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六百五十五章 父子相聚
    听王佑波讲完了他们父子两个的故事,我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陷入了沉默之中。

    而王佑波以为我帮不了他,但在往我的脸上看了一眼,现我受到了他的影响,面部的表情比较悲伤和凝重之后,就没打算跟我计较。

    “如果你帮不了我的话,那就走吧!”

    挥了挥手之后,王佑波对我说道。

    但我却看着王佑波那双只有眼白的眼睛,一脸认真的对他说道:“王前辈,令郎的生辰八字你还记得吗?”

    听到我这话,王佑波的那双只有眼白的眼睛里面顿时就闪烁出了两道耀眼的光芒,死死的盯在了我的身上。

    而在这同时,锦瑟的双眼之中也精光闪闪,死死的盯着我的背影。

    不过昆仑双雄和高天鹤的目光里却流露出了明显的鄙视之色看着我,因为在他们看来,我跟王佑波要他儿子的生辰八字,无非是想用招魂术招魂而已。

    但王佑波的儿子都已经死了几千年了,怎么可能会招来他的阴魂?

    如果仅仅凭借着王佑波儿子的生辰八字就能招来他的魂的话,那在过去的这一千多年之中,就不会有人连一次都没有成功摘取到阴阳果树上面的阴阳果了。

    秦楚楚对我可是非常的了解,如果说锦瑟仅仅是对我抱了一线希望的话,这会儿的秦楚楚已经完全能够肯定,这阴阳果树上的阴阳果,我肯定能够全部都摘走。

    只有宋昊芮一脸凌乱的站在那里,先往昆仑双雄的脸上看看,后往看看锦瑟和秦楚楚,最终还是把目光投注在了我的身上。

    而这时,王佑波竟然从地上站了起来,面对面的和我相顾对视。

    在和我相顾对视了片刻之后,王佑波一字一顿的说道:“我儿子是我最重要的人,那怕是他已经死了三千一百二十二年两百零四天,他的生辰八字,我还是记的清清楚楚!”

    听到王佑波这话,我说道:“那麻烦王前辈把令郎的生辰八字告诉我!”

    接下来王佑波就把他儿子王强的生辰八字告诉了我,不过在说出了他儿子的生辰八字之后,王佑波一脸狰狞的对我说道:“你不要指望能骗到我!如果你不能让我见到我儿子,那我一定会杀了你!”

    对于王佑波的心情我自然是能够理解,所以对于他的威胁和恐吓我并没有理会。

    在得到了王佑波儿子的生辰八字之后,我就咬破了我的中指,用我的中指血在虚空之中写下了一个生辰八字,然后默念起了一个名字。

    原来在我的相师等阶提升到天阶成为了神相之后,使用招魂术的时候,我就不需要用请神香,引魂灯和公鸡血这些东西了。

    我只需要用我的中指血虚空写下我要招魂的这个人的生辰八字,用我那天阶神相的念力去牵引就可以了。

    而这会儿我用中指血虚空写下的名字并不是王佑波的儿子王强的,而是地府十殿阎君之中的轮转王的。

    我口中所默念的名字,也是轮转王的名字。

    “薛千秋!”

    “薛千秋!”

    “薛千秋!”

    地府十殿阎君,生前全都是上品金仙那个级别的存在,在死了之后被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敕封成了阴曹地府的鬼神。

    而在有了神位之后,他们生前的实力就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恢复。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地府十殿阎君每一个都是鬼中至尊之中顶级的存在。

    对于轮转王这个九品鬼中至尊来说,穿越阴阳两界之间的屏障,来到洞天福地我的面前,并不是什么太过于难做到的事情。

    所以,当我默念了三遍轮转王的名字之后,天空之中突然乌云密布,阵阵阴风从四面八方刮起。

    感受到了轮转王那滔天的威压,无论是锦瑟还是王佑波,这两个鬼中至尊的脸色全都变了。

    昆仑双雄和高天鹤更是一脸震惊的看着我,在他们的眼中我显的更加高深莫测了!

    不就是招个魂吗?为什么我会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

    而就在这帮人一脸震惊的看着我之时,突然间有一顶黑色的轿子从远处飘然而至。

    这顶轿子由五个青面獠牙的恶鬼抬着,而这五个恶鬼竟然全部都是鬼中至尊。

    看到这八个抬轿子的鬼中至尊,锦瑟和王佑波两个面部的表情一下子就变了。

    要知道就算是幽冥城的城主,也无法做到让五个鬼中至尊给他抬轿子。

    我招来的这人到底是谁?

    而就在锦瑟和王佑波以及昆仑双雄这些人的脑海之中产生了这个念头之时,那顶黑色轿子已经停在了我们头顶的正上方。

    轮转王那充满了威严的声音,已经从轿子里面传了出来。

    “姜家小子,你把本王招来有又有什么事啊?”

    因为轮转王早就说过,我们姜家人不用在他面前跪拜,所以当面对着轮转王之时,我仅仅只需要双手抱拳毕恭毕敬的行个礼就可以了。

    “轮转王陛下,这次请您前来,是想让您老人家帮忙查找一个人的下落!”

    本来感受着轮转王那无形之中释放出来的滔天威压,昆仑双雄和锦瑟他们就有一种跪到地上的冲动。

    而这会儿听到我一口道破了轮转王的身份,无论是锦瑟还是昆仑双雄,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都跪在了地上。

    就连王佑波都不例外,他一脸激动的跪在了地上,抬起头看着悬浮在半空之中的黑色轿子。

    要知道轮转王专门负责轮回转世,每一个死后的阴魂轮回转世,轮转王他老人家都有记录在案。

    所以就算是王佑波的儿子无论轮回转世了多少次,轮转王都能找到他的下落。

    作为鬼中至尊级别的存在,对于阴曹地府十殿阎君中的轮转王,王佑波肯定有一定的了解。

    这会儿我把轮转王给招来了,就代表着真有可能找到他儿子的下落!

    在这种情况之下,王佑波又岂能不激动?

    这时轮转王说道:“就知道你小子找我没什么好事,把你要查的人的生辰八字报给我吧!”

    接下来我就把王佑波儿子的生辰八字报给了轮转王。

    而在听到我报出的生辰八字之后,黑色轿子中的轮转王陷入了沉默之中。

    等了大概有半个小时之后,轿子中的轮转王给我说了另外的生辰八字,而且还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

    “这是王强轮回转世了七十五次之后的生辰八字和名字,正好他刚死没多久,你把他招来吧!”

    听到轮转王这话,我就又一次咬破了中指,虚空写下了轮转王告诉我的这个人的生辰八字。

    接下来我就开始默念起了这个人的名字。

    “李鋆潇!”

    “李鋆潇!”

    “李鋆潇!”

    在我默念了三遍这个名字之后,随着我们姜家人的血脉之力牵引,李鋆潇的阴魂竟然穿越了阴阳两界,突破了洞天福地的封印出现在了我们这帮人的面前。

    根据他所凝聚出来的鬼体来看,李鋆潇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者,穿着一身灰色西装,死的时候应该是寿终正寝正常死亡的。

    这会儿被我用招魂术招了过来,看着我们一帮穿着古代服装的人,李鋆潇只感觉自己像穿越了一样,脸上一脸的凌乱!

    “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因为才死了不久,李鋆潇不能说人话,只能说鬼语,但对于锦瑟和王佑波这两个鬼中至尊来说听懂鬼语并不是什么问题。

    不过当面对着他儿子轮回转世了七十五次之后的转世之身时,王佑波脸上的表情显的有些复杂,好像有点儿无法接受一样。

    轮回转世了七十五次,李鋆潇的身上根本就没有一丝一毫他儿子王强的样子。

    而就在这时,黑色轿子之中传来了轮转王那充满着威严的声音。

    “所谓万恶淫为,百善孝为先,王强在十五岁之龄就能肩负起奉养父亲的责任,悉心照顾瘫痪眼瞎的父亲,此孝举足以感天动地,所以王强转世了七十五次,全部都投生于大富大贵之家!每一世都得善终!”

    “如今你们父子两个虽然能够相见,但却相见并不相识!”

    “本王念你们两个的父子之情足以感天动地,索性就帮你们一把!”

    轮转王的话音刚落,我们所有人就看见从黑色轿子里面伸出了一只手。

    这只手如同羊脂玉一般洁白无瑕,看上去像个女人的手一样。

    而就在这只手往李鋆潇的身上指了一指之后,就好像放电影一样,李鋆潇的样子还是穿着打扮,一次又一次的生起了变化。

    只见李鋆潇一会儿变成了一个解放前的人物,一会儿变成了一个留着鞭子穿着马褂的清朝人的样子

    转眼之间,李鋆潇的样子变了好几十次,最终当画面定格之时,李鋆潇变成了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年轻人的样子。

    而这个年轻人的身上满是鲜血,脖子部位有一个明显的被野兽的牙齿咬破的伤口。

    这个样子,应该是王佑波的儿子王强临死之前的样子!

    而此时此刻的李鋆潇不仅变成了王强临死前的样子,就连记忆也恢复成了王强的记忆。

    看着正站在他眼前的王佑波,王强的鬼体都在颤抖。

    这是他曾经相依为命的父亲,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

    而对于王佑波而言,虽然他的儿子已经死去了几千年,但他儿子在他心目之中的形象却从来都没有生过任何改变。

    虽然王强的样子生了一些变化,但王佑波却一眼就认出了他的儿子。

    “强儿,强儿,我的孩子!”

    一脸激动的说着话的同时,王佑波伸出了他的双手。

    “爹!爹!”

    同样激动的叫了两声爹之后,王强扑到了王佑波的怀里,紧紧的抱住了他的父亲。

    而就在这父子两个拥抱在一起之时,黑色轿子之中又传来了轮转王的声音。

    “我给你们父子两个两种选择,看你们选那一种!”

    “第一种,你们父子两个随我去阴曹地府,在本王手下做事,永生永世都不分开!”

    “第二种,我帮你们父子两个重新投胎,让你们在阳间再续父子之缘!不过这父子之缘,只能有一生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