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郑大师
    作为一名鬼中至尊,瑶瑶至少存在了几千年之久,以此来判断,瑶瑶和武顺的前世和我之间的因果,肯定是几千年之前所结下的。

    几千年的时间,足以让一个人轮回几十次,我爷爷纵然是神相,他也推算不出武顺在几千年之前和我结下的因果。

    用我爷爷的话说,恐怕除了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那样的一品神相之外,没有人能够推算出几千年之前的因果。

    当然,还有一种办法是把阴曹地府的轮转王给招来,他老人家肯定能告诉我武顺的前世和我之间有什么因果。

    不过就因为问这么一个问题把轮转王他老人家从阴曹地府招来,这对他老人家也太不尊重了,还是以后有别的机会的时候再说吧。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我晚上会到塔里面陪着陈婉秋,白天除了睡一会儿觉之外,剩下的时间就陪着我爷爷奶奶。

    在这期间我爷爷专门带着我到封印那些妖魔鬼怪的峡谷最深处去了一趟。

    封印那些妖魔鬼怪的地方占地至少有上万平方米,我们姜家的老祖宗姜子牙所布下的八门阵把这块地方封锁的死死的。

    站在阵法空间的范围之外,我隐隐约约的能够看到在阵法空间内有亭台楼阁,那应该是我爸爸妈妈和镇守八门阵的我们天机一脉的那些人的住处。

    我尝试着想进入到阵法空间里面,但只要我一靠近阵法空间的范围,就会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排斥在外。

    我爷爷知道我很想见我父母,他就问我要不要他进去替换我爸出来,让我见一面我爸?

    但考虑再三之后,我决定还是算了。

    我爸的脾气我知道,他是一个很固执的人,他说我只有成为一品神相才能见到他和我妈,那他肯定会这样做的。

    恐怕就算是我爷爷进阵,他也未必会出来见我。

    他这样做的目的,先肯定是为了给我压力,其次才是他不想和我妈分开。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能在万妖谷浪费太多的时间了,我要想尽一切办法去提升我的相师等阶才行。

    虽然我很舍不得和陈婉秋分开,也很舍不得和我爷爷奶奶分开,但这会儿却不得不分开了。

    那一天晚上,我又去了一次石塔,我自言自语的和陈婉秋说了整整的一个晚上话。

    我不知道对陈婉秋许下了多少海誓山盟,说了多少的甜言蜜语。

    就算是秦楚楚,我也从来都没有对她说过这么多的情话。

    虽然陈婉秋依然是静静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就好像一个死人一样,但经过这几天时间的接触,陈婉秋这个女人已经彻彻底底的走进了我的心里。

    连续好几个晚上待在塔里,我已经适应了万年寒玉棺所出的至阴至寒之气,甚至和我爷爷所说的一样,在连续几个晚上运转功法抵御至阴至寒之气之后,我领悟了很多东西。

    所谓阴极而阳生,阳极而阴生,阴阳之间的关系,其实并不仅仅是相克的,也可以是相生的。

    不仅阴阳之间是这样,就连五行之间也是如此。

    打个简单的比方,火克水,水克火,这是小孩子都懂的道理。

    但站在科学的角度,水在高温之下会分解为氢气和氧气,而氢气遇到火就会燃烧,氧气还能助燃。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水和火之间也可是是相生的。

    随着对阴阳五行之道的理解上了一个台阶,我对神相天书中所记载的那些风水术和阵法的理解就更加深刻了。

    第二天早上,临离别前其实我很想轻吻一下陈婉秋,但我又怕碰到陈婉秋的身体,只好轻轻的盖上了万年寒玉棺的盖子。

    而在盖上盖子的那一刹拉,两滴晶莹如玉的泪珠,从陈婉秋的眼睛里流了出来,转眼间就被寒气所侵袭,宛如两颗璀璨的珍珠一般驻留在了她的脸庞

    所谓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在离开了万妖谷返回西安的一路上,除了陈婉秋之外,我的脑海之中时不时的会冒出我爷爷和我奶奶的样子。

    我非常舍不得和我的亲人分开,他们同样也舍不得和我分开,但我们却都很清楚的知道,为了我们一家团圆,为了救活陈婉秋,我必须得尽快离开他们,去做我应该做的事情!

    就这样,在我爷爷刻意给我交代了一些情况之后,我怀着万分惆怅的心情离开了万妖谷。

    从西安火车站出来的时候是下午两点多钟,惦记着天机门店铺的生意,我并没有去玉华小区,而是打了个车直接去了城隍庙那边的天机门店铺。

    从我离开西安到现在,差不多有十来天时间了,不知道郑海冰和小萝莉许宜花把店铺打理的怎么样了?

    天机门的店铺开业已经两个多月了,但到现在就做成了一单生意,也不知道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他们两个有没有做成一单生意?

    一路上心里面这样想着,但我却并没有打电话给郑海冰和许宜花,而是打算给他们来个突然惊喜。

    甚至我都没有让出租车停在店门前,到了城隍庙之后,我就下了出租车步行往我们天机门的店铺走去。

    正常情况之下,卜天阁的店门口人来人往的生意不错,我们天机门的店门口很少有人去光顾。

    但这会儿让我感到非常奇怪的是,卜天阁的门口没几个人,我们天机门的门口却有一大堆人在那里排队。

    这是怎么回事?

    难道在这不到十来天的时间里,郑海冰和许宜花就让天机门的生意火爆到这种程度了?

    这有点儿不大可能吧!

    虽然我有点儿不大相信,但往店里面扫了一眼之后,我看见郑海冰这小子穿着一身黑色唐装,很装逼的坐在我平时坐的位子上,正在那里摇头晃脑的给人看相。

    李宸则一脸崇拜的站在一旁看着郑海冰,帮郑海冰维持着秩序。

    小萝莉许宜花这会儿不在,我估计她应该是上学去了。

    这么短的时间之内,郑海冰就把我们天机门店铺的生意搞的这么火爆,看来郑海冰这家伙还真有生意头脑,比我这个做师父的要强多了。

    但他是用什么方式把我们天机门店铺的生意搞的这么火爆呢?

    为了弄清楚天机门的生意突然变的这么火爆的原因,我干脆就站在了排队的那帮人的最后打听起了情况。

    “这位大叔,你们都站在这里排队干啥啊?”我问着站在前面的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子道。

    中年男子看了我一眼说道:“到这儿来排队,肯定是找郑大师看相算命问前程运势了!难道你不是吗?”

    听到郑海冰这小子在这个中年男子的口里竟然成了郑大师,我差点儿憋不住的笑了起来。

    不过郑海冰穿着一身黑色唐装,坐在那里摇头晃脑的样子,看上去还颇有几分大师风范。

    于是我强忍着笑意问着中年男子道:“你说的那个郑大师看上去那么年轻,找他看相算命什么的靠谱吗?”

    听到我在言语之间对“郑大师”存在着怀疑,中年男子看着我眼神里竟然露出了一丝鄙夷之色。

    “连郑大师都怀疑,看来你对天机门不了解啊!”中年男子说道。

    对我这个天机门的门主说我不了解天机门,我也是醉的不行了,但中年男子越是这样说,我越想知道他所了解的天机门是个什么情况?

    扫了一眼正在店铺里面忙着给人看相算命的郑海冰之后,我问着中年男子道:“那麻烦大哥你给我说一下这个天机门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