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七章 郑教授讲的鬼故事(上)
    云若风的失踪有太多太多的疑点,但在一时半会儿之间我却是很难理出来一个头绪的。

    作为天道门三大家族之一,周家在明明知道周贺大哥被禁锢了肉身和灵魂的情况之下至今都没有查到任何有关的线索。

    以我目前的实力,对于云若风的遭遇我就只能表示无奈了。

    在我的相师等阶提升之后,或许我能够推算出有关云若风失踪的更多线索,如果我能够成为一品神相,那肯定能够推算出他们的情况。

    但我们姜家祖传的这套功法,随着相师等阶的提升,对功德的需求会越来越多,这就意味着我的相师等阶越往后会越难提升。

    就像这一次我们干掉了两个清朝僵尸,解决了杨恩这个飞尸,在我看来这次所收获的功德应该足以让我的相师等阶晋级到玄阶四品。

    但愿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而残忍的,在返回西安的当天晚上在修炼之后我却悲催的现,虽然相气有所增加,但最终却并没有突破到玄阶四品。

    提升到玄阶四品都这么难了,提升到地阶和天阶所需要的功德,我更是无法想象!

    这就难怪在过去的几千年内我们姜家的外姓门人之中出了两个神相,但我们姜氏一族却没有一个人成为神相。

    就像我才收了没多久的女徒弟许宜花吧,她修炼大周天神术才修炼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她的相师等阶就达到了黄阶五品,我估计再给她修炼个半年一年的,她的相师等阶都要赶上我这个做师父的了。

    当然,许宜花的修炼进度之所以这么快,和她是先天灵体有很大的关系,正常人是很难做到这一点的。

    郑海冰的资质在我看来也算是不错了,虽然他比许宜花入门早,但他的相师等阶却比许宜花低了两个等阶。

    这就让许宜花这个小萝莉每次见了郑海冰的时候都会打击他,甚至她还借鉴了玄幻小说里面的理论,说什么以相师等阶来确定他们两个在师门的地位,整天让郑海冰叫她师姐。

    自从成都回来之后,已经过去了有一个月了,但天道门那边却再也没有安排过什么任务。

    不过因为上一次任务我们拿到了八十万的奖金,我和秦楚楚两个人的所分到的任务奖金加起来都快有三十万了,所以这一个月来即便是没有接到任务,我也不必因为钱而愁。

    最关键的一点,蛋蛋这个花钱大户,最近这段时间懒洋洋的一动不动,就连火腿肠也都不怎么爱吃了。

    我以为它吃腻了火腿肠,就给它买了许多其他的好吃的,但它依然是没有什么胃口。

    我专门启动了相气问它是不是那里不舒服?但它给我的回答却说没什么事,等过了这段时间它就好了!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只能任其自然了!

    而这一天中午,因为是周末的缘故,秦楚楚和付宇茜去逛街了,我系着个围裙正在厨房里做我最擅长的臊子面。

    就在我快要做好了面正打算叫他们来吃饭之时,就听见郑海冰和许宜花一边说着话一边从外面走了进来。

    只听见郑海冰说道:“宜花师妹,虽然你的相师等阶比我高,但你拜入师门比我晚,而且年龄比我小,所以你必须得叫我师兄!你可千万不要忘了,我是师父的开山大弟子!”

    而许宜花这个小萝莉却强词夺理的说道:“海冰师弟,虽然我的年龄比你小,我拜入师门比你晚,但我的相师等阶比你高,你就得叫我师姐!”

    郑海冰被许宜花给气坏了,就在那里说道:“那要是照你的说法,如果你的相师等阶比师父高了,是不是连师父你都不愿意叫了?”

    其实我认为郑海冰说的很有道理,但许宜花却胡搅蛮缠着道:“我说的是我们两个之间的关系,你怎么把师父扯进来了?再说了,师父他老人家是我能越的吗?”

    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就觉的我应该给许宜花树立一个正确的观念了,不能让她因为有了一点成就就连同门的师兄都看不起了。

    于是我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然后一脸严肃的对着许宜花说道:“宜花,那怕你将来成了神相,海冰他也是你师兄!我也是你师父!如果你连这一点都不能接受,那你就不适合做我们姜氏一族的弟子。”

    我从来都没有用这么严厉的语气和许宜花说过话,所以在听到我说的话之后,许宜花委屈的眼泪都掉下来了,但她却一边掉着眼泪,一边对郑海冰道起了歉。

    “师兄,对不起!我错了!”许宜花眼泪汪汪的说道。

    郑海冰见许宜花哭了,急忙就哄起了许宜花,而我见许宜花意识到了她的错误,就不再板着个脸了。

    于是我换上了一副笑脸尽量用和蔼可亲的语气对着许宜花说道:“宜花,你不在家里陪着你姥姥姥爷,怎么到师父这儿来了?”

    许宜花毕竟是个孩子,她看我不再板着脸了,就两把抹干了眼泪,然后对我说道:“我姥爷让我来问一下师父你下午有没有时间?如果有时间的话,他想请你到我家里去一趟!”

    我说:“你爷爷真是太见外了,给我打个电话不就可以了吗?还专门把你派来问我!”

    听到我说的话,许宜花往郑海冰看了一眼,然后有点儿不大好意思的说道:“本来我爷爷是想给你打个电话的!但我想告诉师兄我已经是黄阶四品了,所以就专门跑过来问你了!”

    原来许宜花这丫头,她专门跑过来的目的是为了打击郑海冰,这让我也是醉了!

    不过郑教授他找我有什么事呢?

    上一次他找我是让我陪着许宜花去看演唱会,这一次他找我又是为了什么事呢?

    带着这个疑问,在吃完了中午饭之后,我就和许宜花一起去了郑教授家里。

    郑教授一家人和我算是很熟了,在刻意给我泡了一壶极品铁观音之后,郑教授就故意找了个借口让许宜花外婆带着她离开了家里。

    而在许宜花和她外婆离开之后,我觉的郑教授有点儿怪怪的,就问他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

    而郑教授在盯着我看了许久之后,很突然的问着我道:“姜一,你应该不是普通人吧?”

    郑教授是我的老师,也是许宜花的姥爷,所以我并没有打算对他有所隐瞒。

    在点了点头我说道:“我确实不是普通人,郑教授!”

    这时郑教授又说道:“宜花她以前总是说她能看见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但最近这段时间她不怎么说了!这应该和你有关吧?”

    我又点了点头。

    郑教授又说道:“前两天我说起你的时候,宜花她不小心叫了你一声师父,在我的追问之下,她把和你的关系告诉了我,而且连那个女明星身上生的事情她都一并告诉了我!”

    我交代过许宜花,她拜我为师的事暂时还不能告诉她的家人,没想到在她姥爷的追问之下,这丫头还是把我给出卖了。

    想到这里,我就有点儿不好意思的对着郑教授说道:“没给您打招呼就收了宜花做我的徒弟,这件事是我做的不对!”

    本来我以为郑教授会埋怨我两句,但他却摆了摆手,然后说道:“我看人的眼光是从来都不会错的!宜花能做你的徒弟,是她的福分,你不用不好意思!其实我今天叫你来是有另外一件事想跟你聊一下的!”

    我说:“郑教授您尽管说!”

    郑教授说道:“本来我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我是从来都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神之说的!但在二十年前生的一件事情,却让我不得不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