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一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
    或许是因为受到了媒体的影响,这些年来有越来越多的比较偏激的年轻人会在言论和行为上侮辱我们中国人。

    就是在这种大环境下,苏樱雪和那名叫乔伊斯的女孩之间才产生了比较深刻的矛盾。

    其实不要说苏樱雪了,放在同样的年龄段,就算是我遇到了这样的情况,恐怕也会像苏樱雪一样,去想办法教训一下那名叫乔伊斯的女生。

    不过因为苏樱雪的年龄比较小,心智还不是很成熟的缘故,她做任何事情的时候,并不会去考虑后果。

    站在我的角度,我觉的苏樱雪固然有一定的错误,但血腥玛丽害死的那几个女生的因果,却并不应该让苏樱雪承担。

    应该承担这份因果的,是给乔伊斯这样的女孩子灌输种族思想的那些媒体!

    不过苏樱雪和血腥玛丽之间有什么关系?苏樱雪这丫头的胆子为什么会那么大?我觉的这是非常关键的两个问题。

    这次的任务能否完成,能否赚到那两亿美金,我觉的完全在苏樱雪这丫头的身上。

    想到了这一点之后,我就问这苏言忠道:“苏叔,樱雪她从小就胆子很大吗?为什么她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子,见到了镜子中的血腥玛丽并不害怕,反而还敢向血腥玛丽提要求?”

    听到我这个问题之后,苏言忠两口子相顾对视了一眼,然后两个人看上去有些无奈的露出了一脸的苦笑之色。

    接下来苏言忠对我说道:“小姜你有所不知,我们从樱雪很小的时候就现,她能看到一些正常人所看不到的东西!”

    听到苏言忠这话,我立刻就想到了一点,而这时苏言忠继续说道:“小姜你应该知道,有很多人在小的时候确实能够看到一些正常人所看不到的东西,就好像开了天眼一样!”

    “但一般在七岁之后,绝大多数的人会失去这种能力!”

    说到这里之时,苏言忠把目光投注到了苏樱雪的身上,他看着苏樱雪的眼神里充满着无尽的宠溺。

    在这同时,苏言忠继续说道:“但我们家樱雪她却不一样,就算是她现在都已经十多岁了,她照样能够看到那些东西!”

    “而正是因为从小到大她早就见惯了那些东西,所以她的胆子才那么大!”

    “我之所以把她送到这所贵族学校来读书的原因,是因为这所学校里面的学生多,阳气重,这样就能让她少见到一些那些东西!”

    “但我却忘了一点,学校里面男女生混杂,阳气是比较重,但樱雪她住的女生楼全都是女生,而女人先天属阴,所以女人多的地方阴气一般都比较重,比较容易招惹来邪祟之物!”

    说到这里之时,苏言忠脸上的表情显的很后悔一样。

    因为在苏言忠看来,如果不是他把苏樱雪送到这所贵族学校来上学,就不会生这些事情,就不会让苏樱雪和血腥玛丽之间牵扯到关系。

    而我在听了苏言忠所说的话之后,对于苏樱雪她为什么会和血腥玛丽之间能建立联系,隐隐约约的有了一个猜测。

    很显然,苏樱雪和小萝莉许宜花一样,也是一个天生灵体。

    因为只有天生灵体在过七岁之后,还能够见到那些正常人所见不到的东西。

    而根据神相天书中的记载,天生灵体就好像天命之子一样,是上天特别眷顾的人,所以天生灵体的身体构造和正常人大不相同。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天生灵体全都是天赋卓越之辈,无论修炼任何功法,比普通人的进展要快无数倍。

    就拿许宜花和郑海冰来相比,郑海冰在普通人之中也算是一个天分比较高的了,但他修炼大周天神术已经三年多时间了,却依然还没有突破到地阶。

    如果不是我给他服下了造化仙丹,他到现在恐怕连黄阶一品都还没有达到,更不用说突破到地阶了。

    而且就算是服用了造化仙丹之后,他也才仅仅突破到了地阶九品。

    但小萝莉许宜花就和郑海冰大不相同,在没有服用造化仙丹之前,许宜花就已经达到了黄阶一品,距离突破到地阶只剩一步之遥。

    要知道许宜花比郑海冰拜入师门要晚,而且她毕竟是一个还没有成年的孩子,每天花在修炼上的时间肯定没有郑海冰那么多。

    但即便是这样,许宜花在服用了造化仙丹之后,直接从黄阶一品突破到了地阶五品,相师等阶把郑海冰远远的拉了一大截。

    从这方面就能够看出天生灵体和普通人之间的差别有多大!

    或许正是因为天生灵体的天赋卓越,身体构造和普通人大不相同,苏樱雪的鲜血很有可能对血腥玛丽有滋养作用,所以血腥玛丽才会向苏樱雪把她的中指血滴在镜子上的要求。

    而血腥玛丽之所以没有直接吸干了苏樱雪身上的鲜血,我估计是血腥玛丽这个镜中邪灵想来一个细水长流,想让苏樱雪长期用她的鲜血来滋养她。

    既然想到了这一点,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想解决掉血腥玛丽,恐怕还得需要苏樱雪把血腥玛丽召唤出来才行。

    但血腥玛丽是一个镜中邪灵,就算是苏樱雪能把她召唤出来,我应该用什么方式对付她呢?

    按照异能者协会所提供的资料中描述,血腥玛丽这个镜中邪灵,只要有镜子的地方她就会存在。

    所以自从七十年代以后,随着血腥玛丽的出现有不少的人遇害,但就算是异能者协会这边,也拿她无可奈何。

    因为要想除掉血腥玛丽这个镜中邪灵,除非把这个世界上所有的镜子全部都毁掉。

    但这是不可能做到的!

    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异能者协会才会把这个案子当成了一个任务,让我们来解决。

    不得不说我的手气很不错,恐怕第一轮的八个任务之中,最难完成的一个任务被我给抽到了。

    皱着眉头想了许久,但我却并没有想出一个具体的办法。

    然而时间却不等人,虽然苏樱雪并没有召唤血腥玛丽,但这不代表着血腥玛丽从此之后就不会出现。

    如果万一血腥玛丽突然出现害人,那她每害死一个人,就意味着我的两亿美金会变成一亿,甚至三千万,甚至更少。

    如果在十五天之内不能解决掉血腥玛丽,不能让这所贵族学校没有后顾之忧,那我们天机门的人就得灰溜溜的回国。

    到了那个时候,叫我有什么脸面去见林局和赵局?

    在这种情况之下,即便是没有想到具体的对付血腥玛丽的办法,我还是决定先让苏樱雪把血腥玛丽召唤出来再说。

    站在我的角度,无论任何事情都有因果,血腥玛丽她之所以会变成一个镜中邪灵,之所以会害人,肯定是有原因的。

    一旦弄清楚了血腥玛丽的来历,还有她害人的动机,说不定就会有对付她和解决她的办法。

    考虑到这一点之后,我就对苏言忠说道:“苏叔,你可能不是很清楚,血腥玛丽是一个镜中邪灵,只要有镜子的地方,她就有可能出现!”

    听到我这话,苏言忠两口子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镜子这东西可以说到处都存在的,比如家里的镜子,汽车上的镜子,生活中能够遇到镜子的地方简直是太多了。

    如果血腥玛丽想找苏樱雪的话,那就算是他们带着苏樱雪躲到天涯海角,恐怕血腥玛丽也能够找到。

    更何况苏樱雪已经连续三次在血腥玛丽出现的镜子上滴过她的鲜血,说不定他们两个之间已经建立了某种联系。

    在这种情况之下,血腥玛丽想找到苏樱雪,恐怕就更加容易了!

    作为捉鬼世家苏家的传人,苏言忠自然是能够联想到这些。

    所谓事不关己,关己则乱,在牵扯到了自己的女儿之时,苏言忠就一脸惶恐的问着我道:“小姜,那你说应该怎么办呢?”

    面对着一脸惶恐的苏言忠两口子,我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苏叔,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想彻底解决血腥玛丽,恐怕还得樱雪把血腥玛丽召唤出来才行!”

    听到我这话之后,苏言忠还没有来得及表意见,苏樱雪的妈妈却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不行,我绝对不会同意的!我绝对不会让樱雪再去召唤血腥玛丽了!万一那个血腥玛丽要害樱雪怎么办?”

    而就在苏樱雪的妈妈表了反对意见之后,苏言忠皱着眉头对我说道:“我觉的若冰说的没错,召唤血腥玛丽,不能有其他人在场,那樱雪的安全由谁来保护?”

    站在苏言忠两口子的角度,他们有这个顾虑是再也正常不过了,因为毕竟谁都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去冒这个风险。

    但对于这一点,我却早就考虑好了对策。

    既然召唤血腥玛丽的时候不能有其他人在场,那我安排一个不是人的和苏樱雪一起去召唤血腥玛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