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六百一十五章 洞天福地中的情况
    原本我以为我爷爷他老人家早就算好了一切,甚至早有安排。

    他老人家肯定有办法让我进入洞天福地之中。

    然而,听我爷爷说完最后一句话之后,我现是我想多了。

    要想进入洞天福地,得靠我自己的本事。

    但洞天福地被天道门三家十派掌控在手中,而且根据我爷爷和秦楚楚所说的情况,天道门三家十派的真正底蕴和实力,其实在洞天福地之内。

    而洞天福地之内的天道门三家十派,恐怕已经强大到了一个我无法想象的地步。

    根据青羊道人所说,在洞天福地内部,那些原住民的实力都能轻而易举的达到地阶高手巅峰。

    在二十多岁能够成为地阶高手的,简直多如牛毛。

    以此来推断,恐怕在洞天福地之内,存在着大量天阶仙一级的高手。

    天道门三家十派在洞天福地之中苦心经营了一千多年,尤其是在掌控了三大洞天和十大福地之后,恐怕这三家十派之中,连天仙都有可能存在。

    以我目前仅仅九品神相的实力,在天道门三家十派不同意的情况之下,能够进入到洞天福地里面吗?

    想到了这一点,我不由的压力山大!

    但即便是有再大的压力,为了救活陈婉秋,为了我身边的一帮人,我必须得想办法进入到洞天福地里面去!

    一念至此,我攥紧了拳头,露出了一脸的坚决之色。

    而看着我一脸坚定的神情,我爷爷满意的点了点头,走过来重重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二十三岁不到就能成就天阶神相之位,无论你做什么事情,爷爷都对你有信心!”

    “一一,你的相师等阶现在和爷爷一样,爷爷也帮不了你太多的忙了!以后你心里面怎么想,就怎么去做吧!”

    在我爷爷跟我说着话的功夫,我奶奶已经给我去张罗吃的东西了。

    其实在突破到了天阶之后,我已经能够从所处的这方天地之间吸收能量,就算是几天不吃,甚至十天半个月不吃,对我来说都不会造成影响。

    但站在我爷爷奶奶的角度,就算我是一个和他们同级的天阶高手,在他们的眼里,我还是他们视若珍宝的乖孙子。

    他们老两口就好像照顾一个小朋友一样的照顾着我。

    就这样,在美美的吃了一顿我奶奶用万妖谷的山里面特产的那些野味做的饭菜之后,我向我爷爷奶奶提出到石塔之中去陪陈婉秋一个晚上。

    我要用一个晚上的时间,把这段时间生在我身上的事情全部都告诉陈婉秋。

    我要把我所犯下的错误,所做的对不起她的事情,在她的面前忏悔。

    虽然说对于秦楚楚的感情我可能一直都没有放下,但我却更清楚的知道,虽然陈婉秋一直躺在冰冷无比的万年寒玉棺中,但我的心却离她越来越近了!

    对于我的心情,我了爷爷和奶奶自然是能够理解,他们老两口什么多余的话都没有说,在吃完饭陪我聊了一会儿天之后,就打开了石塔的门,让我进入了石塔之中。

    石塔内依然是那么的黑暗和寒冷,但在突破了天阶成就了神相之位以后,这点儿寒冷对我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

    轻轻的用双手托起了万年寒玉棺的盖子,看到了陈婉秋那精致无比的面容之后,在不知不觉之中,两行眼泪从我的眼眶之中顺流而下。

    在这一刻,天地好像停止了运转,时间好像变成了永恒。

    在我的世界之中,只有陈婉秋的存在。

    她虽然闭着双眼,看上去像一个死人一样,但她的那张倾国倾城的绝美容颜,我却永远都看不够一样!

    就这样,整整的一个晚上,我一直都死死的盯着陈婉秋,把我所遇到的一切,把生在我身上的一切,把我对她的思念,对她的感激,对她的爱恋,不吝词汇的全部都诉说给了她听。

    第二天上午,当太阳从东方升起之后,我轻轻的盖上了万年寒玉棺的盖子,从石塔内走了出去。

    我父母在镇守八门阵,在我没有达到一品神相之前是见不到他们的,所以我只能在八门阵前大声的把我对他们的思念喊了出来,并且告诉他们,我有朝一日一定会成为天阶一品的神相,让他们和我团圆。

    接下来在和我爷爷奶奶道别之后,我就动用了缩地成寸之术,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返回了昆明机场。

    从昆明机场买了一张当天返回西安的机票,等到回到玉华小区的时候,已经到晚上八点多了。

    从我离开西安到返回,仅仅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在这期间倒是没有生什么事情。

    但在返回西安之后,马上就有一个问题我需要面对了。

    这个问题就是我应该用什么办法进入洞天福地,找到炼制造化仙丹的那三样材料?

    如果我的运气好的话,能再找到一个上古之时的那些大能者所留下来的洞府或者山门什么的,那我就达了!

    然而,所有的一切,都是以能够进入洞天福地为前提的。

    我该怎样才能进入洞天福地之中?

    洞天福地的进入权,被天道门三家十派所掌控,就连我爷爷都不知道洞天福地的入口处在那里。

    所以,要想进入洞天福地之中,只能通过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

    然而,天道门三家十派之中,我只有和周家的关系稍微好一点,其他的两家十派,跟我没有任何交情。

    甚至秦家的姚家,还有青羊观,都把我视为眼中钉,肉中刺一般,是不可能让我进入到洞天福地之中的。

    看来除了从周家的人身上想办法之外,我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了。

    周家的周贺是我的兄弟,也不知道通过周贺的关系,能不能让我进入洞天福地之中?

    虽然我觉的可能性恐怕比较小,但我只能先试试再说。

    虽然我因为天机门的事情比较多,学校里面平时去的少,但要找周贺却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在当天晚上,我就打了个电话给周贺,把正在寝室准备睡觉的周贺约到了玉华小区外面不远处的一个咖啡厅里。

    周贺是沉默寡言的那种人,但这种人往往是外冷内热的。

    上一次要不是周贺为我仗义执言,说不定我已经死在轩辕剑下了。

    从那以后,我就把周贺当成了可以托付生死的兄弟。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才打算通过周贺的关系想试试看能不能进入到洞天福地之中?

    而就在我们两个坐到了咖啡馆的包间里面之后,我直接跟周贺问起了有关洞天福地的情况。

    “有关洞天福地的情况,不知道你了解多少?”我问着周贺道。

    而听到我这话,周贺看上去大吃了一惊。

    “你竟然知道洞天福地?这可是我们天道门三家十派最大的秘密,是谁告诉你的?”周贺一脸诧异和吃惊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问道。

    其实我很想告诉周贺,我最早听说洞天福地,是从青羊观的青羊道人口中所听到的。

    但碍于不能让周贺知道我的天视地听之法,我只能告诉周贺是我爷爷他老人家告诉了我有关洞天福地的情况。

    而在听到是我爷爷告诉我的之后,周贺这才露出了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

    接下来周贺就把他所知道的有关洞天福地的情况给我讲了一番,基本上和我爷爷说的情况差不了多少。

    不过周贺所说的情况相对来说比我爷爷说的要更为详细一点。

    而根据周贺所说,掌控了洞天福地之中三大洞府的,却并不是天道门三大家族。

    昆仑派在因缘巧合之下找到了上古之时昆仑派的洞府,秦家和周家掌控了剩下的另外两个洞府。

    至于姚家,仅仅是掌控了十大福地中的一个福地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