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四百九十六章 青羊观三大高手
    上一次到成都来的时候,虽然我和夏明远之间生了一点矛盾,但最终和夏明远翻脸的,却是武顺而并不是我。

    夏明远和夏翻江之所以被瑶瑶给打了吐了六口血,那也是因为夏翻江一掌把武顺打的吐了三口血的缘故。

    所以按道理来说,就算是夏明远对我这人不是很喜欢,他也不至于看着我的眼神就好像我杀了他爹,抢了他的女朋友吧?

    不过接下来夏明远说了一句话,立刻就让我知道了夏明远他为什么这么恨我的原因。

    “姜一,你这个混蛋,你玷污了我的女神,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原来夏明远他之所以这么恨我,是因为我把秦楚楚给那啥了的缘故。

    而秦楚楚在夏明远的心目之中有着非常高的地位,可以说是夏明远梦寐以求都想得到的女神!

    这会儿见到了我这个侵犯了秦楚楚的元凶,夏明远自然是要表达出他对我的滔天愤怒。

    不过说实话,对秦楚楚做出了那种事情,我觉的是我这辈子最大的一个污点,是我这辈子所做的最不应该做的一件事情!

    所以这会儿被夏明远指着鼻子大骂,我却有些无言以对。

    而这时婉安往前走了一步说道:“夏明远,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别人?你和宋金波玷污了多少别人心目之中的女神?你们两个能数的过来吗?”

    被婉安这样一说,夏明远顿时就一脸的尴尬,因为婉安所说的那些情况,都是确确实实存在的。

    夏翻江这时也凑了上来,一脸狠厉的对我说道:“姜一,你到我们夏家来干什么?我警告你,不要管我们夏家的事情!”

    夏覆海本来坐在练武场比武台下的一张桌子后面,这会儿见夏翻江威胁我,就主动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只见夏覆海对夏翻江说道:“老二,既然青羊观的人能掺合进我们夏家的事,那姜一为什么就不能管?”

    夏翻江这会儿已经把夏覆海这个夏家家主没有放在眼里了,他连头都没有回的回答着夏覆海道:“青羊观的少观主想娶婉安,所以我们夏家的事和青羊观就牵扯到了关系!”

    “姜一他连天道门的人都算不上,甚至他算是天道门的敌人,他有什么资格管我们夏家的事?”

    被夏翻江这样一说,夏覆海还真的有点儿无言以对,不过在往婉安和站在她身边的貅爷身上扫了一眼之后,夏覆海马上就编出来了一个理由。

    只听见夏覆海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把婉安嫁给宋金波吗?就是因为婉安她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了!而这个人,就是天机门的修宇轩!”

    “现在你应该知道姜一他们为什么要管我们夏家的事的原因了吧!”

    夏覆海这话一出口,婉安和貅爷当时就脸红了,在相顾对视了一眼之后,这两个人全都把头低了下去。

    而叶罗妮却流露出了一脸的暗淡之色,目光一会儿在貅爷的身上打转,一会儿往婉安看去。

    在夏覆海说出了这个理由之后,夏翻江除了冷哼一声之外,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

    接下来夏覆海从座位上走了出来,亲自把我们四个人迎接了过去,让我们也坐在了比武台下的座位上。

    这会儿夏家的练武场上是这样一个情况。

    在练武场的正北方,临时搭起了一个足足有两百平方米的比武台,而在比武台下的左右两方摆着两排桌子椅子之类的。

    夏覆海和夏翻江一方的主要人物,就分别坐在这两排桌子的后面。

    另外在这些人的身后,还站着上百名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汉。

    可以说整个夏家的核心人物和精英子弟,这会儿全部都在夏家的练功场上。

    我仔细的观察了一番,在夏翻江那一边坐着的,除了一位长着鹰钩鼻子的老者之外,并没有什么太厉害的人物。

    这个长着鹰钩鼻子的老者,我估计十有是夏家的三大族老中支持夏翻江的那个。

    看来青羊观的人应该还没有到。

    正所谓说曹操曹操就到,我刚刚产生了这样的一个想法,就看到有两辆雷克萨斯开了过来。

    转眼之间,随着那两辆雷克萨斯停了下来,夏翻江父子两个和那个长着鹰钩鼻子的老者立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脸殷勤的迎了上去。

    而在车门打开之后,先从车里面走下来的,是一个穿着一身国际名牌,长相也还算比较英俊但却一脸傲慢的年轻男子。

    我估计十有他就是青羊观观主的私生子,那个名叫宋金波的。

    接下来从车里面走出来的,是三名穿着青色道袍,腰间挎着长剑的老者。

    这三个老者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上去给人还真的有点儿高深莫测的样子。

    果然,在走到了那个年轻男子的身前之后,夏翻江一脸恭敬的说道:“宋少您终于来了!您要是不来,就没有人为我们夏家主持公道了!”

    宋金波这厮也挺会装的,听到夏翻江的这话之后,在那里一脸傲然的说道:“维护天道公正,是我们天道门的责任!这世上那里有不公正,那里就会有我宋金波!”

    接下来夏翻江把腰弯了下来,对着那三个身穿道袍的老者行了一礼。

    “没想到三位长老竟然能来我们夏家主持公道,翻江感激之至,感动之至!”

    这三个身穿道袍的老者好像并没有把夏翻江放在眼里一样,点了点头之后,一脸傲然的往前走了几步,然后直接坐到了座位上。

    这时夏覆海一脸凝重的看着三名身穿着道袍的老者,小声的给我介绍起了这三个人的身份。

    “姜一,靠右边坐着的第一个,名字叫做青木道人,他是青羊观观主的二师弟,据说他的实力仅次于青羊观的观主!”

    “青木道人下面坐着的那个,名字叫做青石道人,他是青羊观观主的三师弟,实力也是相当的不俗!”

    “青石道人下面坐着的那个,名字叫做青松道人,他是青羊观观主的四师弟。”

    “这三个人在青羊观的实力和地位仅次于青羊观的观主,没想到青羊观把他们三个派来了!这下就有点儿麻烦了!”

    介绍完这三个人的身份之后,夏覆海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就连夏家的两名族老,脸色也很不好看。

    而我却有些好奇的问着夏覆海道:“他们三个分别叫青木,青石,青松,那青羊观的观主道号叫什么?”

    听到竟然提出了一个和当前的状况毫不相干的问题,夏覆海不由的翻了翻白眼,不过他还是回答了我这个问题。

    “青羊观每一代的观主,全都叫青羊道人,难道你不知道这个吗?”夏覆海说道。

    我哦了一声,然后往对面的几个青羊观的人脸上看去。

    而在这同时,夏明远对青羊观的少观主宋金波低声说了几句话之后,宋金波这货竟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原来你就是姜一!你就是那个侵犯了秦楚楚的强奸犯!”

    宋金波这混蛋说话的时候声音级大,整个夏家练武场的所有人全部都听见了他所说的话。

    而在听到了宋金波所说的这番话之后,整个练武场的所有人,全部都把目光投注在了我的身上。

    被宋金波这混蛋当众叫做强奸犯,被所有人的目光注视着,让我这会儿真的有一种无地自容的感觉!

    草他大爷的!

    我特么的不是故意的好不好!

    那不是我的本心好不好!

    这时蚩尤这货在我的脑海之中哼哼了一声,然后说道:“人都被你干了,还说你不是故意的,真尼玛虚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