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三百六十五章 沈子奥
    被秦楚楚骗的那么狠,我对秦楚楚不再抱有一丝一毫的幻象。

    这会儿秦楚楚脸上的表情有点儿难看,我认为肯定不是因为马慧芳挽住了我的胳膊让她不爽的缘故。

    而在我看来,秦楚楚之所以脸色比较难看,是因为我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并没有在她的算计之中。

    我的实力越强,他们秦家的目的就越难达到,秦楚楚的脸色能好看才叫怪呢!

    当然,秦楚楚的脸色无论是难看还是好看,对我来说都不重要,我这会儿想的是怎样摆脱马慧芳这妮子?

    除了陈婉秋之外,我可不想和其他的任何一个女人扯上关系。

    但我要是直接甩开了马慧芳的手,这也有点儿太不给她面子了。

    而就在我正纠结着这个问题之时,马家家主马天雄往前走了两步,很自然的把马慧芳往她的身边一拽,我立刻就很配合的往后退了一步,顿时就让马慧芳不得不松开了她挽着我胳膊的手。

    马慧芳很不满的往她爸看去,但马天雄却没有理会她,而是一脸笑容可掬的对着我说道:“早就听说过你们姜氏一族的打神鞭无坚不摧,无物不破,看来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我谦虚着道:“那里那里,马家主过誉了,我这不过是雕虫小技而已!”

    听到我这话,马天仲和马志龙父子两个都在那里冲着我直翻白眼。

    在马天仲和马志龙父子两个看来,我这话表面上好像是在谦虚,但其实却在装逼。

    马志龙好歹也算是整个西北五省天道门年轻一代的第一高手,却被我仅仅用了一个雕虫小技就把他虐成了狗,这叫他情何以堪?

    接下来马家家主马天雄代表着马家对我和秦楚楚的到来表示欢迎,并且说马家会尽全力配合我们去调查黄河浮尸案。

    马慧芳这妮子当时就表示她也要参与调查,而且说着话的同时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时不时的往我看来。

    很显然,马慧芳这妮子对我产生了很大的兴趣。

    这时马志龙往秦楚楚看了一眼,也向马天雄主动请命,说他也要参与这件案子的调查。

    对于马慧芳和马志龙所提出的请求,马天雄并没有拒绝,而是意味深长的往我和秦楚楚看了一眼,然后就点头同意,让他们两个务必全力配合我和秦楚楚去调查黄河浮尸案。

    听到马天雄的答复,马慧芳和马志龙都显的很开心,但秦楚楚的脸色看上去却有点儿阴沉。

    秦楚楚逼着我接下了这个任务,目的肯定是为了算计我,可一旦我们两个的身边要是跟着马慧芳和马志龙,那势必会影响到她的计划。

    可在马家的一亩三分地上,就算秦楚楚是天道门门主的女儿,她也不能拒绝马家家主所做出的安排,多少要给马家家主一点面子。

    而对我来说,虽然马慧芳这妮子有点儿难缠,但我只需要明确我的态度就可以了,多两个人对我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不过让我感到有点儿奇怪的是,马家家主为什么会支持他的女儿和我们一起去调查黄河浮尸案呢?

    以马家家主的阅历,肯定是不难看出马慧芳对我有点儿意思的,难不成他这是有意撮合我和他的女儿?

    作为天道门三大家族之一的秦家,如果马家能和秦家能联姻,那对于马家来说那绝对是祖坟上冒青烟的事情,但我们姜氏一族在过去的几千年之中很少出世,马家家主他做出这种安排有什么用意呢?

    难不成我这个天机一脉当代传人的身份,在马家家主的眼里,还有那么一点份量?

    脑海中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我就偷偷的往马天雄看去,却现他正在打量着我,而且他的眼神里还带着明显的欣赏之色,看上去还颇有那么一点老丈人看女婿的感觉。

    这让我瞬间就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我在暗暗的想着,一定要找个机会向马慧芳表明我的心迹,让她不要对我抱有任何想法。

    在当天晚上,马家诸人在假日皇冠酒店的餐厅里宴请我和秦楚楚,在这期间马志龙一个劲儿的向秦楚楚献殷勤,但秦楚楚却一直都对他不冷不热的,让马志龙大受打击。

    马慧芳这妮子一直在缠着我,她问了我好几遍和秦楚楚分手的原因?

    我告诉马慧芳是因为我喜欢上了别的女人,才和秦楚楚分手的。

    但马慧芳却打破沙锅问到底的问我究竟喜欢上了那个女人?才会把秦楚楚这个天之骄女都甩了!

    甚至马慧芳还非要我把我喜欢的那个女人的照片给她看看,她才会相信我所说的话是真的。

    我肯定不会告诉马慧芳我喜欢的那个女人是陈婉秋,就只能保持沉默,但这却让马慧芳错误的认为根本就不存在这样的一个女人。

    于是在喝了一点酒之后,马慧芳这妮子借着酒劲儿偷偷的告诉我,说她们马家的女人就喜欢强者!

    我连他堂兄马志龙这个都能打败,她就喜欢我这样的强者!

    对于马慧芳话里面所表达出来的意思,我自然是能够理解,于是我很明确的告诉马慧芳,我已经有了喜欢的女人,我这辈子是不可能再喜欢上别的女人的!

    对马慧芳说出了这话之后,我就随便找了一个借口说要返回酒店房间。

    马慧芳这会儿不知道是喝多了还是被我的话给刺激到了,她站起身子对着我转身离去的背影很大声的说我喜欢的女人就是秦楚楚!

    听到马慧芳这话,我的身形一顿,但我却并没有停住脚步,甚至连头都没有回的离开了酒店餐厅,往我住的房间走去。

    所谓解释就是掩饰,我觉的我没有任何必要向马慧芳解释!

    秦楚楚同样也听到了马慧芳的话,坐在那里一直默默的注视着我的背影,脸上的表情显的有些复杂。

    而见此情形,马志龙父子两个的脸上同时都露出了一脸的阴霾之色。

    第二天上午八点钟,马慧芳就来敲我住的房门,她好像全然忘记了昨天晚上的事情一样,很热情的邀请我到酒店餐厅去吃早餐。

    我和马慧芳到酒店餐厅的时候秦楚楚和马志龙已经在那里了,在随便吃了一点东西之后,马志龙开着车,我们几个人就沿着黄河岸边,跟那些以打捞尸体为赚钱手段的船家打听情况。

    根据那些船家所说,自从生了好几件这样的事情之后,现在黄河两岸的船家,已经都不敢靠打捞尸体来赚钱了。

    现在黄河上一旦有尸体漂下来,两岸的船家们就当没有看到,任由尸体往下漂去。

    就算是死者家属愿意出再多的钱,也没有人会拿自己的命去开玩笑!

    在连续找了好几个船家之后,我们找到了一个名叫沈子奥的船家。

    沈子奥的个头不高,因为常年在黄河上撑船,风吹日晒之下,皮肤显的非常黝黑,左右两边的脸蛋红红的,一副很标准的西北人的长相。

    根据沈子奥所说他们家世代在黄河岸边生活,从他爷爷的爷爷那一代开始,他们老沈家的人就靠从黄河里面往上打捞尸体赚钱。

    “我爷爷说如果在黄河中遇到了直立在水中,水上只漂了一抹头的尸体,就绝不能去打捞,因为这种尸体并不是尸体,而是一种煞!”

    我们几个这会儿正在沈子奥的船上听他讲着他从老一辈人那里所听来的情况,突然间有一个声音从前方传来。

    “救命啊!救命啊!”

    我们几个顺着声音往前方看去,就看见一个穿着红衣服的女人从上游漂了下来,而且这女人还在水里面拼命的挣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