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二百零七章 驱鬼符
    根据我对陈婉秋生辰八字的推算,其实陈婉秋的身上并没有牵扯到任何因果。

    而且陈婉秋的运势整体来说还是很旺的,不过最近这一段时间,她可能会遇到一些灾劫,甚至会受到一些惊吓。

    既然陈婉秋的身上没有牵扯到因果,但却有小鬼要害她,那自然是有小人在背后作祟的缘故。

    在背后搬弄是非,阴谋害人的人,都可以称之为小人,不过这个小人要害陈婉秋的原因和这个小人是谁?这就不是我能算出来的了。

    原因非常简单,因为陈婉秋她是一个公众人物,直接间接和她有关系的人成千上万,又岂能是我这一个玄阶五品的相师所能推算出来的?

    恐怕就算是我的相师等阶达到了地阶,我双手的十指全部都打通,也未必能算出一个结果来。

    不过好在陈婉秋的福运不错,所以虽然有小人作祟,但却因为有贵人相助,她却能有惊无险的安然度过。

    而在我看来,陈婉秋所遇到的这个贵人,十有应该是我了。

    推算出了结果之后,我就直接问苏天他有没有什么办法在我们不在陈婉秋身边的情况之下,让那个小鬼害不了她?

    我之所以这样问苏天,是因为我考虑到在大剧院那个小鬼已经害过一次陈婉秋了,在没有得手的情况之下,他肯定还会再来的。

    而在我们不能留在陈婉秋的身边保护她的情况之下,我就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苏天的身上了。

    做为捉鬼世家的传人,我相信在苏天应该有办法,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给苏天打了个电话把他叫了过来。

    不过让我没想到的是,苏天他竟然和许宜花一样,也是陈婉秋的铁杆粉丝。

    不得不说陈婉秋这女人的魅力真的很大,苏天平时看上去挺神秘挺高冷的一个人,在听到能为他的偶像尽一份力之时,他竟然表现的很激动和兴奋。

    他当时就拍着胸脯说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他只需要画个驱鬼符让陈婉秋贴身带着,普通的小鬼想靠近陈婉秋都难。

    当然,如果是比较凶的小鬼,比方说像青葵那样的慑青鬼,就算是苏天本人亲自出手恐怕都要费一番功夫,他画的符肯定就没有那么大的用处了。

    因为朱砂有守正辟邪的作用,所以画符一般都是用朱砂画的,但这大晚上的,让我们到那里去找朱砂?

    为了保护他的偶像,苏天也是豁出去了,他先找了一张白纸,然后一口咬破了中指,用他的中指血龙飞凤舞的画了一个符出来。

    画完符之后,等到白纸上的血液干了,苏天这才小心翼翼的把他画的那张符折了起来。

    “人的血里面有阳气,用我的血画的驱鬼符效果比朱砂画的应该还要好一点!婉婉你找个东西把这张符包起来,然后贴身戴在你的身上吧!”

    说着话的同时,苏天把画的符递给了陈婉秋。

    看到苏天咬破了他的中指用他的鲜血给她画符,不管这符有没有用,陈婉秋已经很感动了。

    “谢谢!谢谢你,苏天!”

    陈婉秋一边向苏天表达着感谢,一边用双手从苏天的手中接过了他画的符。

    不过陈婉秋在向苏天表达着感谢之意,但杨姐这会儿又开始表起反对意见了。

    “婉婉,一个男人用他的血画的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还要贴身戴在身上,难道你就不觉的恶心吗?”

    杨姐这话其实说的也有点儿道理,要换做是其他的女明星肯定早就把苏天画的符丢到垃圾桶里面去了。

    但陈婉秋却并没有理会杨姐,而是小心翼翼的用一条丝巾把苏天画的符包了起来,很显然她是打算按照苏天所说的话去做。

    至于她会贴身戴在那里?那就不是我应该去考虑的问题了。

    “谢谢你姜先生,谢谢你苏天!还要谢谢你许宜花小妹妹!”

    用丝巾把苏天画的符包好了之后,陈婉秋就一脸真诚的向我们表达起了她的感激之意。

    我默默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但苏天和许宜花却表现的非常激动。

    而就在苏天和许宜花正打算和陈婉秋表达他们的激动之情时,我的手机却又响了起来。

    我一看来电显示,是郑教授打过来的,看来郑教授等了这么长时间见我还没有把许宜花送回去有点儿急了。

    于是我急忙接通了郑教授的电话,然后告诉他我们马上回去,接下来我们三个人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匆匆忙忙的离开了索菲亚酒店。

    而在返回郑教授家的路上,小萝莉许宜花一路都在追问我为什么能够从杨姐的面相上看出那么多东西?还有苏天用血画的那个符真的会有用吗?

    还有她什么时候能拜我为师?我什么时候能让她看不到那些她不想看到的东西。

    我并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告诉她明天早上别睡懒觉,等着我打电话给她。

    听到我和许宜花的对话,苏天听的云里雾里的,就问我说明天早上会生什么事情吗?

    我很装逼的说天机不可泄漏,到了明天早上自然会有结果。

    苏天闻言冲我直翻白眼,说我真不愧是天机一脉的传人,这话说的竟然让他一点毛病都挑不出来。

    接下来我和苏天先把许宜花送回了郑教授家里,然后返回了玉华小区。

    这会儿已经十一点多快十二点了,就连我修炼的时间都已经错过了,但秦楚楚却还没有睡觉,还在那里一边逗着蛋蛋,一边在等着我。

    而在我进门之后,秦楚楚就一脸不高兴的问我为什么回来这么晚?

    看着秦楚楚脸上的表情,我感觉她好像知道了什么一样?

    可是苏天一直和我在一起,他没有时间出卖我啊?

    就在我正考虑着该如何向秦楚楚回答之时,秦楚楚却一脸不爽的问我,抱着陈婉秋的感觉是不是不错啊?

    原来付宇茜这丫头也是陈婉秋的粉丝,她看秦楚楚一个人闲着没事干,就拉着秦楚楚和她一起在电脑上看陈婉秋演唱会的现场直播。

    结果我救了陈婉秋的整个场景全部都被秦楚楚给看在了眼里,这一下子就直接打翻了她的醋坛子。

    既然秦楚楚都已经知道了,我就只能老老实实的把所有的一切都做了一个交代。

    虽然她知道我是为了救人,但只要一想到我抱过一个不是她的女人,而且还用我的那双罪恶之手触摸到了人家身上的敏感部位,秦楚楚就感到很不爽。

    所以即便是我赌咒誓的说我绝对不是故意的,秦楚楚仍然黑着个脸走进了她的房间,而且还重重的从里面关上了房门。

    秦楚楚对我和别的女人的关系是如此的在意,这只能说明她的心里有我,她是因为在乎我,才会有这种表现的。

    所以,即便是秦楚楚打翻了醋坛子,我的心里面却有点儿暗自窃喜。

    当然,我得想个办法尽快把秦楚楚哄高兴了,可不能让她连续好几天对我黑着个脸。

    就这样,在洗完澡之后,我想了一会儿该用什么办法哄秦楚楚高兴,然后这才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我正在喂蛋蛋吃火腿肠呢,我的手机铃声却响了起来。

    一看来电显示的号码是陈婉秋的,我急忙就接通了电话,但电话里面传来的声音却并不是陈婉秋的,而是她的助理杨姐的。

    “姜先生,你们能不能到酒店再来一趟啊?婉婉这会儿正在哭呢!而且她一边哭,一边说真的有小鬼要害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