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六百四十章 心狠手辣
    我们所处的宇宙空间是怎么形成的?

    在我们所处的宇宙之外是否还有宇宙?

    在我们所处的这方天地之外,还有没有更为强大的存在?

    所谓的天道,到底代表着什么?

    远古之时的那些大能者,究竟强大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他们是以一种什么样的方式而存在的?

    类似这样的问题,所谓的科学根本就给不出任何答案!

    根据上古之时流传下来的一些道家典籍,以及我们姜家祖传的神相天书中阐述的一些概念,我自己大概做了一个总结。

    而根据我比较肤浅的认识和总结,我们当前所处的这片宇宙空间,主要是由两则所构成的。

    所谓的天道,其实就是这两则的综合体!

    在我看来,这两则就是时间和空间!

    空间无穷无尽,代表着天地宇宙。

    时间从亘古到现在,再到未来,是最无情和最冷漠的。

    修仙者修行的目的无非就是为了掌控空间和时间这两则。

    一旦最终掌控了空间和时间法则,就可以和天地同寿,与天道并存,成为那永远都不死不灭的存在。

    然而,修仙之途可谓是逆天之举,要想成为永远都不死不灭的存在,需要不断的和天道做斗争。

    只有一点一点的掌握和了解空间与时间这两则,才能一步步的被天道所承认。

    就像我在成就天阶神相之位以后,所施展出来的缩地成寸之术,仅仅是对空间法则有了一个肤浅的理解之后才拥有的能力。

    而远古之时的那些大能者,比如上品金仙那个级别的人物,在对空间法则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之后,就能够做到创造出一方空间。

    据说有更加厉害的大能者,不仅能创造出一方空间,甚至连世界都能够创造出来。

    佛家所谓的西方极乐世界,其实就是远古之时佛家的级大能者用他对空间法则的理解所创造出来的一方世界。

    而秦楚楚这会儿所说的纳戒,其实就是上古之时的大能者用其对空间法则的理解,然后运用了一些特殊手段所炼制出来的储藏物品的空间。

    通常情况之下,这种储藏物品的空间,都会被炼制成戒指的形状,取纳须弥于芥子之意,把这种拥有着存储功能的戒指,被称之为纳戒。

    在上古封神大战之前,在那个天仙不如狗,金仙遍地走的年代,纳戒可以说是每一个金仙必须装备的法器之一。

    但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根据秦楚楚所说,姚公子手上戴的这个翠绿色的戒指,竟然是一个可以用来储存东西的纳戒。

    要知道姚公子不过是一个地阶巅峰的蝼蚁而已,但姚家却给他配备了一个上古之时金仙才能装备的纳戒,这就足见姚公子在整个姚家的地位高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不过仔细想想也比较正常,因为连姚战强这个天阶高手都只能给姚公子做保镖,这已经从某一方面说明了姚公子在姚家的地位。

    看来姚家对姚公子这个姚家年轻一代的天骄人物寄予了很大的希望,这才连纳戒这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法器都装备给了姚公子。

    然而秦楚楚对姚家的情况好像了解的比较清楚一样,直接要求姚公子解除他跟纳戒之间的联系,把他的纳戒交出来。

    而对于姚公子来说,就算是他不愿意交出纳戒,在被我或者秦楚楚杀死之后,成为了无主之物的纳戒最终还是会落到我和秦楚楚的手中。

    所以虽然肉疼的要命,但和他的小命儿相比,一个纳戒就不算什么了。

    在像盯着初恋情人一样盯着看了片刻之后,姚公子狠了狠心,咬了咬牙,主动抹去了他用血炼之法留在纳戒上面的印记,然后用双手捧着纳戒,递给了秦楚楚。

    而秦楚楚从姚公子的手中接过了纳戒之后,连看也没看一眼就递给了我。

    “滴一滴你的血在纳戒上面,看看里面有什么好东西没有?”秦楚楚一脸淡然的说道。

    如果不是秦楚楚,我根本就想不到姚公子会带着纳戒这种高端大气上档次的东西,所以我觉的这个纳戒应该归秦楚楚所有。

    于是我摆了摆手对秦楚楚说道:“这个纳戒还是归你吧!”

    而秦楚楚却摇了摇头道:“这东西我已经有一个了,还是给你用吧!”

    听到秦楚楚这话,我就把姚公子的纳戒从她的手中接了过来。

    但在这同时,我却有点儿暗自震惊。

    连纳戒这种高端法器,秦家都给她配备了,看来秦楚楚这个天命之女即便是在洞天福地之中的秦家,都有着相当高的地位。

    而秦楚楚在秦家拥有着这么高的地位,却带着我偷偷的闯进了洞天福地,也不知道会不会对她在秦家的地位造成影响?

    就在胡思乱想着的同时,我咬破中指滴了几滴中指血在姚公子的纳戒上。

    转眼之间,当我的中指血渗透了纳戒之后,随着纳戒上散出了翠绿色的光芒,我立刻就和这枚纳戒有了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在这同时,纳戒里面有多大,姚公子在里面储存了多少东西,我一下子知道的清清楚楚。

    这个纳戒的面积大概有两个平方米左右,放东西的话能放下不少。

    里面除了有一些黄金白银玉石之外,还有一些珍贵药材之类的东西。

    比如什么千年雪莲,万年灵芝,千年人参还有黄精,乌之类的这些东西。

    炼制造化仙丹的时候都有用到这些材料,所以当看到这些东西之时,我不由的暗自窃喜。

    而就在我正一脸笑容的轻点着纳戒里面的东西之时,姚公子把目光投注到了我的身上。

    随后姚公子几乎用请求的语气对我说道:“姜大哥,现在纳戒我已经给了你们了!你能不能把纳戒里面我的身份令牌还给我?放我们一条生路!”

    听到姚公子这话,我就仔细的往纳戒里面看了看,果然在纳戒的角落里现了一个天蓝色的玉质令牌。

    这块令牌上面写着一个古篆体的姚字,而根据这块令牌用的材料,我估计这块令牌在姚家代表着比较高的身份。

    接下来随着我的心念一动,纳戒里姚公子的令牌就出现在了我的手掌心中。

    “你说的是这个吗?”我问着姚公子道。

    姚公子见状连连的点着头,就好像小鸡啄米一样。

    一边连连的点着头,姚公子一边一脸恭敬的说道:“没错,就是这个!姜大哥,只要你把令牌给我,放了我们这帮人,我可以对天誓,这辈子我姚广绝对不会和你为敌!”

    其实姚公子很清楚的知道,这会儿就算是他把纳戒给了我,他们这帮人的生死还控制在我的手中。

    站在姚公子的角度,只有先从我的手中活下来,他将来才有机会报仇!

    修行之人是不能随便誓的,但姚公子为了求得一线生机,那怕是当着我的面下誓言,他都在所不惜。

    而既然把姚公子的纳戒据为己有,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我算是欠了姚公子的因果。

    如果说为了给马家庄的受害者一个交代,让我杀掉姚公子的话,倒是能了结了姚公子和马家庄之间的因果,但这样的话就会让我欠了姚公子的因果。

    所谓吃人嘴软,拿人手短就是这个道理!

    要是早知道这样,我刚才就不应该让纳戒认主,先把姚公子给杀了,然后在抢了他的纳戒,这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刚才真不应该听秦楚楚的话,这么着急的把姚公子的纳戒据为己有。

    而就在我正暗自后悔着之时,只见秦楚楚的面色一寒,在那里厉声说道:“放过你们?那马家庄的那些被五通妖残害的女人们会答应吗?”

    随着这句话一出口,秦楚楚就冲进了跪在地上的姚家的一众人之间。

    顷刻之间,随着剑光闪现,鲜血四溅,除了姚公子之外,姚家的其他人全部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秦楚楚的心狠手辣,简直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

    像这样的秦楚楚,我好像不认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