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三章 生死擂台
    之前因为女儿丢失,婉安父亲虽然是名义上的夏家家主,但他却没有什么太多的心思管理夏家,反而花了很大的功夫一直在寻找丢失的婉安。

    因为没有心思管理家族事物,所以夏覆海把夏家的很多事物都交给了他弟弟夏翻江去管理。

    而借着替他大哥管理家族的功夫,夏翻江把夏家的很多关键岗位上的人换成他手下的人。

    可以说夏覆海虽然是夏家家主,但他对整个夏家的掌控力度,却并不如他弟弟夏翻江。

    虽然自从婉安返回了夏家之后,夏覆海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但要想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之内,就把一个千年世家彻底的掌控在自己的手中,却是一件并不容易做到的事情。

    不过好在夏家的三大族老之中有两个是站在他这个夏家家主一边的,不然夏覆海的家主之位都很难坐稳。

    也正是因为夏翻江和夏明远这父子两个在夏家的根基比较深厚,夏覆海就算是能够猜到想害死他儿子的很有可能是夏翻江父子两个,却在没有掌握证据的情况之下,拿他们两个没办法。

    而这会儿夏翻江和夏明远父子两个公然把婉安母亲视为亲人的宠物杀死了打火锅吃,这摆明了是打算和夏覆海这个夏家家主翻脸。

    尤其是夏翻江对婉安所说的一番话,说要给婉安找个婆家来调教她,在我看来这分明是话中有话!

    而婉安是一个直性子,对于夏翻江所说的话她并没有多想,见她母亲昏了过去,就没有跟夏翻江父子两个再纠缠,扶着她母亲返回了住处。

    婉安母亲之所以昏迷,只不过是因为情绪太过于激动的缘故,并没有什么大碍。

    而对于夏家家主夏覆海来说,虽然康康这条沙皮狗救了他儿子的命,但康康再怎么说也不过是一条狗而已!

    让他为了一条沙皮狗就和他弟弟翻脸,让整个夏家处在混乱之中,这是他这个夏家家主所不能做的。

    一来是怕被外人看了笑话,二来是夏覆海认为他还没有完全掌控整个夏家的权力。

    就这样在综合考虑了一番之后,夏覆海决定忍了这件事,就让夏翻江父子两个先嚣张一段时间。

    等到他把整个夏家都掌控在他这个夏家家主的手中之时,就是夏翻江和夏明远父子两个受到惩罚的时候。

    然而,就在夏翻江父子把康康吃了的第二天上午,夏翻江父子两个竟然带着一个傲慢无比的年轻人来找夏覆海。

    夏翻江说这个年轻人是天道门十大门派之中青羊观观主唯一的亲传弟子,他的名字叫宋金波。

    根据宋金波所说,他在几天之前偶然见到了婉安,当时就惊为天人,这次和夏翻江到夏家来,主要的目的就是想让夏家把婉安嫁给他。

    在介绍了一番宋金波之后,夏翻江压低了声音告诉夏覆海,说宋金波名义上是青羊观观主唯一的亲传弟子,但其实他是青羊观观主的私生子。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宋金波他将来很有可能会成为青羊观的观主。

    夏家要是和青羊观联姻,那夏家在天道门内的地位将会更上层楼。

    对于夏翻江话里的意思,夏覆海自然是明白,但以夏覆海对婉安的宠爱,他肯定不会用他女儿一辈子的幸福来换取夏家的地位提升。

    所以夏覆海并没有直接答应宋金波,说他要跟婉安商量一下。

    当然,如果婉安对宋金波不是很讨厌的话,站在夏家的角度夏覆海肯定是愿意和青羊观联姻的。

    但当夏覆海问起婉安对宋金波这个人的印象如何之时?婉安却表示她对这个人非常的厌恶。

    而且根据婉安的了解,因为青羊观在重庆,而夏翻江是重庆天道门的负责人,所以宋金波和夏明远这两个畜生,仗着自己的身份狼狈为奸,在重庆做下了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

    不知道有多少人被宋金波和夏明远这两个畜生欺凌,有多少个无辜少女被宋金波和夏明远这两个畜生侵犯。

    甚至婉安还能够断定,宋金波之所以找上门来要娶她,十有和夏明远那个混蛋有关!

    对于夏覆海来说,他可不想让自己的女儿跳进火坑,所以在听到婉安所说的情况之后,夏覆海彻底打消了和青羊观联姻的念头。

    而在等了一天之后,宋金波就让夏翻江来问结果?

    夏覆海则明确的告诉夏翻江,说他不可能把婉安嫁给宋金波那样的人的!

    而且夏覆海还警告夏翻江,说如果夏翻江不管教好自己的儿子,一旦夏明远犯下了什么事,被他抓住了把柄的话,那他这个当大伯的,对夏明远绝对不会轻饶!

    夏翻江当时没有说什么,但在第二天,夏翻江就公然向夏覆海起了挑战。

    夏翻江说夏家和青羊观联姻对夏家来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如果夏覆海不把婉安嫁给宋金波,让夏家错过了这个机会,那夏覆海他就不配做夏家的家主。

    夏家的家主应该由他来做!

    而在这同时,青羊观那边也明确表达出了青羊观的态度。

    如果夏覆海把女儿嫁给宋金波,那夏家的家主就让夏覆海继续来做。

    但如果夏覆海执意不把婉安嫁给宋金波,那青羊观就会支持夏翻江向夏覆海起挑战,让夏翻江坐上夏家的家主之位。

    为了自己女儿一辈子的幸福,夏覆海自然是不会和青羊观联姻,让婉安嫁给一个没有人性的畜生。

    但夏翻江有青羊观支持,以夏覆海目前对夏家的掌控力,在面对着夏翻江的挑战之时,恐怕很难保住夏家的家主之位!

    说到这里之时,婉安露出了一脸的忧愁之色。

    甚至婉安还在那里嘀咕着道:“我跟我爸说过不止一次了,我说要实在不行的话,就让我嫁给宋金波算了!先保住我爸的家主之位,收拾了我二叔和夏明远那个混蛋再说!”

    听到婉安这话,我不由的眉头一皱,也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她这话我很不舒服。

    说实话我很不喜欢这种为了达到目的不惜一切代价的做法。

    然而在一些世家之间的争斗之中,这种做法却太普遍了!

    想到这里,我往貅爷的脸上看了看,看见他和我一样也皱着眉头。

    于是我就对婉安说道:“婉安你不要有这种幼稚的想法,你能想到这一点,你二叔又怎么可能想不到!”

    听到我这话,婉安点了点头。

    “其实我爸也是这样说的!但除了这个办法,你让我怎么办呢?”

    “我们夏家的两位族老虽然支持我爸,但青羊观要是派上几个高手过来,以我二叔对我们夏家的掌控力,恐怕我爸的家主之位很难保住!”

    像夏家这种千年世家内部的竞争是很残酷的,一旦夏覆海的家主之位保不住,那夏覆海一家的下场就会很惨。

    所以说到这里之时,婉安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

    这时我问着婉安道:“你二叔是通过什么方式向你爸起的挑战?怎样才能保住你爸的家主之位?”

    婉安愁眉苦脸的回答着道:“除了生死擂台之外,还能有什么别的方式!”

    “三天之后的生死擂台总共有七局,我爸这边要保证赢四局才能保住我爸的家主之位!”

    “但我爸这边能拿的出手的人加上我爸也只有三个!而我二叔那边,据说青羊观派来的高手,就已经有三个了!”

    “再加上我二叔和我四爷爷,还有宋金波和夏明远那两个混蛋,叫我们怎么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