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八章 叶怜心
    根据锦瑟跟我的约定,他会帮我得到武王后代身上的那一枚武王令牌。

    而那名武王后代,目前跟昆仑派的人在一起。

    所以当我答应了锦瑟会跟崔公子决战一番之后,锦瑟就用传音入耳的方式告诉我,说我一旦接下了崔公子的挑战,按照她对崔公子的了解,崔鸿基肯定会跟我提出一些要求。

    比如我输了之后远离秦楚楚,交出我身上的那面武王令牌等等。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也可以反过来向他提要求,如果他输了的话,就让武王后人把武王令牌交出来给我。

    锦瑟说到时候由她出面来做公证人,只要我能打败崔鸿基,他就保证我能够得到武王后人身上的那面武王令牌。

    既然锦瑟把话说到了这种程度,只要得到了武王后人身上的那面武王令牌,找到并且掌控武王洞天,对我来说就不是一件太难办到的事情。

    我只需要做到三天之后和崔鸿基决战之时打败他就行了!

    崔鸿基虽然是天道门三家十派第一妖孽天才,昆仑派内定的下任掌教,在他的身上肯定有不少的底牌,而且在服用了阴阳果之后,他很有可能会突破仙凡之隔,成为和我一样的天阶存在。

    但即便是这样,我对我的实力和底牌却有着充足的自信,我相信我是绝对不会输给他的。

    无论是为了我心爱的女人,还是为了其他,这一战,我必须要赢!

    就这样,在和锦瑟用传音入耳之法谈妥了之后,我就堂堂正正的给了崔鸿基一个明确的答复。

    只见我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隔着十几米远的距离和崔鸿基相顾对视,然后对他说道:“既然你一定要战,那我答应你就是了!”

    而在听到我这话之后,崔鸿基的身上瞬间就燃烧起了一股滔天的战意,他身上的那股子睥睨天下的气势当时就散了出来。

    作为昆仑派的未来掌教,天道门三家十派第一妖孽,仅仅从气势上来看,这崔鸿基确实不凡。

    至少就目前而言,在我所见过的同龄人之中,没有一个人能和崔鸿基在气势上相提并论的。

    天道门四大公子中的其他三个,和崔鸿基相比,恐怕要差了一大截。

    果然,和锦瑟猜的一模一样,崔鸿基释放出了他身上的气势之后,一脸嚣张的对我说道:“这一战如果你输给了我,就给我远离楚楚,因为你不配让她在你身边!”

    听到崔鸿基的这话,我看了一眼我身边的秦楚楚,而秦楚楚这时却一脸期待和渴望的看着我,对于我会如何回答崔鸿基,她看上去表现的很期待。

    任何一个女人都是这样,都想知道自己在心爱的男人心里面的地位?

    如果说被自己心爱的男人当成了赌注或者交换条件,把说明这个男人根本就不爱她!

    虽然说自从中了彼岸花的诅咒之后,陈婉秋在我心里的地位与日俱增,但让我把秦楚楚当做交换条件和赌注,我肯定是不会做出这种蠢事的。

    于是我昂挺胸的对崔鸿基说道:“站在一个男人的角度,我觉的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和权力,去要求一个女人为你做什么!”

    “配不配让楚楚跟在我身边,不是我说了算,也不是你说了算的,而在于楚楚她自己!”

    洞天福地和古代社会一样,女人的地位一般都比较低,所以在崔鸿基这些人看来,女人就是男人的附属品。

    一个实力强大的男人让一个女人为自己做什么,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但我所说的这番话,却完全站在了女人一方的角度,把选择权给了女人一方,这让崔鸿基这些人都有些无法接受,但拍卖场中的一些年轻女子看着我的目光里却闪闪光。

    尤其是雪月庵的叶怜心,对于我的这番话好像非常认同一样,一边用闪闪亮的眼眸看着我,一边在那里连连的暗暗点头。

    而秦楚楚脸上却留下了两行泪水,低着头在那里用只有她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呢喃着道:“只要你将来不恨我,只要能陪伴在你的身边,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当然,秦楚楚所说的话我并没有听到,而崔鸿基在愣了片刻之后,就没有在秦楚楚的问题上跟我纠结。

    因为在崔鸿基看来,只要他打败了我,在洞天福地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里,秦楚楚又怎么可能会和一个失败者在一起?

    到时候以他昆仑派未来掌教,天道门三家十派年轻一代第一高手的的身份,秦楚楚有什么理由不做他的女人?

    一念至此,崔鸿基杀气腾腾的对我说道:“如果你输给了我,那你必须把你在马家庄得到的那面武王令牌交给我!还有你身上的二十八颗阴阳果,全都都得交出来!”

    “不然的话,你只有死路一条!”

    听到崔鸿基这话,整个拍卖场中顿时就沸腾了。

    拍卖场中的绝大多数人,看着我的目光就好像饿狼盯着绵羊,苍蝇盯着腊肉一样。

    一颗阴阳果就拍出了三十个黑色红尘币的天价,而我的身上却有二十颗阴阳果。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二十八颗阴阳果,就很有可能造就二十八个天阶高手。

    无论是任何一个门派或者家族,只要得到了我身上的二十八颗阴阳果,足以让门派或者家族的实力往上提升一大截。

    这二十八颗阴阳果,恐怕对于天道门三家十派的顶级人物来说,都有着相当大的诱惑力。

    不过好在幽冥城有限制,天道门三家十派的顶级人物是不能踏入幽冥城半步的。

    不然的话,不要说就凭着我身上的这二十八颗阴阳果了,仅凭着我偷偷闯进了洞天福地,已经我在马家庄对姚家的人所做下的事情,恐怕天道门三家十派早就派了一大批人来抓我了。

    而面对着杀气腾腾的崔鸿基,我却一脸淡然的说道:“我输给了你就要把我身上的武王令牌交出来,还有我身上的阴阳果,那如果你输了呢?”

    听到我这话,崔鸿基先是来了一个仰天狂笑,然后一脸自信的对我说道:“只要我突破了仙凡之隔,能够调用天地之力,你觉的我会输给你吗?”

    我依然一脸淡然的说道:“凡事没有绝对,你觉的你不可能输给我,但我却觉的你输给我很正常!”

    说到这里,我就没有再跟崔鸿基废话,直接把我的条件提了出来。

    只见我对崔鸿基大声的说道:“为了公平起见,不如就让锦瑟小姐来做个见证,如果我输给了你,就把我的武王令牌给你,但如果你输给了我,你要给我一面武王令牌!”

    “如果你做不到这一点,那请恕我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玩!”

    随着我这话一说出口,锦瑟就笑吟吟的对着崔鸿基说道:“崔公子,如果说三天之后你不能突破仙凡之隔,那你们两个之间就不用打了!”

    “但如果说你能够突破仙凡之隔,你不会认为自己会输给姜门主吧?”

    面对着一脸笑容的锦瑟,崔鸿基看上去很不满的说道:“我怎么可能会突破不了?我怎可能会输给他?”

    崔鸿基这话一出口,锦瑟立刻就接着他的话茬说道:“既然这样,那就不如让我来做这个见证!如果姜门主输给了你,我保证让他把马家的武王令牌给你!”

    “但如果你输给了姜门主,那武家的那枚武王令牌,你就得交出来给姜门主了!”

    被锦瑟这样一说,崔鸿基虽然有点儿不大情愿,但他却没得选择,只能无奈的点了点头。

    “好吧,就当我给锦瑟小姐你面子了!”

    答应了锦瑟一声之后,崔鸿基急着服用阴阳果,急急忙忙的离开了红尘拍卖场。

    这一次拍卖,我和秦楚楚算是赚了个盆满钵满,因为剩了不少的黑色红尘币,我就打算找锦瑟兑换成一些对我来说有用的东西。

    而就在我正打算跟锦瑟说这事之时,雪月庵的叶怜心却快步走到了我的面前。

    “姜门主,我想用一样东西换你的阴阳果,不知道您愿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