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五百四十六章 杀人灭口
    大魔王蚩尤是何等的人物,就算是上古三皇之一的人皇轩辕氏,单打独斗也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当他上了我的身之后,对于觉慧大师和阴魂所化的禅真大师并没有放在眼里。

    而这会儿对于蚩尤来说最重要的事情,莫过于借助我的身体收回他丈六金身中的左臂,并且让他的左臂和我的左臂融合在一起。

    就在镇龙柱下的那条孽龙变成了他的左臂之后,在蚩尤的神魂之力的作用下,那条巨大的金色左臂,最终一点一点的和我的左臂合二为一。

    正常情况之下,在搞定了这一切之后,我意识海核心的功德金光就会自动把蚩尤的神魂强行驱离,让我的意识重新回归。

    但因为我的意识海核心已经连续两次被蚩尤侵入,这就让我沾染到了不少蚩尤的魔性。

    而就在我的意识重新回归之后,我感觉我的整个人都好像变了一样。

    残忍,狂暴,贪婪,自私,各种各样的负面情绪,立刻就充斥着我的全身心。

    其实每个人的心头都有个魔鬼,每一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负面情绪。

    只不过大多数的人能够控制自己的负面情绪,所以这个世界上好人永远都比坏人要多。

    但此时此刻,我已经快要无法压制我身体之内的负面情绪。

    一旦我被那些负面情绪所掌控,那就是我化身成魔的时候。

    也就是蚩尤吞噬了我的灵魂,掌控了我的身体时候!

    “吼!吼!吼!”

    我一脸狰狞的在嘶吼着,用我仅存的一丝清明和那些负面情绪在斗争着。

    我拼命的去回想我人生之中的那些美好,譬如我拥有的亲情,友情,爱情

    然而,一个声音却不断的告诉我,说我的人生之中根本就没有美好,我身边的所有人全都在欺骗我。

    我妈一生下我就抛弃了我,我爸一直在欺骗我,我爷爷奶奶把我当成了利用的工具。

    甚至连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都把我当成了一颗棋子。

    还有,我身边的朋友,我喜欢的女人,他们全都在欺骗我,他们全都在利用我!

    我要想拥有真正的感情,从此之后再也不被人欺骗和利用,唯一的办法就是变成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人!

    “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我就是你!我们两个是一体的!”

    “只要你选择相信我,那你这辈子没有完成的事情,你想达成的任何愿望,我都会替你做到!”

    而就在受到了这个声音的蛊惑,我最后的一丝清明即将崩溃之时,双腿盘坐在半空之中的禅真大师双手合十,声音洪亮的念了一声佛号。

    “南无阿弥陀佛!”

    而在这声佛号念完之后,禅真大师用梵语念起了金刚伏魔经。

    “南无喝呐怛那哆呐夜耶,南无阿俐耶婆卢羯帝,烁钵呐耶菩提萨陀婆耶”

    觉慧大师见禅真大师念起了金刚伏魔经他也双手合十和禅真大师一样,念起了金刚伏魔经。

    而就在禅真大师和觉慧大师这师徒两个同时用古梵语念起了金刚伏魔经之后,一团金色的光芒将我笼罩了起来。

    被这团金色光芒笼罩之后,充斥着我全身心的那些负面情绪,就好像冰雪遇到了骄阳一般,瞬间就融化成了水。

    渐渐的,随着梵音环绕,金光笼罩,我的负面情绪越来越少,思想和意识越来越清醒。

    但我身上的金光越来越耀眼,禅真大师身上的金色光芒却越来越暗淡。

    这时蚩尤这货在我的意识海之中暴跳如雷的大骂了起来。

    “要是早知道这个老和尚会坏了我的事,刚才上你的身的时候我就应该先把他们两个给灭了!”

    “我草他大爷,真是日了狗了!”

    因为我的意识回归,彻底掌控了我的身体,收服这条孽龙的功德就被算到了我的头上。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笼罩在我身上的金光越来越耀眼。

    而这团金光就是功德金光。

    因为我收服了这条孽龙,避免了成千上万的人受到孽龙的残害,上天降下了无数的功德,化成了笼罩在我身上的功德金光。

    而在功德金光的笼罩之下,我之前两次所沾染到的蚩尤的魔性,全部都被功德金光给清除了一个一干二净。

    在这种情况之下,蚩尤这货白折腾了一番,除了把他的两个胳膊融入了我的身体,把我变的强大了不少之外,并没有得到任何好处!

    这让蚩尤岂能不暴跳如雷?

    我这会儿很清楚的知道,我之所以能从差点儿化身沉默的状态之中清醒过来,全靠了禅真大师。

    如果不是禅真大师用他毕生修炼所得的念力和灵魂之力,把他苦修了一生和镇压孽龙这二十几年所得的功德加持在了我的身上,让我在关键的时刻清醒了过来的话,恐怕我早已经化身成魔,被蚩尤借体重生。

    但禅真大师所付出的代价,却是他的灵魂即将消失在天地之间。

    此时此刻,我这才算是明白了禅真大师那句话的意思。

    “既然你愿意舍和敢舍,那老衲就陪你一起舍!”

    原来从我下定了决心,舍身入魔的那一刻起,禅真大师就已经做出了决定。

    而就在我身上的功德金光变的越来越暗淡,被我吸收了之后,我整个人神清气爽,感觉浑身上下都好像充满了力量一样。

    尤其是我的两条胳膊之中,好像充斥着无穷无尽的力量一样,让我感觉就算是正面撞上一辆坦克,也能被我给一拳打飞。

    不过这会儿的我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因为禅真大师的阴魂已经变的越来越淡,以至于快要分辨不清他的样子了。

    人的灵魂之力其实相当于一种能量一样,禅真大师为了救我耗尽了他的灵魂之力,就算是我想用度人经度他去地府,也没有任何用处。

    甚至不要说我了,恐怕就算是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也无法阻止他消失在天地之间。

    而见此情形,我急忙走到了禅真大师的面前,双手合十对着禅真大师行了一个最隆重的稽礼。

    “大师的救命之恩,叫我如何报答?”

    我这会儿很难用语言形容我内心的感受。

    如果不是禅真大师救了我,我的灵魂就要被蚩尤吞噬,整个世界会因为蚩尤的重生而乱成一团。

    但为了救我,却让禅真大师这个高僧大德要彻彻底底的消失在天地之间,这又是何其的残忍?

    天道可真是不公啊!

    然而禅真大师却并没有搭理我,反而把目光投注在了觉慧大师的身上。

    他看着觉慧大师的目光里,充满着祥和,充满着慈爱,充满着留恋和不舍。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而当禅真大师念出了金刚经的最后四句偈语之后,觉慧大师趴在地上大哭了起来。

    这时禅真大师说道:“痴儿,只有身死魂灭,才能真正的了却尘缘,证得大道!你应该为为师笑,而不是为为师哭!”

    “为师去也,你不必牵挂!”

    随着禅真大师的这句话说出口,他就彻彻底底的化为了虚无。

    “师尊!”

    觉慧大师大叫了一声,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随后出了撕心裂肺的恸哭之声。

    而看着悲痛欲绝的觉慧大师,我实在是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去劝他?

    如果禅真大师在化为虚无之前所说的那番话真的那也就罢了!

    但在我看来,禅真大师说那番话,恐怕安慰觉慧大师的成分居多。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为我而死,禅真大师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了这个天地之间,和我有很大的关系。

    而就在我一脸愧疚的看着趴在地上大声恸哭的觉慧大师之时,黎月的脸上却流露出了一脸的杀意,走到了禅真大师的身旁。

    “你虽然是个好人,但我哥身上的秘密,却不能被你知道!”

    听到黎月这话,秦楚楚的同样也面露杀机,亮出了她的两把短剑。

    “你说的对,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平时这两个水火不容的女人,这会儿竟然意见一致的要杀了觉慧大师灭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