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五百零七章 兄弟相残
    对于夏家而言,禹王鼎所代表的意义非凡。

    可以说夏家的兴亡盛衰,和禹王鼎有着非常大的关系。

    当年夏桀无道被商汤所取代,就是因为夏桀不能让禹王鼎认主的缘故。

    也正是因为夏家一直都没有人能让禹王鼎认主,所以夏家才衰落到了现在的这种地步。

    虽然夏家号称是天道门三家十派之外实力最强的一个家族,但在夏家人看来,夏家目前的实力和地位,却远远无法和他们夏家的祖先所创造的辉煌相提并论!

    夏覆海能让禹王鼎认主,这就代表着他很有可能会重复夏家祖先当年所创造的辉煌!

    而根据夏覆海所说,他之所以能让禹王鼎认主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给出了一个加入天机门的承诺!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从夏覆海这个夏家家主,到夏家的随便一名普通子弟,全部都心悦诚服的愿意加入天机门,成为天机门的一份子!

    而在扶起了夏覆海,让夏家的所有人全部都站起来之后,我却一直都暗暗的在想,为什么在夏覆海向我承诺加入天机门之后,夏家的禹王鼎就承认了他呢?

    所谓得道者多助,失道者寡助,当年夏桀无道,所以夏家的禹王鼎不承认他,不愿意认他为主,所以夏家的天下被商汤所取代。

    而这会儿夏覆海在答应加入天机门之后,就能够被禹王鼎所承认,这在我看来,至少能够说明两点问题。

    先说明禹王鼎和轩辕剑一样,肯定是一件通灵圣器,因为只有通灵圣器,才能像禹王鼎这样自己选择主人。

    其次说明夏覆海对我所做出的承诺,同样也得到了禹王鼎的认可,这才让禹王鼎心甘情愿的认他为主。

    而夏覆海对我所做出的承诺,就是脱离天道门,加入天机门。

    这至少说明天机门目前所做的事情,是被禹王鼎这个通灵圣器所承认的!

    或者说我这个天机门的门主,是被禹王鼎这个通灵圣器所承认的!

    脑海之中闪现了这些念头之后,让我更加坚定了我的信念!

    维护天道公正,守护人族安危,这是我们天机门的责任和义务!

    但对于我们天机门的任何一个人而言,谁都不能把自己当成高高在上的存在!把自己当成凌驾于普通人之上的存在!

    天道的公平和公正,需要我们去维护!

    正常情况之下,随着我们保住了夏覆海的夏家家主之位,让他彻底的掌控了整个夏家,我们这次成都之行的任务算是完成了。

    但在最后一局的生死擂台上,貅爷杀死了青羊观观主的私生子,这就让夏家的青羊观处在了不死不休的敌对状态。

    而且夏翻江和夏明远这父子两个,也肯定不会心甘情愿的被逐出夏家。

    夏翻江父子要是和青羊观联合在一起对夏家难,对于刚刚掌控了夏家的夏覆海来说,肯定会非常的不利。

    所谓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在和夏覆海商量了一番之后,我们定下了一个计划。

    两天之后的上午,夏覆海和婉安父女两个,另外带着四个穿着黑色西服和墨镜的保镖,开着一辆劳斯莱斯和一辆宝马,亲自送我和黎月还有貅爷和叶罗妮去了成都的双流机场。

    说到貅爷和叶罗妮两个,就让我对叶罗妮这丫头的心思感到很不了解了。

    本来以为经过了这次的生死情劫之后,他们两个的关系会水到渠成。

    但不知道为什么,叶罗妮却突然连话都不愿意跟貅爷说了。

    每次见到貅爷的时候,叶罗妮都会故意躲着他。

    就连这次去机场的路上,叶罗妮都不愿意和貅爷坐同一辆车。

    如果不是飞机票不好改签的话,叶罗妮恐怕连飞机都不愿意和貅爷做同一架。

    貅爷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能无可奈何的随了叶罗妮的性子。

    为了救活貅爷,她连命都可以不要,但这会儿貅爷活了,而且老修还对她来了一个深情表白,但她却不搭理人家了!

    有歌的歌词我记的叫女人的心思千万你别猜,因为猜来猜去谁都猜不来!

    看来这歌真是道出了很多男同胞的心声啊!

    就这样,老修一路上在那里一脸郁闷的叨叨着,说女人的心思可真难猜,我们一行人到了成都双流机场。

    以夏家在成都这一亩三分地上所掌握的能量,让我们把车直接开到机场里面都不是什么太难做到的事情。

    而就在把车开到了机场里面之后,我和黎月换下了两名夏家保镖的黑色西装,带上了他们的墨镜。

    这两名刻意选出来的身材和体型跟我和黎月差不多的保镖却穿上了我们两个的外套,和貅爷跟叶罗妮一起登上了飞往西安的飞机。

    接下来我和黎月就以夏家保镖的身份跟随着夏覆海和婉安父女两个返回了夏家。

    当天晚上,为了庆祝夏覆海保住了他的家主之位,夏覆海在夏家的家族宴会厅内刻意举办了一个晚宴。

    不过夏覆海并没有邀请外界的人参加这场晚宴,仅仅是把夏家内部对他忠心耿耿的那些人召集在了一起吃一顿饭而已。

    当然,我和黎月肯定不会暴露身份,带着墨镜以保镖的身份混迹在夏家人之中。

    而就在晚宴举行了一半时间之时,就看见一名守卫夏家大门的年轻小伙子气喘吁吁鲜血淋淋的从外面跑了进来。

    “家主,大事不好了!”

    “二长老和二爷带着一大堆人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我们门口守卫的好几个弟兄,都被他们给杀了!”

    听到这个守卫所说的话,夏覆海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

    “你们几个给我保护好婉安他们母子三个!其他的人跟我一起出去!我倒要看看二叔和夏翻江他们想干什么?”

    “难不成他们想毁了我们夏家的千年基业吗?”

    给他的几个心腹交代了一番之后,夏覆海就龙行虎步的往外走去。

    我和黎月两个人跟在一帮夏家人身后,跟着夏覆海从夏家的宴会厅里面走了出去。

    而在我们从宴会厅里面走了出去之后,就看见夏翻江和夏明远父子,还有支持他们父子两个的那名夏家族老,以及夏翻江的十几名铁杆死党,正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

    除了这些人之外,青羊观的两大高手,青石道人和青松道人,这两个人也带着上百名穿着道服的青羊观弟子走了过来。

    果然不出我的预料,在得知了我们已经离开的消息之后,夏翻江父子两个就迫不及待的青羊观联手要对夏家难。

    “夏翻江,你要干什么?你为什么要杀掉守在门口的那几个人?他们都是我们夏家的子弟,难道你忘了自己是夏家人吗?”

    等到夏翻江一帮人走到了对面停住了脚步之后,夏覆海立刻就一脸怒火的质问起了夏翻江。

    而夏翻江却不以为然的冷笑着道:“杀死他们几个算得了什么!今天晚上,谁要不承认我是夏家之主,我就会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夏翻江这话一出口,夏覆海当时就把禹王鼎亮了出来。

    “就连我们夏家的禹王鼎都已经认我为主,你有什么资格做夏家之主?看在我们是一母同胞的份儿上,你现在就给我带着你的人滚,或许我还会饶你一命!”

    夏覆海说话之时虽然声音很洪亮,但在夏翻江看来,他却明显的有些色厉内荏的感觉。

    于是夏翻江一脸嚣张的狂笑了起来。

    “哈哈哈”

    笑完之后,夏翻江一脸嚣张的说道:“你说你会饶我一命?这恐怕是我这辈子所听到的最好笑的一个笑话!”

    “你觉的你能凭什么饶我一命呢?就凭你手中的禹王鼎吗?”

    “或者说凭姜一和天机门的人?”

    “再或者说,凭一直都对你忠心耿耿的三叔和四叔?”

    听到夏翻江的这番话,夏覆海脸上的表情显的有点儿不大自然。

    这时夏翻江继续说道:“要想挥出禹王鼎的威能,至少要天阶仙一级的存在才能够做到!”

    “但自从封神大战之后,普通人想突破仙凡之隔,简直比登天还难,除了天道门三大家族之外,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天阶仙一级的存在!”

    “就算是你能让禹王鼎认主,以你的实力能让禹王鼎挥出多少威能呢?”

    “夏覆海,你能让禹王鼎挥出百分之一的威能吗?”

    被夏翻江这样一问,夏家的所有人全部都往夏覆海看去,却看见夏覆海一脸的尴尬,没有做出任何回答。

    而在这种情况之下,夏翻江就表现的更加嚣张。

    只见夏翻江继续说道:“姜一和天机门的那个女的确实很厉害,但他们却已经返回了西安,就算是你带着我们夏家加入了天机门,他们也帮不到你吧?”

    “至于三叔和四叔那两个老不死的,他们还在医院里没有出院吧?”

    听夏翻江说到这里,夏覆海紧皱着眉头问着夏翻江道:“姜一他们几个离开,你是怎么知道的?”

    而听到夏覆海的这个问题,夏翻江又一次的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

    一边笑着,夏翻江一边说道:“老大,有时候我真是想不通为什么咱爸会把家主之位传给你?”

    “像你这么幼稚和愚蠢的人,有什么资格做我们夏家的家主?”

    “难道你以为我替你管理了那么多年夏家,就没有在你的身边安插几个人吗?”

    而随着夏翻江的这话一出口,有好几个被夏覆海视为心腹的夏家人就主动站了出来,站到了夏翻江一边。

    夏覆海看到那几个人站到了夏翻江一边,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随后只见夏覆海一脸失落的说道:“看来我真的不配做夏家家主!”

    “如果你们之中还有人认为像我这么愚蠢和幼稚的人不配做夏家家主的话,就站到老二那边去吧!”

    听到夏覆海这话,看着夏覆海那一脸失落好像已经认输了的表情,又有几个夏覆海这边的人站了过去,站到了夏翻江一边。

    在这种情况之下,剩下的人就全部都成了夏覆海的铁杆死忠,就算是跟着夏覆海去上刀山下火海,为夏覆海而死,他们也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这时夏覆海说道:“老二,兄弟相残的事情,我不想做!如果你能放了我一家四口,让我带着这帮人离开夏家,那这夏家家主之位,我让给你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