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你想多了!
    鬼体越凝实,鬼的实力就越强大。

    安如芯被七星锁魂阵封锁在坟墓里面一千多年,吸收了一千多年的阴气,她的鬼体已经凝实到了一个非常高的程度。

    就算是紫面鬼里面,她也能算是非常强大的存在!

    要是再给她个几百年的时间,她晋级成为黑脸鬼那个级别的存在都很有可能。

    而黑脸鬼,就是可以号令万鬼的鬼王级别的存在。

    安如芯的实力达到了这种程度,就算是秦楚楚的实力不凡,在安如芯突然向她出手的情况之下,秦楚楚根本连闪避都来不及,直接被安如芯一巴掌扇飞了出去。

    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秦楚楚被安如芯一巴掌扇飞了出去,我的心竟然隐隐的作痛。

    尤其是在听到安如芯说要替我做出选择,她要杀了秦楚楚之时,我毫不犹豫的一个闪身挡在了秦楚楚的面前。

    毕竟,她是我曾经爱的了狂,着了魔的女人!

    甚至,我到现在都很难说清楚,我究竟是恨她还是爱她?

    无论秦楚楚她对我做过什么,但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我的面前,这一点我做不到!

    而在我挡在了秦楚楚的身前之后,安如芯的脸上浮现出了一抹冷笑。

    “她要是死了,你就能活!你为什么要挡在她的身前?”安如芯冷笑着问道。

    我说:“作为一个男人,作为和她一起执行任务的伙伴,我不能让你杀了她!”

    安如芯说道:“仅仅是因为这个原因吗?难道不是因为你的心里面其实还爱着她吗?”

    我语气很坚决的说道:“没有!我已经跟你说过了,我爱的女人叫陈婉秋!而不是秦楚楚!”

    安如芯道:“既然你不爱她,那就让我杀了她!”

    我摇了摇头,没有再说话。

    而见此情形,安如芯冷冷的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只能杀了你,让她活着了!你和她之间,只能有一个人活着!”

    我说:“如果你真的一定要杀掉我们两个中的一个!那就动手吧!”

    安如芯说:“为了一个一点都不爱你的女人而死,难道你不觉的你死的很冤吗?”

    我反问着安如芯道:“你为王洋付出了那么多,王洋最终却背叛了你,难道你就不觉的很冤吗?”

    我这句话戳到了安如芯的痛处,让她陷入了沉默之中,而这时秦楚楚从地上站了起来,默默的站在了我的身后。

    秦楚楚的实力虽然比我要强,但这会儿的她在主观意识上却认为只有我能保护她一样,把我当成了她唯一的护身符。

    她站在我的身后,甚至把她那瑟瑟抖的身体靠在了我的身上。

    而这种感觉,就好像我们两个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一样,这让我更加坚定了我的想法。

    这时安如芯的双目紫光大盛,她身上的气势也开始节节攀升。

    一股滔天的杀意,如同泰山压顶一般,向着我所站的位置碾压而来。

    “我认为这天底下的有情人,没有一个人能做到像我一样!”

    “她不仅欺骗了你,还一直在想着要置你于死地,但你却心甘情愿的为她而死!”

    “所以,这在我看来是不可能的!你在演戏,你在说谎!”

    安如芯指着我厉声说道。

    我说:“我已经给你说过很多遍了!我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我是一个男人!那怕是你要杀死一个我不认识的女人,我也会这样做的!”

    听到我的话,安如芯摇了摇头道:“这不可能!我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像你这样的男人!”

    我说:“不管你信与不信,我就是一个这样的人!”

    这时安如芯把她的右手抬了起来,然后一脸冷漠的说道:“人只有在面对着死亡之时,才会表现出最真实的一面!就让我来看一看,你身上最真实的一面吧!”

    随着话音一落,安如芯隔着我好几米远一掌挥出,就看到一个由阴气凝聚而成的巨大手掌向着我和秦楚楚所站立的位置悍然袭来。

    而在这种情况下,我要是躲开了安如芯的这一掌,那站在我身后的秦楚楚肯定会被这一掌打中。

    所以,我就只能硬接安如芯的这一掌了。

    于是我气沉丹田,把全身上下所有的功力全部都汇聚到了我的右拳,然后一拳挥出。

    我们姜家的打神拳是至刚至阳之拳,但在安如芯这个紫面鬼的实力出了我一大截的情况之下,却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当我的拳头和安如芯用阴气凝聚出来的一掌遭遇之后,我的身体就好像被一辆高行驶的汽车给撞到了一样当时就飞了出去。

    “嘭!”

    当我四脚朝天的摔倒在了地上之时,我感觉自己身上的骨头好像散架了一样。

    而在这时,安如芯的声音里带着无尽的冷漠的说道:“我给你十秒钟的时间,你要是不从地上站起来,我就杀掉你深爱着的女人!”

    听到安如芯这句话,纵然是我的身上疼痛难忍,但我却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摇摇晃晃的挡在了秦楚楚的面前。

    “不管怎样,我不许你杀了她!”我说道。

    看到我挡在秦楚楚面前的样子,安如芯略微犹豫了一下,但最终她还是咬着牙说道:“我就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你这么傻的男人!”

    而随着话音一落,安如芯又挥出了一掌。

    这一次安如芯所挥出的一掌,同样是由阴气凝聚而成,但她这一次凝聚出来的手掌比上一次要小了许多,基本上和她的手掌一样大小了。

    不过虽然安如芯用阴气凝聚出来的手掌变小了,但她这一掌所蕴含的力量却比之前的一掌要多了许多。

    被她的这一掌打中,我有一次的倒飞了出去,四脚朝天的落在了地上。

    而且从地上爬了起来之后,我喷出了一大口鲜血。

    这时安如芯一脸杀意凛然的说道:“姜一,你能做到这一点,已经难能可贵了!你可以走了!这个欺骗了你的女人,就让我杀掉她吧!”

    我这时已经有点儿神志不清了,但我的脑海中却只有一个信念。

    不管怎么样,我不能让秦楚楚死在我的眼前!

    只要我还活着,她就不能死!

    于是我又一次挣扎着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了秦楚楚的面前。

    “不管她对我做过什么,但让她死在我的面前,我做不到!”

    这时秦楚楚站在我的身后,听到我说出这句话后,我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她的身体在颤抖。

    当然,这会儿的我意识已经有点儿不太清楚,或许是我的身体在颤抖。

    或许是我想多了!

    而就在我的脑海中闪现了这个念头之时,安如芯怒喝着道;“既然你执意要死,那我就成全你!”

    随着这声怒喝声出,安如芯的身体腾空而起,以泰山压顶之势,自上而下的挥出了两掌。

    之前的两掌是安如芯用阴气凝聚的,都已经把我虐成狗了,这一次安如芯亲自动手,那里还有我的活路?

    一念至此,我干脆就闭上了眼睛站在那里,连抵挡都不准备抵挡一下了!

    正常情况之下,接下来我应该会被安如芯的两掌打飞出去,甚至把我的身体打的四分五裂都有可能。

    但我闭着眼睛等了很长时间,安如芯那边却并没有任何动静。

    等到我睁开眼睛之时,却看见安如芯和我距离不过五厘米,正用她那双闪烁着幽幽紫光的双眸盯着我。

    在盯着我看了许久之后,安如芯缓缓的说道:“如果你刚才选择躲开,或者离开,这会儿的你,早就已经成了一个死人!”

    听到这话,我不由的出了一身冷汗,我这个看似愚蠢的选择,在安如芯的眼里,却是最正确的选择。

    这生与死之间,真是一念之差啊!

    这时安如芯继续说道:“我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像你这么傻的男人!”

    “为了你深爱着的女人,你竟然真的连死都不怕!”

    “原本我以为这天底下的有情人,没有一个人能做到像我一样!我认为天底下所有的男人都是薄情负心之人!也正是因为这一点,我才不愿意轮回转世,重新做人!”

    “但你,却让我对这个世界上的男人有了新的认识!”

    “只要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像你这样的男人,就有可能有两个,有三个,有无数个!”

    “既然这样,那我有什么理由不去轮回转世,投胎做人?去找寻一个像你这样的男人!”

    要是能把安如芯这个紫面鬼度去地府,对我来说可是大功德一件,我当然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于是我对着安如芯说道:“你要是想去轮回转世,投胎做人,我可以帮你!不过在这之前,我希望你能放过村子里的那些人!”

    “我相信有了这次的教训,他们一定会改过自新,不会再做出对不起他们家人的事情了!”

    安如芯点了点头,随后只见她挥了挥手,我就看到有无数股阴气从四面八方汇聚到了她的身体。

    这些阴气被安如芯收回,看来村子里面的那些男人不用在做活太监了,这对我来说又是一笔大功德。

    收获了这么多的功德,我晋级到地阶应该是没有任何问题了。

    接下来,我就对着安如芯念起了神相天书中的度人经,不过因为安如芯是一个紫面鬼的缘故,我要念很多遍才能把她度去地府。

    而在我念了十几遍度人经之后,安如芯的鬼体变的越来越淡,快要消失在虚无之中了。

    这时安如芯对着秦楚楚说道:“有一个像姜一这样的男人爱着你,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女人!但你却无视了他对你的爱,而且还欺骗他和伤害他!”

    “我不得不说你的人生将会是一场悲剧!你将来一定会很后悔很后悔!”

    说完这句话之后,安如芯就彻彻底底的化为了虚无,被我度去了地府。

    但我和秦楚楚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久久的沉默不语。

    也不知道沉默了多长时间,秦楚楚问着我道:“姜一,你真的还爱着我吗?”

    我没有做出回答。

    这时秦楚楚又说道:“我是天命之女,你是普通人,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

    我说:“你想多了!我这辈子爱的女人只有一个,她的名字叫陈婉秋!”

    说完之后,我扭头转身就走,而秦楚楚却紧跟在我身后问着我道:“既然你不爱我,那你为什么愿意为我而死?”

    我连头都没有回的说道:“我之所以会这样做,是因为我是一个男人!”

    “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