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六百九十五章 秦皇令
    这会儿的我已经彻彻底底的不省人事,可以说是一点反抗力都没有。

    秦楚楚的干将莫邪,可是绝世神兵,在我不做任何抵抗的情况之下,就算是我有蚩尤金身,如果秦楚楚想要我的命,也是一件非常容易做到的事情。

    然而此时此刻的秦楚楚,却手持着干将莫邪,用她那双深邃而妩媚的双眸看着我。

    而在盯着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我看了许久之后,秦楚楚的双目之中竟然有泪水流了下来,然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不过在叹了一口气之后,秦楚楚却把她的干将莫邪收了起来。

    这时秦楚楚一边看着我,一边哽咽着说道:“老祖宗让我跟着你,说我一旦分到了你的气运,沾得了天大的便宜,就让我吸收你的心头血,让远古八族的血脉集于我一身!”

    “可是老祖宗他老人家那里知道,从在状元村你替我挡了安如芯的那一掌开始,你的影子就刻在了我的心里!”

    “可能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或许就是从那一天开始,你在我心目之中的地位越来越重,我对你的爱越来越深!”

    “直到不久之前,当我成功的摘下了彼岸花的那一刻,我才现你在我心目之中的地位,已经达到了这种程度!”

    “对我而言,这个世界上我最不想伤害的人就是你!”

    “老祖宗让我吸收你的心头血,把你变成一个废人,我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

    “然而,我毕竟是秦家的女儿,是秦家给了我生命,给了我血肉,我必须得为秦家做点什么!”

    “上一次我欺骗了你,伤害了呢,你最终却原谅了我,这一次我又欺骗了呢,你还会原谅我吗?”

    “不过不管你会原谅我还是不肯原谅我,我都要向你保证,这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欺骗你!这也是我这辈子为秦家所做的最后一件事!”

    “从今往后,我要为我自己而活!我要为我这辈子唯一爱着的一个男人而活!”

    一边哭着,一边说完了这些话之后,秦楚楚把武王洞天中的那个纳戒拿了起来,咬破中指把她的中指血滴在了纳戒上面,很快就让那个纳戒认她为主了。

    而在让这个纳戒认她为主之后,秦楚楚把纳戒中的擎天盔,战天甲和踏天靴,拿了五十套出来,用我打劫来的那几个纳戒装了起来。

    造化仙丹总共有九十九瓶,之前给宋昊芮和秦楚楚每个人服用了一颗,所以还剩下九十七瓶。

    秦楚楚用她的纳戒装走了四十七瓶,给我留了五十瓶。

    在做好了这一切之后,秦楚楚把武王洞天中的那个纳戒戴在了我的手指上,又盯着我如痴如醉的看了许久。

    最终在把我扶了起来,在我的额头上亲了一下之后,秦楚楚喃喃说道:“我知道你醒来之后肯定会对我恨之入骨!但我这一辈子,会为我对你的伤害而做出补偿!”

    “那怕是我们两个受到了彼岸花的诅咒,我也要想尽一切办法,挽回属于我们两个之间的爱情!”

    说完这话之后,秦楚楚轻轻地把我放到了地上,让我靠着墙坐在了那里。

    这一刻,秦楚楚的双目之中充满了泪水。

    在恋恋不舍的看着我的同时,秦楚楚从她的纳戒之中拿出了两张符纸。

    “这叫遁地符,是老祖宗特意为我而炼制的!一枚我自己用,一枚留给你!”

    “到时候你只需要用法力催动遁地符,转眼之间就可以到达方圆数百里之外的任何一个地方!”

    生怕我不懂这遁地符如何用,秦楚楚又专门找了一张白纸,在白纸上面写好了遁地符的用法,然后找了个东西把那张白纸和遁地符压在了一切,放在了我的眼前。

    终于,在安排好了一切之后,秦楚楚往她的那张遁地符之中注入了法力,很快就消失在了武王洞天之中。

    我和宋昊芮两个人烂醉如泥一般的躺在武王洞天之中,对于之后所生的一切一点都不知道。

    而且因为这大罗醉连大罗级别的大能者都能够喝醉,以我和宋昊芮的实力在喝醉了之后没有个十天半个月是根本就醒不过来的。

    蚩尤这货虽然不断的在我的意识海中骂我蠢货,但我的意识这会儿却陷入了深度睡眠之中,无论蚩尤怎么骂,我根本就感受不到。

    我这边暂且不提,且说秦楚楚这边用遁地符离开了武王洞天之后,她很快就来到了武王洞天之外几百里外的一个地方。

    锦瑟虽然不死心,一直在武王洞天的外面守着,但她万万没有想到,在秦楚楚的身上竟然会有遁地符这种东西。

    所以对秦楚楚的离开,她根本就一无所知。

    而秦楚楚在离开了武王洞天之后,就星夜兼程的往秦家所在的那座洞天之中而去。

    虽然秦家所在的那座洞天距离武王洞天有好几千里远,但这会儿的秦楚楚已经突破了仙凡之隔,在成为了天阶存在的情况之下,她只花了两天时间就来到了秦家所在的那座洞天。

    这座洞天同样位于一座连绵不绝好几百里的大山之中,在洞天之外有不少秦家的高手在暗中隐藏。

    秦楚楚刚刚来到了洞天之外,立刻就有好几名古代士兵打扮的男子走了过来。

    这几个士兵的年龄在四十岁左右,身上穿着制式的盔甲,手中拿着刀枪剑戟,一个个威风凛凛,杀气腾腾的。

    “站住,你是什么人?为什么擅闯我秦家洞天?”

    面对着领头的一名手持着长枪的士兵,秦楚楚没有做出任何回答,而是从她的纳戒之中拿出了一面黑的令牌。

    而当看到秦楚楚说中的令牌之时,领头的那名士兵脸色明显的一变。

    “这令牌是?”

    这名士兵好像认出了秦楚楚拿出的这块令牌的来历,但他却又不敢确认。

    所以在犹豫了片刻之后,他对另外一名士兵说道:“快去把统领大人叫来!”

    听到这话之后,那名士兵答应了一声,然后急急忙忙的转身就走。

    过了大概有五分钟的样子,只见一名同样身穿着制式盔甲,但实力却达到了天阶的中年男子跟着那名士兵快步如飞的走了过来。

    从秦楚楚的手中接过了她的那面令牌,很仔细的打量了一番之后,这名天阶仙一级的中年男子竟然对着秦楚楚深深的鞠了一躬。

    在这同时,这名天阶高手一脸恭敬的说道:“这秦皇令只有我们秦家身份最尊贵的人才有!难道您是楚楚小姐?”

    秦楚楚轻轻的点了点头,从那名天阶高手的手中拿回了她的黑色令牌,然后收进了她的纳戒之中。

    “带我去见老祖宗吧!”

    此时此刻的秦楚楚,无论是举手投足之间,还是说话之时的神态和语气,完全恢复了她之前的那副模样,面无表情,一脸的冷漠。

    而面对着一脸冷漠的秦楚楚之时,秦家的那名天阶高手却表现的更加恭敬,连连的点着头的同时,带着秦楚楚进入了秦家所在的洞天之中。

    片刻之后,换了好几个秦家内部的人,秦楚楚被带到了一座完全由玉石建造而成的宫殿之中。

    在这座宫殿的最高处,坐着一名满头白如雪,眉毛胡须全都雪白雪白,穿着一身黑色的龙袍,把自己打扮的像一个古代帝王一般的老者。

    而这名老的连年龄都快看不出来的老者,在看到秦楚楚被人带着走进了宫殿之后,脸上立刻就露出了一脸的喜色。

    “楚楚,看来你是得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