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五百零八章 赝品
    按照当前表面上的实力对比,夏覆海这边是一点胜算都没有。

    顶级高手的数量,夏覆海这边只有他一个,而夏翻江这边却有青羊观的两大高手,他本人和夏良辰四个人。

    至于手下的人,青羊观这边出动了上百名精锐弟子,夏翻江也带了十几名他的心腹手下。

    这样一来青羊观和夏翻江手下的人加起来,在数量上远远的过了夏覆海手下的那几十个铁杆死忠。

    所以在夏翻江看来,夏覆海没有任何翻盘的可能,夏家的家主之位,是必然要落在他的手中的。

    就算是夏覆海这会儿向他低头认输,也是一件再也正常不过的事情!

    “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是老大你这辈子所做的决定之中最正确的一个!只要你把禹王鼎交出来,那我就放了你们一家,还有你手下的这帮人!”

    面对着一脸失落毫无战意的夏覆海,夏翻江阴阴的笑着说道。

    而听到夏翻江这话,夏覆海这边的一些死忠铁杆立刻就情绪激动的表出了他们的反对意见。

    “家主,不要啊!就算是为你而死,我们也不会有任何的犹豫!你可千万不能把禹王鼎交出去!”

    “家主,你好不容易让禹王鼎认主了,怎么能把禹王鼎交给夏翻江这个卑鄙小人?”

    “家主,让夏翻江这个畜生做夏家家主,我们夏家迟早会毁在他的手上!绝不能把禹王鼎交给他!”

    听到他这些铁杆死忠的手下所说的话,夏覆海却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你们都别吵了!”

    夏覆海这话一出口,他手下的那些人瞬间就变的鸦雀无声。

    接下来夏覆海说道:“和他们拼死一战容易,但你们有没有想过,一旦你们死了,你们亲人怎么办?如果用一个禹王鼎能换来你们这些人的平安,让你们的亲人不为你们流泪,那就算是把禹王鼎交出去又怎么样?”

    说完这句话之后,夏覆海把他手中的禹王鼎直接丢给了夏翻江。

    夏翻江这人还是挺精明的,生怕夏覆海坑他,并没有用手去接禹王鼎,而是往后退了一步,等禹王鼎落到地上之后,才把禹王鼎从地上捡了起来。

    而就在夏翻江一脸激动的把禹王鼎拿在手上把玩着的时候,夏覆海说道:“禹王鼎是通灵圣器,从我把它丢给你的那一刻起,我就不是他的主人了!你可以用滴血认主的方法试试,看看禹王鼎会不会认你为主?”

    说到这里,夏覆海顿了一顿,然后问着夏翻江道:“现在你可以放我们走了吗?”

    而听见夏覆海这话,夏翻江立刻就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

    笑了几声之后,夏翻江突然脸色一沉,然后一脸杀意的说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自古以来就是如此!所以唐太宗李世民杀了他的两个兄弟,宋太祖赵匡胤,被他的亲弟弟所杀!”

    “到现在连这个道理你都不明白,真是愚蠢之至,幼稚至极!”

    夏翻江这话一出口,夏覆海脸上的表情就显的很痛苦。

    “老二,我们两个可是一母同胞,你真的没打算给我留一条活路?”夏覆海问着夏翻江道。

    只见夏翻江一脸狰狞的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我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隐患的!你们这些人,全都得死!就算是你们的家人,我也都都不会放过!”

    “只有我这样的人,才有资格做夏家的家主,才能让我们夏家重复往日的辉煌!我相信,禹王鼎一定能认可我这样的人做夏家家主的!”

    说完这话之后,夏翻江把他的右手中指放在嘴里咬了一口,就打算把他的中指血滴在禹王鼎上面,让禹王鼎认他为主。

    而就在夏翻江刚刚把他的中指从嘴里拿了出来之时,站在他身后的夏明远和支持夏翻江的那名夏家族老夏良辰相顾对视了一眼之后,突然往前走了一步,把一把一尺来长的匕捅进了夏翻江的后背。

    而且趁着夏翻江转过身子的机会,夏明远从他的手中把禹王鼎一把夺了过去。

    夏翻江是万万都没有想到,他的亲生儿子,竟然给他来了这么一手!

    本来夏覆海手下的那些铁杆死忠已经做好了和夏翻江拼死一战的准备了,但这突然之间所生的变化,把所有人全都给吓了一大跳!

    就连青羊观的人,也都没有意料到会生这种状况!

    “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是你爸你知道吗?”

    夏翻江一脸的痛苦,用手指指着夏明远问道。

    看着夏翻江那一脸痛苦的样子,夏明远往后倒退了两步,然后和夏翻江一样把他的右手中指放在口里咬了一口。

    “爸,成大事者,不拘小节,这话你跟我说过很多遍!我这样对你的原因,其实你应该能够明白!”

    “我不过是想做夏家的家主,禹王鼎的主人罢了!”

    说着话的同时,夏明远把他右手中指上流出来的血,全部都滴到了禹王鼎上面。

    转眼之间,那个如同铃铛一样的禹王鼎就被鲜血给染红了,但夏明远的血,却没有被禹王鼎所吸收。

    这时夏翻江一脸愤怒的对夏明远说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将来夏家家主的位子,不是迟早要传给你的吗?”

    夏明远看了一眼夏良辰,然后回答着夏翻江道:“二爷爷说你在外面还有其他的女儿和儿子!夏家家主的位子,你将来未必会传给我!更何况就算是你会传给我,我也不想等几十年!”

    听到夏明远这话,夏翻江立刻就往夏良辰看去,不过这会儿他的身体已经开始摇摇晃晃的,看上去有些坚持不住了。

    而在和夏良辰对视了一眼,看到夏良辰那一脸冷漠的表情之后,夏翻江一脸痛苦的摇着头说道:“蠢货啊蠢货!我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一个蠢货!你被人给利用了你知道吗?”

    说完这话之后,夏翻江终于坚持不住的仰天倒地,瞪着一双眼睛离开了这个世界。

    夏覆海和夏翻江毕竟是一母同胞,看着自己的亲弟弟死在了面前,夏覆海的双目之中顿时就流出了两行眼泪。

    “为了夏家的家主之位,连弑父这种事都能做出来!我今天要不杀了你这个畜生,就不配做夏家家主!”

    用手指指着夏明远,夏覆海一脸杀意的说道。

    对于夏覆海所说的这番话,夏明远却并不以为然,而是一脸恭敬的对青石道人说道:“青石道长,只要你们青羊观能帮我坐上夏家家主之位,那我们夏家以后就是你们青羊观的附属家族!”

    为了成为夏家家主,夏明远这畜生连弑父这种事都能做出来,但对于青羊观来说,让夏明远做夏家的家主,反而更容易让青羊观掌控夏家。

    所以虽然对目前的这种突状况感到有些意外,但对夏明远所表达出来的态度,青羊观的两大高手却非常的满意。

    “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帮你坐上夏家的家主之位!”青石道人点了点头说道。

    听到青石道人这话,夏明远就好像吃了一颗定心丸一样,不过让他感到有点儿遗憾的是,他的血滴到禹王鼎上面之后,却没有任何反应。

    “我比我爸还要狠,为什么禹王鼎不愿意认我为主?”

    而就在夏明远看着手中的禹王鼎自言自语着之时,夏覆海却哼了一声说道:“我们夏家的禹王鼎可是通灵圣器,只有有道之士才配拥有!我怎么可能会把禹王鼎让一个畜生去掌管!”

    说着话的同时,夏覆海竟然又从他的身上拿出了一个禹王鼎。

    他之前给夏翻江的那个禹王鼎,竟然是一个高度仿真的赝品!

    而就是这个赝品,让夏翻江和夏明远上演了一场父子相残的人间惨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