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五百三十八章 清理门户 (上)
    根据我花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在徐家的商业中心所现的问题,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先,这个商业中心的正门是朝着东北方向开的,而正门朝东北,即朝向“三阴之地”,这就风水上叫犯了“鬼门煞”,很容易聚集邪煞之气。

    其次,在仔细对比之下,我现在这栋商业中心东北角的建筑,是按照风水术上面最厉害的凶煞组合“二五冲煞”,建筑而成,让这栋建筑成了“七鬼肆虐”之局。

    “七鬼肆虐”仅仅从字面意思上来判断,都不是什么好词,在这种格局的建筑物内,人是不可能会安稳的。

    而这栋商业中心的东北角,就是布下了“七鬼肆虐”之局的几栋高档写字楼,每年都会有人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从高楼上跳下来自杀身亡而死。

    还有,在这栋商业中心最大的一个商场里面,按照那个日资设计公司的设计,商场顶部的被安装了许多长短不一的灯。

    在普通人看来,这些灯的作用是用来照明和装饰的,但在我看来,这些长短不一的灯组合在一起,就形成了一个卦象。

    而这个卦象的名称,叫做“失魂落魄卦。”

    可以想象,在失魂落魄卦的灯光照射之下,会对商场中逛的人造成什么影响?

    如果有人的情绪本身就不好,受到了失魂落魄卦的影响,就很容易在精神恍惚之下,做出一些比较夸张的举动。

    而这个商场在商业中心的四楼,有好几个人在逛商场的时候突然之间就从四楼跳了下去,了结了自己的一生。

    另外还有一些方面,决定了这个商业中心内的商场赚不到钱,甚至人气不会旺。

    比如这商业中心通往商场的两架扶手电梯,如果电梯用的是金色,那在风水局上叫“二龙戏水”之局,而水是财,这自然是一个很好的布置。

    但那个日资的设计公司,却偏偏让徐家用了两个黑色电梯,而且这两个电梯还一长一短,一高一低,活生生的把一个“二龙戏水”之局硬给做成了“二黑卷财”之局。

    这“二黑卷财”之局,不仅不利于财,甚至还不利于人,在今年年初的时候,有一个小朋友就因为电梯出了故障,被电梯卷了进去,使的他幼小的生命因此而夭折。

    而且因为这“二黑卷财”之局的电梯沾染了人命,所以就成了一个带有煞气的断魂梯。

    那怕是电梯维护保养的再好,以后还是会不断的出问题的。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细节方面,对这个商场的人气都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比如商场顶部有一些用来做装饰的柱子斜插在天花板上,这在风水的角度来说都非常的不好。

    因为棱角越多煞就越多,而煞多的地方对人的心里,身体健康,很多方面都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人是高级动物,都有趋吉避凶的本能,既然在这个商场里面感觉身体不舒服,那在潜意识之中,以后就不愿意再来这个商场。

    在这种情况之下,商场的人气能旺那才叫怪呢!

    对于生意人来说,商业利益是他们的根本,谁要是损害了他们的商业利益,谁就是他们不共戴天的仇人。

    就如同古语所说的一样,损人财路,如同杀人父母!

    这会儿听我详详细细的把他那个日资设计公司在他们徐家的那栋商业中心所布下的风水局说了出来之后,徐家家主的肺都快要被气炸了!

    徐家家主平时看上去一团和气八面玲珑,脸上永远都堆着笑容。

    但这会儿的徐家家主,却一脸的杀气腾腾,牙齿咬的噔噔直响。

    甚至在言语间很粗鲁的骂起了那家名叫山田设计公司的日资设计公司。

    而在徐家家主骂完了这家设计公司之后,我对这家设计公司倒是产生了不小的兴趣。

    因为这家设计公司所用到的很多风水手段,是我们姜家的神相天书之中才有的风水手段。

    比方说那“二五冲煞”“七鬼肆虐”之局,还有“失魂落魄卦”和“二黑卷财”之局,这都是结合我们姜家的神相天书中所记载的一些风水局改良而成的。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就算是徐家家主找了不少的风水大师前来,却一直都改变不了这栋商业中心的风水。

    根据我爷爷跟我所说的情况,徐福确实从我们姜家的老祖宗那里学去了不少我们神相天书中的内容,而这个日资的设计公司之中,有人能运用神相天书中的风水局,这就说明这个人是徐福一脉的传人。

    而根据我对徐福和石原家族之间的关系的猜测,这个给徐家的商业中心做设计的设计师,恐怕很有可能是石原家族的人。

    不过不管这个设计师是石原家族的人,还是徐福的传人,我觉的我都很有必要替我们天机一脉,姜氏一族清理门户。

    站在我的角度,是绝对不能让他再用我们姜氏一族天机一脉的风水术去害人!

    一念至此,我的双目之中顿时就有杀机在闪烁。

    “徐家主,你说的这家名叫山田设计公司的日资公司还能联系到人吗?”我问着徐家家主道。

    听到我这话,徐家家主咬牙切齿的道:“我这就安排人去查山田设计公司,一旦查到了这帮孙子,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

    我摆了摆手对徐家家主说道:“徐家主,你查这家公司可以,但千万不要打草惊蛇!查到了这家公司的具体情况之后,我们再做打算!”

    徐家家主这会儿虽然无比的气愤,但他毕竟是五十来岁的人了,不会那么冲动。

    见我说不要打草惊蛇之后,立刻就点了点头表示认可。

    “小姜先生,我这就安排人去查山田设计公司,一旦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徐家家主站起了身子说道。

    我同样也从沙上站了起来说道:“那栋商业中心该怎么改变风水格局,回头我详详细细的写下来给你,只要你们按照我所说的去改,很快就能把那里的风水格局扭转过来的!”

    “不过在没有查清楚山田设计公司的情况之前,那栋商业中心的风水格局暂时就先不要动!”

    徐家家主自然是明白我话里面的意思,说了句:“小姜先生我知道了。”然后转身就走。

    因为要替我们天机一脉清理门户,所以镇龙柱的案子我暂时放到了一边。

    上海的南京路的繁华我早就有所耳闻了,尤其是徐家家主给我们安排的这个酒店,就在南京路上。

    所以在吃了晚饭之后,我就主动邀请黎月和秦楚楚一起去逛一下南京路。

    本来秦楚楚是没打算跟我一起去的,甚至在面对着我的邀请之时,她还摆出了一副横眉冷对的样子。

    但当黎月这丫头兴高采烈的主动挽上了我的胳膊之后,秦楚楚立马就改了主意。

    甚至黎月这丫头挽住了我的左胳膊,秦楚楚竟然主动挽住了我的右胳膊。

    就这样,黎月挽着我的左胳膊,秦楚楚挽着我的右胳膊,我们三个人在无数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注视之下,在南京路上溜达了一个多小时。

    在这期间其实我很别扭,甚至当我想起了躺在冰冷的万年寒玉棺中的陈婉秋之时,我感到非常的内疚。

    但我却又不能把她们两个推到一边。

    这让我那叫一个悔啊!

    我就不能好好的在酒店里面休息,非要给自己找罪受吗?

    在外人看来被两个绝品美女挽着胳膊,我享尽了齐人之福,但他们那里知道,这一路上我一直都在受着良心的谴责

    当天晚上,一夜无话,在第二天上午大概十点多的时候,徐家家主亲自来了酒店,把他们徐家所查到的情况告诉了我。

    而根据徐家所查到的情况,那个山田设计公司还在上海,公司内部的核心人员并没有生什么太大的变化。

    但因为山田设计公司的设计费很便宜,而且设计方案都非常不错的缘故,这几年有不少新建的楼盘和物业都是山田设计公司设计的。

    徐家家主刻意派人去调查了一番,就现了许许多多的问题。

    原来只要是山田设计公司设计的楼盘或者物业,就很容易出现一些比较诡异的情况。

    比方说山田设计公司所设计的居民小区,很容易招惹邪祟之物,经常会有灵异事件生,从而导致了一些人的死亡。

    看来这个山田设计公司,不仅仅是针对徐家,就连普通人都没有打算放过。

    听徐家家主说到这里,我已经怒不可遏了。

    “徐家主,麻烦您告诉我山田设计公司的具体地址?”我一脸杀意的问着徐家家主道。

    徐家家主说道:“山田设计公司只有五个人,平时这五个人都在松江那边的一套别墅里面工作。”

    我说:“徐家主,麻烦你把那套别墅的位置告诉我!”

    接下来徐家家主就把山田设计公司那五个人用来上班和住的别墅的具体地址到了我的手机上。

    而在把地址完了之后,徐家家主问着我道:“小姜先生,你打算怎么对付山田设计公司的这几个人?需要我们徐家怎么配合?”

    我自从出道以来,从来都没有这么迫切的想杀人的念头,所以当徐家家主问起了我这话之时,我面带着浓烈的杀机说道:“徐家主,我唯一需要你做的事情,就是不要让官方的人介入这件事!”

    徐家家主不知道我为什么对山田设计公司的人比他还要恨,但他却并没有多说什么。

    而且徐家家主还重重的点着头道:“小姜先生你就放心吧!就算是你把山田设计公司的那五个畜生全部都给灭了,把那栋别墅给烧了,也没有人会管的!”

    作为上海天道门分部的负责人,以徐家家主和官方的关系,做到他所说的这一点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难度。

    而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没有什么后顾之忧,能够放心大胆的替我们天机一脉清理门户了!

    当天晚上,当夜色降临之后,徐家家主派了一辆车专门把我和秦楚楚还有黎月三个人送去了山田设计公司所在的那栋别墅附近。

    而从车上下来之后,我就全面启动了相气。

    只要我的相气一启动,方圆千米之内的任何声音,我全部都能够听到。

    而根据我所听到的声音来判断,在别墅之内竟然不止有五个人,而是有七个人。

    此时此刻,这七个人正坐在别墅的客厅里,用日语交谈着。

    “五长老,您老突然驾临,所谓何事啊?”一个声音问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