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五百四十四章 龙纹之谜
    禅真大师留下这几句偈语之时,并没有告诉觉慧大师是针对谁的。

    然而当觉慧大师把偈语念了出来之后,秦楚楚和黎月两个的目光全部都往我看来。

    秦楚楚亲眼目睹了锁龙井中的那条金色巨龙化做一条巨大的臂膀融入到了我的右臂的整个过程。

    所以当听到舍身入魔化龙臂这句偈语之后,她自然是能够猜到一些状况。

    而黎月作为九黎一族的圣女,对于大魔王蚩尤的情况,她了解的更为清楚,所以她也能通过舍身入魔化龙臂这句偈语猜到什么。

    但我这会儿整个人却愣在了那里,脑海之中只剩下了四个字。

    而这四个字,就是舍身入魔!

    其实根据锁龙井的案子,对于镇龙柱下的孽龙,我早就有所猜测。

    我猜这条孽龙恐怕很有可能是蚩尤的丈六金身中的某一截。

    而要想收了这条孽龙,让这条孽龙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那就必须让蚩尤出手。

    因为只有感受到了蚩尤的气息,感受到了蚩尤的神魂之力,那条孽龙才会臣服,才会化为它原来的模样。

    但让蚩尤出手,我就必须让蚩尤再一次侵入我的意识海核心,让他暂时掌控我的身体。

    可一旦要是这样的话,那蚩尤的神魂之力将又一次侵入到我的灵魂之中,我又会沾染到他的魔性。

    蚩尤的魔性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改变了我的性格,把我变成了一个暴躁而嗜杀的人。

    如果再沾染到他的魔性的话,那岂不是会让我化身成魔?

    一旦我化身成魔,那蚩尤就很容易占据我的意识海核心,吞噬掉我的灵魂,借助我的身体重生!

    如果大魔王蚩尤借助我的身体重生的话,那他对这个世界所造成的破坏恐怕比那条孽龙要严重的多吧!

    禅真大师的偈语要我舍身入魔,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那条孽龙化为我的左臂,避免他祸害生灵。

    但他考虑过在我的身体之内,还存在着大魔王蚩尤的神魂吗?

    就算是禅真大师的佛眼已开,能看到过去未来之事,恐怕他也看不到我身体之内的大魔王蚩尤吧?

    还有,他所说的九龙凝聚时,孽龙脱困日,这两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按照字面意思来理解,偈语中所说的九龙,应该指的是镇龙柱上面的龙形纹饰,正好是九条龙的形状。

    但那九条龙形状的纹饰是用不锈钢打造而成,已经和整个高架桥的支柱成为一体,又怎么可能会凝聚呢?

    在当前的这种情况之下,如何让九龙凝聚?让孽龙脱困?

    如何在我舍身入魔的情况之下,不被蚩尤这货给借体重生,反而还能因为镇压孽龙收获到大量的功德。

    这些对我来说都是很关键的问题,但我想了许久许久,却没有想出任何头绪。

    当天晚上,离开了觉慧大师住的那个桥洞,返回了酒店之后,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禅真大师所留下的偈语第一句就提到了那个龙行纹饰,既然这样的话,那说明解开镇龙柱的谜团,关键就在那个龙行纹饰上。

    想了大半个晚上之后,我决定再仔仔细细的把镇龙柱上的龙形纹饰勘查一遍。

    甚至一遍不行就十遍,十遍不行就一百遍。

    第二天一大早,吃了早餐之后我就和秦楚楚他们三个人一起来到了镇龙柱下面,盯着镇龙柱上面的龙行纹饰仔仔细细的勘查了起来。

    我花了整整一天时间,却没有现任何异常的地方。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我一直在做着同样的事。

    然而就算是我从各种角度和高度把镇龙柱上面的龙行纹饰仔仔细细的勘察了好几百遍,却依然没有现任何问题。

    在这种情况之下,让我的情绪非常的烦躁。

    就在这天傍晚,天色已经快要黑了下来之时,看着镇龙柱上面的金色龙纹,心情烦躁的我竟然产生了一种用打神鞭把这条镇龙柱给毁了的冲动。

    而就在我的情绪快要压制不住之时,一身褴褛的觉慧大师轻手轻脚的来到了我的身后。

    看着我那一脸烦躁的样子,觉慧大师双腿盘坐于地,然后大声的诵念起了金刚经。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尔时世尊。食时。著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

    也不知道为什么,觉慧大师虽然一身褴褛,但他坐在那里诵念着金刚经之时,却给人有一种庄严宝相的感觉。

    而看着庄严宝相的觉慧大师,听着他大声诵念的金刚经,我烦躁不安的情绪一下子就变的好了许多。

    于是我也和觉慧大师一样,双腿盘坐于地,把双眼闭了起来。

    就这样,随着觉慧大师坐在那里一遍又一遍的念着金刚经,我烦躁不安的心情渐渐的归于平静。

    而在心情归于平静之后,我并没有睁开双眼,而是用相气代替了我的双眼,去勘查镇龙柱上面的龙行纹饰。

    因为勘查了好几百遍镇龙上面的龙行纹饰,所以即便是不睁开眼睛,我也能清清楚楚的知道,那些龙行纹饰在镇龙柱上面所在的位置。

    而就在我把相气外放,和镇龙柱上面的龙行纹饰接触到的那一刻,突然间我有一种心神一颤的感觉。

    好像在镇龙柱的龙行纹饰上面,附着一层什么东西一样?

    而这种东西,用眼睛是看不到的,只能用意念力去感受。

    因为相气外放之时,有我的意念力附着在上面,所以我才会有这种感觉。

    佛家修行,其实主要修的是念力。

    而念力,只有用念力才能感应到!

    难道在这个九龙纹饰上面,有禅真大师所留下来的念力?

    禅真大师的偈语中说九龙凝聚之时,难道是把附着在九龙纹饰上的

    念力全部都感应到,让其凝聚起来吗?

    脑海之中闪现了这个念头之后,我就以相气为媒介,把我的意念力覆盖了整个龙行纹饰。

    果然,在我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几乎把我身体之内的相气全部都耗尽之后,以相气为载体,我的意念力终于覆盖了整个龙形纹饰。

    而就在我的意念力覆盖了整个龙行纹饰的那一刻,我明显的感觉到整个九龙纹饰上面的念力产生了巨大的波动。

    此时此刻,天色已经黑了下来,因为镇龙柱所在的位置并不是市中心,所以这会儿在镇龙柱附近只有我们几个人。

    然而,随着九龙纹饰上面的念力波动越来越大,镇龙柱上面的那九条金龙竟然散出了耀眼夺目的金色光芒。

    渐渐的,金光闪闪的九条龙行纹饰,竟然凝聚到了一起,凝聚成了一个人的模样。

    而在看到了这个金光闪闪的人之后,觉慧大师直接趴在地上对着这个人磕起了头。

    而且一边磕着头,觉慧大师一边还像一个小孩子一样,嗷嗷的大哭了起来。

    “此生此世能再次见到师尊一面,觉慧就算是死也无憾了!”

    一边把头磕的砰砰响,一边大声的哭着,觉慧大师一边说着道。

    原来这个闪烁着金色光芒的,正是西岩寺的前任主持方丈,二十几年前圆寂在镇龙柱下的禅真大师。

    此时此刻在我们面前的他,是他的阴魂所化,但他的阴魂所化出来的人形为什么会闪烁着金光?这就是我所不能理解的了。

    而在这时,浑身上下闪烁着金光的禅真大师念了一声佛号。

    “南无阿弥陀佛!”

    “生有何欢,死有何惧,我所摆脱的,不过是一具臭皮囊而已!”

    “觉慧,你苦修了二十几年,难道连这一点都还没堪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