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七章 厕所血案
    根据杨队给我说的情况,马副校长虽然已经快到退休的年龄了,但他的儿子却才上大四,而且这个儿子还是马副校长唯一的儿子。

    因为儿子生的比较晚,而且就这么一个儿子的缘故,马副校长把这个儿子宝贝的不行,可以说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那种。

    马副校长的儿子名叫马涛,虽然马涛还没有大学毕业,但马副校长却已经买了一辆四十多万的奥迪给他开,而且平时给他吃的穿的用的,全都是清一色的高档货。

    宿舍的条件这么差,不要说马涛这个副校长的儿子了,除了一些家庭条件比较差的学生之外很多的大四毕业生都到外面租房住的。

    不过住在学校宿舍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肆无忌惮的随便打游戏,打累了可以趟在床上睡一会儿,醒来了接着再打。

    也正是因为这一点,马涛和他们宿舍的几个人经常约好了晚上在宿舍打游戏。

    而在今天晚上,马涛同样和他的几个同学约好了在宿舍里面打游戏。

    虽然马副校长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让他回家去住,但马涛却并没有回去,甚至生怕他爸打扰他打游戏,他连电话都给关机了。

    而就在马涛和他的几个同学打游戏打到半夜十二点多的时候,马涛有点儿内急就跑去上厕所。

    因为宿舍楼是那种老式的宿舍楼,所以厕所里就几个蹲位,而且马涛去厕所的时候,现每一个蹲位的门都关着。

    当时马涛憋的难受,就夹紧大腿使劲儿夹着,可他等了半个钟头那几个蹲位上的人没有一个从里面出来的。

    当时马涛的火气上来了,他骂着道“特么的是不是便秘啊?”然后一脚就踹开了一个蹲位的门。

    仗着他老爸是学校的副校长,马涛平时在学校里本来就很嚣张的。

    而当马涛踹开了蹲位的门之后,就看见里面蹲着一个个头儿很小的男生,正捧着书挡着头,像是把脸都埋了进去了一样。

    马涛当时气坏了!伸手就把那个男生的书抓到了他的手里。

    可这一抓不要紧,差点儿把马涛给吓了个半死!

    原来在马涛抓到的那本书背后竟然没有脸,确切的说,是一个半个头在胸腔里的人正蹲在蹲位上。

    书本滑腻腻的,便池里面一片血红,居然全部是血。

    马涛当时被吓坏了,可在他退了一步之后,就好像幻觉一样,那个半个头在胸腔里的人却凭空消失了。

    马涛本来憋坏了,但这会儿的他却那敢再上厕所?急忙就连滚带爬的跑回了宿舍。

    回宿舍之后马涛就把他所遇到的情况告诉了和他一起打游戏的同学,但他的那些同学却没有一个人相信他说的话,都说他肯定是打游戏时间太长了出现幻觉了!

    回到宿舍坐了一会儿,马涛就又感到有些憋的难受了,但他又不敢一个人去上厕所,就死拉硬拽着一个他的同学一起陪他上厕所。

    因为马涛是副校长的儿子,他的同学不怎么敢得罪他,就跟着他一起去了厕所。

    到了厕所之后,马涛不敢到之前的那个蹲位去,就打开了另外一个蹲位的门。

    因为害怕,马涛连门都没有关,他蹲在蹲位上解决问题,他的同学在一旁闻着臭味儿陪着他聊天。

    但就在马涛蹲在蹲位上一泻千里的时候,他头顶的蓄水箱突然松动砸了下来

    看到马涛被砸死的场面之时,就算是我见过不少血腥的场面了,也都有点儿想吐的感觉,那场面简直是太惨烈和让人恶心了!

    鲜血溅得到处都是,马涛的半个脑袋被砸进了他的胸腔里,死法和我在六号楼里面所见的那个鬼简直一模一样。

    看到这副场景,保安队长杨队,和我们学校的保安,还有马涛的那帮同学,一个个都吐的哇哇的!

    而陪着马涛上厕所的那个同学给我讲述整个过程的时候,无论是说话的声音还是他的身体,一直都在哆嗦个不停!

    而我在听完马涛的同学所说的情况之后,就皱着眉头沉思了起来!

    很显然,马涛的死,绝对和六号楼里面的鬼有关!

    但害死马涛的鬼是那一个呢?

    根据马涛的死状,他应该是被我见过的那个半个头在胸腔里的鬼害死的。

    可是李侑柒却是上吊死的,按道理来说她凝聚出来的鬼体应该是吊死鬼的样子。

    如果李侑柒的死和马副校长有关的话,应该是一个吊死鬼用杀死马涛的方式来报复马副校长,而并不是一个半个头在胸腔里的鬼。

    这就让我在想,难道那个魇鬼并不是李侑柒,而是那个半个头在胸腔里的鬼?

    或者说魇鬼是李侑柒,半个头在胸腔里的鬼是被她所控制而杀人的?

    就在我正想着这些的时候,接到了杨队通知的马副校长两口子已经赶到了。

    甚至不仅仅是马副校长两口子,就连学校的校领导们也全部都赶来了。

    马副校长的老婆看上去比马副校长要年轻不少,有个四十五六岁的样子,长相还算是不错,一个标准的半老徐娘。

    在看到马涛的那一副惨状之后,马副校长的老婆撕心裂肺的嚎了一声,然后整个人就昏了过去。

    马副校长也和他老婆一样,在大喊了一声“这都是报应啊!”之后,整个人就栽倒在了地上。

    而在马副校长两口子昏了过去之后,校领导急忙就安排人把他们两口子往医院送。

    在这同时,接到报案的警方已经派了人来了,在警方的法医勘查着现场的时候,我听见一个有一个校领导在那里小声的嘀咕着,说马涛的死怎么和他的一个学生的死法一模一样?

    我急忙把这个校领导拉到了一个人比较少的地方,问他是怎么回事?

    这个校领导姓邱,也是一个副校长,年龄在五十来岁的样子。

    如果说在对我没有一定了解的情况之下,我这一个大一的新生不由分说的把他一个副校长拉到了一边问情况,他肯定会训斥我一顿。

    但在经历了早上的事情,对我的身份有了一定的了解,尤其是我所说的话已经得到了验证的情况之下,这位邱副校长对待我的态度,那叫一个恭敬啊!

    而在我问起了他所说的那个学生的情况之后,邱副校长就告诉我,说在二十五年以前,他从北大毕业之后被分配到我们学校做老师。

    当时他带的班上有个学生,名字叫做杨凯文,这人的个头不高,学习虽然不好,但他却是一个学习很勤奋的人。

    因为宿舍楼一到十二点就会关灯,除了厕所里面之外别的地方都没有灯。

    所以杨凯文经常在宿舍关灯之后带着课本到厕所里面一边蹲坑一边看书。

    有一天晚上杨凯文带着课本去了厕所之后,整整的一个晚上都没有回来。

    当时杨凯文同一宿舍的同学并没有在意,但从那之后杨凯文连续两天都没有回宿舍。

    两天之后,负责打扫厕所的清洁工现有一个蹲位的门这两天一直都关着,他就在外面敲了敲门,问里面有没有人?

    但他问了无数次,里面一直都没有动静。

    清洁工觉的有点儿奇怪,就一脚踹开了那个蹲位的门

    结果,清洁工就看见杨凯文的脑袋被蓄水箱砸进了他的半个胸腔,蹲位里到处都是鲜血

    说到这里,邱副校长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样,然后露出了一脸的恐惧之色。

    “当时杨凯文被砸死的那个蹲位,就是马涛被砸死的那个蹲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