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五百二十四章 秦楚楚的短信
    天道门三大家族都有着几千年的底蕴,所以在过去的几千年之内,只有天道门三大家族才会有人能突破仙凡之隔,成为天阶仙一级的存在。

    七十年前的那三位三大家族的老祖,同样也都是天阶仙一级的存在。

    这三位天阶仙一级的存在,可以说是天道门的最高战力!

    然而,即便是这三位天阶仙一级的存在联手,在去了一趟那个村子所在的地方之后,天道门这边却没有下文了。

    就这样,之前那个村子所在的位置成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山谷,因为曾经有一条黑龙突然出现在这里过,所以那个地方就被当地人叫做坠龙谷。

    后来随着坠龙谷附近的几个村子的人,也全部都逃离了自己的家园。

    官方干脆把坠龙谷方圆几十里之内划成了禁区,派了专门的人把守在外面,不让人靠近。

    因为天道门这边一直都没有给官方一个交代,所以坠龙谷就成了天道门的三大悬案之一。

    说到这里,赖老就把目光往周家老祖看去。

    “我说老周啊,当时你们三大家族的三位老祖宗去了坠龙谷之后究竟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你们天道门一直不肯透露呢?”

    “这事情都过去了几十年了,你们就不能说出来吗?”赖老笑眯眯的问着周家老祖道。

    而被赖老这么一问,周家老祖顿时就一脸的尴尬。

    甚至不要说周家老祖了,就连秦家老祖和姚家老祖两个人也全都露出了一脸的尴尬之色。

    在和秦家老祖以及姚家老祖的目光之中做了一个交流之后,周家老祖缓缓说道:“当年的事,不是一句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现在就看天机门愿不愿意接受我们天道门所提出的条件了?”

    “如果天机门能破了这三大悬案,那我们天道门就愿意接受天机门的存在!”

    “如果天机门不愿意接受我们天道门所提出的条件,那我们天道门绝然不能接受天机门的存在!”

    因为有点儿不大好意思,所以周家老祖说话之时都不敢直视赖老的眼睛,把他的头低了下去。

    而听到周家老祖这话,赖老却并不以为然,好像早就有了思想准备一样。

    只见赖老一脸肃穆的对我说道:“我说姜一啊!天道门所提出的这个条件,你不接受也得接受!”

    “但如果你能破了天道门的这三大悬案,那我可以代表官方给你一个承诺!”

    说到这里,赖老从他一直坐着的那个大石头上站了起来,双目如电的看着我。

    “如果你能破了天道门的三大悬案,那以后天道门在官方有什么特权,天机门就同样也有!你本人在官方的地位,将和天道门的门主一样!”

    听到赖老这话,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不管我有没有本事去破了天道门的这三大悬案,为了官方给天机门的特权和待遇,我觉的我都应该去拼一把!

    更何况赖老说了,天道门所提出的这个条件,我根本就不能拒绝!

    既然这样,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

    一念至此,我就昂挺胸的答应着赖老道:“既然您老这样说,那我就代表着天机门接下这三个案子!”

    而见我答应的这么豪爽,赖老哈哈大笑了起来。

    一边笑着,赖老一边说道:“对嘛!既然你说你是天选之人,天命之子,那就应该拿出你天选之人天命之子的气魄来!”

    “连老天爷都站在你这边,你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成的?”

    我自己可是很清楚的知道,我的天命之子的身份可是已经被上天给剥夺了,所以听到赖老这话,我不由的有点儿心虚。

    对于赖老这话,姚家老祖很不服气的冷哼了一声,周家老祖对我这个“天命之子”好像很感兴趣的一样,一直都在打量着我。

    至于受了重伤的秦家老祖,好像在皱着眉头思考着什么一样?面部的表情看上去比较复杂。

    接下来见我答应了他们所提出的条件,天道门这边的人就没有再说什么,因为秦家老祖受的伤比较重,所以赖老上山之时坐的那个滑竿就给了秦家老祖坐,让那两个小伙子抬着秦家老祖下山。

    周家老祖和姚家老祖跟在了滑竿后面,缓步下山而去。

    青羊道人临走之前已经彻底的清醒了过来,在用带着恐惧和仇恨的目光看了一眼胡莉莉和我们之后,他也狼狈不堪的跟在了周家老祖他们的身后往山下而去。

    赖老因为不想在其他的人的面前和我表现的过于亲密,在用慈祥而又和蔼的目光看了我一眼,轻轻的点了点头之后,就转身往山下走去。

    转眼之间,落雁坡上就只剩下了我们这边的六个人。

    接下了天道门三大悬案,这对我来说将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如果有天阶仙一级的高手帮忙,那对我破了这三大悬案,将会起到很大的帮助。

    考虑到这一点,我就打算厚着脸皮向蛇仙老爷子和瑶瑶请求帮助。

    然而,还没等我开口说话,蛇仙老爷子却已经先开口了。

    只听见蛇仙老爷子说道:“小家伙,当初你帮了我一个忙,让我欠下了你一个人情!现在我帮你打了一架,咱们两个就算是两清了!我老人家去也!”

    而随着话音一落,蛇仙老爷子已经不见了人影,这一下子把我给气的连连跺脚。

    不是说好了做天机门的客卿长老吗?怎么这说走就走了?

    这蛇仙老爷子也太不靠谱了一点!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只能把希望全部都寄托在了瑶瑶的身上。

    要知道瑶瑶可是连秦家老祖这个天阶仙一级的存在都能虐成狗的鬼中至尊,如果有她的帮助,我破这天道门三大悬案,或许会有那么一点机会。

    于是我一脸谄媚的对瑶瑶说道:“破了这三个案子,对天机门的展很重要,对我个人也很重要,瑶瑶你应该会帮我吧?”

    为了让瑶瑶帮我,我已经连节操都没打算要了,我话里的意思很清楚明白,那就是瑶瑶她帮我破了这三大悬案,距离我走上人生巅峰肯定会更近一步。

    然而,在听到我说的话之后,瑶瑶却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你回去告诉顺子,就说我要回趟老家,过段时间才能回来!”

    丢下了这句话之后,瑶瑶一个闪身就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看来瑶瑶虽然重伤了秦家老祖,她自己同样也受了不轻的伤,不然的话,她就不会这么着急的赶回去疗伤了。

    这下好了,蛇仙老爷子不愿意帮我,瑶瑶不能帮我,至于胡莉莉,我看还是算了吧!

    她的蛊惑天下对人有用,对于锁龙井,镇龙柱和坠龙谷所牵扯到的这三条龙来说,恐怕不会起到任何用处!

    夏家家主和马家家主要管理他们的家族,而且以他们两个的实力,恐怕对我也起不到太大作用的帮助。

    至于天道门内的其他人,也就黎月这丫头能给我帮到一些忙了!

    看来我只能带着黎月这丫头去破天道门的三大悬案了!

    整个天道门都破不了的三大悬案,我和黎月这丫头两个人能破吗?

    说实话,虽然赖老对我好像信心十足的一样,但我自己却一点信心都没有!

    想到这一点,我就头大如斗一脸无奈的和夏家家主以及胡莉莉三个人离开了落雁峰。

    下了华山之后,夏家家主和马家家主全都返回了各自的家族,我和胡莉莉一起返回了西安。

    胡莉莉和刘恋是两个人一起到西安来的,刘恋帮不上什么忙,他就一个人留在了酒店里面。

    对于天机门而言,胡莉莉收拾了青羊道人的那一局很关键,所以我自然是要好好的请她和刘恋两个人吃顿饭,算是表达一下我的感谢之意。

    所以在到了西安之后,我就先找了一家档次比较高的餐厅,让胡莉莉给刘恋打电话,到这家餐厅来吃饭。

    而就在胡莉莉给刘恋打电话的功夫,我把我的双品牌山寨手机也拿了出来,按下了开机按钮。

    因为生怕黎月那丫头在找不到我的情况之下猛给我打电话,所以在和马家家主他们汇合之后我就把手机给关了。

    这会儿我刚刚把手机打开,就看见有好几十条短信。

    这些短信绝大多数是黎月这丫头打我的电话打不通的时候秘书台过来的。

    但有一条短信,却是刚刚在几分钟之前过来的。

    来这个短信的号码,我竟然是那么的熟悉!

    就算是倒着背,我都能把这个手机号码背出来!

    这个手机号码是秦楚楚的,而她所来的短信的内容,竟然是问我打算先破那个案子?

    而且她还在短信中告诉我,说她会和我一起去破天道门的这三大悬案!

    打个简单的比方,如果我打算先去四九城破锁龙井的案子,就告诉她我去四九城的具体时间,到时候她会跟我一起去。

    如果我打算先去上海或者岭南,同样也是如此。

    看着秦楚楚所来的这个短信,我不由的陷入了沉思之中。

    我实在是搞不明白,秦楚楚她为何会有这个举动?

    她应该是对我恨之入骨,恨不得杀了我才对,又怎么可能会陪我一起去破这天道门的三大悬案呢?

    而且我刚刚接了天道门的三大悬案不久,秦楚楚就给我来了短信,她这效率也太高了一点吧?

    在胡莉莉点菜的功夫,我皱着眉头想了许久,突然间我想到了赖老所说的那句话。

    “连老天爷都站在你这边,你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成的?”

    想到了这句话之后,我突然好像明白了秦楚楚她之所以给我这条短信的原因。

    因为在秦家老祖看来,秦楚楚和我一样是天选之人,如果照赖老所说,连老天爷都站在我这边的话,那秦楚楚应该也是一样的!

    但其实秦家老祖却并不知道,我天选之人的身份已经被上天所剥夺了,只有秦楚楚才是唯一的天选之人!

    但或许是为了拿我和秦楚楚做比较,也或许是有其他的目的,秦家老祖才决定让秦楚楚和我一起去破天道门的三大悬案。

    而秦楚楚就算是对我恨之入骨,但在秦家老祖的要求之下,她却不得不了一条短信给我。

    也不知道为什么,在想到了这一点之后,我突然觉的秦楚楚很可怜。

    我觉的她就是一个任人摆布的木偶,对于秦家而言,她并不是高高在上的天命之女,而是一个被秦家所利用的工具。

    只要秦家有需要,那怕是让她和我这个侵犯了他的人在一起,她也无法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