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九章 禹王鼎
    据我所知,青羊观和秦家走的很近。

    或许是这个原因,从我跳上了比武台的那一刻起,青木道人就没打算放过我!

    这会儿的青木道人,可以说是把他毕生的功力全部都汇聚在了这一剑上。

    再加上这把剑是一把能够切金断玉,削铁如泥的上古神兵。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被青木道人这一剑劈中了脑门,我肯定会被从上至下的劈成两半。

    而在感受到青木道人的纯钧剑已经劈中了我脑门的那一刻,就连我自己都认为我这辈子的命运要画上一个句号了!

    恐怕在顷刻之间,我会变成一个鬼!

    然而,奇迹却偏偏在这一刻生了!

    青木道人的纯钧剑确确实实劈在了我的脑门上,但他的这一剑却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不要说把我的身体自上而下的劈成两半,就连在我的脑门上擦破一点皮都没有。

    甚至连青木道人的纯钧剑,在劈到了我的脑门上之后,仓啷一声,应声而断。

    直接断成了两截!

    这特么的可是春秋战国之时的铸剑大师欧冶子所铸的神兵利器,却被我的脑门给磕成了两截!

    难不成青木道人的纯钧剑是一把赝品?是一把山寨货?

    可就算是赝品,山寨货,也不至于被我的脑门给磕成两截啊!

    我的脑门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硬了?

    突然间我想了起来,在九黎族的那个山洞之中,蚩尤的金色骷髅头不是和我的脑袋合二为一了吗?

    难道我的脑袋变的这么硬,和蚩尤的金色骷髅头有关?

    我的脑海中闪现了这个念头,就听见蚩尤哼了一声。

    “老子的丈六金身连轩辕氏的那把剑都奈何不了,这把破剑又能算什么?”

    而随着蚩尤的念头传到了我的意识海之中,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既然大魔王蚩尤的脑袋融进了我的脑袋,那不就相当于我练成了天下无敌的铁头功吗?

    青木道人劈那儿不好,非要劈我的脑袋,他这运气得有多差啊!

    既然青木道人没有把我劈成两半,那现在就到了我以牙还牙,以眼还眼的时候了!

    一念至此,我把头抬了起来,双目之中杀机闪烁,往青木道人的脸上看去。

    而此时此刻的青木道人,却一脸懵逼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那半截断剑。

    “这是怎么回事?我这可是欧冶子炼制的上古神兵啊!”

    就在青木道人喃喃自语着之时,我偷偷的祭起了打神鞭。

    “中!”

    随着我怒喝了一声中,打神鞭自上而下,一鞭就打在了青木道人的后背上,直接把青木道人给打了个狗吃屎。

    “给我中!给我打!给我往死里打!”

    接下来青木道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我的打神鞭一鞭接一鞭的往他的身上打去

    自从被我第一鞭打中之后,被打翻在地的青木道人就已经失去了还手之力。

    所以接下来在连续被打神鞭打了几鞭之后,青木道人彻底的失去了战斗力。

    生死擂台的规矩就是这样,只要一方不主动跳下擂台,或被打下擂台,那即便是被另外一方打死,其他的人都不能干涉。

    本来比武台下的人全都以为我输定了,甚至我死定了。

    但在最关键的时刻,我却上演了一个惊天大逆转!

    这会儿看着我指挥着打神鞭一鞭又一鞭的猛打着青木道人,比武台下的人脸上的表情简直无法用语言和文字来形容。

    夏覆海这一边的,一个个除了一脸的震惊之外,还有一脸的惊喜。

    尤其是黎月这丫头,不仅一脸惊喜,而且还小声的在那里喃喃说道:“我就知道,肯定是你!你肯定是!”

    而夏翻江这边的人,一个个一脸的震惊,一脸的懵逼,尤其是青羊观的少观主宋金波,在那里自言自语着道:“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不过青木道人想要我的命,我却并没有要了他的命。

    毕竟天机门的根基目前还比较薄弱,如果我把青木道人这个青羊观的第二号人物给打死了,那青羊观和天机门之间必然是一个不死不休之局。

    站在天机门的角度,我必须要考虑到这一点。

    当然,我虽然不至于要了青木道人的命,但也不会会轻饶了他的。

    我那几记打神鞭下去没有把青木道人给打死,但也把他给打了个半死。

    恐怕从今以后的半年之内,青木道人都得在床上度过。

    而在我感觉打的差不多了之后,我就撤回了相气,收起了打神鞭,然后一脸傲然的从比武台上跳了下去。

    夏覆海这边的人见我打败了青羊观的第二号人物,全部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齐声欢呼。

    夏翻江和青羊观的人却黑着个脸,急忙派了人上去把青木道人抬了下来。

    本来夏翻江打算把青木道人送去医院救治的,但青木道人在连连的吐了好几口血之后却摆了摆手,咬牙切齿的说他暂时不需要救治,他一定要亲眼看到剩下五局的生死擂台分出最后的胜负。

    既然青木道人这样说,夏翻江和青羊观的人就没有再说什么,生死擂台正常进行。

    按照夏翻江所定下来的游戏规则,第三局抽签的人,就轮到我们这一边了。

    这一次夏覆海这个夏家家主当仁不让的站了起来,从抽奖箱里面抽了一张纸条出来。

    而当夏覆海打开了纸条看到了纸条上的名字之后,夏覆海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老二,你要是能在这比武台上打赢我或者打死我,那下面的四局就不用比了!夏家的家主之位,就由你来做吧!”

    说完这话之后,夏覆海纵身一跳,就直接跳到了比武台上。

    很显然,夏覆海所抽的到对手,是向他起挑战的夏翻江。

    对于自己的实力,夏翻江是有一定自信的,这会儿听到了夏覆海所说的话,夏翻江二话没说,手中拿着一根黑色的镔铁棍直接跳上了比武台。

    而且在跳上比武台之后,夏翻江问着夏覆海道:“大哥,你确定不需要任何武器,就能打败我?甚至打死我?”

    夏覆海闻言笑了笑,然后一脸自信的说道:“冲着你叫我这一声大哥,看在我们是一母同胞的份儿上,我不会打死你的!”

    见夏覆海表现的这么自信,夏翻江的眉头一皱,用双手把他手中的镔铁棍举了起来。

    “大哥,你虽然号称是我们夏家的第一高手,但我从来都没有服过你!”

    “我这杆镔铁棍,是用千年玄铁炼制而成,就算是一块石头,我这一棍下去也能打个粉碎!”

    话音一落之后,夏翻江双手持棍,一棍就往夏覆海的头上打去。

    只见夏覆海轻轻一闪就躲开了夏翻江的这一棍。

    “祸起萧墙,兄弟相残,这又是何苦来哉?”

    长叹了一口气之后,夏覆海从他的怀里摸出来了一个看上去有点儿像上古之时的鼎一样的物件,然后随手一抛就抛在了半空之中。

    而这个物件被夏覆海抛在了半空之中后,就高悬于夏覆海的头顶之上。

    而且这个像鼎一样的物件,在不断的变大。

    从一个铃铛大小,变成了水桶大小。

    变大了之后这个物件的样子就更加明显,分明就是一个上古之时用来做饭的鼎。

    而此时此刻,当看到这个黑色的鼎高悬于夏覆海的头顶之时,夏家的两名族老露出了一脸的激动之色,两个人同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真是天不灭我夏家,家主竟然让禹王鼎认主了!”

    听到一名夏家族老所说的这话,支持夏翻江的那位夏家族老脸色一下子就变的非常难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