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七章 崔鸿基的底牌
    这座比武台有十米高左右,差不多两百多个平方米大小,是用幽冥森林特产的一种坚硬无比的木头搭建而成,就算是天阶高手在上面打斗,也不会对比武台造成什么影响。

    在比武台的正下方放着一排桌子,桌子上面放了一些幽冥城特产的美食等等,还有十来张椅子放在那里。

    见崔鸿基这会儿已经跳上了比武台,锦瑟就向我看了一眼,然后对秦楚楚说道:“楚楚妹子,不如我们到那里坐着看他们的这一场惊天之战吧!”

    说着话的同时,锦瑟主动伸出右手,挽住了秦楚楚的胳膊。

    “姜一,我知道你肯定不会输的!”

    在用充满着自信和深情的目光看了我一眼之后,秦楚楚就任由锦瑟挽着她的胳膊走向了比武台下。

    这时宋昊芮走到了我的面前,在我的肩膀上使劲儿的拍了拍,然后说道:“虽然我对你的实力不了解,但我和楚楚一样,也坚信你不会输的!”

    我重重的点了点头对宋昊芮说道:“宋大哥你放心吧!我不会输给他的!”

    接下来宋昊芮也坐到了比武台下的那几张椅子上,还有昆仑派的那两名中品地仙级别的天阶高手。

    除了这几个人之外,还有几个相对来说实力比较强的,身份比较高的,比如周家的周公子和周家的那名天阶高手,雪月庵的叶怜心等等,同样也坐到了比武台下的那几张桌子后面。

    十来米的距离一跃而上对于普通人来说是根本就不可能实现的,但对于我而言,却是轻而易举就能够做到的事情。

    等到秦楚楚他们全都坐下之后,我轻轻的纵身一跃就跳到了比武台上,和崔鸿基相顾对立,我们两个之间的距离隔了大概有五六米远的样子。

    此时此刻的崔鸿基,看着我的目光里凶光闪闪,就好像一个择人而噬的野兽一样。

    “姜一,我们昆仑派的打神鞭可打天下诸神,又岂能是你们姜家的打神鞭所能相提并论的?”

    说着话的同时,崔鸿基把手一伸,那把金光灿灿的打神鞭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上一次崔鸿基没有突破天阶,所以使用打神鞭之时他并不能挥出应有的威力。

    这会儿他突破了天阶,在能够调用天地之力的情况之下,崔鸿基有着绝对的信心,认为他们昆仑派的打神鞭比我们姜家人用相气凝聚出来的打神鞭要强。

    然而崔鸿基却并不知道,我们姜家人用相气凝聚出来的打神鞭可并不仅仅只有相气。

    要想凝聚出三尺六寸五分,总共二十一节的打神鞭,除了足够的相气之外,还要有大量的功德之力。

    而功德之力,却是天地之间最为神秘莫测的一种力量!

    远古之时的那些顶级大能者,能够成佛成圣,都和功德之力有巨大的关系,立下了无数功德的缘故。

    所以在我看来,我们姜家的打神鞭虽然并不算原版的,但在有功德之力加持之后,却并不一定会比昆仑原版的打神鞭差。

    这会儿面对着已经把打神鞭亮了出来的崔鸿基,我同样也心念一动,很快就用相气凝聚出了我们姜家的打神鞭。

    而且因为我的打神鞭有功德之力加持的缘故,金光闪闪耀人眼的,从卖相上看甚至比崔鸿基的打神鞭看起来还要耀眼夺目许多。

    这时我一脸淡然的说道:“多说无益,还是用实力来说话吧!”

    作为天道门三家十派第一妖孽天才,崔鸿基无论走到那里都是最耀眼的存在,但这会儿却被我的打神鞭给抢了风头。

    尤其是看着我那副一脸淡然,丝毫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的样子,让崔鸿基对我的恨意和怨念瞬间就爆了。

    “打神鞭,给我中!”

    嘶声怒吼着的同时,崔鸿基祭出了他的打神鞭。

    崔鸿基的那条打神鞭就化作了一道金光向着我的头顶疾射而来。

    当然,我肯定也不会闲着,在崔鸿基祭出了他的打神鞭的同时,我也用意念力控制着我的打神鞭迎了上去。

    刹那之间,随着两道金光在半空之中遭遇,崔鸿基的昆仑打神鞭就和我们姜家的打神鞭碰撞到了一起。

    而这两把打神鞭碰撞到了一起之后,出了轰的一声惊天巨响,很快就分了开来。

    重新把打神鞭收回了手中之后,崔鸿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奇之色。

    因为崔鸿基有些无法理解,在他的功力大增让昆仑打神鞭能够挥出更大的威力之后,为什么却还是和我的打神鞭拼了个旗鼓相当呢?

    按道理来说,昆仑派的打神鞭无物不破,我的冒牌打神鞭肯定是抵挡不住的。

    然而事实结果,却并非如此!

    昆仑打神鞭虽然厉害,在第一轮碰撞之中却奈何不了我们姜家的打神鞭。

    不过崔鸿基并不信这个邪,既然一次不行就来两次!

    两次不来就来三次,四次,无数次!

    他就不相信在他的持续攻击之下,我的盗版打神鞭能扛得住?

    想到了这一点之后,崔鸿基就控制着打神鞭向我动了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

    “打神鞭,给我中中中”

    因为突破了仙凡之隔,在能调动天地之力的情况之下,崔鸿基在法力上根本就不愁。

    以前他只能使用一到两次打神鞭,就会感到法力枯竭,但现在的他,却可以肆意的是用打神鞭。

    所以在崔鸿基看来,只要给他一定的时间,他就可以打断了我的姜家打神鞭,把我打翻在地上。

    然而让崔鸿基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们姜家的打神鞭竟然丝毫都不比昆仑原版的打神鞭差。

    我和他用打神鞭对轰了十几分钟,却一点都没有落在下风头。

    不过我一直在主动防御,并没有向他起反击。

    在这种情况之下,崔鸿基就很清楚地知道,如果不动用他的其他底牌的话,是很难打败我了。

    想到了这一点之后,崔鸿基的面色一沉,牙齿一咬,一边在用打神鞭继续向我起着暴风骤雨一般的攻击的同时,一边祭出了另外一件法宝。

    这件法宝看上去像一个古代的官印一样,差不多有一个成年人的拳头两倍大小。

    但就在崔鸿基把这个法宝祭了出来之后,这个法宝却随风变大,变的差不多有一座水塔那么大小,从半空之中向着我落了下来。

    在这同时,崔鸿基大喝着道:“姜一,我看你怎么来挡住我的番天印!”

    原来崔鸿基祭出的这个法宝,是昆仑派十二金仙之中实力最靠前的广成子大仙的番天印。

    据说这番天印是远古之时昆仑派的掌教原始天尊用半截不周山炼制,重逾数千万钧,那怕是大罗级别的大能者,只要被番天印砸中了,恐怕都会永世都不得翻身。

    不过在我看来,昆仑派能够得到一件正版的打神鞭就已经撞了狗屎运了,怎么可能会连番天印这种逆天的法宝都能够得到。

    而且就算是昆仑派有正版的番天印,也不可能连番天印都给了崔鸿基。

    如果万一崔鸿基的这番天印是正版的,那今天的这场决战,我就很有可能会输给崔鸿基。

    这些想法全都在一刹那之间,就在崔鸿基祭出番天印的那一刻,我同样也把杏黄旗给凝聚了出来。

    原始天尊亲自炼制的杏黄旗,防守天下第一,就算是正版的番天印都奈何不了。

    我们姜家的杏黄旗是用纯粹的功德之力所化,只要崔鸿基的番天印不是正版的,就肯定奈何不了我!

    果不其然,崔鸿基的番天印虽然如同一个巨大的水塔一样从我的头顶处碾压了下来,但就在距离我的头顶处有大概几十个厘米的时候,我左手的杏黄旗开始闪闪亮,在我的身体周围就好像出现了一个无形的罩子一样,那如同水塔一般大小,重逾千钧的番天印就落不下来了。

    而见此情形,崔鸿基被气的哇哇大叫。

    “姜一,我今天要是收拾不了你,就没有脸做昆仑派的下任掌教!”

    厉声怒喝着的同时,崔鸿基这厮竟然又拿出了一件法宝。

    这件法宝是一面镜子,但这面镜子的正面是黑色的,后面却是红色的。

    而看到这面镜子,我立刻就想到了神相天书中所记载的一件昆仑派十二金仙赤精子的成名法宝。

    这件法宝的名字叫阴阳镜,据说这阴阳镜可通阴阳,正面主死,背面主生。

    就算是大罗金仙级别的大能者,只要被阴阳镜的正面照到,就会立刻失魂落魄,死于非命。

    但如果在短时间内用这面镜子的背面再照一下,被照的人又可以魂魄入体,死而复生。

    当年封神大战之时,殷纣王的儿子殷洪就是用这面阴阳镜,照死了无数名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手下的能人异士。

    而这些能人异士之中,上品金仙这个级别的存在据说就有好几个之多。

    这会儿为了对付我,崔鸿基竟然把阴阳镜都给用上了!

    不过在我看来,崔鸿基拿出来的这阴阳镜恐怕也不是原版的,如果万一是原版的,那我得杏黄旗就很难招架了!

    这时崔鸿基大喝了一声:“姜一,你给我去死吧!”

    在这同时,崔鸿基用他的阴阳镜的正面对着我照了过来。

    我向拿散着黑光的镜子看去,只见那镜子就好像一个深不见底的无尽深渊一样,要把我的灵魂吞噬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