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三百三十四章 地阶
    被安如芯打了两掌,喷了一口鲜血,我往村委会走的时候连脚步都有些虚浮,看上去摇摇晃晃的。

    注视着我那蹒跚和落寞的背影,秦楚楚呆呆的站在那里,很长时间连动都没有动一下。

    而就在我往村委会走的路上,挂坠里的莎莎却很突然的叹了一口气。

    随后莎莎说道:“老大,其实我觉的秦楚楚她很可怜!”

    我有些不高兴的说道:“我被人打的吐血,你没有说我可怜,却说秦楚楚可怜!”

    莎莎说:“我觉的安如芯说的很对,错过了你这样的一个男人,她的人生将会是一场悲剧!她将来一定会很后悔很后悔!”

    我什么话都没有说,继续往前走路。

    这时莎莎又说道:“老大,最了解女人的永远是我们女人!所以,从一开始我就认为安如芯她不会杀你!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一直都没有出手。”

    “要不然就算我不是安如芯的对手,我也不会不管你的死活的!”

    我说:“看来我是真的不了解你们女人!我不了解秦楚楚,所以被她给骗了!我不了解陈婉秋,所以害了她!”

    莎莎说:“那我呢?老大你了解我吗?”

    经过这一年多时间的相处,我已经把莎莎当成了我的亲人,我的伙伴,但莎莎她经常问我一些莫名奇妙的问题,而且有时候会脾气,很长时间都不理我。

    这让我认为我对莎莎我同样不了解。

    看来女人心,海底针,这句话一点都不假。

    不过有一点我却很清楚的知道,我要是说对她不了解,莎莎肯定会很不高兴。

    我这人从来都不会说假话,所以我只能保持沉默。

    而见我一直都没有做出回答,在我回到村委会的时候,莎莎很不满的哼了一声,然后陷入了沉默之中。

    这会儿已经快接近十一点了,我匆匆忙忙的洗了个澡,穿着一身内衣就双腿盘坐在了床上修炼了起来。

    这一次度化了安如芯这个千年紫面鬼,把状元村的活太监们变回了正常人,我相信我获取的功德足以让我突破玄阶,晋级地阶。

    果然,等到我运转功法一百零八遍之后,一股犹如黄河决堤一般的气流在我的身体之内循环了起来。

    和进阶玄阶一品的时候一样,受到这股气流的冲击,随着一股剧痛传来,我整个人晕了过去。

    而在我晕了过去之后,这股浩浩荡荡的气流就在我的身体之内顺着我的任督二脉循环了起来。

    这股气流不仅打通了我的双手十指,让我的掐指一算之能提升到了最高境界,而且还改变了我的身体素质,让我各方面的实力都提升了不少。

    比方说我身体的抗击打能力,我的爆力,我的度,以及我的视觉,嗅觉,听觉,等等很多方面的能力。

    最关键的一点,只要我晋级到了地阶,那怕是地阶九品,我就能够做到相气外放。

    所谓黄阶相面,玄阶算人,地阶法地,天阶逆天。

    在过去的几千年之中,天道门三家十派的人之所以那么忌惮我们天机一脉,就是因为我们天机一脉的风水术太过霸道的缘故。

    在晋级到地阶,能够相气外放的情况之下,神相天书中记载的许多风水术和阵法我就能够逐渐的使用出来。

    有风水术和阵法的帮助,无论是秦楚楚还是秦家,想坑我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晋级到地阶九品的我,只感觉自己的身体里面充满着汹涌澎湃的力量。

    我在第一时间就尝试着凝聚相气,想和我爷爷一样也凝聚出一把像他那样金光灿灿的打神鞭来。

    但让我很失望的是,打神鞭我虽然凝聚出来了,但我用相气凝聚出来的打神鞭,和我爷爷所凝聚出来的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我爷爷凝聚出来的打神鞭,鞭长三尺六寸五分,总共有二十一节。

    但我仅仅才凝聚出来了一节不到两寸长的打神鞭,我的相气就感到严重不足了。

    而且最让我郁闷的一点,我用相气凝聚出来的打神鞭,颜色竟然不是金色,而是灰色的,看上去灰不溜秋的。

    我爷爷凝聚出来的打神鞭金光灿灿的那么霸气威武,我却凝聚出来了一个这样的玩意儿。

    有点儿郁闷的我,就随手把我凝聚出来的打神鞭一甩,结果那两寸不到只有一节的打神鞭被我甩到了我住的房间的墙上,然后只听见轰的一声,房间的墙被打了一个大窟窿出来。

    这个结果让我感到非常的意外,甚至有点儿惊喜。

    在没有晋级到地阶之前,要一拳在墙上打一个洞出来,我要用尽全身的力量才行。

    但这会儿我只是轻描淡写的把打神鞭甩了一下,就能达到这种效果,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我爷爷可是神相,我一个玄阶九品,怎么能和他老人家相提并论?

    不过话说回来,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里,我就从你一个黄阶九品都算不上的小菜鸟,进阶到了地阶九品,这个升级度应该也算是很逆天了!

    恐怕就算是我爸和我爷爷,在我这个年龄的时候也未必能做到像我一样吧?

    甚至不要说我爸和我爷爷,恐怕在过去的几千年之中,整个我们姜氏一族都未必有人能做到和我一样!

    要不然的话,我这天命之子,天机一脉的终结者也太差劲了一点儿!

    想到这些,我心情愉快的收回了相气,然后去洗澡间清洗我的身体。

    因为进阶到地阶,我的身体相当于又来了一次伐毛洗髓,随着身体内的杂质排出,我的整个身上都有一股子臭味儿。

    而在清洗完身体,换了一身衣服之后,我就收拾起了我的行李。

    既然这个任务已经完成,我就没有必要在状元村浪费时间,东兴距离昆明不远,坐大巴只需要半天时间,我这会儿进阶到了地阶,我就可以去万妖谷了。

    万妖谷有我的亲人,有深爱着我的女人,这会儿拥有了去万妖谷的资格,我连一分一秒钟都不想耽搁。

    而就在我收拾好了行李,把住的房间打扫了一番,正打算跟状元村的村长说一声,然后离开之时,村长带着村子里面上百个男人涌进了村委会。

    我走出房门的时候,秦楚楚也从她的房间里面走了出来,而以村长为的村子里面的一百多个男人,在看到我和秦楚楚两个人之后,竟然全部都齐刷刷的跪了下来。

    “谢谢秦小姐,谢谢姜同志,肯定是你们救了我们!”

    村长的脸上一脸的感激之色,代表着状元村的这些活太监向我和秦楚楚表示起了感谢。

    秦楚楚板着个脸一句话都没有说,默默的看着跪在地上的状元村的村民们。

    我挥了挥手让状元村的这些人起来,然后吓唬着他们,说他们以后绝对不能再做出对不起他们家人的事情,否则的话,他们还有可能会再变成活太监。

    听到我这话,村长和状元村的一帮人一个个都拍着胸脯向我做出承诺,说他们以后绝不会再做出对不起家人的事情。

    接下来状元村的人打算请我和秦楚楚大吃大喝一顿,但我和秦楚楚却执意要离开,而且昨天晚上秦楚楚就给广西天道门的人打了电话,欧阳罡这小子一大早就开着车来接我们两个了。

    不过这一次我并没有和秦楚楚坐在车的后排,而是坐在了欧阳罡旁边副驾驶的位置。

    而且在上车之后,我看了一眼坐在后排的秦楚楚,然后问着她道:“你们秦家答应我的条件,什么时候能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