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一章 亘古第一兽
    十殿阎君的威严,从来就没有人敢冒犯。

    但这会儿即便是面对着十殿阎君之中威名赫赫的阎罗王,雍大将军却向他提出了一个条件,而且还说如果不答应他所提出的条件,他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而在听到雍大将军所说出的话之后,雍大将军手下的那帮兄弟竟然毫不犹豫的一起齐声大喝着道:“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雍大将军手下的这帮兄弟,他们连为雍大将军死都可以做到,所以即便是面对着好几万阴兵,面对着气势逼人的阎罗天子,他们也无所畏惧!

    作为一个真正的勇士,是敢于直面生死的!

    对于他们这些已经死过一次的人来说,就算是再死一次又能怎样?

    就算是消失在天地之间,又有何妨?

    而就在雍大将军手下的一千多名阴兵出了让人震耳欲溃的喊声之后,从黑色轿子里面传来了一声冷哼声。

    “哼!”

    而在这一声冷哼声传出来之后,天地之间立刻就变的一片寂静,就连空气都好像变的凝固了一样。

    无论是雍大将军,还是他手下的那一千多名阴兵,乃至包括我们,全都感受到了阎罗王刻意所释放出来的无上威压和滔天气势。

    很显然,雍大将军和他手下的这帮阴兵冒犯了阎罗王的威严,让他老人家很不高兴。

    旋即,阎罗王的声音从轿子里面传了出来。

    “自从被敕封为地府阎罗之后,从来就没有人敢跟我谈条件!”

    “敢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的,你是第一个!”

    而随着阎罗王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的从黑色轿子里面传了出来,那几万名阴兵全部都把手中的武器举了起来,双目之中寒光闪闪,一个个都露出了一脸的凶相。

    在这种情况之下,只需要阎罗王一声令下,那几万阴兵就能把雍大将军和他的手下撕成碎片。

    而在我看来,无论是人还是神,其实并没有高低贵贱之分,就算阎罗王的权势滔天,地位显赫,他也应该给雍大将军一个说话的机会。

    所以,我又一次毕恭毕敬的对着那个黑色轿子行了一礼,然后说道:“阎罗王陛下请息怒,您能不能给雍大将军一个机会,让他把他的条件说出来!”

    或许是因为我这个姜氏一族子弟的身份,轿子里的阎罗王在沉默了片刻之后,用很不耐烦的语气说道:“看在姜家小子的面子上,我就给你这个机会。”

    “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听到阎罗王说出的这话,雍大将军用充满感激的目光看了我一眼,然后毕恭毕敬的双膝跪地,对着阎罗王的那坐轿子磕了三个头。

    而见雍大将军对着阎罗王的轿子磕起了头,雍大将军手下的那些阴兵也全部都跪在了地上,和雍大将军一样,对着阎罗王的那坐轿子磕了三个头。

    等到磕完了头之后,雍大将军并没有从地上起来,而是跪在地上对着轿子中的阎罗王朗声说道:“阎罗王陛下,我可以投入到您的麾下,无论是阴帅也好,还是一名普通的阴兵也好,我都没有任何意见!”

    “但我唯一的一个条件,就是我家乡的父老乡亲,需要我的保护之时,我能带着我手下的兄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赶到!”

    听到雍大将军这话,轿子里的阎罗王又陷入了沉默之中。

    片刻之后,阎罗王说道:“答应你这个条件并没有什么问题!但你可曾想过,在你加入了我的麾下之后,可是要常年在地府的各大小地狱之中征战的。”

    “这样一来,你想在第一时间保护你的父老乡亲,就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了!”

    见阎罗王很爽快的答应了他的条件,雍大将军露出了一脸的喜色,而对于阎罗王的顾虑,雍大将军反而却表现的一点都不担心一样。

    随后雍大将军说道:“阎罗王陛下,您是怎么被姜一召唤到这里来的?一旦我的父老乡亲需要我保护之时,让姜一用召唤您的方式召唤我不就行了?”

    听到雍大将军这话,阎罗王说道:“这倒是一个可行的办法,那你就把你的生辰八字告诉姜家小子吧!只要有了你的生辰八字,他就能用招魂术把你招来!”

    接下来雍大将军就从地上站了起来,很小声的把他的生辰八字告诉了我。

    而且在把他的生辰八字告诉了我之后,雍大将军还刻意强调着道:“姜一,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阎罗王陛下肯定是不会答应我这个条件的!所以,我欠了你一个人情!”

    “以后你要是遇到了解决不了的问题,需要我和我手下的这帮兄弟给你帮忙,你就尽管用你的招魂术招我就是了!”

    听到雍大将军这话,我不由的暗自窃喜,只要有雍大将军这句话,他和他手下的一千多名实力强悍的阴兵,不就成了我的一张底牌了吗?

    仔细算算我手中的底牌还真有不少,比如下口村隧道的蛇仙老爷子,九尾天狐胡莉莉,再加上雍大将军和他手下的这帮阴兵。

    抛开我爷爷这个神相和我们天机一脉,有这些底牌在手,就算是和天道门三大家族之一的秦家站在对立面,我也有一定的底气了!

    当然,我肯定不会随随便便就动用我的这些底牌,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之下,我会尽量依靠我自己,和我身边的这帮兄弟。

    而就在雍大将军给我交代了好了一切之后,黑色轿子之中传来了阎罗王的声音。

    “姜家小子,你的实力虽然提升的很快,但还是远远的不够!距离大劫降临之日越来越近,你小子可要努力啊!我们可都把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了!”

    阎罗王所说的这番话,听的我一头雾水,什么距离大劫到来之日越来越近?他们可都把希望寄托在了我的身上?

    阎罗王所说的大劫指的是什么?

    他们把希望都寄托在了我的身上,那“他们”是谁呢?

    是地府的十殿阎君吗?

    而就在我正打算跟阎罗王问个清楚之时,只听见阎罗王说道:“既然这里的事情已经了结,那我们就返回阴曹地府吧!”

    随着阎罗王的这句话一说出口,只见一阵阴风突然刮起,把雍大将军和他手下的一千多名阴兵,以及阎罗王召来的几万阴兵全部都笼罩在了其中。

    这时一直都没有吭声的蛋蛋见阎罗王召来的几万阴兵全部都要离开,就有点儿忍不住的叫了起来。

    要知道在蛋蛋的概念之中,阎罗王召来的几万阴兵和它最爱吃的火腿肠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这会儿见那几万阴兵要离开,它自然是有些不大愿意。

    “喵!喵!喵!”

    蛋蛋的叫声中充满了不舍,就好像面对着它最喜欢吃的东西,我却不让它吃,非要把它抱走的时候一样。

    而在被阴风笼罩之后,那几万阴兵在转瞬之间就消失不见了,但阎罗王的轿子却依然停留在半空之中。

    “咦!”

    只听见阎罗王的声音之中充满了惊讶,从轿子里面传了出来。

    我这会儿有一种感觉,我觉的阎罗王他老人家肯定是认出了蛋蛋的身份。

    这时蛋蛋又喵喵的叫了几声。

    而在蛋蛋叫完了之后,只听见黑色轿子之中的阎罗王说道:“极阴之地孕育,极阳之血化形,难道这小东西是那传说之中的亘古第一兽,天地阴阳兽?”

    听到阎罗王这话,我不由的往蛋蛋这小东西的身上看去。

    传说中的亘古第一兽,天地阴阳兽,仅仅听这名字,就吊炸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