是布鲁斯根本就无法相信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听到莎莎对我所说的话之后,布鲁斯就对着莎莎说道:“请问这位小姐,你们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血腥玛丽已经被你们给消灭了呢?”

    听到布鲁斯这话,我竟然无言以对。

    虽然血腥玛丽被蛋蛋给吞进了肚子里,但这却已经成了死无对证的事情。

    而且在浴室中所生的情况,又没有监控什么的录下来可以做证明。

    至于莎莎和三个小孩子所说的话,恐怕很难让布鲁斯和异能者协会的人相信。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在沉默了片刻之后,只能一脸无奈的对布鲁斯说道:“我们有没有完成这个任务,看来只能让时间来做出回答了!”

    “如果说从此之后,血腥玛丽不再会出现,那说明我们除掉了血腥玛丽,完成了这个任务!”

    “如果在短期之内,血腥玛丽再度出现害人,那就代表着我们没有完成这个任务!”

    “一旦生了这种事情,那我们天机门的人,就不用再参加这次的国际灵异机构交流大会,可以直接回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