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七百一十章 赌大小(下)
    我和武顺所说的话,这名韩国男子能够听懂,但他却认为他所说的韩语我们却听不懂。

    然而这名韩国男子却并不知道,一旦我启动了相气之时,不要说他的韩语了,只要是三界六道之内所有生灵的语言,我全部都能听懂。

    这会儿我虽然并没有启动相气,但我的大脑的开程度那么高,想学会几种语言,对我而言并不是什么难事。

    而韩语恰恰是我能够听的懂的几种语言之一。

    在我对着他说他一定会输之后,这名韩国男子终于反应了过来,原来我竟然能听懂他所说的韩语。

    不过这名韩国男子虽然有些惊奇,但他并没有对他的无礼表现出尴尬或者不好意思的一面。

    而就在这名韩国男子有些吃惊的问着我竟然能听懂他说话之时,赌桌上的所有人已经下好了注,荷官在冲着我冷笑了一下之后,轻轻的按动了筛盅的按钮。

    前面两次他本来打算开小,但最终开出来的结果却是大,这让荷官认为是他失误而造成的,所以这一次荷官按动按钮的时候可是万分小心的,而且还用上了他一贯用的控制筛子的手法。

    只要不出意外的话,那这一次开出来的筛子,肯定会是小。

    然而人生之中偏偏有许多的意外生,这名荷官即便是万分小心,当筛子最终停了下来之时,所摇出来的结果,竟然又一次是四五六大。

    而见此情形,跟着我一起押大的那些赌客们全部兴奋激动的叫了起来。

    不过这些人之所以叫,一是因为他们跟着我的确押中了大,二却是因为他们并没有舍得押多一点钱,最多的一个才押了一千美金而已。

    如果说他们跟我一样一次性的押一万多美金上去,那岂不是能小一笔财?

    而就在跟着我押大的这帮赌客们兴奋激动又后悔的叫着之时,有两个人的脸色却显的非常难看。

    一个自然是那名韩国男子,而另一个却是赌桌上的荷官。

    韩国男子的脸色难看,是因为他又输了一万美金,虽然说一万美金对他来说并不算什么,但让他受不了的,是我的乌鸦嘴竟然说对了!

    我说他一定会输,他果然就输了!

    这对他而言,就相当于被一个他看不起的中国人给打败了一样!

    这是他根本就无法接受的!

    而对于赌桌上的荷官而言,连续三次出现了失误,这在他的荷官生涯之中是前所未有的。

    “shit,真特么的见了鬼了!”

    而就在荷官在那里小声的自言自语着之时,赌场的服务人员已经把我赢了的筹码给我兑换好之后送了过来。

    我总共赢了两万五千六百美金,赌场的服务人员给我兑换了两个一万美金的筹码,一个五千美金的还有六个一百美金的。

    在把价值五千六百美金的筹码随手递给了武顺之后,我就往那个韩国男子的脸上看去。

    而且在这同时,我笑眯眯的对着那名韩国男子说道:“你要是有胆量的话,就跟我玩一个游戏?”

    对于那名韩国男子而言,不要说几万美金了,就是几十万几百万美金,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

    站在他的角度,我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中国人,之前连续八次我押大他押小,但他却连一次都没有赢过,所以在他看来就相当于输给了我一样。

    这会儿我竟然拿着两万美金的筹码就向他挑衅,这在韩国男子看来,我简直是太不自量力了!

    所以那名韩国男子毫不犹豫的对着他身边的一名看上去跟他长的有几分相似的年轻男子说道:“玄天,你去再帮我换十万美金的筹码!”

    韩国人在礼仪方面很重视,所以在这名韩国男子话之后,他身边的那名和他长相有点儿相似的男子立刻就对着他弯了一下腰,然后毕恭毕敬的说道:“大哥我知道了,我这就去换!”

    说完这话之后,那名叫玄天的韩国男子就在一名赌场的服务人员的带领之下去兑换筹码,而赌桌上的那名韩国男子却和我相顾对视着说道:“我姓李,叫李擎天,来自韩国李家!你想跟我怎么玩?”

    听到这名韩国男子所说的话,对于他的身份我立刻就有了一个了解。

    原来他竟然是韩国李家的人。

    韩国李家从古至今以来在韩国的历史上都占据了非常重要的地位,有着好几千年的传承。

    像全世界通讯行业之中非常有名的那个品牌,就是韩国李家旗下的企业所打造出来的品牌。

    对于韩国人来说,李家就是巨无霸一样的存在!

    看来这个李擎天,就是韩国李家派来参加国际灵异机构交流大会的人。

    而且从刚才那个名叫李玄天的人对待他的态度来看,这个叫李擎天的,在韩国李家的地位恐怕不低啊!

    这些念头如同电光火石一般的在我的脑海中闪过之后,我就笑眯眯的对着李擎天说道:“我觉的我们两个不如来个对赌!比如我押大,你就押小,我要是赢了,你的筹码就归我,我要是输了,我的筹码归你!”

    李擎天之所以亮出了他的身份,其实他是想用他韩国李家嫡系传人的身份来试探我。

    毕竟能到米高梅赌场来的人,一般来说都非富即贵,尤其是同为亚裔人的情况之下,对于他韩国李家嫡系的身份,按道理来说多多少少会有一些了解。

    但我却表现的没有任何反应,这让李擎天更加认为我不过是一个运气比较好的普通人而已。

    在赌桌这种地方上,运气虽然比较重要,但在李擎天看来,资本却是最重要的。

    我的手中只有两万美金的筹码,而他要想兑换的话,无论是十万美金,还是一百万美金的筹码,分分钟都会有人帮他换好。

    在资本上完全可以碾压我的情况之下,我又凭什么能够赢他?

    想到了这一点之后,李擎天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我!

    “好,就按你所说,我们两个来个对赌!”

    赌场本身就是一个是非场所,经常有赌客赌着赌着就会提出一些稀奇古怪的赌法。

    像我和李擎天的这种对赌,在米高梅赌场之中是屡见不鲜的事情。

    所以当李擎天答应了和我对赌之后,赌桌上的荷官就把赌场的规则给我们两个讲了一下。

    只见那名荷官说道:“你们两个要对赌,我们赌场是不会阻止的,但我要提醒你们一点,每一次对赌赢了的一方,要给我们赌场抽取百分之三的红利!”

    说到这里,荷官的目光往赌桌上的其他赌客们扫了一圈,然后说道:“他们两个对赌的时候你们同样可以跟着押大小,不过输赢和他们两个无关,规矩和之前一样!”

    听到荷官这话,赌桌上的赌客们纷纷都连连点头,不过这帮赌客们好像认定了我一样,一个个都把目光往我的身上看来。

    之前连续赢了八把,这一次无论是我押大还是押小,我估计这帮赌客们绝大多数都会跟着我一起押,而且应该有不少人会押重注!

    然而,让这些赌客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竟然把价值两万美金的筹码,放到了赌桌上写着三的那个数字上面。

    这就代表着只有筛子摇出三个一,我才有可能赢!

    否则的话,无论李擎天押大还是押小,我的价值两万美金的筹码全部都会输给李擎天。

    但筛子摇出三个一的几率,一年在米高梅赌场里面都难得见到一回,又怎么可能会被我给撞到!

    在这种情况之下,那些赌客们一个个全都说我疯了!

    当然,既然那些赌客们全都认为我疯了,肯定就不会跟着我把他们的筹码押到数字三上面。

    不过武顺这家伙他对我永远都充满了信心,就算是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说我疯了,他也会选择相信我。

    所以武顺毫不犹豫的把我给他的五千六百美金的筹码也全部都押在了数字三上面。

    而见此情形,李擎天看着我和武顺的眼神就好像看着两个傻逼一样,因为在李擎天看来,就算是赌桌上的荷官帮忙作弊,也很难摇三个一出来。

    赌桌上的荷官同样也用充满着鄙夷的目光看着我,因为在他看来,我和武顺能赢的几率基本上为零。

    而且在押大和押小的赌客人数差不多的情况之下,他根本就不用动手脚。

    就这样,在我们所有人全部都押好了之后,荷官就打算按动筛盅的按钮。

    但在荷官按动按钮之前,我却刻意对李擎天说道:“李先生,如果说等一下筛子摇出来是三个一,那你就要输给我六万美金哦!”

    听到我这话,李擎天的眼珠子转了一圈,然后一脸阴险的对我说道:“如果说摇出来的筛子不是三个一,那你是不是要输给我六万美金?”

    其实按照赌场的规则,我要是押对了,李擎天必须要赔给我六万美金,但如果我没有押对,我只需要输给李擎天两万美金就可以了。

    因为毕竟摇出来三个一的几率是非常小的。

    但我这会儿却好像混了头一样,面对着一脸阴险的李擎天之时,竟然满口答应了他。

    只见我毫不在乎的说道:“没问题,如果摇出来的筛子不是三个一,我就输六万美金给你!”

    听到我这话之后,整个赌桌上所有的人全都嘘声一片,甚至连附近其他赌桌的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

    我所说出的话,在许多的赌客看来,简直是脑残到不能脑残,白痴到不能白痴的话。

    不过我的话既然说出了口,如果我输了的话,在米高梅赌场这种地方想赖账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既然我能进入到米高梅赌场,能住在米高梅酒店,那我输给李擎天的钱,米高梅赌场至少有一百种办法要回来。

    这是包括赌桌上的荷官在内,和赌桌上无数个赌客的想法。

    而就在这样想着的同时,荷官很随意的按了一下筛盅的按钮。

    接下来筛盅里面的那三颗筛子就开始在筛盅里面旋转了起来,最终当那三颗筛子一颗一颗的停止了旋转,露出了最上面的一个点数之时,包括荷官在内,赌桌上的所有人,一个个全部都瞪大了眼睛,张大了嘴巴!

    “噢!shit!真特么的见了鬼了!”

    荷官一脸的不相信,瞪着眼睛看着筛盅里面的筛子,在那里喃喃自语着说道。

    李擎天这会儿更是像日了狗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