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九章 纳戒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如果说姚战强这段时间和姚家有一定的接触,在知道有一名姚家的天阶高手被人一拳给打飞了之后,他肯定不会傻乎乎的想着凭借他天阶高手所调动的天地之力就可以抵挡住我的拳头。

    然而倒霉就倒霉在姚战强这段时间根本和姚家之间没有联系,对洞天福地入口处所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所以在我没有调用天地之力的情况之下,姚战强仅仅把我当成了一个力量比较强大的地阶巅峰高手而已。

    天阶之下,终为蝼蚁,在姚战强这个天阶高手看来,我不过是一只力量比较强大的蝼蚁而已。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姚战强和之前的那两个人一样,同样也亮出了他那沙包大的拳头。

    不过和之前那两个人不同的是,他们两个动用的是自己本身的力量,而姚战强却调动了天地之间的力量。

    “姓姜的小子,你现在后悔还来的及!”

    “不然等我这一拳挥出,你连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机会都未必会有!”

    随着姚战强调动了天地之间的力量,释放出了他身上属于天阶高手的气势和威压,他的形象一下子就变的高大威猛了起来。

    此时此刻,在姚家众人的眼中,姚战强就好像一座蜿蜒巍峨的大山一样竖立在那里。

    面对着气势如此骇人的这种天阶高手,除了崔鸿基那种绝世妖孽之外,一般的地阶巅峰高手,除了跪在他的面前表示臣服之外,不会做出其他的选择。

    但我面对着姚战强身上所释放出来的气势和威压,却如同磐石一般傲然挺立,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

    姚战强刚刚觉的有点儿诧异,只见我挥舞着右拳一脸嚣张的说道:“我认为我这一拳挥出,你未必有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机会!”

    本来姚战强对我的表现有点儿诧异,但在听了我的这番话之后,无尽的愤怒一下子就让他失去了理智。

    因为在姚战强看来,我不过是一个地阶巅峰的蝼蚁而已,有什么实力在他的面前装逼?

    这就好比一只兔子在百兽之王老虎的面前叫嚣,说它能一脚把老虎蹬死一样!

    “姓姜的小子,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厉声怒骂着的同时,姚战强挥舞着右拳向我冲了过来。

    在冲到我面前之后,倾尽全力调动了他所能调动的天地之力,一拳向我轰来。

    因为调动了天地之力的缘故,姚战强的这一拳拥有着无上威能,拳风所及之处,有风雷之声轰鸣。

    正常情况之下,地阶巅峰的高手只要被姚战强的拳风扫中,都会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飞出去。

    然而,我却依然站在那里岿然不动,直等到姚战强的拳头距离我只有几十公分之时,这才倾尽全力,一拳挥出!

    “轰!”

    两拳相接,出了一声震天动地的声响。

    接下来我和姚战强两个人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我们两个的拳头也连在一起。

    这一场景,让姚公子和姚家众人一个个全都傻了眼了!

    因为在姚公子和姚家众人看来,我的下场肯定是被姚战强这个天阶高手一拳打飞,甚至身体四分五裂都不无可能。

    然而,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好像和姚战强打成了平手!

    这特么的怎么可能呢?

    姚战强可是天阶仙一级的存在,在他能过调用天地之力的情况之下,我一个地阶巅峰的人物,又怎么可能跟他打成平手?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那看上去有些瘦弱的肉身之中,究竟蕴含着多么强大的力量!

    这特么的就算是昆仑派的那位绝世妖孽崔鸿基的肉身之中,也没有蕴含我这么强大的力量吧!

    而就在姚公子和姚家众人一脸震惊的胡思乱想着之时,姚战强的脸上却露出了一脸的痛苦之色。

    此时此刻,姚战强的拳头还是和我的拳头连在一起,我们两个相对而立。

    只见姚战强一脸痛苦的问着我道:“你,你到底是谁?你是那一家那一派的?”

    听到姚战强这话之后,姚公子和姚家众人就觉的有点儿不大对劲了。

    难道说我和昆仑派的那位绝世妖孽崔鸿基一样,拥有着地阶巅峰就能打平天阶高手的实力?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姚战强才急于弄清楚我的身份?

    而这时,我却面无表情的对姚战强说道:“我之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我是那一家那一派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必须为你们所犯下的罪孽承担责任!”

    听到我这话,只见姚战强一脸不甘的说道:“弄不清楚你的身份,我死不瞑目啊!”

    本来我说话的时候姚公子和姚家众人还认为我在装逼,我这一拳能和姚战强打成平手已经很逆天了,难不成我这个地阶巅峰的人物,还能一拳打败姚战强这个天阶高手不成?

    但随着姚战强的话一出口,姚公子和姚家众人勃然变色。

    “死不泯目!”

    姚战强所说的死不瞑目代表着什么意思?

    难道我之前的那一拳不仅打败了姚战强,而且还打死了他?

    而就在一脸震惊的姚公子和姚家众人的脑海中刚刚闪现了这个可怕的念头之时,我缓缓的收回了我的右拳。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在让五通妖残害马家庄的时候,你可曾想过你有今天?”

    “死不瞑目,对你来说这惩罚太轻了!我要你永世不得生!”

    随着我的话一字一顿的说出口,让姚公子和姚家众人震惊万分和恐惧万分的是,姚战强这个天阶高手的身体,竟然缓缓的后仰着倒了下去。

    原来我之前那一拳的力量顺着姚战强的手臂进入了他的身体,直接震碎了他的五脏六腑,要了他的命。

    “你?你?你究竟是什么人?”

    在震惊之余和恐惧之余,姚公子和已经死去的姚战强一样,很想知道我的身份。

    因为一拳打死一名天阶高手,这他妈的简直太逆天了!

    就算是昆仑派的绝世妖孽崔鸿基,他也做不到这一点!

    崔鸿基之所以能够在地阶巅峰的时候打败一名天阶高手,和崔鸿基的身上装备了实力雄厚的昆仑派给他配备的好几件法宝有很大的关系。

    但我却仅凭着赤手空拳,仅凭着肉身的力量,就把姚战强这个天阶高手一拳给打死了!

    如果说昆仑派的崔鸿基是绝世妖孽的话,那什么样的词语能形容我?

    而就在姚公子一脸震惊和恐惧的看着我,脑海之中产生了无数个念头之时,我却把我身上那属于天阶高手的气势和威压释放了出来。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为你们所犯下的罪孽承担责任!”

    当我又一次说出了这番话之后,面对着气势滔天的我,姚公子竟然情不自禁的跪了下来。

    甚至不仅仅姚公子,就连姚家的其他人也全部都跪了下来。

    天阶之下皆为蝼蚁,面对着我这个同阶无敌的天阶存在之时,姚公子这帮人除了臣服别无选择。

    而见天道门的姚公子和姚家众人一个个全都跪在了我的面前,马庄主露出了一脸的激动之色。

    “天神啊!姜小哥绝对是天神下凡!”

    就在马庄主在那里连声感慨着之时,马喆这个忘恩负义的畜生却打算偷偷的溜走。

    但秦楚楚却早就已经盯上了他,身形一晃就来到了他的面前。

    “你觉的你能跑的了吗?”

    面对着一脸寒霜手持双剑的秦楚楚,马喆直接双膝跪地跪在了地上。

    “庄主,我有罪啊!看在我跟了你十几年的份儿上,您大慈悲放过我吧!”

    就在马喆向马庄主求饶的同时,姚公子这个姚家的天骄人物同样也向我求饶了起来。

    “姜大哥,求求您放了我!只要您放我一条生路,我们姚家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这时秦楚楚一脚踢在了马喆的身上把马喆踢到了马庄主身前。

    而被秦楚楚一脚踢中之后,马喆身上的经脉俱断,这会儿已经成了一个废人。

    “马庄主,你自己看着处理吧!”

    在给马庄主交代了一声之后,秦楚楚走到了我的身旁。

    在我看来,作为残害马家庄的罪魁元凶,姚公子罪不可赦,所以即便是姚公子跪在我的面前求饶,我也没有打算放过他。

    到时候把姚公子和他手下为虎作伥的这帮人全部都除掉,留下一两个作恶少的返回姚家去报信就行了。

    因为毕竟站在天道门三家十派的角度,姚公子对马家庄做出了这种令人指的恶行,即便是我杀了姚家的这些人,姚家也不好向马庄主报复。

    只要姚家知道武王令牌在我的身上,就不会再找马庄主的麻烦了。

    而就在我正打算对姚公子出手之时,秦楚楚却对着姚公子说道:“要想让我们饶你一命,就把你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

    听到秦楚楚这话,我顿时就被雷了个里嫩外焦。

    没想到秦楚楚这女人杀起人来心狠手辣,连趁火打劫这种事都能做出来。

    而在听到秦楚楚这话之后,跪在地上的姚公子把他的头抬了起来。

    “这位秦大哥,不知道你想要什么东西呢?如果说是黄金白银之类的,你想要多少我给多少?”

    洞天福地之中的消费不是很高,黄金白银这种东西根本就用不了多少,如果说秦楚楚打算从姚公子的身上敲诈这些东西的话,就连我都觉的她也太无趣了一点。

    而这时秦楚楚面对着跪在地上的姚公子,却把她的一双短剑亮了出来。

    “姚广,你应该很清楚的知道我在跟你要什么?如果你不愿意主动给我们的话,那我们杀了你,同样也可以得到!”

    说这话时秦楚楚面寒如水,一脸的杀意,跪在地上的姚公子被吓的瑟瑟抖。

    “没想到你连我的名字都能叫出来!看来你肯定是秦家的人!”

    一边瑟瑟抖着,一边试探着秦楚楚,但在这同时,姚公子却把他右手中指上带着的一个翠绿色的戒指摘了下来。

    这时秦楚楚见姚公子把他那个翠绿色的戒指摘了下来,就催着他道:“我是那一家的人并不重要!赶快解除和纳戒之间的联系!”

    听到秦楚楚这话,看着手中那翠绿色的戒指,姚公子露出了一脸的不舍之色,就好像要和他的初恋情人分别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