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三章 两件废品
    当年封神大战之时,赵公明凭借着他的定海珠,把昆仑派的十二名金仙至少有一大半打落在了尘埃之中。

    在当时来说,掌握着定海珠的赵公明几乎成了无敌的存在。

    就算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对赵公明都无可奈何。

    然而有句话叫一物降一物,掌握着定海珠的赵公明虽然近乎无敌,但在遇到了两名默默无名的散仙之时,他的定海珠却被一名散仙所祭出的法宝击落。

    而当时那名散仙所祭出的法宝,就叫做落宝金钱。

    所谓落宝金钱,无宝不落,无论是遇到任何法宝,只要祭出落宝金钱,那法宝就会和落宝金钱一同落地。

    不过可惜的是,落宝金钱,无宝不落,虽然能让法宝落地,对于兵器却无法抵挡。

    所以当年的那名叫萧升的散仙在用落宝金钱把赵公明的定海珠落了下来之后,他自己却被赵公明用金鞭给打死了。

    而和他一起的那名叫曹宝的散仙,后来在封神大战之中也死于非命。

    从此之后,落宝金钱就失去了下落。

    而此时此刻,根据外形来判断,在我手中的这枚长着一对翅膀的诡异金钱,和传说中的落宝金钱非常的像。

    但落宝金钱那么有名,锦瑟作为一个存在了几千年的鬼中至尊,她又怎么可能连落宝金钱都没有听说过?

    而且就算是锦瑟她对落宝金钱不了解,她的那名义父对落宝金钱就一点不了解吗?

    这种可能性我觉的简直是微乎其微!

    而就在我正拿着那枚样子比较奇怪的金钱正仔细的打量着之时,站在一旁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的锦瑟笑着说道:“姜门主,你是不是认为这枚金钱是上古封神大战之时那赫赫有名的落宝金钱啊?”

    听到锦瑟这话,我心道锦瑟果然对落宝金钱有一定的了解。

    不过既然锦瑟这样说了,那这枚怪异的铜钱是落宝金钱的可能性就非常的小了。

    因为这枚怪异的铜钱如果是落宝金钱的话,早就被锦瑟或者幽冥城主给收起来了,又怎么可能和一堆废铜烂铁放在一起?

    想到了这一点之后,对于这个怪异的铜钱是落宝金钱的可能性我觉的基本为零。

    于是我对着锦瑟点了点头,一脸淡然的道:“我确实以为这枚比较怪异的铜钱是那传说中的落宝金钱,不过既然锦瑟小姐你这样问,看来是落宝金钱的可能性恐怕就比较小了!”

    听到我这话,锦瑟微微一笑,然后说道:“这枚比较怪异的铜钱究竟是不是落宝金钱,不要说我了,就连我义父他老人家都无法肯定!”

    “不过我和我义父用了很多种办法,都测试不出来这枚铜钱具体有什么用处!”

    “那怕是我义父他老人家用血炼之法,都不能让这枚铜钱认主!”

    “又一次我在一气之下把这枚铜钱丢尽了熔炉里,但最终却并没有把这枚铜钱炼化成铜水!”

    听锦瑟说到这里,本来对这枚怪异铜钱已经没有什么想法的我,却对这枚铜钱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连熔炉都无法熔炼,那说明这枚铜钱的绝非凡物。

    即便是连幽冥城主这种手段通天的人物都测试不出这枚铜钱的具体用处,说不定在运气好的情况之下,我却能现这枚铜钱上面的秘密。

    如果说这枚铜钱真的是传说之中的落宝金钱,那只要能让这枚铜钱认我为主,那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法宝,对我来说恐怕就失去了意义!

    想到了这一点之后,我竟然莫名奇妙的有点儿小小的激动。

    于是我拿着这枚怪异铜钱问着锦瑟道:“锦瑟小姐,不知道这枚铜钱需要多少红尘币你才会换给我?”

    听到我这话,锦瑟和我相顾对视看了许久,最终问着我道:“姜门主,你的身上还有多少红尘币?”

    我说:“还有三个黑色红尘币,三十七个黄色红尘币!”

    锦瑟说道:“那把你所有的红尘币全都给我吧,这枚铜钱归你了!”

    听到锦瑟这话,我毫不犹豫的把我身上所有的红尘币全部都拿了出来交给了她。

    而在从我的手中接过了红尘币之后,锦瑟却坏坏的笑着道:“姜门主,那我就笑纳了,希望你以后不要骂我坑了你!”

    不过对于锦瑟这话我并没有在意,因为就算是我不用来兑换这个样子有点儿怪异的铜钱,剩余的那些红尘币对我来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

    就这样,在把所有的红尘币全部都花完了之后,我们就离开红尘拍卖场的仓库返回了红尘客栈。

    我和崔鸿基约定的决战时间定在三天之后,算上约战当天是一天,我在红尘拍卖场的仓库里面花了一天时间,这样一来我就只剩下一天时间做准备和调整了。

    不过对我而言,就算是崔鸿基他真的在服用了阴阳果之后,突破了仙凡之隔成为了天阶仙一级的存在,我也未必会怕他。

    而且就算是崔鸿基的身边有两个中品地仙级别的高手,但在这幽冥城之中,那两个人也不敢造次。

    更何况这次我和崔鸿基之间的决战,是锦瑟这个幽冥城的二号人物做公证人,恐怕就算是天道门三家十派的顶级人物来了,也要给锦瑟一定的面子。

    在这种情况之下,对于和崔鸿基的决战我一定都没有担心,反而躲在房间里面研究起了我刚刚得到的那颗珠子和长着一对翅膀的那枚铜钱。

    然而比较悲剧的是,整整花了一天时间研究,对这两样东西我却没有研究出一个任何结果。

    我咬破了中指,不知道把多少我的中指血滴到了那颗珠子和铜钱上面,想用血炼之法让这两样东西认我为主,但我滴下的鲜血都快比我当初孵化蛋蛋之时滴下的血要多了,这两样东西从始至终却都没有任何反应。

    在这种情况之下,让我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付出了一枚阴阳和三个黑色红尘币,还有几十个黄色红尘币的代价,最终得到的两样东西,却是两件没有任何用处的废品。

    这特么的叫我情何以堪!

    自从离开老家出道以来,我好像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

    虽然我并没有在一怒之下把那颗珠子和那枚铜钱丢掉,而是很随意的丢在了我的纳戒的一个角落里,但这样的一个结果,让我的心情非常的郁闷。

    甚至郁闷到了让我想用打人的方式来泄的地步!

    不过好在第二天就到了和崔鸿基约定好的决斗的时候,我极度郁闷的心情,肯定会得以泄的。

    就这样,在郁闷之中度过了一个夜晚,毫不容易熬到了天亮。

    一大清早我们三个人刚刚在红尘客栈吃过早餐,锦瑟就专门派了一辆马车过来接我们去幽冥城的一个专门的比武台。

    在幽冥城这个地方,是一个典型的强者为尊的世界。

    这座比武台是幽冥城主专门设置的,当幽冥城中的一些人之间有纠纷解决不了之时,就到比武台上用实力来解决。

    赢的一方可以向输的一方提出任何条件,而输的一方只能无条件的答应。

    而当我们三个人乘坐着马车到达了比武台之时,整个比武台下面早已经站满了人。

    根据我的判断,除了秦家的人之外,天道门三家十派几乎全部都派了人过来。

    尤其是当看到我们三个人从马车上走了下来之时,站在比武台下面的好几个人,一个个的目光里寒光闪闪,向着我和秦楚楚直射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