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七章 武王洞天
    站在我的角度,武吉不过是一个几千年以前的人,而且他很有可能已经死了,并且死了之后转世成了我。

    就因为武吉留下的一个令牌,和他给到的一个承诺,让整个马家庄的女人遭罪,马庄主的这种做法也太不值的了一点。

    大不了把令牌交出来,交给天道门三家十派又怎么样?

    自己的亲生女儿和整个庄里的女人,难道就没有一面令牌重要吗?

    想到了这一点,对马庄主我就有点儿鄙视了。

    我这人其实不怎么会拐弯抹角,既然想到了这一点,我就对马庄主说道:“马庄主,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官方帮你除掉那几个妖邪之物的条件,是你把你们马家祖传的武王令牌献出来是吧?”

    马庄主闻言连连的在那里点着头道:“姜小哥你说的一点都没错,官方一定要我交出武王令牌,才会帮我们马家庄除掉那几个妖邪之物!”

    说到这里,马庄主还刻意往张半仙和刘半仙他们看了看,然后强调着说道:“官方甚至还下了命令,说只要我不交出武王令牌,任何门派的人都不许帮我们马家庄除掉那几个妖邪之物!”

    听马庄主这样一说,对洞天福地内的天道门三家十派,我算是彻彻底底的失望了。

    甚至我怀疑马家庄作祟的那五通妖,就是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派来的。

    而天道门三家十派的目的,自然是为了让马庄主把他们家祖传的武王令交出来。

    但天道门三家十派都逼到这种程度了,马庄主他为什么不交出武王令呢?

    还有,按道理来说武吉都已经死了,他所留下来的武王令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为什么要用这种卑鄙下流的手段夺取马家的武王令呢?

    难不成这武王令还有什么其他的作用吗?

    想到这里之后,我就对马庄主说道:“马庄主,有句话叫胳膊拧不过大腿,和天道门三家十派作对,会给马家庄带来灭顶之灾!你为什么不把武王令交出去呢?”

    “难道你认为你女儿和整个马家庄的女人的价值还不如一面武王令吗?”

    听到我这话,马庄主立刻就露出了一脸的无奈之色,随后他给我解释起了原因。

    只见马庄主说道:“姜小哥你有所不知,自从一千多年以前,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突然出现之后,他们就到处寻找上古之时的那些大能者遗留下来的洞天福地。”

    “也不知道从那里传出来的消息,说武王早已经羽化归天,只要集齐了所有的武王令牌,就可以凭借着武王令牌通过武王所布下的阵法,掌控武王曾经在其中修炼的那个洞天!”

    说到这里,马庄主生怕我对洞天福地的概念不是很了解,特意还给我解释了一番。

    “姜小哥你要知道,当初天道门三家十派中的昆仑派就是因为找到了一个上古之时的昆仑派所遗留下来的洞天,才成了天道门三家十派之中实力最强大的门派。”

    “而根据传言,武王所修炼的这个洞天也属于上古之时的昆仑派,在这个洞天之中存留着的资源,绝对不比天道门三家十派中的昆仑派所得到的那个洞天中的资源少。”

    “在这种情况之下,天道门三家十派中的任何一家或者一派,都想搜集齐武王令牌,掌控武王所留下的那个洞天!”

    听到马庄主这话,听的我不由的心潮澎湃。

    如果说那个洞天是武吉留下的话,那岂不是很有可能是前世的我留下的?

    看来我为了救活陈婉秋进入到这洞天福地之中,冥冥之中一切都有天意啊!

    我要是能找到那个洞天的位置所在,岂不是等于接受前世的我所留下的东西?

    一旦我接受了前世的我留在洞天之中的资源,那岂不是能让天机门的实力一下子提升到一个新的高度?

    要知道前世的我所留下的资源,可是连天道门三家十派都要眼红到了这种程度的!

    别说天道门三家十派了,就连我这会儿都有点儿想从马庄主的手中把武王令牌抢过来了。

    但武王令牌在马家存在了这么多年,一直都没有被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得到,看来是有一定的原因的。

    一念及此,我就直接对马庄主道:“马庄主,那你们马家的那面武王令牌呢?我不相信那面令牌能在你们马家保存这么久!”

    而听到我这话,马庄主露出了一脸的苦笑。

    “姜小哥你有所不知啊!那名武王令牌世世代代由我们马家的家主保管,具体放在那里,只有当代的马家家主才知道!”

    “但就在一千多年以前,当时那一代的我们马家的家主是出了意外而死的,他还没有来的及告诉他的继承者武王令牌藏在那里,就死于非命了!”

    “后来我们马家的历代家主把我们马家几乎翻了个底朝天,却一直都没有找到那面武王令牌!”

    “再后来天道门三家十派,这一千多年以来一直都在想尽了一切办法逼我们马家交出那面武王令牌!”

    “到现如今连这种办法都用出来了!”

    说到这里,马庄主的声音里充满着憋屈,充满着愤怒,充满着怨恨的大声说道:“我们马家是真的没有那面令牌啊!就算是把我们马家庄的人全部都杀了,把整个我们马家庄翻个底朝天,也找不到那面令牌啊!”

    听马庄主说到这里,我算是弄清楚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原来马家的武王令牌早在几千年之前就遗失了,而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却不愿意相信,所以在过去的一千多年以来,一直在逼马家的人交出令牌。

    不过在过去的一千多年以来,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还算是有点底线,并没有用特别出格的办法。

    但现在用五通妖作祟的方式逼迫马家的这位幕后黑手,就特么的一点底线都没有了。

    且不论马家和我们姜家之间的渊源,就算是马家和我们姜家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作为一个路人,我也要做到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那祸害马家的五通妖就不用说了,我一定要除掉。

    甚至在背后指使五通妖的那个幕后黑手,我也要一并除掉!

    还有,为了不让天道门三家十派再继续为难马家,我决定帮马家找到那面武王令,并且让马家把那面武王令送给我。

    想到这里之后,我就一脸正色的对马庄主说道:“马庄主,帮你们马家庄除掉那几个祸害人的妖邪之物,对我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但我有一个要求,希望你能答应!”

    听到我这话,刘半仙和张半仙就用充满鄙视和不屑的目光看着我,因为他们认为我根本就奈何不了那几个害人的妖邪之物。

    而心底比较善良的王半仙却好心的劝起了我。

    “姜小哥,天道门三家十派可不是你能得罪的起的!马家庄的事情,我看你最好还是不要管!”

    对于张半仙和刘半仙的不屑和鄙视,我直接无视,而对于王半仙的好心我却冲着他轻轻的点了点头表示谢意。

    而在这时,生怕我不帮他忙的马庄主急忙对我说道:“姜小哥,只要你能帮我们马家庄除掉那几个妖邪之物,无论你要多少钱,只要我马东朋能给的起,我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听到马庄主这话,我觉的他还是一个蛮有担当的人,所以我摆了摆手对马庄主说道:“马庄主我不要你的钱,但我要是帮你们马家庄除掉了那几个妖邪之物,我希望你让我在马家庄找一下那面武王令牌,如果我找到了,我希望你把那面令牌给我!”

    而随着我的这话一说出口,张半仙和刘半仙两个人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