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六百八十八章 踩在脚下
    如果崔鸿基的这面阴阳镜是赤精—子大仙耐以成名的那面阴阳镜的话,我的杏黄旗肯定抵挡不住。

    因为毕竟我才不过是一个九品神相而已,我的杏黄旗并进阶成为最终版的。

    不过正版的阴阳镜可是一件相当逆天的法宝,如果昆仑派有的话,除非昆仑派的人傻了,才会把这么逆天的法宝让崔鸿基随身带着。

    然而此时此刻,当阴阳镜的正面所射出的黑光笼罩了我之时,我却有一种灵魂被阴阳镜给吞噬,深陷其中的感觉。

    此时此刻,我的灵魂就好像要透体飞出一样,阴森,冰冷,恐惧,各种负面情绪占据了我的心灵。

    而就在这时,随着我左手中的杏黄旗又开始闪烁起了金色的光芒,那金色的光芒立刻就把阴阳镜之中射出的黑光挡在了外面。

    而且在这同时,从杏黄旗上面竟然有一股暖流传递到了我的身体之中,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沐浴在了和煦的春风之中一样,让我的身体和灵魂都感觉到暖洋洋的。

    无论是我的身体还是灵魂之中的所有负面情绪和感觉,全部都在一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本来以为胜券在握,但就在一刹那之间却被我手中的杏黄旗给翻转了,这让崔鸿基快要被气炸了。

    “真特么的见鬼了!番天印,给我砸死他!”

    “阴阳镜,给我照!”

    看上去好像歇斯底里的一样,崔鸿基怒瞪着双眼,拼命的输出着法力,把他手中的底牌全部都用了出来。

    不过同时控制三件法宝,就算是崔鸿基突破了仙凡之隔,能够调用天地之力,也没有那么轻松了。

    这会儿的崔鸿基,就好像一个便秘的人坐马桶一样,脸上青筋暴露,五官极度的扭曲。

    然而崔鸿基连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却依然奈何不了我。

    无论是他的正版打神鞭还是盗版的番天印和阴阳镜,对我来说全都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

    而且最关键的一点,在崔鸿基把他所有的底牌全部使了出来之后,一直处在被动挨打防守的我,竟然起了反击。

    我反击的方式很简单,就是一步一步的向着崔鸿基走了过去。

    在这个过程之中,崔鸿基不死心的继续用番天印压我,用阴阳镜照我。

    然而,却没有任何卵用!

    在这种情况之下,随着我距离崔鸿基越来越近,我每跨出一步,崔鸿基就越紧张一分。

    “姜一,我要你的命!”

    最终当我和崔鸿基之间的距离不足一米之时,崔鸿基爆喝一声,拼尽全力操纵着打神鞭,番天印和阴阳镜这三件法宝对我起了最后一击。

    然而,还是没有卵用!

    而就在我的打神鞭又一次挡住了崔鸿基的打神鞭,杏黄旗又一次挡住了番天印和阴阳镜之后,我快步往前一冲,一个扫荡腿就把崔鸿基给扫翻在了地上。

    此时此刻,因为法力耗尽,崔鸿基已经没有任何力量控制他的三件法宝。

    随着崔鸿基被我一脚扫翻在了地上,他的三件法宝在没有法力控制的情况之下,除了阴阳镜在崔鸿基的手中之外,其他的两件全部都掉落在了地上。

    不过对崔鸿基的法宝我没有什么兴趣,因为这两件法宝全都被崔鸿基用血炼之法认主了,除非我杀了崔鸿基,让这两件法宝成为无主之物,才能把这两件法宝据为己有。

    但崔鸿基作为昆仑派内定的下一任掌教,我要是把他给杀了,那强大无比的昆仑派肯定不会放过我和天机门。

    更何况在比武台下还有两名昆仑派的中品地仙级别的高手,他们肯定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杀了崔鸿基,抢夺他们昆仑派的法宝的。

    另外还有一点,如果我杀了崔鸿基抢夺他的法宝,这无异于杀人越货,肯定会对我的功德有损,这种事我自然是不会做的。

    崔鸿基不是说要把我踩在他的脚下吗?那我就让他尝试一下被人踩在脚下的滋味!

    一念至此,我左手持着杏黄旗,右手握着打神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前走了几步,还没等崔鸿基翻过身来就一脚踩在了崔鸿基的身上。

    “崔公子,你服不服?”

    此时此刻,被我踩在脚下,看着我手中金光闪闪的打神鞭和杏黄旗之时,崔鸿基有一种自己像个卑微而弱小的蝼蚁一般的感觉。

    这种感觉他从来都没有过!

    然而即便是这样,崔鸿基仍然拼命的挣扎着大声说道:“我不服!我死也不服!姜一,你耍诈!”

    这时见我把崔鸿基踩在了脚下,昆仑派的两名中品地仙级别的高手全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打算跳上比武台对我出手。

    毕竟崔公子是昆仑派内定的下一任掌教,让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踩在脚下,这无论是对于崔鸿基还是昆仑派来说,都是一件奇耻大辱的事情。

    然而就在昆仑派的两名中品地仙级别的高手刚刚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之时,锦瑟身边的那四名穿着红色衣服的鬼中至尊却身形一晃挡在了他们两个的前后左右。

    在这同时,那四名鬼中至尊直接锁定了昆仑派的两名中品地仙级别的天阶高手,一旦他们有任何动作,锦瑟手下的这四名鬼中至尊就会向他们起攻击。

    昆仑派的这两名天阶高手虽然已经达到了中品地仙的程度,但锦瑟手下的这四名鬼中至尊却全部都是二品鬼中至尊,从实力和级别上来说,四名二品鬼中至尊,完全可以碾压两名中品地仙。

    在这种情况之下,昆仑派的两名中品地仙级别的高手根本就不敢轻举妄动了。

    这时坐在座位上的锦瑟看了一眼那两名中品地仙,然后用充满了威严的声音说道:“在比武台上的崔公子和姜门主之间没有分出胜负之前,谁都不许给我轻举妄动!”

    而随着锦瑟的这话一出口,比武台下的看戏的吃瓜群众们就开始在那里议论纷纷了起来。

    很显然,比武台上的崔鸿基这会儿被我给踩在了脚下,我们两个之间的胜负已经很明显了,但我却非要逼着崔公子向我主动认输,说一个服字。

    然而锦瑟却阻止了昆仑派的两名中品地仙出手,这摆明了是在给我撑腰,帮我打崔公子和昆仑派的脸。

    一旦崔公子对我说出了一个服字,那他这天道门三家十派第一妖孽天才的名声就算是彻底的毁了。

    就连昆仑派的颜面也要被他给丢尽了!

    可如果崔鸿基不对我说一个服字,那我很有可能会一直把他踩在脚下,让他受到更大的侮辱!

    这对于崔鸿基来说,恐怕比杀了他还要让他痛苦!

    然而在没有人能够解救他的情况之下,他只能屈辱的承受,被我踩在脚下这个事实!

    就这样,当我霸气无双的把崔鸿基踩在脚下,又一次大声的问着他道:“崔公子,我再问一遍,你服还是不服?”之时,崔公子一脸无奈的往比武台下看了一眼,然后用蚊子飞过一般大小的声音说了一声:“我服了!”

    在当前的这种情况之下,不可一世的崔公子被我给踩在脚下,这让他受到了莫大的屈辱,让他在天道门三家十派的这些人面前丢尽了脸。

    恐怕用不了多长时间,整个洞天福地内的天道门三家十派全都会知道号称天道门三家十派第一妖孽天才的崔公子被一个同龄人踩在脚下的事!

    这对于崔公子来说,将会是他这辈子所受到的最大的屈辱!

    甚至会让他在昆仑派的地位都受到巨大的影响!

    所谓杀人不过头点地,既然我已经让崔公子说出了我服了三个字,就没有必要再让他受屈辱了。

    虽然说就算是我现在放过崔公子,他也未必会领我的情,从此之后肯定会把我当成不共戴天的仇人,但我这人就是这样,做任何事情的时候都不会做的太绝。

    在崔公子说了臣服认输之后,我就收回了踩在他身上的脚,从比武台上跳了下去。

    而见我从比武台上跳了下去,比武台下的众人顿时就大声的喧哗和议论纷纷了起来,很多人都无法相信,天道门三家十派第一妖孽天才,在突破了仙凡之隔后,却依然被我给踩在了脚下。

    秦楚楚见我从比武台上跳了下来,立刻就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快步走到了我的面前,一脸崇拜和深情的看着我说道:“姜一,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输的!”

    面对着笑颜如花,柔情似水的秦楚楚,我这会儿有一种想把她抱在怀里的冲动。

    但不知道为什么,就在我产生了这个想法的同时,突然间却想到了躺在万年寒玉棺中的陈婉秋。

    陈婉秋还躺在冰冷无比的万年寒玉棺之中,就连灵魂都被千年镇魂石给镇—压着,我又怎能把另外一个女人抱在怀里?

    在这一刹拉间,抱住秦楚楚的想法就如同那滚滚长江东逝水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