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九章 昆仑五杰
    虽然锦瑟是一名鬼中至尊,但她毕竟是一个女人。

    而绝大多数的女人都是感性的,在面对着男女之间的感情问题之时,都不希望看到悲剧生。

    然而此时此刻,在她的面前就上演着一出悲剧!

    锦瑟可是很清楚的知道,随着我和秦楚楚的鲜血浇注到彼岸花的根部,被彼岸花所吸收了之后,彼和岸这两位远古之时的大能者的诅咒,就已经动。

    这个诅咒一旦动,我和秦楚楚这一对相互深爱着的恋人将永生永世都不能在一起!

    而且锦瑟还没有说出更为残酷的一点!

    那就是一旦这个诅咒动之后,被诅咒的这一对男女之中,男方对女方的爱将会渐渐地变少,直到最后一丝一毫都没有。

    而女方对男方的爱却不仅不会减少,还会与日俱增,一天比一天更加爱!

    爱到最后,会为之着魔,为之狂!

    一个忘记了曾经的爱情,一个为爱而疯狂!

    这就好比阴阳两极一样,又怎么可能会在一起?

    在这种情况之下,被彼岸花诅咒的女的一方,其实才是最可怜的!

    而秦楚楚,立刻就要受到这种诅咒!

    就在锦瑟的脑海之中闪现了这些念头,露出了一脸的不忍之色之时,我和秦楚楚已经把那一大簇彼岸花从地里面拔了出来。

    而就在这一大簇彼岸花被拔出的那一刻,一股让我们两个的灵魂都感觉到震撼的力量顺着我们两个所接触到的彼岸花进入了我们两个的身体。

    但在转瞬之间,这股力量就消失在了我们两个的身体之中,好像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

    很显然,这股力量就是彼和岸那两个远古之时的大能者所留下来的诅咒之力。

    但这股诅咒之力对我们两个的命运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目前的我们两个却不得而知。

    不过在这股力量进入了我们两个的身体之后,也不知道为什么,当我往秦楚楚看去之时,我现她在我的眼里,好像和以前有些不大一样了!

    尤其此时此刻,看着我们两个手中托着的一大簇嫣红如血的彼岸花,秦楚楚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脸的震惊之色!

    从秦楚楚脸上的表情来看,她好像无法接受我们两个竟然成功的摘取了彼岸花一样!

    难道秦楚楚她认为我不爱她,爱的是陈婉秋,所以才无法成功的摘取彼岸花吗?

    或者说秦楚楚她认为她并不爱我,她答应我帮我摘取彼岸花,仅仅是为了取得我的信任,意图达到其他的目的呢?

    但秦楚楚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她可能在不知不觉之中已经爱上了我!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在现我们两个成功的摘取了彼岸花之后,她的脸上才会露出了一脸的震惊之色!

    但究竟是她认为我不爱她,还是她认为她不爱我,我却很难做出判断!

    而就在我看着一脸震惊之色愣在那里的秦楚楚之时,锦瑟一边叹着气,一边缓步走了过来,走到了我们两个的身前。

    “这彼岸花我拿三株走,剩下的你们留着吧!”

    说着话的同时,锦瑟从我和秦楚楚的手中拿走了三株彼岸花,收进了她的纳戒之中。

    而受到锦瑟影响,我和秦楚楚终于反应了过来。

    “姜一,我们竟然摘到彼岸花了?”

    跟我说这话之时秦楚楚的眼神里依然带着一抹吃惊之色,但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感觉秦楚楚这会儿看着我的眼神好像和以前有些不大一样了。

    以前她看着我的眼神里虽然充满着柔情蜜意,但或许是因为心里面有阴影,我总是认为秦楚楚她很有可能还是在演戏!

    她的眼神是假的,她脸上的表情也是假的!

    她帮我,她跟随我一起,肯定有她的目的,或者说他们秦家的目的!

    然而此时此刻,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现秦楚楚看着我的眼神和以往所有看着我的眼神不大一样!

    但具体不大一样在那里,我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就这样,在和秦楚楚相顾对视了片刻之后,我一脸木然的回应着她道:“是啊!我们是摘到彼岸花了!”

    秦楚楚是一个比较冷静和沉着的人,这会儿见我们两个已经成功的摘取到了彼岸花,她在和我对视了片刻之后,就含情脉脉的看着我道:“那你还不赶快把彼岸花收起来?”

    听到秦楚楚这话,我这才反应了过来。

    点了一下我们两个所摘取到的彼岸花的数量之后,我竟然有些奇怪的现,彼岸花的数量竟然和阴阳果的一样,除去锦瑟拿走的那三株,我手中还剩下二十八株。

    看来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早就注定了的!

    如果说彼岸花的诅咒真的会应验的话,那我和秦楚楚真的将永生永世都没有机会在一起吗?

    难道我和秦楚楚受到彼岸花的诅咒,我们两个将永生永世都不会在一起,这也是冥冥之中早就注定的吗?

    就在脑海之中闪现了无数个念头,有一种心如刀绞的感觉油然而生的同时,我把那二十八株彼岸花收进了我的纳戒之中。

    接下来我们四个人又一次穿越了幽冥森林,然后返回了幽冥城。

    而在穿越幽冥森林和返回幽冥城的过程之中,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真的,我总是感觉在这几天的时间之内,秦楚楚看着我的目光一天变的和一天有点儿不大一样了。

    如果说以前她看着我的目光里柔情似水的话,从幽冥森林之中出来,返回到了幽冥城之后,秦楚楚看着我的目光里,好像有火焰在闪烁一样。

    但让我有点儿无法理解的是,秦楚楚越是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我对陈婉秋的思念却与日俱增。

    有时候面对着秦楚楚那炙热的目光之时,我却会故意把头低下去,或者说把头转向另外一方。

    而且在这同时,我的脑海之中就会自然而然的浮现出陈婉秋的身影。

    我和陈婉秋所生的一幕幕,经常会自动在我的脑海之中重演。

    但我和秦楚楚之间所经历的一幕幕,我却好像淡忘了一样。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急于搜集到黄泉水,凑齐炼制造化仙丹的所有材料,救活陈婉秋。

    然而,锦瑟却告诉我,说黄泉水只有在红尘拍卖场中偶尔会出现,但这需要一点时间去等待。

    如果说正好红尘拍卖场中有黄泉水拍卖,那她一定会通知我,到时候我去红尘拍卖场参与拍卖把黄泉水拍下来就可以了。

    但黄泉水这东西现在也算是奇货可居,我究竟需要等多长时间,才能等到有人拿黄泉水出来拍卖,就连锦瑟都无法肯定。

    用锦瑟的话说,或许三五天,或许三五个月,或许三五年,甚至三五十年都有这个可能!

    不过因为我帮锦瑟摘取到了阴阳果和彼岸花这两样珍贵无比的东西,我和秦楚楚还有宋昊芮在红尘客栈的一切消费,锦瑟直接给我们免了。

    那怕是我们三个在红尘客栈的天字号房间里连吃带喝的住上几十年,红尘客栈也不会收我们三个一分钱。

    而在这种情况之下,除了在红尘客栈之中等待锦瑟给我消息之外,我没有了其他的选择。

    就这样,我我和秦楚楚还有宋昊芮三个人在红尘客栈之中住了下来。

    本来宋昊芮打算返回他的家乡宋家庄的,但我却告诉他,说他只要跟着我,迟早会突破仙凡之隔,成为天阶仙一级的存在,而且我还能帮他实现他们宋家列祖列宗的愿望,进入到武王洞天之中。

    宋昊芮本来就对我一见如故,把我当成了他最信任的人,见我拍着胸脯向他做出了保证之后,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而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的时间之中,秦楚楚和宋昊芮也还罢了,他们两个表现的非常淡定,每天除了在幽冥城之中闲逛以外,把绝大部分的时间全部都用在了修炼和提升实力方面。

    但我在这段时间之内却心急如焚,只恨不得锦瑟那边立马就有消息传过来。

    要知道我和秦楚楚进入洞天福地已经有差不多一个半月的时间了,也不知道洞天福地外面生了什么事情?

    在我不在的情况之下,天道门会对天机门进行打压吗?

    天机门能够正常运转吗?

    还有,每天我会很多时间去想陈婉秋,只要一想到陈婉秋躺在那冰冷无比的万年寒玉棺之中,我就有一种万箭穿心的感觉!

    这样的日子我连一天都不想再等下去,如果说让我等个几年或者几十年,那恐怕黄泉水没有拿到,我整个人已经崩溃了!

    而这一天,就在我坐在红尘客栈的大堂,眼巴巴的等着锦瑟给我消息之时,让我望眼欲穿的锦瑟并没有出现,却等来了六个身穿着锦衣华服,一脸傲气的青年男子。

    这六个人之中有两个我认识,其他的四个人我从来都没有见过。

    而这六个人之中我所认识的两个,就是被我从红尘客栈丢出去的昆仑双雄。

    这会儿的昆仑双雄在这四个人的面前表现的看上去有些谄媚,跟他们说话之时点头哈腰的,带着一脸的恭敬。

    但在进入红尘客栈看到我的这一刻,昆仑双雄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

    只见崔皓胤崔公子一脸激动的对着我说道:“小子,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不功夫啊!我们兄弟几个正在找你,没想到你竟然还住在红尘客栈!”

    叫郁翔名的郁公子看了一眼和他一起来的四个人之后,竟然无比嚣张的说道:“小子,你今天要是不把我们的阴阳果还给我们,那我们哥几个保证会把你的屎都打出来!”

    听到崔公子和郁公子所说的话之后,我就打量了一下和他们两个一起来的四个年轻人。

    虽然我在昆仑双雄的面前从来都没有展现出我天阶神相的实力,但我能把昆仑双雄从红尘客栈丢出去,他们对我的实力自然是略知一二。

    而这会儿的昆仑双雄表现的这么嚣张,肯定和他们一起来的这四个人有关。

    估计在昆仑双雄看来,以他们六个人的实力绝对可以完虐了我!

    甚至就算是加上宋昊芮和秦楚楚,他们六个人也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而就在我正打量着这四个身穿着锦衣的年轻人之时,这四个之中的一名穿着一身绿色锦衣的年轻男子一脸傲慢的对我说道:“如果你听过我们昆仑五杰的名声,那就乖乖的把你身上所有的阴阳果全部都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