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五百四十五章 舍身入魔
    二十几年之前,就算是正一教的掌教和茅山宗的宗主出手,也没有招到禅真大师的阴魂。

    禅真大师的五眼六通并没有修成,还没有达到佛家的无上境界,所以他圆寂之后被接引去了佛家的西方极乐世界的可能性非常的小。

    所以天道门内部绝大部分的人都认为禅真大师的阴魂已经彻彻底底的消失在了天地之间。

    然而此时此刻,禅真大师的阴魂竟然用一个这样的方式现身在了我们的面前。

    而听到禅真大师那充满着禅意的话之后,觉慧大师反而哭的更加大声了。

    “当年如果不是师尊您从马路上捡了我,抚养我长大,那有觉慧的这条命在?”

    “师尊您对我有天高地厚之恩,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觉慧此生什么都不求,只求能在师尊左右,听您讲经说法,受您的教诲!侍奉您老人家!”

    “但师尊您,却连这个机会都不给我!”

    说到动情之处,觉慧大师就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个不停,鼻涕眼泪流的到处都是。

    而见此情形,金光闪闪的禅真大师一脸无奈的又念了一声佛号。

    “南无阿弥陀佛!”

    念完这声佛号之后,禅真大师对着觉慧大师说道:“痴儿,你的心意为师知道,但以为师目前的这种状况,却已经不能让你侍奉在左右了!”

    虽然说出家人讲究的是六根清净,无欲无求,了却一切杂念,但只要是人就有感情,对于觉慧大师而言,禅真大师亦师亦父一般,又怎么可能会没有感情?

    所以这会儿对着觉慧大师说话之时,禅真大师看着觉慧大师的目光里充满了慈爱和祥和,就好像一个父亲看着自己的子女之时一样。

    而听到禅真大师的话,觉慧大师就哭的更加大声和伤心了。

    这时禅真大师把目光投向了我,然后说道:“觉慧,现在不是你哭的时候,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这位施主谈!”

    虽然觉慧大师伤心不已,但禅真大师所说的话对他来说就是金口玉言。

    禅真大师让他不要哭,他就算是再难过,再悲伤,也咬着牙齿止住了哭声,一脸崇敬的坐直了身子,把目光投向了他这一生最为敬爱的师父。

    听到禅真大师说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谈,我就双手合十毕恭毕敬的对着禅真大师行了一礼。

    就连秦楚楚和黎月面对着金光闪闪的禅真大师之时,都情不自禁的对着他双手合十行了一礼。

    禅真大师同样也双手合十对我们三个回了一礼,然后主动打开了话题。

    “三位施主想必是为这镇龙柱下面的孽龙而来吧?”禅真大师问着道。

    我点了点头道:“大师您说的没错,我们正是为这镇龙柱下的孽龙而来!”

    听到我的回答,金光闪闪的禅真大师就盯着我打量了起来。

    片刻之后,只听见禅真大师说道:“虽然我的实力在天道门中排不到前面,但要论感知力,在整个天道门之中没有一个人能和我相提并论!”

    “二十九年前我来到这里之时,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了被封印地下的那条孽龙的强大!”

    “而且因为经历了太多时间的缘故,原先的封印已经困不住那条孽龙,最多三年时间,那条强大无比的孽龙就会脱困而出,残害无数生灵!”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才决定舍弃这身臭皮囊,用我的魂力和念力布下一个九龙伏魔印,封印和镇压这条孽龙”

    “然而,因为这条孽龙太过于强大,就算是以我毕生修炼所加持而来的念力和灵魂之力为代价,最多只能封印和镇压这条孽龙三十年!”

    “但在三十年之后,当这条孽龙脱困之时,不知道会有多少的天下苍生为其所害!”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在舍弃我这身臭皮囊的前一天晚上,我尝试着去打开我的佛眼,因为我很想知道,当这条孽龙脱困之后,会造成一个什么样的后果?”

    说到这里,金光闪闪的禅真大师飘到了我的面前。

    “这位施主,你是否能猜到我打开佛眼之后看到了什么?”禅真大师问着我道。

    我回答着道:“大师您应该看到了我们三个?”

    禅真大师点了点头道:“你说的没错,我确实看到了你们三个!”

    说到这里,禅真大师又从头到脚的打量了我一番。

    顿了一顿之后,禅真大师继续说道:“我不仅看到了你们三个,我还看到了一个和现在的你大不一样的你!”

    听到禅真大师这话,觉慧大师露出了一脸的不解之色,但黎月和秦楚楚却已经从禅真大师的话里面听出来了一些什么。

    这时禅真大师接着说道:“那个你的长相和你一模一样,但他身上所散出来的气势,却是一万个你都无法相提并论的!”

    “你看上去是那么的平凡和普通,给人有一种亲切感!”

    “但那个你,身上却充满了无尽的暴戾和杀戮气息,他就好像从十八层地狱之中钻出来的大魔王一样,是那么的令人恐怖!”

    说到这里,禅真大师又把目光投注到了我的身上,盯着我打量了起来。

    站在禅真大师的角度,他很难想象为什么在我的身上会出现截然不同的两种气质。

    所以,他只能用化身为魔来做出解释。

    但我最关心的,是我化身为魔之后生了什么?

    那条孽龙变成了一条巨大的左臂,融入了我的左臂之中,这一点是肯定的。

    但在我化身为魔之后,我还能做回自己吗?

    一念至此,我问着禅真大师道:“大师,为什么您在偈语中会说唯有舍身成魔化龙臂,方能拯救苍生获功德?我要是舍身成魔了,还能获取到功德吗?”

    因为只有功德之力才能化解蚩尤的魔性,如果我能获得功德,那我就一点都不害怕沾染到蚩尤的魔性。

    但如果我化身成魔了,被蚩尤占据了我的身体,吞噬了我的灵魂的话,获得功德对我而言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而听到我所提出的这个问题,禅真大师念了一声佛号之后才说道:“南无阿弥陀佛,小施主,我所说的舍身成魔,关键在这个舍字?”

    “能否拯救天下苍生,获取大功德,完全在于你愿不愿意舍?敢不敢舍?”

    说完这话之后,禅真大师那双闪烁着金光的双目死死的盯住了我,等着我做出回答。

    听到禅真大师这番话,我闭着双眼静心凝神的思考起了禅真大师所说的话。

    虽然我不知道禅真大师问这话是什么意思,但我从他的话里面却不难听出,只要我敢舍,就能够收获功德!

    所谓舍得舍得,只有先舍才能后得!

    一念至此,我就毫不犹豫的做出了决定。

    “为了天下苍生的安危,我们姜氏一族在过去的这几千年来所舍弃的还少吗?”

    “禅真大师,我姜一没有什么舍不得的!”我回答着禅真大师道。

    而听到我的回答之后,禅真大师双手合十声音洪亮的念了一声佛号。

    “南无阿弥陀佛,原来施主是姜氏一族的当代传人!那老衲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既然你愿意舍和敢舍,那老衲就陪你一起舍!”

    说这话时禅真大师竟然对着我行了一礼,以表示对我们姜氏一族的尊重。

    不过我有点儿不大明白,禅真大师他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难不成禅真大师也打算和我一样舍身化魔?

    而就在我正胡思乱想着之时,禅真大师双腿盘膝漂浮在了半空之中,然后对我说道:“小姜施主,该怎样才能舍身成魔,怎样才能把那条孽龙化成龙臂融入你的身体,你应该知道怎么做,现在就开始吧!”

    “如果耽搁的时间久了,让那条孽龙从地底下脱困而出就不好了!”

    而就在禅真大师的这句话说出口之后,我们几个就明显的感觉到我们脚下的大地在颤抖,就好像在地震一样。

    甚至还有阵阵的嘶吼声从地底下传来。

    这是那条孽龙要脱困而出的状况。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已经没有了任何选择的余地。

    我只能把所有的希望全部都寄托在禅真大师的身上。

    “蚩尤,快进入我的意识海核心,上了我的身,收了这条孽龙!”

    闭上了双眼之后,我通过意识海把我的念头传递给了蚩尤。

    而感受到我的念头之后,蚩尤这货得意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臭小子,你是我见过的人里面最蠢的一个!连续两次被我进入你的意识海核心,等一下你就不是你自己了!”

    哈哈大笑着把他的念头传给了我之后,蚩尤就进入了我的意识海核心。

    如果我这会儿反悔的话,只要我有任何的抵制心理,那蚩尤是进入不了我的意识海核心的,但我却没有任何抵制心理,放开心神让蚩尤控制了我的身体。

    而在控制了我的身体之后,蚩尤先来了一个仰天大笑。

    “哈哈哈”

    “从现在开始,这个世界将被我踩在脚下!”

    当上了我的身的蚩尤说出了这句话之后,他身上的气势就开始节节攀升,散出了滔天的威压。

    正如禅真大师所说的一样,之前平凡而又普通的我,这会儿看上去是那么的恐怖,身上充满了暴戾和杀戮的气息!

    面对着一个这样的我之时,秦楚楚流露出了一脸的恐惧之色,就连她的身体都在抖。

    作为九黎一族的圣女,黎月肯定能够想到我这会儿已经不再是我,而是他们整个九黎一族视为神一样的那个人物!

    蚩尤可以说是每一个九黎族少女的偶像,是每一个九黎族族民的信仰!

    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会儿面对着已经被蚩尤上了身的我之时,黎月这丫头的脸上竟然没有丝毫的激动之色,反而却一脸的紧张和担忧。

    禅真大师和觉慧大师不愧是高僧大德,这会儿就算是面对着气势滔天的我,他们两个也能做到淡定自若的盘腿而坐。

    而在扫了一眼金光闪闪的禅真大师和觉慧大师之后,被蚩尤上了身的我半蹲在地上,然后伸出我的右手握成爪状,向着地下把我的半条胳膊插进了地里。

    而就在我的这半条胳膊插进了地里之后,一股巨大的吸力就通过我的胳膊传递到了地心深处。

    转眼之间,当我的右臂从地里面抽了出来之时,一条褐色的巨龙就被我从地里面拽了出来。

    “还不给我变回去!”

    随着蚩尤大喝了一声,这条七八米长的褐色巨龙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左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