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五百八十二章 机缘未到
    我爷爷通过赖老带给我的这四个字,其实在我们姜家祖传的神相天书中有的。

    当时我爸逼着我背神相天书的内容的时候,就让我专门背下了八个字。

    这八个字是“天有五贼,见之者昌。”

    对于这八个字,神相天书之中没有任何解释,我当时问我爸,我爸也是露出了一脸的懵逼之色,说他也不知道这八个字代表着什么意思。

    而且我爸还告诉我,说他小时候问我爷爷的时候,我爷爷他老人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但这会儿我爷爷他又通过赖老把天有五贼四个字带给我而且还叫我去领会,是什么意思呢?

    其实自从上了大学之后,因为一直对天有五贼,见之者昌这八个字不明所以,我还专门查了许多的历史典籍,想弄清楚这八个字的意思。

    但我越查历史典籍,对于天有五贼的理解反而却越凌乱。

    而我之所以凌乱的原因,是因为有不少人在历史典籍之中对“天有五贼”中的五贼做出过解释。

    有人说五贼代表着五行,就是金木水火土。

    还有人说五贼代表着五德,就是温良恭俭让。

    也有人说五贼代表着对庄稼有害处的五种害虫。

    就连喜怒哀乐欲这五种情绪,也被古人称之为五贼。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在有些古代的典籍之中,说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对五贼有过批注。

    而根据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的批注,天有五贼,一贼命,次贼物,三贼时,四贼功,五贼神。

    至于他所说的命,物,时,功,神,所代表的具体意思,那本典籍之中却只有一点模棱两可的介绍,并没有很详细的说明。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彻彻底底的凌乱了!

    那本典籍之中对天有五贼的批注是不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所批注的呢?

    如果是他老人家的话,他为什么在神相天书之中没有任何批注呢?

    这天有五贼四个字,到底代表着什么意思呢?

    本来我打算去一趟万妖谷,问一下我爷爷如何突破天阶成就神相之位?

    但这会儿我爷爷通过赖老带了这四个字给我,难道他老人家不想让我去万妖谷吗?

    难道天有五贼这四个字,就是突破天阶成就神相之位的机缘?

    想到了这一点之后,我有点儿小兴奋和激动,但接下来整整的想了一个晚上,想的我脑袋都快要炸了,却没有想出个任何所以然来。

    其实我很想打个电话给赖老,想跟他请教一下。

    因为赖老毕竟是天机一脉的长辈,而且我隐隐约约的感觉,赖老的实力深不可测,他很有可能是一个天阶的存在。

    如果赖老他不是天阶的存在,就不可能在官方拥有那么高的地位。

    就算是和天道门三大家族的那三位天阶高手面前,他也表现的云淡风轻一般,这绝对不是普通人所能做到的。

    但仔细想想之后,我却打消了这个念头。

    作为我们天机一脉的长辈,如果能帮我突破到天阶,赖老他肯定会不遗余力的帮我。

    甚至不要说赖老了,我爷爷他老人家更没有理由不帮我。

    但我爷爷仅仅通过赖老带了这四个字给我,就说明这种事情是别人帮不了的。

    我只有通过自己的领悟,掌握到自己的机缘,才能突破天阶,成就神相之位。

    不过我唯一能肯定的一点,那就是突破天阶,成就神相之位,我的机缘肯定和我爷爷通过赖老带给我的这四个字有关。

    我们姜家的神相天书之中单独列出了天有五贼,见之者昌这八个字,绝对不是没有原因的!

    想到这里,我豁然开朗。

    当年的我爷爷他也和我一样,并没有理解天有五贼这四个字的意思,所以他并不能给我爸做出解释。

    而现在他虽然理解了,但他所理解的,却未必和我理解相同。

    所以,我爷爷他老人家仅仅通过赖老带话没,把天有五贼这四个字带给了我,算是给我指明了一个方向。

    不过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我爷爷虽然给我指明了方向,但他并不希望我沿着他所走过的老路去走。

    因为我要是沿着他所走过的老路去走的话,那恐怕我的成就很难越他!

    一念至此,我就不再纠结,不过我相信,只要属于我的机缘降临之时,我会在一刹拉之间领会了天有五贼这四个字的意思。

    而那个时候,就是我突破到天阶,成就神相之位的时候。

    第二天,在第二天天亮了的时候,我反而想通了。

    而就在我迷迷糊糊的睡了几个小时之后,林局打了一个电话给我。

    在电话中林局告诉我,说灵异调研局已经和天道门那边做了一个沟通,对于我反馈的情况,无论是灵异调研局和天道门全部都很重视。

    不过广州是天道门的地盘,所以天道门这边并不希望天机门插手。

    甚至连重庆那边,因为青羊观的总部在重庆的缘故,天道门都不想让天机门插手。

    天道门向官方拍着胸脯保证,说天道门肯定会全力以赴,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把石原家族派来的人抓起来,破坏掉石原家族的计划。

    不过在我完美的破了中金大厦的案子,而且还现了石原家族的这一近乎疯狂的计划之后,官方对我的表现非常满意,对天机门的信任程度也提到了不少。

    于是在林局和陈局的斡旋之下,官方把重庆交给了天机门,把山城重庆交给了天道门。

    而且因为这件案子关系重大,官方这边生怕拖的时间长了会出什么问题,给天机门和天道门分别限定了一个期限,要求我们必须在一个月内找到石原家族派来的人,破坏掉石原家族的计划。

    如果天机门和天道门这两方之中的任何一方在限期内破不了这个案子,那破了案的一方,就可以接手另外一方的案子。

    说的简单直白一点,就是如果我在一个月之内灭了石原家族派去重庆的人,破坏了石原家族的计划,但天道门那边却没有搞定广州,我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接手这件案子。

    反过来也是一样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连一分一秒时间都不想耽搁,在让武顺他们这帮人留在深圳照顾黎月之后,我自己一个人当天就坐上了直飞重庆的飞机。

    整个川渝之地是夏家的地盘,在前往重庆之前,我刻意给夏覆海打了一个电话。

    本来夏翻江是重庆天道门的负责人,但在夏翻江被他儿子给杀了,整个夏家加入了天机门之后,重庆天机门的负责人,就暂时由夏家的两名族老之中的一名担任。

    我这个天机门的门主要去重庆,夏覆海这个夏家家主自然是不会怠慢。

    在我从飞机上下来之后,重庆天机门的负责人,那位夏家族老,还有夏家家主,甚至连夏覆海的女儿婉安,全都到机场来接我。

    不过因为这件案子比较紧急,我并没有跟夏覆海父女两个聊太多的废话,在从机场前往夏覆海给我安排的酒店的路上,我就把有关这个案子的情况告诉了夏覆海。

    在说完了有关这个案子的情况之后,我立刻就让夏覆海安排人去查一下最近这几年以来重庆的日资公司的情况。

    尤其是建筑工程方面,一些日资的设计公司,必须重点审查。

    听到我所说的情况之后,夏覆海同样也觉的这件案子事关重大,绝对不能有任何耽搁。

    在到了酒店之后,夏覆海立刻就安排了夏家的人,按照我所说的情况去做全方位的调查和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