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二章 几根烂木头
    上次交流会的时候,貅爷一上比武台就对他采取了同归于尽的打法,这让石原六郎明显的感受到了貅爷对他的杀意。

    而这会儿貅爷看着他的目光里更是充满了明显而又浓烈的杀意,一旦他为何校长出头,恐怕貅爷会第一个向他出手!

    可让石原六郎有些郁闷的是,他对貅爷却没有任何印象。

    他们两个之间往日无冤,近日无仇,貅爷为何会对他有着如此明显而浓烈的杀意呢?

    难道是因为他长的太丑?

    和貅爷相顾对视着的同时,石原六郎的心中突然冒出了一个比较自卑的想法。

    当然,这个想法只是一闪而过,在和貅爷对视了片刻之后,石原六郎就问起了具体的原因。

    “你想杀我?”石原六郎阴沉着脸问道。

    貅爷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语气很认真的对着石原六郎说道:“我在我兄弟的尸体前过誓,一定要亲手杀了你祭奠他们的在天之灵!”

    听到貅爷那掷地有声的话,石原六郎的面色一寒,脸上同样露出了一脸的杀意,但在这同时他好像已经想到了什么一样。

    于是石原六郎问着貅爷道:“你的兄弟是那几个士兵吗?”

    貅爷点了点头说是。

    听到貅爷说是,石原六郎总算是明白了貅爷为什么会想杀他的原因了。

    当年的貅爷不过是一个特种兵,而在石原六郎的眼里,特种兵不过是相对厉害一点的普通人而已,根本就没有资格被他在眼里,所以连貅爷长什么样石原六郎都忘了。

    而且当年在杀死了那几个对他不敬的特种兵之后,完成任务的石原六郎就返回了日本,他根本就不知道后来所生的事情。

    这会儿貅爷一说,他就想起了当年的事情。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当年的貅爷在他的眼里是个普通人,他只需要找个合理的借口就可以杀掉。

    但现在的貅爷不仅有了天道门成员的身份,而且还有了并不比他弱的实力。

    在这种情况之下,一旦他为何校长出头,就会给貅爷出手的借口。

    而貅爷一出手,必定又是和他同归于尽的打法。

    如果说貅爷没有帮手,那他们几个还可以联手对付貅爷,但我和秦楚楚周贺虎视眈眈的站在那里,石原六郎又岂敢轻举妄动?

    我们三个的实力石原六郎可是很了解,一旦我们三个和貅爷联手,要是再加上小兰陵郑海冰和武顺,那绝对能把他们六个人虐成狗!

    甚至让貅爷遂了心愿把他给干掉都不无可能!

    在这种情况之下,石原六郎就很没节操的把何校长给抛弃了。

    只见石原六郎对着貅爷说道:“如果你想给你的兄弟报仇,那今天晚上就到学校的操场来跟我做个了断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石原六郎扭头就走,连看都没有再看一眼正被小兰陵和武顺郑海冰他们三个打的鬼哭狼嚎鼻青脸肿的何校长。

    对于何校长这种人,在石原六郎的眼里其实根本就没有任何价值,就算是被郑海冰他们给打死了,他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这时见石原六郎扭头便走,貅爷就往我的脸上看来,但我却摇了摇头,让貅爷先沉住气。

    毕竟石原六郎的身上还背着一个国际友人的身份,这青天白日的,我们要是把他给干掉了,在天道门和官方那里都不好交代。

    但要是到了晚上,那我们就会有很多借口。

    当年石原六郎是用什么借口杀死了貅爷的几个兄弟,我们就把他当年用的借口用在他的身上。

    这就叫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

    既然石原六郎说今天晚上到学校的操场做个了断,那就按照他说的来吧!

    这时郑海冰三个把何校长已经打的差不多了,要是再打下去以何校长的身体肯定会承受不住的。

    所以,我就制止了郑海冰他们三个。

    而在郑海冰他们三个住手之后,何校长就一边凄凄惨惨的呻吟着,一边说他要告我们。

    这时秦楚楚告诉何校长,说我们打了他一顿根本就不算什么,就算是我们把他给杀了,法律也不会治我们的罪。

    何校长有点儿不大相信,而这时小兰陵却告诉他,说石原六郎曾经都被我们给虐成了狗,他又能算个什么东西?

    听到小兰陵这样一说,再结合石原六郎在我们面前的表现,何校长这才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对着我们几个陪起了不是。

    而且这货一边在向我们赔不是,一边还在大骂着石原六郎,说小日本真特么的太不厚道了!

    甚至何校长还拍着胸脯向我们保证,说他再也不想往日本移民的事了,他以后一定要教育他的子孙后代热爱自己的国家。

    何校长是否会照他所说的去做,我就懒的去管了,这会儿我得尽快弄清楚那些日本军人的情况。

    于是我叫何校长在前面带路,带我们去挖出那些日本军人骸骨的地方。

    何校长虽然很不情愿,但在我们的面前他又不敢说个不字,只能一瘸一拐的带着我们去了学校的建筑工地。

    其实建筑工地距离我们目前的位置并不是很远,就在我们眼前大概两百米的位置。

    而挖出那些日本军人骸骨的地方,在建筑工地的东北角上。

    那些日本军人的骸骨被挖出来之后,官方已经送还了日本,这会儿除了一个大坑和几根烂木头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任何东西。

    盯着那个大坑看了许久并没有看出什么,我就把目光投向了那几根丢在大坑边缘的烂木头上面。

    突然间我的脑海中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我就走到了大坑的边缘,仔细的看起了那几根烂木头。

    这几根烂木头因为埋在地下埋了好几十年的缘故都已经腐朽的很厉害了,但长度却好像一样,大概有两米多长的样子。

    我用手一掰,就掰了一块朽木下来,然后递给了貅爷。

    随后我问着貅爷道:“老修你见多识广,你能看出来这个木头是什么木吗?”

    貅爷是特种兵出身,野外生存什么的是他们的必备技能,所以在我看来他应该能分辨出这是什么木头。

    而在从我的手里接过了那块朽木之后,貅爷很仔细的盯着看了看,甚至还放到鼻子旁边闻了一下,最后他很肯定的告诉我,这块木头是桃木。

    随后我让他看一下其他的几根烂木头,是不是也是桃木?

    貅爷把那几根烂木头全都很仔细的看了一遍,然后说那几根烂木头全部都是桃木。

    听到貅爷这样一说,我基本上就能够肯定,这几根两米多长的桃木是用来做什么的了。

    如果我猜的没有错的话,在这个埋着几十名死去的日本军人的坑里面,应该按照北斗七星的方位,总共钉下了七根桃木桩。

    这七根桃木桩每一根长七尺七寸七分,按照北斗七星的方位钉下去之后,就布成了一个七煞锁魂阵。

    根据神相天书中的记载,这七煞锁魂阵和七星锁魂阵的名字虽然只有一字之差,而且功能也有点儿相似,但七煞锁魂阵却比七星锁魂阵要霸道的多。

    七星锁魂阵只能锁魂而不能养魂,所以阿怜被困在七星锁魂阵里面将近千年,还是一个摄青鬼。

    如果不是那个神秘女人在暗中帮忙,把他变成了一个紫面鬼的话,她根本就缠不住武紫阳那个千年飞尸。

    而七煞锁魂阵不仅能够锁魂,而且还能够养魂和吸收煞气。

    人死了之后要是被埋进了被被七煞锁魂阵锁住的墓地,在阵法的作用之下,不仅会把死人的阴魂化为厉鬼,而且还会让厉鬼的身上带有煞气。

    那几十个日本军人,生前本身就杀人无数,死后化为厉鬼,已经带有煞气了。

    在这个七煞锁魂阵里面被锁了几十年,这让我简直都不敢想象,那几十个日本军人死后所化的厉鬼,会成为什么样的存在?

    恐怕莎莎都不是那几十个日本军人所化的厉鬼中任何一个的对手吧!

    我们七个人加上莎莎和蛋蛋,能够消灭掉那几十个日本军人死后所化的厉鬼吗?

    除了把希望寄托在蛋蛋这个大杀器上面之外,我是没有任何信心。

    希望蛋蛋在能够变身之后,会给我们带来惊喜!

    但让我感到非常不解的是,以我们的实力都很有可能搞不定那几十个日本军人死后所化的厉鬼,石原六郎他那里来的自信?

    而且石原太郎他还约貅爷和他在学校的操场上做个了断,他这是什么目的呢?

    难道他想利用那群日本军人死后所化的厉鬼来对付我们?

    等我们和那群厉鬼拼个两败俱伤之后,他坐收渔翁之利?

    还有一点,这个七煞锁魂阵是谁布下的呢?

    七星锁魂阵和七煞锁魂阵在我们姜家的神相天书中都有记载。

    武紫阳说帮他布下七星锁魂阵的人是我们天机一脉的人,难道布下这个七煞锁魂阵的人,也和我们天机一脉有关?

    可这么恶毒的阵法,又怎么可能会是我们天机一脉的人所布下的呢?

    难道又是那万恶的ystery组织的人?

    站在大坑边想了许久许久,我一直都没有理出任何头绪,最终我们一行人返回了县招待所。

    吃了晚饭之后,我们一直养精蓄锐到晚上十点钟,然后才准备去西关小学。

    本来我打算让王局派几辆警车送我们过去的,可谁知道王局告诉我,说只要天一黑,在他们这个小县城就没有人敢出门了。

    无论是他本人还是他手下的警察,没有一个人敢在晚上出来,更不用说送我们去那个闹鬼的小县城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几个就只好步行去了西关小学。

    好在这个县城并不是很大,就算是步行也只需要半个小时左右就能到西关小学。

    据说在这个县城的街道上,只要到了子夜时分就会有各种各样奇怪的喊叫声和哭声。

    所以从招待所里面走了出来之后,我就全面启动了相气,但在往西关小学走的一路上,我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也没有闻到任何味道。

    不要说鬼了,我连一根鬼毛都没有见到!

    整个县城,如同死一般的寂静。

    真的就好像一座死城一样!

    在快到十一点的时候,我们来到了西关小学。

    推开校门,我们就往学校操场的方向走去,而在我们走了没几步之后,我就听见有整齐的脚步声传进了我的耳朵里。

    甚至不仅仅有脚步声,而且还有用日本话喊口令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