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六百四十一章 令人恐怖的秦楚楚
    在我的印象之中,秦楚楚虽然冷傲,虽然总是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但她却并不是一个嗜杀之人。

    而这会儿的秦楚楚,却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用她手中的两把短剑,杀光了姚公子手下的所有人。

    虽然说这些人跟着姚公子为虎作伥,死有余辜,但眼睁睁的看着秦楚楚亲手杀死了这么多人,我总是感觉到很不舒服。

    甚至我隐隐约约的有些害怕,我觉的秦楚楚杀起人来如此的冷血,她在将来的某一天,会不会用这种方式对待我?

    虽然从目前的表面现象上来看,秦楚楚她好像喜欢上了我,她对我的感情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但站在秦家的角度,为了秦家秘密实行了好几千年的那个计划,秦楚楚恐怕迟早要和我走到对立面的!

    甚至时不时的会有念头从我的脑海之中闪过,我觉的秦楚楚这次带着我进入洞天福地,都是秦家制定好的计划。

    而就在我正胡思乱想着之时,姚公子被秦楚楚的一番行为给吓的彻底崩溃了。

    “秦爷爷,秦祖宗,只要你不杀我,让我干什么都行啊!”

    “姜大哥,救命啊!我把纳戒都给你了,你不能让他杀了我!”

    看着秦楚楚一脸杀气的拎着两把短剑把目光投向了他,被吓得惊慌失措的姚公子只能语无伦次的向我求援了。

    本来我的打算是杀掉姚公子让他为自己所做的事情承担责任,放掉几个为恶不多的他的手下。

    但这会儿秦楚楚却杀光了姚公子的手下,如果再把姚公子给杀了,那姚家肯定会找马庄主的麻烦。

    仅凭着马庄主的一面之词,姚家肯定不会相信,为了给姚公子和姚家的人报仇,恐怕整个马家庄的人都会受连累。

    想到这里,我就对秦楚楚摆了摆手道:“他所做的事情虽然百死难赎其罪,但如果你杀了他,马庄主这边可能会受连累!”

    听到我这话,秦楚楚看了一眼正拿着一把大刀怒视着马喆的马庄主,然后对我说道:“我本来就没有打算杀了他!只不过他必须为他所犯下的罪承担责任!”

    不杀掉姚公子,却要姚公子为他所犯下的罪孽承担责任,我有点儿搞不懂秦楚楚这女人她想用什么样的手段对付姚公子了?

    既然这样,我索性把姚公子交给秦楚楚处理得了,这样一来就算是秦楚楚杀了他,我也不会欠下他什么因果。

    而这时秦楚楚一脸冷酷的对姚公子说道:“想让我放过你?那你当初有没有想过让那五个畜生放过马家庄的那些可怜的女人呢?”

    说着话的同时,随着秦楚楚手中的双剑刷刷的挥动,姚公子的双臂和大腿的经脉全部都被秦楚楚的剑所挑断。

    “啊!”

    姚公子穿着的锦衣一下子就被鲜血染红,出了凄惨至极的叫声。

    其实姚公子本来想反抗的,但我却调用了天地之力,让姚公子失去了反抗能力,任由秦楚楚的双剑在他的身上纵横驰骋。

    本来我以为秦楚楚挑断了姚公子四肢的经脉就算是对他做出了惩罚,但让我没想到的是,姚公子的苦难,这才刚刚开始。

    只见秦楚楚一脸狠厉之色的瞪着姚公子,然后问着他道:“你知道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吗?”

    姚公子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吃过这种大亏,这会儿被秦楚楚挑断了四肢的经脉,正在撕心裂肺的大声嚎叫,我估计这在他看来已经算是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了。

    然而秦楚楚这会儿却提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顿时就让姚公子止住了声音,露出了一脸的茫然之色。

    不过还没有等姚公子做出回答,秦楚楚就瞪着他厉声说道:“这个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生不如死!”

    而随着秦楚楚的这话一出口,只见秦楚楚轻轻的一掌挥出,把她的右手贴在了姚公子的心口上。

    而随着秦楚楚的右手贴到了姚公子的心口上,姚公子的那张挺英俊的脸一下子就变的极度扭曲。

    “吼!吼!”

    此时此刻的姚公子,除了喉咙里偶尔能出两声低吼之外,整个人连动都不能动一下。

    对于秦楚楚而言,他就是一只待宰的羔羊,案板上的鱼肉。

    转眼之间,随着秦楚楚收回了她放在姚公子胸口处的右手,姚公子的脸色变的苍白如纸,双眼涣散无声,像个死人一样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不知道秦楚楚她对姚公子做了什么?但我唯一能够肯定的是,姚公子虽然没死,但他肯定彻彻底底的成了一个废人!

    姚家的这个天骄妖孽级的人物,恐怕今生今世永远都没有机会再成为强者了!

    正如秦楚楚所说,成了一个废人的姚公子,活着比他死了要痛苦的多!

    看到姚公子的这副凄惨至极的场景,让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一句话。

    这句话叫宁可得罪君子,也不要得罪小人,而宁可得罪小人,千万不要得罪女人。

    因为女人是这个世界上最恐怖的动物!

    像秦楚楚这样的女人,一旦得罪了她的下场?

    想到这里,我有点儿不敢往下想了!

    尤其是在想到我竟然把秦楚楚这么恐怖的一个女人给那啥了之后,我不由自主的有一种头皮麻,后背冷的感觉。

    就在这时,秦楚楚对马庄主说道:“马庄主,接下来就需要你好好的照顾一下姚公子了,只要姚公子不死,以后就没有人再到你们马家庄来找麻烦了!”

    马庄主一直关注着姚公子这边的情况,其实他也担心秦楚楚把姚公子给杀了,这会儿听到秦楚楚的话,马庄主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终于放下了心来。

    只要姚公子不死,有人能证明我拿走了武王令牌,那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以后就不会再来找马家庄的麻烦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既然没有了心理负担,就到了马庄主跟马喆算总账的时候了。

    “秦公子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姚公子的!”

    这会儿的秦楚楚和我在马庄主的眼中,就好像那下凡的天神一样,简直就是至高无上的存在。

    所以在一脸恭敬和客气的答应了一声秦楚楚之后,马庄主这才拎着手中的大刀把充满着杀意的目光投向了马喆。

    而此时此刻的马喆,早已经被吓破了苦胆,甚至连裤子都被吓的尿湿了。

    但因为之前秦楚楚的那一脚让他失去了行动力的缘故,他只能半躺在地上,一脸惊悚的看着马庄主。

    “庄主,大伯,我一时鬼迷心窍才做出了那种事情!求求您老人家原谅我啊!”

    人最恨的莫过于背叛,尤其是被自己最亲近的人背叛。

    马庄主之前对马喆投入了多少的感情,他这会儿对马喆就有多恨!

    尤其是想到他女儿马碧莲被五通妖那五个畜生给欺凌之时,马庄主只恨不得把马喆碎尸万段!

    “我原谅你,我女儿马碧莲会原谅你吗?”

    “整个马家庄被糟蹋的那些女人会原谅你吗?”

    “我要是不杀你这个畜生,我马东朋誓不为人!”

    随着话音一落,马庄主一刀劈了下去

    而这时我和秦楚楚已经转身离开,从马庄主的家宅之中走了出去。

    而从马庄主的家宅之中走了出来,在往镇子上走的过程之中,秦楚楚一直都用她那双灵动而迷人的双眸看着我,好像有什么话要跟我说一样。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总是在刻意回避着秦楚楚的眼神。

    终于,见我一直都对她不理不睬之后,秦楚楚看上去有些气愤的跺了跺脚。

    “姜一,你是不是认为我心狠手辣?你是不是不喜欢这样的我?”

    “但你可知道,我之所以这样做,都是为了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