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五百零四章 生死同命蛊
    貅爷的个人实力虽然不如宋金波,但特种兵出身的貅爷,在面对生死之时的那份从容和勇气,却是宋金波这辈子永远都无法达到的!

    所以宋金波在轻敌大意之下,中了貅爷所算计,被貅爷的半截三棱军刺给刺穿了心脏。

    尤其是当听到貅爷的心脏长偏了,很有可能不会死之后,宋金波在又急又怒之下,大骂了一声貅爷,然后向前扑倒在了地上。

    而宋金波作为青羊观观主的私生子,在青羊观可是有着非凡的地位,这会儿见宋金波倒在了地上,青羊观的青石和青松道人再也顾不上生死擂台上的规矩,直接从比武台下跳到了比武台上面。

    “金波!”

    “金波你可千万不能出事啊!你要是出了事我们怎么向观主交代啊?”

    青石道人和青木道人急忙把宋金波的身体扶了起来,却现宋金波已经在往外吐气,不再吸气了。

    被貅爷的三棱军刺又稳又准又狠的刺中了心脏,宋金波必死无疑。

    这时我和夏覆海还有婉安也跳到了比武台上,当我把貅爷抱住之时,他满身是血,脸色苍白,身体在不断的抽搐着。

    “兄弟,你怎么样?”我问着貅爷道。

    婉安用她的手捂住了貅爷身上的那个不断往外冒着鲜血的伤口,然而鲜血却还是会不断的从她的指尖涌出来。

    “老修,你没事吧?你可要一定挺住啊!”

    说话时婉安的声音里带着哭腔,脸上全部都是泪水。

    这时青松道人从地上捡起了他的剑,转过身子往我们这边看来。

    “你杀死了我们观主的儿子,我要杀了你给他偿命!”青松道人一脸狰狞的说道。

    而见此情形,夏覆海直接把他的禹王鼎亮了出来,然后正色说道:“小修为我们夏家打赢了这一局,他就是我们夏家的恩人!你想杀我们夏家的恩人,先问问我的禹王鼎同意不同意?”

    夏覆海的这番话算是明确了他和夏家的态度,而且毕竟这是在夏家的主场,以青松道人和青石道人他们这一方目前所拥有的实力,是占不了任何便宜的。

    所以青石道人把宋金波的尸体抱了起来,然后很干脆的对着青松道人说道:“四师弟不要冲动,我们先把金波安顿好再说!”

    说完这话之后,青石道人抱着宋金波的尸体跳下了比武台。

    接下来夏翻江父子和他的一些死忠铁杆,还有青羊观的三大高手,全部都离开了夏家的练武场。

    而这时候的我们几个,却已经顾不上夏翻江他们了。

    因为貅爷他已经处在了弥留状态。

    虽然他的心脏长偏了,但被宋金波一剑穿胸而过,还是让他受了足以致命的伤。

    “我可以死,但不能输!我行!我能!”

    貅爷嘴里喃喃自语着,但他眼睛里的神采却越来越暗淡。

    “老修,你不要闭上眼睛,你要坚持住!夏伯伯,快安排车把老修送医院啊!”

    我这会儿已经六神无主了,只能向夏覆海求助,但夏覆海却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在那里连声的叹气。

    以夏覆海的眼光和经验自然是不难看出,老修这会儿已经回天乏术,就算是把他送医院也很难救活了。

    甚至在送医院的途中,老修就有可能会死去。

    “爸,你要想办法救救老修啊!他是为了我们夏家才受伤的!他可不能死啊!”

    “只要能救活他,让我干什么都行!”

    婉安这时候抱住了夏覆海的大腿,一边哭着一边说道。

    叶罗妮一直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貅爷,嘴里面低声的喃喃自语着。

    “你要是死了,我绝不独活!”

    不过这会儿却很少有人去注意叶罗妮在说什么。

    而就在我们一帮人面对着处在弥留状态的老修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之时,黎月这丫头却突然走到了貅爷的身旁,伸出手指在他的伤口部位连续点了几下。

    本来貅爷的伤口部位一直在流血,但被黎月用手指点了几下之后,很快就止住了鲜血往外涌。

    而看到黎月出手之后止住了一直往外涌的鲜血,我们所有人都好像看到了希望一样。

    我急忙问着黎月道:“小月,你是不是能救活老修?”

    黎月却并没有理会我,而是问着婉安道:“为了救活老修,你是不是可以付出任何代价?”

    听到黎月这话,婉安毫不犹豫的回答着道:“我可以!只要能救活老修,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婉安的话一出口,黎月立刻就接着她的话茬问着道:“那如果我要你付出生命代价呢?用你的命,换老修的命,你能做到吗?”

    听到黎月这话,婉安当时就愣在了那里,夏覆海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以命换命,那有这种事情,这不可能!”夏覆海摇着头说道。

    而这时叶罗妮却往前走了一步,没有丝毫犹豫的对黎月说道:“我能做到!我可以用我的命,换老修的命!”

    黎月看了一眼叶罗妮,轻叹了一口气,却并没有再理会叶罗妮。

    只见黎月对夏覆海解释着道:“我有一种蛊叫生死同命蛊,只要把这种蛊分别种在老修和另外一个人的身体之内,那老修就可以借那个人的命而活,而且从此之后,老修和这个人将生死同命!”

    “简单来说就是老修如果再死一次,那被借命的人也会跟他一起死!如果被借命的人死了,那老修也会死!”

    “还有,被老修借命之后,被借命的人的寿命会减少一半!”

    “打个简单的比方,假如被借命的人还有三十年可活的话,那他们两个就只能有十五年可活了!”

    说到这里,黎月并没有继续再往下说,而是往夏覆海的脸上看去,好像在等着他做出决定一样。

    而对于我来说,貅爷是我的兄弟,只要能救活貅爷就算是让我付出一半的寿命为代价我也在所不惜。

    所以我毫不犹豫的对黎月说道:“小月,不用再耽搁时间了,赶快把你的生死同命蛊种在我和老修的身上吧!”

    听到我这话,夏家家主连连的摇着头道:“小修是为了我们夏家而受的伤,应该用我的命来救他!小月你赶快把那生死同命蛊种在我身上!”

    叶罗妮也大声的说道:“你们都不要跟我抢!不要说一半寿命了,就算是我的全部寿命,我都愿意!把那生死同命蛊种在我身上吧!”

    然而,黎月这丫头却摇了摇头,把她的目光投注在了婉安的身上。

    沉默了片刻之后,黎月对婉安说道:“这生死同命蛊,只能种在一对男女身上,而且这两个人都必须深爱着对方!”

    “如果有一方做不到深爱着对方,做不到为对方而死!那这生死同命蛊种下之时,就会同时要了他们两个人的命!”

    “婉安姐姐,我觉的老修他喜欢的人是你!为了帮你,他连命都可以不要!现在唯一能救老修的人,只能是你!”

    “不过我要跟你确认,你真的喜欢老修吗?如果你不喜欢老修,你做不到为他而死的话,那我劝你就不要强求!”

    “因为你不仅救不了他,而且还会赔上你的命!”

    而随着黎月这话一出口,婉安把她的头抬了起来和黎月相顾对视着,好像在考虑着她应该做出一个什么样的决定?

    夏覆海深吸了一口气,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婉安,也在等待着婉安做出决定。

    当然,我也同样在等待着婉安做出决定。

    而叶罗妮的双目之中却满是泪水,一脸的痛苦之色。

    正所谓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却无情恋落花。

    这个世界上最残忍的事情,恐怕莫过于想为自己深爱着的人付出生命,然而别人却告诉你没有这个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