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九章 宋昊芮加入
    或许是因为受了彼岸花诅咒的影响,每一次当我对秦楚楚在感情上有什么波动之时,我都会想到躺在万年寒玉棺中的陈婉秋。

    而且只要一想到陈婉秋,我就有一种深深的负罪感,对秦楚楚的感情瞬间就会像潮水一般退去。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本来打算把秦楚楚抱在我的怀里的,但在主动伸出了双手之后,却又收了回来。

    而这一切全都被秦楚楚看在眼里,让她的脸上流露出了明显的失望和失落之色。

    这时崔鸿基在把他的三件法宝收了起来之后,站在比武台上对我说道:“姜一,今天的这仇我记下了!有朝一日,我一定会连本带利让你还给我的!”

    说完这话之后,崔鸿基直接从比武台上跳了下来,看上去狼狈不堪的钻进了那辆金色的马车之中。

    昆仑派的那两名中品地仙级别的天阶高手,同样也看上去有些狼狈的钻进了那辆马车之中。

    不过武王的后代武胜,却并没有跟着崔鸿基他们三人上马车,而是站在那里把目光投向了锦瑟,等着锦瑟对他做出进一步的安排和指示。

    武王的后代武胜本来就是锦瑟的人,这会儿他失去了武王令牌,对于昆仑派来说就没有什么价值了,所以跟着崔鸿基他们,对他来说没有任何意义。

    而见此情形,锦瑟对着他说道:“你就不用跟着他们了,回头我给你安排一点事情去做!”

    听到锦瑟这话,武胜对着锦瑟弯腰鞠了一躬,然后毕恭毕敬的回答着道:“谢谢大小姐的安排!”

    而就在武胜回答着锦瑟的同时,崔鸿基他们坐的那辆金色马车开始动了起来,转眼之间就奔驰着向幽冥城的大门口而去。

    随着崔鸿基他们三人离开,这场决斗对我而言算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等到崔鸿基他们乘坐的那辆马车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之中后,锦瑟笑吟吟的走到了我的身边,把那两枚武王令牌直接递给了我。

    在这同时,为了不让其他人听到,锦瑟用传音入耳的方式对我说道:“姜门主,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一定能把三面武王令牌凑齐吧?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可以去寻找武王洞天呢?”

    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在跟我说话之时,锦瑟的目光却时不时的会往宋昊芮的身上撇上几眼。

    给我的感觉,锦瑟这女人对宋昊芮的身份已经有了一定的猜测。

    不过在不能百分之百肯定的情况之下,锦瑟就只能通过我来达到她的目的。

    对于锦瑟这个深不可测的鬼中至尊,其实我一直有防备心理的,就算是宋昊芮的身份我已经明确,他家祖传的那把柴到我已经百分之百的能够肯定是武王令牌,但在锦瑟的面前我却并没有表现出来。

    从锦瑟的手中接过了那两面武王令牌之后,我先把武王令牌收进了我的纳戒之中,然后才用传音入耳之法对锦瑟说道:“锦瑟小姐,要想找到武王洞天,必须得让武王令牌认我为主!所以你得让武胜先解除了他和武王令牌之间的关系,让他的那枚武王令牌成为一个无主之物才行!”

    听到我这话,锦瑟很大方的对着武胜说道:“解除你和令牌之间的关系吧!”

    对于锦瑟所说的话,武胜没有任何怀疑和犹豫,在对着锦瑟行了一礼之后说道:“谨遵大小姐吩咐!”

    而就在武胜对着锦瑟行完礼之后没有多长时间,我就现我的纳戒之中的武王令牌变成了一把破柴刀的模样。

    这会儿武胜的武王令牌,就成了一个无主之物,到时候我只需要用滴血认主之法让这枚武王令牌认我为主就可以了。

    不过或许是因为我先入为主的认为我的前世是武吉的缘故,当看到我的后世子孙武胜在锦瑟的面前低头哈腰的样子,我的心里面感到非常的不爽。

    如果说有朝一日,当我的实力达到了一定的程度,我绝对不会让我的后代子孙被人所控制,像个奴仆一样,在别人的面前点头哈腰的。

    而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锦瑟笑着对我说道:“姜门主,既然两枚武王令牌都给你了,那我就静候佳音,等着你的好消息了!”

    说完这话之后,锦瑟转身就向着她的那辆红色马车而去,那四名身穿着红衣的鬼中至尊还有武胜全都跟在了她的身后,一同上了那辆马车。

    而等到锦瑟离开之后,比武台下的许多人主动跑到我的面前来恭维我,说我打败了天道门三家十派第一妖孽,我才是真正的妖孽中的妖孽。

    对于这些人我并没有理会,随便应付了他们几句之后就打算返回红尘客栈。

    而这时,雪月庵的叶怜心走到了我的面前。

    只见叶怜心一脸凝重的对我说道:“姜门主,多亏了你的那颗阴阳果,让我突破了仙凡之隔,而我的那颗珠子,很有可能对你没有什么用处!所以,我叶怜心欠你一个人情,日后必有报答!”

    在说完这番话之后,叶怜心和几个雪月庵的人直接转身就走,而比武台下的其他人却好像炸窝了一样,在那里议论纷纷了起来。

    昆仑派的崔鸿基在服用了阴阳果之后突破了仙凡之隔,成为了天阶存在,这在他们看来已经是一件非常逆天的事情了!

    即便是崔鸿基被我踩在了脚下,那也是因为运气不好遇到了一个比他更为逆天的存在的缘故。

    然而雪月庵的叶怜心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同样在服用了一颗阴阳果之后突破了仙凡之隔,成为了天阶存在。

    要知道叶怜心可是一个女人,在洞天福地这个古代社会之中女人的地位相对来说要低很多,但在女人之中出了叶怜心这么妖孽的一个存在,所引起的反应自然是非常的大。

    不过这些对我而言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在叶怜心和雪月庵的人转身离去之后,我和秦楚楚还有宋昊芮三个人同样也乘坐着我们来时的马车返回了红尘客栈。

    而在返回了红尘客栈之后,我把宋昊芮和秦楚楚专门叫到了我住的房间之中。

    在把门窗全部都关了个严严实实,全面启动了相气勘察了一番,在确定无论是人还是鬼都无法监控到房间内的情况之后,我这才把我的纳戒之中的武王令牌和那把柴刀拿了出来。

    而当看到我所拿出的柴刀和他们宋家祖传的那把柴刀一模一样之后,宋昊芮的目光里当时就流露出了一抹震惊之色。

    不过这抹震惊之色瞬间就一闪而没,基于对我的信任,宋昊芮抬起了头和我相顾对视。

    宋昊芮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的,但他却绝对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

    不然的话,他是不可能仅凭着一套从家族中偶尔找到的修炼功法靠自己理解能力就修炼到了地阶巅峰。

    这会儿略一思考,他很快就想到了关键之处。

    于是宋昊芮问着我道:“小姜兄弟,莫非我们宋家祖传的这把柴刀,就是武王令牌?”

    我点了点头道:“宋大哥,你说的没错,你们宋家祖传的这把柴刀,就是武王留下来的武王令牌!”

    在说完话之后,我咬破了右手中指,把我的中指血滴在了武胜的那面武王令牌上。

    很快,当我的中指血被那把柴刀吸收了之后,那把柴刀就又变成了一个三角形的令牌模样。

    在这个过程之中,宋昊芮一直都在一旁呆呆的看着,等到我把两枚三角形的武王令牌全部都拿在手里之后,宋昊芮打开了他一直都随身携带着的那个包袱,把他们宋家祖传的那把柴刀拿了出来。

    而在盯着他们宋家祖传的那把柴刀看了片刻之后,宋昊芮用双手把那把柴刀拿了起来,然后递给了我。

    在这同时,宋昊芮一脸真诚的对我说道:“小姜兄弟,我们宋家的祖上和你们姜家的祖上本身就有渊源,这段时间以来跟着你我沾了不少的光,如果这面令牌能帮到你,那你就收起来吧!”

    听到宋昊芮的这番话,我表现的非常感动。

    在从宋昊芮的手中接过了那把柴刀的同时,我一脸诚恳站了起来对着宋昊芮说道:“宋大哥,我想邀请你加入天机门,做我们天机门的护法,不知道你愿意吗?”

    因为之前我并没有跟宋昊芮说过有关天机门的具体情况,宋昊芮只知道锦瑟叫我姜门主而已,不过这会儿见我一脸诚恳的邀请他加入天机门,宋昊芮却毫不犹豫的答应了我。

    只见宋昊芮一脸真诚的对我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说的天机门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但就冲着小姜你的为人,和我们宋家和你们姜家的渊源,我答应加入天机门!”

    说完这话之后,宋昊芮双手抱拳,对着我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然后说道:“宋昊芮见过门主!”

    而见此情形,我急忙用双手扶住了宋昊芮。

    “宋大哥你不必多礼,我们天机门不讲究这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