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章 马家晚宴(下)
    因为武顺他爸是从一个小县城里面越级调上来的缘故,作为武顺他爸的顶头上司,薛明一直都看不起武顺他爸。

    但考虑到把武顺他爸调上来的那位的身份,以前的薛明还多多少少给武顺他爸一点面子。

    而在把武顺他爸调上来的那位被调去了其他地方之后,本来就看不起武顺他爸的薛明只要有机会就想尽办法的打压和刁难武顺他爸。

    这会儿见马慧芳一脸寒霜的看着他,听到了马慧芳所说出的话,薛明就很清楚的知道,他本来想在武顺他爸的面前装一下逼,但恐怕给自己惹来了天大的麻烦!

    能被邀请来参加这个宴会,武顺他爸的顶头上司对马慧芳的身份又岂能不了解?

    马家家主的女儿都话了,那我自然有资格参加这个宴会,有资格叫他从马家滚出去!

    “马小姐,您,您听我的解释!”

    看着马慧芳一脸寒霜的样子,薛明的双腿都在抖。

    薛明可是很清楚的知道,以马家在官方的影响力,马慧芳只需要一句话,就能改变他的前途命运!

    可这会儿他想给马慧芳解释,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薛明这会儿只恨不得狠狠的抽自己几个嘴巴子,在那里装逼不好,非要跑到马家来装逼?

    而且他装逼的对象,好像和马家家主的女儿关系并不一般!

    这下好了,装逼不成反要被那啥了!

    而就在薛明在那里支支吾吾的正想解释但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之时,马天雄和秦楚楚以及和马天雄坐在同一桌上的那几个人全都走了过来。

    秦楚楚自然是认识武顺他爸,这会儿看到武顺他爸,她立马就跟武顺他爸打起了招呼。

    “武叔,很长时间没见你了!”秦楚楚很客气的对着武顺他爸说道。

    而见秦楚楚跟他打招呼,武顺他爸也很客气的对着秦楚楚说道:“楚楚,没想到你也在啊!真是很长时间没见你了!”

    我和秦楚楚分手的事情武顺早就告诉了他爸,所以武顺他爸并没有跟秦楚楚多说什么。

    但看到秦楚楚和武顺他爸表现的比较熟悉,和马天雄坐在同一桌的那几个人看着武顺他爸的眼神就显的有些意味深长了。

    这时马天雄阴沉着脸看了一眼薛明,然后问着马慧芳说:“怎么回事?”

    马慧芳指着薛明说道:“他说姜一和武叔没有资格来参加我们马家的宴会!”

    马天雄可是西北马家的家主,在整个西北五省,他可是跺跺脚地都有抖三抖的人物。

    这会儿释放出了他的气势和他那上位者的威压,薛明顿时就压力山大,双股颤颤,身体瑟瑟抖。

    但在马天雄看来,以他的身份没有必要跟薛明这种小人物计较,他并没有搭理薛明,而是给我介绍起了和他一起走过来的几个人的身份。

    “姜一,我给你介绍一下吧!这位是”

    接下来马天雄把和他一起走过来的几个人的身份说了出来,原来这几个人是我们省官方最顶级的那几个人物。

    武顺他爸虽然调到省里,但如此近距离的和官方最顶级的几个人物接触,却是他生平第一次。

    在这种情况之下,武顺他爸就表现的有点儿拘谨和惶恐。

    而在这时,我态度很郑重的对着马天雄介绍起了武顺他爸。

    “马家主,这是我武叔,是我生死兄弟的父亲!”

    听到我这话说出口,薛明把他本来差点儿塞到裤裆里的头抬了起来,一脸紧张和惶恐的往武顺他爸的脸上看去。

    薛明本来是非常看不起武顺他爸的,在提拔了武顺他爸的那位调走了之后,他就认为武顺他爸没有背景和靠山了。

    但这会儿在我的介绍之下武顺他爸和马天雄这个在整个西北五省都权势滔天的人物搭上了关系,恐怕武顺他爸的身份和地位,在一夜之间就会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旦武顺他爸的身份和地位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还会有好下场吗?

    这会儿的薛明,已经无法用一个悔字来形容他此时此刻的心情了!

    他后悔之前对武顺他爸百般刁难和打压,更后悔他不分场合的在马家装逼,得罪了我这个对马家来说非常重要的客人!

    而像薛明这种小人物,自然是不会被马天雄放在眼里,这会儿见我介绍起了武顺他爸,马天雄立刻就主动伸出了双手,对武顺他爸表现的非常热情。

    “既然你是姜一的武叔,那就是我们马家最尊贵的客人!咱俩的年龄差不多,我就叫你一声老武吧!”

    马天雄这么牛逼的人物对他表现的这么热情,武顺他爸受宠若惊的连声说:“不敢!不敢!”

    但接下来我们省的那几个官方的顶级人物却和马天雄一样,一个个对他都表现的非常热情,就和朋友一样都管他叫起了老武。

    马天雄之所以对武顺他爸表现的这么热情,主要是因为我的缘故,而那几位官方的顶级人物对武顺他爸表现的这么热情,却主要是给马天雄面子。

    薛明见我们省官方的几位顶级人物都和武顺他爸称兄道弟上了,终于承受不了这巨大的压力,脸色苍白汗流满面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完了!这下全完了!”

    而就在薛明坐在地上自言自语着之时,马天雄这个马家家主走在前面,我们其他的人跟在后面,向着宴会厅底端走去。

    马慧芳临走之前扫了一眼坐在地上的薛明,在给马家的一个人使了个眼色之后,没多久就有两个穿着黑色西服的年轻小伙子把薛明从宴会厅里面拖了出去。

    而看着被那两个穿着黑色西服小伙子从宴会厅里面拖出去的薛明,几个认识薛明的人在那里连连的摇着头,说薛明这一次跑到马家来装逼,算是彻彻底底的把自己给装进去了。

    接下来我和武顺他爸就和那几个牛逼哄哄的大人物坐到了同一桌上。

    而这会儿因为天色已晚,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在我这个今晚宴会的主角到了之后,马家的晚宴就正式开始。

    在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之后,马家家主马天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好像有什么话要说的一样。

    而随着马天雄站了起来,之前还声音比较噪杂的宴会大厅内,瞬间就变的鸦雀无声,所有的人全都把目光投注在了马天雄这个马家家主的身上。

    这时马慧芳已经换了一身大红色的晚礼服,把一个无线麦克风递给了马天雄。

    而在接过了那个无线麦克风之后,马天雄就对着麦克风说道:“今天晚上,我把大家请来,主要的目的,是想让大家见证一件事情!”

    马家的宴会厅里面在座的这些人都是当地的名流人物,听到马天雄这个马家家主的这番话后,一个个都一脸的好奇。

    以马家在整个西北五省的地位,有什么事情需要他们来见证的?

    甚至不要说宴会厅里面的那些当地的名流人物了,就连和我们同一桌的那几个官方的顶级人物都一脸不解的看着马天雄。

    马天雄说我是今天晚上宴会的主角,难道马天雄要这些人见证的事情和我有关?

    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隐隐约约的感到有些不安了起来!

    我感觉我好像被马天雄这个马家家主给算计了一样!

    秦楚楚好像也感觉到了什么一样,目光在穿着一身大红色晚礼服的马慧芳和我之间徘徊。

    而在这时,马天雄一脸凝重的对着麦克风继续说道:“就在几天之前,如果不是一个少年英雄出手相救,我们整个马家都有可能会成为历史!”

    听到马天雄这番话,整个宴会厅内所有的人全部都倒吸了一口冷气。

    马家在西北之地存在了上千年,以马家的实力,在西北的一亩三分地上,谁能让马家成为历史?

    又有谁能救了马家?

    马天雄所说的那个少年英雄是谁?

    此时,整个宴会厅内,除了知情的几个人之外,剩下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不想知道答案的!

    有关黄河女尸王龙英的事情,马天雄肯定是不会在普通人的面前说出,只见马天雄大声的问道:“你们想不想知道,那位拯救了我们整个马家的少年英雄是谁?”

    而随着马天雄的这话一出口,宴会厅内的人几乎异口同声的大声说道:“想!我们当让想知道那个少年英雄是谁?”

    虽然马天雄这会儿还没有说出答案,但武顺他爸却已经猜出了那个少年英雄是谁。

    于是武顺他爸就问着我道:“姜一,难道是你救了整个马家?”

    听到武顺他爸的这话,和我们坐在同一张桌子上的那几个官方的顶级人物看着我的眼神里全都露出了一脸的震惊之色。

    我看上去是那么的普通和平凡,是凭什么本事拯救了马家这个实力强大的千年世家的?

    在马家的家主马天雄还没有确认之前,他们是很难相信的!

    而这时我还没有来得及给武顺他爸答复,马天雄就对着麦克风大声的说道:“救了我们整个马家的少年英雄,他的名字叫姜一!”

    随着马天雄的这话一出口,穿着一身大红色晚礼服,一脸含情脉脉的马慧芳就把目光投注到了我的身上。

    马家家主马天雄也把目光投注到了我的身上。

    而见此情形,就算是不知道我的名字,宴会大厅的所有人也能猜到,我就是那个拯救了整个马家的少年英雄!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只能一脸尴尬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其实没有马家主说的那么夸张,我只是运气好了一点而已!”我有些不大好意思的谦虚着道。

    而这时马天雄说道:“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表现!你救了我们马家,这是不争的事实!”

    其实马天雄说的也没错,如果不是我能度化黄河里的那些冤魂,可能整个马家都会被龙英这个黄河女尸王给灭掉!

    见马天雄这样说,我就没有再说什么。

    但马天雄要对我表示感谢,没什么必要请这么多的人来做见证吧?

    我隐隐约约的觉的情况有点儿不妙!

    果然,这时马天雄说道:“姜一他拯救了我们整个马家,对我们马家有大恩,我们马家应该用什么方式来感谢他呢?”

    马天雄虽然表面上提出了一个问题,但他并没有打算让任何人来回答,而是直接给出了答案。

    “我考虑了很久,我觉的我们马家感谢姜一最好的方式,莫过于把我的女儿马慧芳许配给他为妻,让他们两个生下来的儿子,继承我们马家的家主之位!”

    听到马天雄这话,我顿时就感到头大如斗,而这时一个轻细如蚊蝇飞过般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姜一,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总得给我点面子,你应该不会拒绝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