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五百章 原来你在诈我!
    夏禹因为有治理水患的功劳,所以被奉为当时的天下之主。

    而在成为天下之主后,夏禹划天下为九州,这九州分别是冀州、兖州、青州、徐州、扬州、荆州、豫州、梁州、雍州。

    划分完九州之后,夏禹就派人从九州之地搜集青铜和各种金属材料,最终铸造出了九个巨大的鼎。

    这九个鼎,分别被称为冀鼎、兖鼎、青鼎、徐鼎、扬鼎、荆鼎、豫鼎、梁鼎、雍鼎,也就是那传说中的社稷神器九州鼎。

    但根据野史传说中的记载,夏禹所铸造出来的社稷神器九州鼎,却只能算是九个残次品。

    据说夏禹当年从九州各地搜集金属材料,目的是为了铸造出一件拥有无上威能的镇国神器。

    而这个镇国神器的名称,就叫做禹王鼎。

    但前前后后铸造了九次,所铸造出来的九个鼎都没有让夏禹感到满意。

    直到最后一次耗尽了所有的材料,最终才铸造出了禹王鼎。

    也正是凭借禹王鼎的无上威能,夏禹才把天下之主的位子传给了他的儿子夏启,从此之后开启了家天下的先河。

    直到后来夏桀无道被商汤所取代,夏家开始逐渐的没落,夏家的禹王鼎就成了一个传说!

    作为夏家的人,夏家的三大族老可是很清楚的知道,夏家的禹王鼎代代相传,都掌握在每一代夏家家主的手中。

    但禹王鼎这个拥有无上威能的镇国神器却好像有灵性一般,并不是每一代的夏家家主能够被禹王鼎承认。

    当年夏桀被商汤所取代,就是因为夏桀没有被禹王鼎认主的缘故。

    甚至自从夏桀之后,夏家的历代家主都没有被禹王鼎承认,没有一个人能让禹王鼎认主。

    然而此时此刻,在这关系到夏家存亡的关键时刻,夏覆海竟然祭出了禹王鼎。

    这说明夏覆海他已经被禹王鼎所承认,让禹王鼎认他为主了!

    禹王鼎可攻可守,拥有无上威能,让禹王鼎认主之后,夏覆海的个人实力就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恐怕就算是天道门三大家族的那三位仙一级的存在,面对着现在的夏覆海之时,都未必能奈何得了他!

    既然夏覆海已经让禹王鼎认主了,那就算是夏翻江有青羊观支持,就算是这七局生死擂台,夏覆海这边未必能赢四局,夏翻江他也坐不上夏家的家主之位。

    要知道禹王鼎在夏家的人心目之中所拥有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

    夏覆海能让禹王鼎认主,那他就有能力让夏家重复往日的辉煌!

    此时此刻,当禹王鼎高悬于夏覆海的头顶上之时,夏覆海这边的人露出了一脸的喜色,而夏翻江一边的人,一个个却如同世界末日降临了一般。

    作为夏家的人,包括夏翻江在内,他们都很清楚的知道,能让禹王鼎高悬于头顶,这代表着什么?

    “你?你竟然让禹王鼎认主了!”

    夏翻江停止了向夏覆海起攻击,手里拎着镔铁棍,一脸惶恐和紧张的问道。

    “老二,看在我们是一母同胞的份儿上,带着你的儿子脱离夏家,我就不追究你们父子两个所犯下的那些错误了!”

    头顶着禹王鼎的夏覆海一边说话一边往前走,夏翻江却连连的倒退。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如果能让禹王鼎认主,你为什么现在才让我们知道?”

    夏翻江喃喃自语着,转眼间他已经倒退到了比武台的边缘。

    这时夏覆海的面色一沉,然后厉声说道:“老二,我说的话你听到了没有?带着你的那个蠢货儿子,现在就给我滚出夏家!从此之后,夏家将没有你们这一脉子孙!”

    “否则的话,我就用你们父子两个的血,祭了这禹王鼎!”

    随着夏覆海的这话一出口,他头顶上的禹王鼎开始高的旋转了起来,而且还出了嗡嗡的钟鸣之声。

    夏翻江当即被吓了半死,连连倒退了几步之后,一不小心就从比武台上掉了下来,后脑勺着地差点儿给摔了个半死。

    而在夏翻江从比武台上摔下去之后,那水桶一般大小,高悬于夏覆海头顶之上的禹王鼎,立刻就变回了铃铛大小,夏覆海把手一伸,禹王鼎就落在了他的手中。

    接下来夏覆海的手中托着铃铛大小的禹王鼎,目光凌厉的往比武台下夏翻江一边的夏家诸人的身上扫去。

    随后夏覆海说道:“我给你们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你们是选择留在夏家,还是跟老二父子两个一起离开?”

    “选择留在夏家的,全部都给我跪下!选择跟老二父子两个一起离开的,就站在原地不要动!”

    而听到夏覆海这话,除了那名支持夏翻江的那名夏家族老和夏翻江的一些死忠铁杆之外,其他的人全部都扑通扑通跪了一地。

    甚至连夏翻江的死忠铁杆和唯一支持他的那名夏家族老,脸上的表情都有些阴晴不定,在考虑着是应该跪下还是站着。

    等到夏明远把夏翻江从地上扶了起来之时,他这边的人已经有一大半跪在了地上。

    而见此情形,夏翻江一脸的失落,但却无可奈何。

    在夏覆海已经让禹王鼎认主的情况之下,不要说有青羊观支持,就算是有天道门三大家族之中的任何一家支持,他也未必能坐上夏家的家主之位。

    这时夏覆海俯视着比武台下的夏翻江厉声说道:“带着你的人,现在就给我滚出夏家!”

    随着夏覆海这话一出口,夏翻江那边又有几个人跪了下来。

    而就在夏翻江正打算放弃,带着夏明远和他手下的死忠离开之时,半躺在椅子上的青木道人却开口说话了。

    “夏翻江,要想成就大事,就必须有过人的胆量!一个禹王鼎就把你吓成这样了吗?”

    “我认为他虽然让禹王鼎认主了,但禹王鼎的威能,他却连百分之一都挥不出来!”

    青木道人因为被我用打神鞭打的连连喷了好几口鲜血,所以说话的声音并不是很大。

    但在听到青木道人这话之后,站在比武台上的夏覆海眉头微微一皱,夏翻江却眼睛一亮,立马就反应了过来。

    “对,青木长老说的没错!就算你能让禹王鼎认主,以你的实力能让禹王鼎挥出多大的威能?”

    “禹王鼎在你的手里,就像一个三岁的小孩拿着枪一样!”

    “夏覆海,原来你在诈我!”

    说这话时夏翻江父子两个一脸的愤怒,之前跪在地上夏家人立刻就有十几个站了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夏覆海就很清楚的知道,有青木道人这个老滑头在,他是很难用这种方式吓走夏翻江父子,把整个夏家掌控在他的手中了。

    “就算我不能让禹王鼎挥出多少威能,但要不是看在一母同胞的份儿上,我早就用禹王鼎砸死了你这个不识好歹的畜生!”

    怒骂了夏翻江一句之后,夏覆海从比武台上跳了下来,坐回了他的座位。

    不过夏覆海毕竟让禹王鼎认主了,这让他在夏家人眼中的地位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忠于夏覆海的这帮人看着夏覆海的目光里充满了狂热,就连夏翻江这边的人都还有好几十个跪在地上。

    这时支持夏翻江的那名夏家族老表情复杂的往夏覆海的脸上看了一眼,当看到夏覆海投向他的目光里流露出了一丝厌恶之色后,他立刻就做出了决定。

    “这一局,就让我来吧!”

    说着话的同时,这名夏家族老把手伸进了抽奖箱。

    而当这名夏家族老打开了他从抽奖箱里面抽出来的那张白纸,看到了白纸上的名字之后,这名夏家族老的脸上流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小丫头,我劝你还是认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