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五百六十三章 巡楼遇鬼
    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但其实这是一种相对的说法。

    能够被救活的命,说明本身就命不该死。

    按照神相天书中所说,一个人的命运,一大半取决于上辈子的积修,而另一小半取决于当世这一生中的积修。

    上辈子行善积德的人,下辈子必定福运连绵,寿终正寝。

    反之上辈子如果品行不端,欠下因果无数,那下辈子就必定是一个贫贱短命之人。

    所以命运越是坎坷的人,越要反思自己的行为,注意自己的德行。

    崔俊和罗永健还有王建平这三个人,家庭情况都不是很好,全都没有什么文化。

    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如果注重自己的德行,老老实实做人,勤勤恳恳做事,慢慢的就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在当前的这种社会体制下,过上幸福美满的小康生活,其实并不是很难。

    但崔俊和罗永健的德行却和郑江差不到那里去,一个月八千块钱的工资,全部都被他们拿去吃喝嫖赌了。

    全然都不管家里的亲人们还在贫困线上为温饱而挣扎。

    或许正是因为这一点,当他们的面相上显示出了大凶必死之相时,就注定了他们两个在劫难逃。

    纵然是我能救得了他们一时,也救不了他们一世。

    而且如果我冒冒然的救了他们两个,除了让我背上天大的因果之外,还会打草惊蛇,惊动幕后的人物。

    所以,我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崔俊和罗永健两个人的死劫降临在他们的身上。

    果然,在两天之后的一个晚上,崔俊和罗永健被熊队派去b栋和g栋的楼内巡逻,第二天就没有再回来。

    和之前的郑江和王小明一样,熊队给我们的答复是崔俊和罗永健两个人同时自动离职了。

    这样一来中金大厦的保安就只剩下了我和武顺还有王建平三个人。

    因为中金大厦的名声太大,只要稍微有一点儿了解的人,就算是工资开的再高,都不愿意到中金大厦来做保安。

    在这种情况之下,熊队看保安的人数越来越少,让我们三个一定要想办法从外地多找几个人到中金大厦来做保安。

    甚至为了提高我们的积极性,熊队把一千块钱的奖励变成了两千块钱。

    天机门的店铺有李宛璐和觉慧大师这个高僧大德坐镇,郑海冰倒是闲了下来。

    既然熊队需要人,我就给郑海冰打了一个电话,让他和云若风,苏天以及小兰陵全部都过来当保安。

    至于没有叫老修也来的原因,是因为他和叶罗妮被种下了生死同命蛊之后,变成了一个大叔级的人物,来做保安的话不大合适。

    尤其是自从相貌变老变丑之后,叶罗妮一直都不搭理老修,我倒是希望这一次我们破了中金大厦的案子回去之后,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能生一些变化。

    至于我们几个人的学业,已经不是很重要了。

    对于我们这几个天机门的核心人物而言,只要偶尔去学校上上课,能够正常通过考试,拿到毕业证并不是什么太大的问题。

    就这样,在我打了电话之后的第二天,郑海冰他们四个全都赶到了深圳,加入了中金大厦的保安队伍。

    这样一来中金大厦的七个保安之中,有六个成了我们天机门的人。

    因为我和武顺已经上了差不多一个月时间的班,对中金大厦的环境已经熟悉了,所以熊队就安排我和武顺王建平三个人轮流值夜班,郑海冰他们四个上白班。

    过了两天之后,和崔俊他们一样,王建平这小子也好像了一笔小财,只要不值夜班,他每天晚上都会跑出去鬼混。

    甚至这小子还打算拖郑海冰他们几个下水,蛊惑他们几个跟他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场所。

    我这会儿不用看王建平的面相,都已经能够断定,他肯定会步了崔俊他们几个人的后尘,他的面相肯定也是一个大凶必死之相。

    果不其然,王建平还没有成功的蛊惑到郑海冰他们几个,在值了一次夜班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在这种情况之下,按照资历来算的话,恐怕很快就要轮到我和武顺了。

    而这一天,我和武顺在上完夜班之后刚刚下班,就在我们两个给郑海冰和苏天交班之后正打算返回宿舍之时,熊队却让我们两个跟他去一趟办公室。

    就在熊队叫我们两个去他的办公室的这一刻,我隐隐约约的觉的,在做了一个多月的保安之后,终于要到揭开事实真相的时间了。

    平时熊队在我们的面前表现的很高冷,但这会儿他却表现的很热情,在给我和武顺泡了一杯热茶之后,态度很亲切的问我们两个,对自己的收入满不满意?想不想再提高一点?

    听到熊队这话,我和武顺相顾对视了一眼,立刻就一脸激动的告诉熊队,说谁不想让自己的收入提高一点?

    连这种好事都会拒绝的话,那除非我们两个的脑袋被驴给踢了!

    见我们两个表现的这么激动,熊队微微一笑,竟然拿了一份早就打印好的辞职报告出来,让我和武顺用笔抄一遍,在抄完之后签上我们两个的名字。

    看到这份辞职报告,我和武顺神情一愣,有些不解的问熊队这是怎么回事?

    不是说要给我们两个提高收入吗?怎么让我们两个主动写辞职报告?

    根据我们所签下的协议,如果我们辞职的话,那岂不是赔一大笔钱给公司?

    而熊队给我们的解释,说这是公司为了合理避税采取的一种手段,只要我们不主动离职,公司就不会要求我们赔钱。

    而且只要我们在这份辞职报告上面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每个月的工资就可以翻倍,涨到一万六一个月。

    甚至连上个月的工资,也可以按照一万六来算。

    只要我们两个按照他所说的去做,他立马就给我们两个一人八千块钱。

    说着话的同时,熊队打开了他办公室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万六千块钱,直接甩在了我和武顺的面前。

    熊队的这一举动,让我一下子就弄清楚了之前的那些保安在临死之前为什么会一笔小财的原因。

    看来之前那些保安的死,和熊队脱不了关系!

    不过在我看来,熊队并不是这个案子的关键人物,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喽啰罢了。

    要想弄清楚所有的一切?我还需要亲自去验证一番才行。

    就这样,在熊队把那一万六千块钱甩了出来之后,我和武顺装出了一副兴奋而激动的样子,急急忙忙的把辞职报告抄了一遍,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在把辞职报告塞给熊队之后,我和武顺看上去就迫不及待的拿起了属于自己的八千块钱,就好像白捡了一笔钱一样,露出了一脸的狂喜之色。

    而此时此刻,熊队看着我和武顺的眼神,却已经好像看着两个死人一样。

    “这件事是公司的最大机密,你们两个谁都不能告诉!要是被别人知道了,不仅你们两个会拿不到钱,而且还要承担法律责任!”

    在我们两个离开他的办公室之前,熊队表情很严肃的交代了我们两个一番。

    我们两个自然是满口答应了熊队,而且在这同时,我总算是知道了王小明他为什么口风那么紧的原因。

    俗话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一个月多赚八千块钱,王小明这帮人就犀利糊涂的送了自己的命。

    而这会儿我和武顺在辞职报告上面签了名,我估计熊队很快就要做出相应的安排。

    果然,在三天后,熊队说白天的时候大厦里来过几个看上去形迹可疑的人物,为了防止出什么意外,让我们两个上夜班的时候把整栋大厦的七座楼一层一层的巡查一遍。

    而且熊队还刻意强调,说为了提高效率,我和武顺必须分开巡查七栋大厦。

    我们在中金大厦做了一个多月保安,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熊队做出了这种安排,正好和了我们两个的心意。

    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把脖子上的挂坠摘了下来让武顺带上,并且交代莎莎一定要保护好武顺的安全。

    虽然武顺有金刚不坏之身,但他这一次要面对的却很有可能是一群鬼。

    有莎莎这个懂幻术的慑青鬼在他身旁,我基本上就不用为武顺的安全而担心了。

    根据我的安排,武顺从a座开始巡查,我从g座开始,每一个人查完三栋之后,我们两个最终在d座汇合。

    就这样,在安排好了一切之后,我和武顺一人拿着一把手电筒开始巡查起了中金大厦的这七栋高档写字楼。

    在中金大厦做了一个多月的保安,这七栋写字楼我和武顺进进出出过很多次了,但在这七座传闻中经常闹鬼的写字楼里面,我却一直都没有现任何异常。

    就算是我全面启动了相气,也什么都没有现。

    不过或许我以前没有现任何异常状况,是因为我每次都是白天去的缘故。

    而今天晚上,当我一进入g座写字楼之后,明显就感觉到了和以往的不同。

    因为这会儿已经下班了,写字楼内的中央空调早就已经关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整栋写字楼内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

    要知道即便现在是阴历十一月份,在深圳这个南方城市里,气温也在二十度左右。

    但以我的感觉,这栋阴森森的写字楼里面的温度好像在零度以下一样。

    接下来我打开了一楼走廊的照明灯,把整个一楼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甚至连洗手间我都没有放过,却并没有现任何异常。

    而就在我检查完了一楼,打算坐电梯去二楼的时候,当我打开电梯的那一刻,就看见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留着一头披肩长的女人,背对着电梯门站在那里。

    罗永健曾经说过,他见过一个身穿着白色衣服,留着一头披肩长的女人。

    当那个女人转过身子之时,他现那个女人的正面也留着一头的披肩长。

    这会儿我遇到的这个女人,我估计十有是罗永健所遇到的那个。

    就算是不用启动相气,我也能肯定这个身穿白衣,一头披肩长的女人并不是人。

    不过从一楼坐电梯到二楼的整个过程之中,我一直都没有搭理这个女人,就好像无视了她一样。

    接下来我把二楼仔仔细细的巡查了一遍,然后三楼,四楼,五楼,六楼,一直查到了二十楼。

    在整个过程之中,我一次又一次的进进出出电梯,那个女人一直都背靠着电梯站在那里。

    终于,等到我从二十楼乘坐电梯上到了二十一楼,当电梯的门打开之时,就看见一个整个身体都被五花大绑的中年男子跪在电梯门口。

    这男子的半片脑袋被子弹给炸飞了,能看见明显的鲜血和脑浆。

    而当这名男子用广东话对着我说道:“渴死了,能不能给我一碗水喝?”之时,背对着电梯门站着的那个女子把她的身体转了过来。

    不过即便是她转过了身体,和没转身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因为她的脸被她那一头的披肩长所遮盖,根本就看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