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五百六十一章 见鬼轶事(下)
    听罗永健说出了答案,饭馆里的那两个伙计全都深吸了一口气,被吓的脸色都变了。

    接下来罗永健继续说道:“当时我差点儿被吓疯了,给老崔连招呼都没有打一个,转身直接就跑,一路跑回了宿舍!”

    “就算是回到宿舍之后,我也心脏狂跳了整整一个晚上!”

    虽然事情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这会儿回想起了当时那恐怖至极的场景,罗永健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显的很难看。

    这时武顺一脸鄙视的看着罗永健说道:“长头的女人把头披在前面,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了!要换做是我,直接给那娘们一巴掌!”

    听到武顺这话,罗永健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而这时崔俊说道:“第二天下班之后,我回到宿舍见老罗被吓的脸色白,顶着一双巨大的黑眼圈,就好像国宝熊猫一样!就问他怎么回事?”

    “老罗告诉了我他晚上遇到的情况之后,我的想法也和你差不多,我也认为是那个女人闲没事儿在恶作剧!”

    说到这里,崔俊的脸色看上去有点儿白,然后说道:“但就在几天之后,我亲身经历了一件比老罗还要更加恐怖的事情!”

    听到崔俊这样说,武顺这货就斜着眼看着崔俊问道:“难不成你也见鬼了?”

    崔俊闻言点了点头,就给我们讲起了他亲身经历的见鬼场景。

    只见崔俊说道:“因为老罗被那个长头女人给吓到了,他好几天都不愿意上夜班,郑江和王小明上白班,王建平那时候还没有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就只能我一个人上夜班了!”

    “虽然我不大相信老罗是真的见了鬼,但自从老罗生了那事儿之后,让我也有点儿害怕!”

    “所以上夜班的时候,我一般都会待在岗亭里面,听听音乐玩玩手机什么的,熬到天亮有人来了就行!”

    说到这里,崔俊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啤酒。

    接下来崔俊继续说道:“那一天晚上,就在我正在岗亭里面听着音乐玩着手机的时候,突然间我听见岗亭外面有一个声音传了进来!”

    “这个声音说的是广东方言,也就是粤语,但我在深圳打了好几年工,所以粤语我能听懂!”

    “而这个声音不断的用粤语说他渴死了,能不能给他一碗水喝?”

    虽然一直在喝着啤酒,但说到这里之时,崔俊看上去有点儿口舌干一样,又喝了一口啤酒,润了润嗓子。

    随后崔俊继续说道:“当时听到这个声音,我就有点儿头皮麻的感觉,但我从岗亭的窗户往外面看去,却并没有看见有人在外面!但这个声音却一遍又一遍的在岗亭的门外响起!”

    “渴死了,能不能给我一碗水喝?”

    “就这样在这个声音连续说了五六遍之后,我硬着头皮打开了岗亭的门!”

    说到这里,崔俊停了下来,问着我们道:“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

    我和武顺摇了摇头直接说猜不到,饭馆里的那两个伙计却在那里胡乱猜了起来。

    一个说崔俊是不是见到了青面獠牙的恶鬼?

    一个说崔俊是不是见到了脸色煞白的女鬼?

    而崔俊却摇了摇头,说他打开门之后什么都没有见到,而且那个声音也戛然而止。

    听到崔俊这话,饭馆里的那两个伙计却长出了一口气,显的轻松了许多。

    而这时崔俊继续说道:“打开门之后什么都没有看到,我以为是我出现了幻觉,就把岗亭的门关了起来,而且带上了手机的耳机,把音乐的声音放到了最大!”

    “然而就在这时,那个声音又从外面传了进来!而且就算是我把音乐放到了最大,那个声音还是能很清晰的传进我的耳朵里!”

    “我以为肯定是有人在搞恶作剧,就猛的拉开了岗亭的门!”

    “但在拉开门之后,却还是什么都看不到,什么声音都听不见!”

    “就这样我一直被这个声音折磨到了半夜三点!”

    “后来我实在没办法了,我想那个声音不是要喝水吗?我就给他去打一桶水!”

    “接下来我到管理处的办公室找了一个水桶,在一楼的洗手间接了满满的一桶水,然后放在了岗亭外面!”

    说到这里,崔俊又问着道:“你们猜接下来生了什么事情?”

    我和武顺还是摇了摇头,饭馆里的那两个伙计懒的去猜了,直接要崔俊给出答案。

    而见此情形,崔俊就说道:“在我把那满满的一桶水放在了岗亭门口之后,就把门关了起来,那个声音就再也没有传进来!”

    “但就在第二天天亮,我准备给王小明交班的时候,却现我放在岗亭门外的那满满的一桶水,竟然连一滴都没有了!”

    听崔俊说到这里,饭馆里的那两个伙计看上去有点儿被吓到了,但武顺这货却向崔俊投以了鄙视的目光。

    随后武顺说道:“我敢肯定,这绝对是恶作剧!有人在故意吓唬你!”

    崔俊没有立刻就否定武顺,而是接着武顺的话茬说道:“我当时的想法也和你一样,不过还是有点儿害怕!”

    “在给王小明交了班之后,我就到附近的一个早餐店去吃肠粉!”

    “那个早餐店的老板是个六十多岁的阿伯,他从小到大就在这附近生活的本地人,见我的脸色不是很好,就问起了我具体的原因!”

    “在我看来这种事说出去会被人笑话,所以我就支支吾吾的不愿意说出来!”

    “但那个阿伯他却从我的保安制服上一眼就看穿了我的身份,直接问我是不是中金大厦的保安?”

    “我说了是的之后,他就笑呵呵的问我晚上值夜班的时候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吓人的事情被吓到了?”

    “见那个阿伯这样问,我索性就把晚上遇到的情况告诉了他!”

    “而在听到我所说的情况之后,那个阿伯长却叹了一口气,然后直接说我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

    “我当时虽然有点儿害怕,但还是不能肯定,就问阿伯他为什么能够肯定我遇到的是不干净的东西,而不是有人在吓唬我?”

    “那个阿伯告诉我,说我们中金大厦所在的位置以前是一个刑场,据说大概在五十多年以前,有一个犯了罪的人要在这里被处决!”

    “当时的天气很热,那个罪犯在即将被处决之前就提出了一个要求,说他的口很渴,能不能给他一碗水喝?”

    “但因为马上要处决这个犯人了,负责行刑的人就没有同意他临死前所提出的这个要求,直接一枪打在了他的脑门上把他给毙了!”

    “而就在这个人被枪毙了之后,在这附近住的人经常会听到一个声音,一遍又一遍的说他要渴死了,能不能给他一碗水喝?”

    崔俊说到这里,我们所有的人基本上都能够明白,他那天晚上所遇到的,应该就是那个五十多年以前被枪毙的犯人。

    饭馆里面的那两个伙计胆子比较小,脸色变的煞白煞白的,但武顺这货却还是表现出了一副不信之色。

    “这肯定是有人听了那个故事吓唬你们的!只要没有亲眼见到鬼,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武顺这货牛逼哄哄的在那里说道。

    而见武顺一点都没有被吓到,没有达到目的崔俊和罗永健看上去就有点儿郁闷。

    这时我却问着他们两个道:“既然你们两个全都遇到了这种情况,那你们两个为什么不辞职呢?”

    听见我这话,罗永健和崔俊两个人同时白了我一眼。

    只见崔俊说道:“辞职公司肯定是不会批的,自动离职的话要承担法律责任,给公司赔十倍的钱,我们两个那能出的起啊!”

    “更何况我们也不能完全肯定,究竟是不是有人在故意吓唬我们?”

    罗永健随声附和着道:“说不定公司想赚我们的赔偿金,所以才用恶作剧的方法吓唬我们,逼我们自动离职!”

    “我估计以前的那些人,就是这样被吓走的!但他们却要承担工资十倍的赔偿金!”

    站在某种角度来说,罗永健的这个猜测好像有一定的道理,但我却隐隐约约的觉的,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

    有关中金大厦的谜团,恐怕还需要我一点一点的揭开。

    第二天上午,我和武顺就跟着上白班的崔俊和罗永健去了中金大厦。

    保安队长熊队大概安排了一下我们两个的工作,说我们两个刚来,就白天在大厦的周围巡逻一下,先熟悉熟悉环境再说。

    等我们两个熟悉了环境之后,他再安排我们值夜班什么的。

    在交代了一下我们两个的工作之后,和崔俊说的一样,熊队给我们两个刻意强调,说如果有认识的人介绍到这里来做保安的话,每介绍一个人我们就会有一千块钱的奖金。

    甚至熊队还教了我们两个一个办法,说我们可以直接从老家叫人上来,无论叫来多少人,他全都可以收留。

    我和武顺满口答应了熊队,说有这么好的事情一定会从老家叫人上来。

    接下来我就和武顺围着中金大厦所在的这七栋物业巡逻了起来。

    而趁着巡逻的功夫,我把中金大厦这七栋物业的风水布局大概看了一遍。

    乍一看之下,中金大厦的风水格局布置的确实不错,我觉的给中金大厦做设计的这位设计师应该能算一个风水大师了。

    中金大厦的这七栋楼按北斗七星布局,前面三座看上去就好像三炷香插在那里一样,这在风水术上叫做指天烧香纳财局。

    再加上这七栋大厦的外墙全部都贴上了红色的瓷砖,确实可以起到辟邪聚财的功效。

    但中金大厦的风水既然没有问题,应该能镇压住那些邪祟之气的,但为什么还会有这么多的灵异事件生呢?

    想到了这个问题之后,我就全面启动了相气详详细细的把整个中金大厦的风水局勘察了一遍。

    结果这一勘查之后,就被我现了很大的问题。

    正常情况之下,就好像红花需要绿叶来配一样,布置一个风水局出来,不仅要把主体布置好,而且在一些细节搭配上,还要做到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

    但偏偏就在这些细节上,或许是有人故意的,把青龙位应该做的布置,布置到了朱雀位,把玄武位应该做的布置,布置到了白虎位。

    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而就在做出了这样的布置之后,中金大厦的这个辟邪聚财的风水局,就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反而成了一个能够聚阴锁魂的风水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