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五章 相术比斗(中)
    邵家的梅花易数天下闻名,和李家的五行神掌一样,都是算具体的事情的,而并不是命理。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麻衣陈家的家主才让邵家的家主先跟李宛璐比斗相术。

    虽然李宛璐的年龄比开封邵家的家主要小不少,但作为李淳风一脉唯一的传人,开封邵家的家主,却一点都不敢小看李宛璐。

    尤其是面对着李宛璐双眸之中那充满着自信的目光,和她身上的那股子气势之时,开封邵家的家主,竟然隐隐约约的有些不安的感觉。

    要知道作为相术界泰山北斗的人物,作为一名高阶相师,对感觉这种东西最为敏感。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感觉阴沟里翻船的事情,今天很有可能会生在他的身上。

    而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两个之间如何来评判出胜负高下就很关键!

    但李宛璐和邵家家主都擅长推算具体的事情,在他们的相术水平差不多的情况之下,如果他们推算出来的结果一模一样,那就很难评判出他们两个之间的胜负和水平高低了!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邵家家主才主动问李宛璐,他们两个之间应该用一个什么样的方式来判断谁胜谁负?

    而对于这个问题,李宛璐也没有想到比较好的解决方案。

    不过我这会儿却想到了一个办法。

    于是我对着李宛璐和邵家家主说道:“其实相术水平的高低,最终还是取决于相师等阶的高低!”

    “不如我们从马路上随机找一个人过来,让你们两个之中的一个用自己最擅长的手段去推算这个人身上最近生的事情,而另一个用自己的相术手段去压制!”

    “等一个人推算完了之后,两个人来个角色互换,到时候跟那个人来确认,看谁推算出来的最准确,谁就是最后的赢家!”

    听到我所提出的这个建议,李宛璐和邵家家主两个人默默的点了点头,但姚远这货却自作聪明的说道:“万一你们天机门要是耍诈呢?你们找来的那个人是你们的托儿呢?”

    但姚远这话一出口,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的家主却几乎在同时冷哼了一声。

    “姚公子,有我陈福堂在,没有人能在我的面前耍诈的!”麻衣陈家的家主瞪了姚远一眼道。

    “姚公子,我和陈兄能跟你一同前来,是给你们姚家的那位老祖宗面子,其实和你并没有任何关系!以后请你不要在我的面前说这种自以为是,自作聪明的话!”

    因为姚远的这话在某种程度上来说等于侮辱了他的智商和能力,所以开封邵家的家主很不客气的把姚远给说了一顿。

    而被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这两大相术世家的家主给狠狠的说了一顿,姚远顿时就一脸的尴尬。

    虽然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在天机门内并不算是什么大家族,但却因为这两大相术世家所擅长的手段,天机门内部的许多家族,都和这两家的关系不错。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不要说姚远这个姚家的年轻一代了,就算是姚家家主,也要给这两大相术世家的家主面子。

    所以就算是被开封邵家的家主给很不客气的说了一顿,姚远却敢怒而不敢言。

    正所谓是装逼不成反被那啥,姚远那叫一个郁闷啊!

    而在说了姚远一顿之后,开封邵家的家主就很客气的对我说道:“那就麻烦小姜先生随便到马路上找一个人来吧!”

    我这个人是很公平公正的,既然姚远对我们有所怀疑,那我就务必做到让他心服口服。

    于是我对着姚远说道:“既然姚公子你不相信我们,那不如麻烦姚公子到马路上去找一个人来?”

    见我表现的这么坦荡,麻衣陈家和开封邵家的家主对姚远就更加鄙视了。

    甚至连姚远的妹妹,那个叫小雨的女孩,都冲着姚远翻了好几下白眼,嘴里叨叨着说姚远真丢他们姚家的人。

    被众人鄙视,又被自己的妹妹给骂了一顿,却让姚远这货把所有的恨意全部都转嫁到了我的身上。

    在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之后,姚远这货不识好歹的说道:“姜一,你给我等着!我一定会让你好看的!”

    对于姚远这种货色,我直接无视了他,不过这货的办事能力倒还挺强的,在走到马路上拦住了一个小伙子,跟他聊了没几句之后,就把这小伙子给拽了过来。

    这小伙子穿着一身很普通的休闲服,皮肤比较黝黑,在来到了李宛璐和邵家家主的面前之后,就很认真的开口问道:“只要让你们给我算一卦,你们两个就一人给我一百块钱?”

    而听到这小伙子的话,李宛璐倒是没有什么反应,但邵家家主看上去却有点儿郁闷。

    要知道为了让他这个邵家的家主算一卦,那些富豪名流们需要提前很长时间预约排队,而且还要先把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块的卦金打到他的账户,他才会起卦。

    但这会儿他不仅要免费给这小子算一卦,而且算完了之后还要给这小子一百块钱,这要是传了出去,叫他这个邵家家主以后怎么在江湖上混啊?

    姚远这小子的办事能力,简直是差到了无与伦比的地步!

    不过这会儿他却没有办法,只能答应了这小伙子。

    于是在点了点头之后,邵家家主对李宛璐说道:“毕竟我的年龄和辈分都大过你,还是李小姐你先来吧!”

    听到邵家家主这话,李宛璐也没有客气,直接掐着右手五指,结合我传授给她的大周天神术推算起了这个小伙子身上最近生的事情。

    而在这同时,邵家家主也伸出了他的右手,用他的相术手段,去干扰李宛璐的推算。

    就这样李宛璐推算了很长时间,但最终却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邵家主果然手段高明,我什么都没有推算出来!”

    说这话时李宛璐的鼻尖上还有她的左右两鬓全都有汗滴落下,足见她消耗了不少的心力。

    当然,为了干扰李宛璐,邵家家主同样也消耗了不少的心力。

    这会儿的邵家家主,左右两鬓同样也有汗珠滴下。

    不过李宛璐什么都没有推算出来,并不代表着这一场相术比斗算邵家家主赢了。

    在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之后,李宛璐对着邵家家主说道:“请邵家主您来给他算一下吧!”

    邵家家主什么话都没有说,在随便起了一卦之后,就皱着眉头推算了起来。

    当然,在这时候李宛璐肯定会用她的手段干扰邵家家主的推算。

    就这样又过了片刻之后,满头大汗的邵家家主一脸无奈的摇了摇头。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李小姐年纪轻轻,相术修为竟然能达到这种程度,我邵伟华真是佩服之至啊!”

    很显然,在李宛璐的干扰之下,邵家家主也没有推算出有关这个小伙子的任何情况。

    而在这种情况之下,李宛璐和邵家家主的胜负高低就很难判断出来了!

    当然,能和开封邵家的家主斗成平手,这对于李宛璐来说已经算是很了不起了!

    经历了这一场相术比斗之后,李宛璐在相术界里面的地位已经算是确定了!

    而在这时,那个小伙子见李宛璐和邵家家主给他算完了,但却闭口不提给他一百块钱的事情,就显的有点儿不大高兴了。

    只见这小伙子牛逼哄哄的说道:“我每天开着车从东到西,从南到北,一身疲惫地浪荡于众多女人之间,就算是偶尔累了想休息一下,她们就会像疯了一样打电话给我。”

    “我看你们两个谁能算出我是干什么的?就算你们谁赢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