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七百三十章 苏樱雪的血
    原来苏天的这把金钱剑,不仅是一把可以降妖除魔的宝剑,而且还是他们苏家的家主信物。

    作为苏家支脉的人,虽然这一百多年以来和主脉之间并没有联系,但苏言忠却一眼就认出了苏天手中的金钱剑。

    而且在跟苏天确认了这把金钱剑,就是洛阳捉鬼世家苏家的家主信物之后,苏言忠立刻就毕恭毕敬的对着苏天行了一礼。

    “苏家后人苏言忠见过家主!”

    因为苏天的手中有苏家家主的传承信物,所以苏言忠直接把苏天当成了苏家的家主来看待。

    而苏天见苏言忠对着他行起了礼,急忙就收起了他的金钱剑,伸出双手扶住了苏言忠。

    “苏先生万万不可,按照家谱您是我的长辈,我应该叫你一声叔,怎么能受你这一礼!”

    虽然苏天坚持不受苏言忠的这一礼,但苏言忠却好像很在乎家族礼仪一样,硬生生的给苏天行了一礼。

    接下来苏天就把我们一帮人的身份给苏言忠做了一个介绍。

    既然苏天和苏言忠同根同源,算起来也是远古八族一脉,站在这个角度,我就更加不能不管苏樱雪的事情了。

    所以在苏天介绍完了我们的身份之后,我就一脸凝重的对着苏言忠说道:“苏叔,有一件事情我不得不告诉你,樱雪她很有可能和血腥玛丽之间有关系。”

    因为苏天算起来是苏言忠的晚辈,所以站在我的角度,自然也成了苏言忠的晚辈。

    这会儿跟苏言忠说话之时,我自然而然的称他一声苏叔。

    对于我这个天机门主在他面前所表现出来的态度,苏言忠感到非常的认可,但在听到了我所说的话之后,苏言忠两口子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要知道苏樱雪可是苏言忠两口子的掌上明珠,甚至整个苏家上上下下的人全都把她宝贝的不行,这会儿听到我说苏樱雪和血腥玛丽之间有关系,苏言忠两口子又岂能不紧张?

    在听到我所说的话之后,苏言忠的老婆立刻就蹲下了身子伸出双手抱住了苏樱雪,然后问着她道:“宝贝,你快点告诉妈妈,那个血腥玛丽和你之间究竟有没有关系?”

    而就在苏樱雪的妈妈一脸紧张的问着苏樱雪的同时,苏言忠和苏天两个人几乎在同时伸出了他们的左右双手,让他们的双手的食指和无名指呈剑指状,然后在自己的上眼皮轻轻的划了几下。

    苏天因为服用了造化仙丹的缘故,实力早已经达到了地阶,不过距离地阶巅峰还差那么一点,而苏言忠的年龄比苏天要大二十多岁,作为苏家的传人,他的实力同样也达到了地阶。

    这会儿这叔侄两个所采用的方法,是他们苏家祖传的开眼之法。

    一旦用苏家祖传的开眼之法打开了天眼之后,就能够现鬼类和邪祟之物的痕迹。

    而这会儿的苏樱雪,面对着她妈妈的询问,好像在做着思想斗争一样,她那双乌黑的眼珠子一直都在滴溜溜的转圈,但却并没有做出任何回答。

    “宝贝,你倒是说啊!你快要急死妈妈了你知道吗?”

    就在苏樱雪的妈妈催促着苏樱雪之时,苏天和苏言忠两个人已经开了天眼,用他们的天眼仔细的观察起了苏樱雪。

    结果在这一观察之后,苏天和苏言忠两个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苏天的脸色还好,苏言忠的脸色一下子就变的无比紧张和惶恐。

    “樱雪,你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的身上有一股邪气?你最近一定和邪祟之物打过交道!”

    因为太过于紧张的缘故,苏言忠对着苏樱雪说话之时口气就显的比较严厉,而听到苏言忠所说的话之后,苏樱雪这小丫头立刻就撅着嘴哭了起来。

    一边哭着,苏樱雪一边说道:“我只是想让玛丽吓唬一下乔伊斯的,谁知道玛丽她会害死乔伊斯,而且还害死了那么多的人!”

    “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听到苏樱雪这话,无论是苏言忠两口子,还是我们一帮人的脸色一下子全都变了。

    我之前以为血腥玛丽和苏樱雪之间可能会有一定的关系,但没想到血腥玛丽和苏樱雪之间的关系,竟然达到了这种程度。

    恐怕血腥玛丽之所以会在这所学校里面出现,都很有可能和苏樱雪有关系。

    这时苏言忠已经半蹲了下来,用手抱住了苏樱雪,然后语气很温和的对苏樱雪说道:“宝贝不要哭,有爸爸在你不会有事的!快告诉爸爸是怎么回事!”

    苏樱雪毕竟是个小孩子,这会儿被她爸爸抱在了怀里,情绪就变的稳定了许多。

    接下来苏樱雪就把她和血腥玛丽之间的关系以及她为什么会叫血腥玛丽去吓唬那个名叫乔伊斯的女孩的原因告诉了我们。

    原来因为苏樱雪的年龄小,而且她是一个华裔的缘故,所以学校之中经常有人欺负她。

    尤其是那名叫乔伊斯的女孩,经常在言语上侮辱苏樱雪,每次见到苏樱雪,都会骂她是猪,甚至还经常表一些侮辱我们所有中国人的言论。

    苏樱雪因为受到了她父亲的影响,对于国家民族的观念非常的强烈,在这种情况之下,就产生了想报复乔伊斯的想法。

    而就在那天晚上,和苏樱雪同住一个寝室的女生在玩血腥玛丽的游戏之时,真的召唤出了血腥玛丽。

    当那个召唤出血腥玛丽的女生被吓的昏了过去,寝室内其他的女生手忙脚乱的把她送去医院之时,苏樱雪却并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去医院,而是留在了寝室。

    因为苏樱雪是低年级的学生,她的年龄和寝室内的其他人差距比较大,所以寝室内的其他人对她并没有在意。

    但就在寝室内的其他人离开了寝室之后,苏樱雪却一个人进入了浴室,玩起了召唤血腥玛丽的游戏。

    虽然苏樱雪的年龄不大,但这丫头的胆子却一点都不小,在她召唤出了血腥玛丽之后,面对着镜子里面恐怖至极的血腥玛丽之时,她却一点都不害怕。

    苏樱雪这丫头甚至连三个问题都没有问,直接向血腥玛丽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帮她吓唬一下那名叫乔伊斯的女孩,让她以后不要再辱骂她,也不要再表侮辱我们中国人的言论。

    而对于苏樱雪提出的要求,血腥玛丽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不过和别人不一样的是,血腥玛丽并没有让苏樱雪以她的生命为代价。

    而血腥玛丽向苏樱雪提出的条件,仅仅是让她每个星期都召唤她一次,每次把她召唤出来之后,用小刀割破她的中指,把她中指血滴一些到召唤她之时用的镜子上面。

    苏樱雪的年龄毕竟比较小,在听到血腥玛丽所提出的这个要求之后,立刻就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血腥玛丽,而且在当天就用小刀割破了她的右手中指,滴了一些她的中指血在那面镜子上面。

    接下来的事情,就和任务说明中的一样,随着血腥玛丽不断的出现,包括苏樱雪让吓唬的乔伊斯在内,贵族学校之中有五个女生诡异而又恐怖的死在了血腥玛丽的手下。

    按照她和血腥玛丽的约定,她每个星期都要召唤一次血腥玛丽,而且还要在召唤血腥玛丽的那面镜子上面滴一些她的中指血。

    但在她连续召唤了两个星期血腥玛丽之后,她们学校之中被血腥玛丽害死了五个人,这让苏樱雪感到非常的害怕和惶恐,所以到目前为止她还没有再召唤血腥玛丽。

    不过苏樱雪毕竟是个小孩子,遇到了这种情况之时,她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她不敢把她和血腥玛丽之间的关系告诉学校的人,也不敢告诉她的父母,甚至她认为乔伊斯和那几个女生的死都是她造成的,这让她感到非常的内疚和压力山大。

    说到这里之时,苏樱雪一脸泪水的对着她爸爸说道:“爸爸,我真的只是想让血腥玛丽吓唬一下乔伊斯的,我从来都没有想过害死乔伊斯!”

    “但乔伊斯却被血腥玛丽给害死了!还有好几个人都被血腥玛丽给害死了!”

    “是不是我害死了她们啊?”

    面对着哭成了一个泪人儿的苏樱雪之时,苏言忠两口子心都碎了,但根据苏樱雪所说的情况,恐怕血腥玛丽不用召唤自己就能出现,和苏樱雪把她的中指血滴在镜子上面有很大的关系。

    换句话说那几个女生的死,恐怕多多少少还真的和苏樱雪能扯上一些关系!

    但这一切都有因果,如果不是那个名叫乔伊斯的女生经常侮辱苏樱雪,经常表一些侮辱我们中国人的言论,苏樱雪也不会这么做。

    所以站在这个角度,我觉的苏樱雪虽然有错,但却并不是不可原谅的,毕竟她是一个孩子。

    不过为什么苏樱雪的鲜血滴在了镜子上面之后,血腥玛丽就能够自己现身了呢?

    难道苏樱雪这丫头的血,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

    还有一点,为什么苏樱雪一个十岁多一点的小萝莉,在见到镜子之中恐怖至极的血腥玛丽之时并不会感到害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