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七章 诅咒之花
    对于锦瑟所说的昆仑派的那位绝世妖孽我是有一点了解的。

    据说那名叫崔鸿基的绝世妖孽,能在地阶巅峰的时候就靠着昆仑派的掌教给他赐下的法宝打败过一名天阶高手。

    不过即便是这样,对那名绝世妖孽我却并不怎么在意。

    我这会儿最关心的,是如何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找到炼制造化仙丹的其他两样材料。

    之前锦瑟说起黄泉水之时,说在幽冥城的拍卖场之中有可能会拍到,但对于轮回草,锦瑟却并没有具体的说过。

    这会儿我已经拥有了二十八颗阴阳果,自然是急于想知道轮回草的下落?

    所以,在昆仑双雄和高天鹤三个人离开之后,我就问着锦瑟道:“锦瑟小姐,你上次告诉过我,说你知道轮回草在那里,你能带我去吗?”

    听到我这话,锦瑟却往秦楚楚看了一眼,然后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

    沉默了片刻之后,锦瑟这才说道:“其实轮回草和黄泉水在同一个地方,全都在幽冥森林东北方的尽头!”

    听到锦瑟这话一出口,我激动的连身体都在颤抖,只恨不得现在就赶往幽冥森林东北方的尽头。

    这时锦瑟继续说道:“早在几百年以前,那段黄泉之流就已经干涸了,所以黄泉水肯定是没有了!”

    “不过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倒是存下了不少黄泉水,经常会拿到我们红尘拍卖场来拍卖,如果你运气好的话,说不定能够碰到!”

    听到这里,我就有些紧张的问着锦瑟道:“那轮回草呢?黄泉水都干涸了几百年了,轮回草是不是会枯萎啊?”

    锦瑟闻言摇了摇头,然后说道:“轮回草虽然长在黄泉河畔,但和黄泉没有任何关系!黄泉干涸,并不会让轮回草枯萎!”

    听锦瑟这样一说,我就长出了一口气。

    既然轮回草不会枯萎,那就说明轮回草是存在的。

    说不定和阴阳果树一样,有什么级厉害的人物或者猛兽在守护着轮回草,不让人去摘取。

    但仔细想想,既然轮回草被称之为草,那肯定是大量生长的,这得有多厉害的人守护,才让轮回草很难摘取呢?

    从锦瑟之前所说的话,和她现如今脸上的表情来看,我感觉摘取轮回草的难度绝对不会比阴阳果差!

    想到这里,我就问着锦瑟道:“锦瑟小姐,是不是和阴阳果一样,轮回草也有人守护?”

    然而锦瑟却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道:“轮回草之所以难摘取,并不是因为有人守护,而是因为摘取轮回草的条件太过于苛刻了!”

    “一旦达不到摘取轮回草的条件,在从地里摘下轮回草的那一刻,轮回草就会立刻枯萎!”

    锦瑟这话一出口,让我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接下来我一脸紧张的问着锦瑟道:“锦瑟小姐,摘取轮回草需要什么条件呢?”

    面对着一脸紧张,额头上都在冒汗的我,锦瑟却并没有具体的说出摘取轮回草的条件,而是话锋一转,反问起了我。

    “姜门主,轮回草还有另外一个名字你知道吗?”锦瑟问着我道。

    听到锦瑟这话,我顿时就愣在了那里,因为我并不知道轮回草的另外一个名字。

    而就在这时,秦楚楚却往前走了两步,走到了我的身旁。

    接下来秦楚楚说着道:“锦瑟姐姐,轮回草的另外一个名字,是不是叫彼岸花?”

    听到秦楚楚的回答,锦瑟轻轻地点了点头道:“楚楚妹子,你说对了,轮回草其实就是彼岸花!”

    说出了这话之后,锦瑟脸上的表情就显的有些惆怅,甚至不仅锦瑟,就连秦楚楚脸上的表情同样如此。

    这就让我感到有些凌乱了,因为我不知道这彼岸花的名字究竟代表着什么意义?

    而这时,锦瑟问着秦楚楚道:“楚楚妹子既然知道轮回草就是彼岸花,那你应该听说过彼岸花的故事吧?”

    秦楚楚闻言轻轻地点了点头道:“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这是一个很悲伤的故事!”

    锦瑟和秦楚楚这两个女人一问一答,我在那里听的云里雾里的。

    难道这彼岸花的故事和摘取轮回草有什么牵连呢?

    而就在我正这样想着之时,锦瑟对秦楚楚说道:“既然你知道彼岸花的故事,是你讲呢?还是我讲?”

    秦楚楚叹了一口气道:“这个故事太悲伤了,锦瑟姐姐,还是你讲吧!”

    见秦楚楚不愿意讲,锦瑟就给我讲起了彼岸花的故事。

    相传在远古之时,有一男一女两个大能者,男的叫彼女的叫岸。

    这两个人是一对情侣,他们心心相惜,互相倾慕,可以说是爱的死去活来。

    然而,就在他们两个人正打算结合,幸福快乐的过一辈子之时,彼因为一时不慎铸下了大错,受到了天庭的惩罚。

    天庭规定彼永远都不能和岸相见,他只能一个人孤独终老。

    如果彼再一次违反了天条,偷偷的去和岸相见,那天庭将对他们两个同时降下惩罚。

    为了自己深爱着的人免受责罚,彼躲到了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

    然而,正所谓心有灵犀一点通,深爱着彼的岸,凭着她的执着,和她对彼身上的那股气息的感应,最终历经千辛万苦找到了彼。

    而且在找到了彼之后,岸痛哭着告诉彼,说即便是承受天庭的惩罚,她也要跟他在一起,永远都不会分开。

    天庭对彼这个罪人的监控是无所不在的。

    站在天庭的角度,彼和岸无视天庭的存在,私自结合在一起,这种行为是不可原谅和饶恕的。

    于是在彼和岸拥抱在一起的那一刻,天庭降下了惩罚,给他们两个下了一个狠毒无比的诅咒。

    既然他们两个不顾天条私自结合,就让他们变成一株花的花朵和叶子。

    彼是化成了花朵,岸化成了叶子。

    然而由彼和岸所化的彼岸花却非常奇特,有花的时候不见叶子,有叶的时候不会开花!

    生生世世,花叶两相错。

    说的残忍一点儿,这一对有情人在变成了彼岸花之后,永生永世都无法相见!

    女人都是感性的,就算锦瑟是一名鬼中至尊,在说起这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之时,脸上都一脸的黯然。

    秦楚楚更是好像受到了触动一样,眼神里充满着无尽的柔情和爱恋,死死的盯在了我的身上。

    听完了这个故事,我虽然有点儿感慨,但却并不明白锦瑟她为什么要讲这个故事出来的目的?

    于是我问着锦瑟道:“锦瑟小姐,你说的有关彼岸花的故事,和摘取彼岸花的条件有关吗?”

    锦瑟点了点头说道:“姜门主你有所不知,这彼岸花是因为受到了天庭的诅咒所化的诅咒之花,所以天生就带着诅咒之力!”

    “因为他们两个相互深爱着男女永生永世都不能在一起,所以彼岸花就诅咒天底下所有深爱着的男男女女也和他们一样,永生永世都不能在一起!”

    听锦瑟说到这里,秦楚楚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大自然,但我却听的稀里糊涂的。

    彼岸花不过是一种花,或者说一种草而已,怎么能诅咒天底下互相深爱着的所有男男女女和他们一样,永生永世都不能在一起?

    这听起来简直有点扯淡!

    这天底下互相深爱着的男男女女何其的多,又岂能是彼岸花所能诅咒的了的?

    一念至此,我就对锦瑟说道:“锦瑟小姐,你还是直接告诉我摘取轮回草的条件吧!”

    随着我这话说出口,锦瑟却并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把目光投向了秦楚楚,在秦楚楚的身上打量了许久许久。

    而面对着锦瑟那能够穿透她内心一样的目光,秦楚楚看上去有些尴尬和紧张,甚至都不敢直视锦瑟的双眼。

    就这样在沉默了许久之后,锦瑟重新往我看来,给我说出了摘取轮回草的条件。

    只见锦瑟一脸凝重的对我说道:“姜门主,因为轮回草是一对互相深爱着的恋人所化,所以摘取轮回草的人必须是两个人,而且这两个人必须同样是一对互相深爱着的恋人!”

    听到锦瑟这样一说,我就情不自禁的往秦楚楚看去,只看见秦楚楚同样也往我看来。

    如果说摘取轮回草是这个条件的话,那我和秦楚楚能够达到吗?

    我深爱着秦楚楚,一直都对她无法忘怀,她在我的心里面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这一点我能够肯定。

    但秦楚楚她爱我吗?

    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能够算作是恋人吗?

    可如果秦楚楚她不爱我,她和我之间的关系不是恋人关系,那我们两个就无法摘取轮回草!

    摘取不到轮回草,就无法救活陈婉秋!

    可如果秦楚楚和我之间的关系是恋人,那我和陈婉秋的关系又算什么呢?

    想到这些,我把我自己都绕晕了!

    这个问题简直就和到底是鸡生蛋还是蛋生鸡一样难解!

    而就在我正一脸凌乱的胡思乱想着之时,只听见锦瑟继续说道:“在摘取轮回草之前,要先用一对男女的鲜血去浇注到轮回草的根部!”

    “如果这对男女确实是相互深爱着的,而且是恋人关系,那轮回草就会吸收了这对男女的鲜血!”

    “等到鲜血吸收完毕之后,就可以把轮回草从泥土之中拔出来!”

    “这样拔出来的轮回草,不会立刻枯萎,可以长期保存!”

    “但如果是一对并不相爱的男女,用鲜血浇注,轮回草根本就不会吸收,就算是拔了出来,也会立刻枯萎!”

    说到这里,锦瑟的目光从我的身上扫过,最后停留在了秦楚楚的身上。

    顿了一顿之后,锦瑟一字一顿的说道:“因为彼岸花有诅咒之力,所以当一对相互深爱着的男女的鲜血浇注到彼岸花的根部之后,这两个人就会受到彼岸花的诅咒!”

    “他们的下场,将会和远古之时的那两位大能者彼和岸一样,永生永世都不会在一起!”

    “在过去的几千年之中,这个诅咒已经验证过无数次了!每一次都会应验!”

    “所以阴阳果还有人去摘取,轮回草根本就没有人愿意摘取!”

    随着锦瑟的话音一落,秦楚楚的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一下子变的煞白煞白。

    我只感觉一个头有两个那么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