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天命神相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五章 真正的杀手
    旺财和财旺告诉我,说它们两个到杨瑞斌的别墅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但就在这段时间内,已经有三女一男四个人被杨瑞斌他们一伙人带进了停车场。

    被带进停车场的这三女一男,全部都是半夜三更的时候被人送来的,而且那三女一男看上去都有些神志不清的样子。

    不过每一次被送来的人被杨瑞斌他们一帮人带进了停车场之后就再也没有出来过。

    每天在停车场进进出出的,只有杨瑞斌两口子和那几个外国人。

    而见此情形,旺财和财旺觉的很好奇,它们两个就到停车场里面去看了一下,想看看那些人去了那里?

    但在停车场里面除了停着几辆车之外,却没有任何地方能够藏人,而且旺财和财旺也看过那几辆车,甚至用他们的狗鼻子去嗅了,都没有现任何有关人的痕迹。

    那三女一男被带进停车场之后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而听到旺财和财旺这样一说,我已经完全能够肯定,杨瑞斌他在这栋别墅也建了一个类似于精神病院的地下密室,而那个地下密室的入口,应该就在停车场里面。

    于是我们几个人就去了别墅的停车场。

    郑海冰这家伙是个汽车烧友,一进入停车场就在那里连声感慨了起来。

    “劳斯莱斯幻影加长版,玛莎拉蒂-grancabrio,保时捷918,还有一辆悍马!这可全都是豪车啊!”

    郑海冰说的那些豪车型号我没有任何概念,而且对我来说也没有任何意义,我这会儿只想找到通往地下密室的入口。

    接下来我们七个人就开始在整个停车场内仔细的搜索,把停车场内的每一块地面和每一块墙壁,全都被我们七个人给踩了一遍和摸了一遍,但最终却没有现任何异常。

    就连那两只鬼面獒用它们的狗鼻子把整个停车场给嗅了一遍,也还是没有现那个部位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我这时就在想,既然整个停车场内的每一块地方都已经被我们给探查过了,但却并没有现任何异常,那还有什么地方是我们没有探查到的呢?

    想到这里,我的目光就停留在了那几辆车上面。

    如果说我们还有没探查到的地方,那就只能是这几辆车停车的位置了。

    而根据地面上所留下的痕迹,郑海冰所说的劳斯莱斯幻影加长版,玛莎拉蒂-grancabrio,悍马这三辆车经常被使用,但那辆保时捷918却好像很少被使用。

    看来这辆保时捷918应该有什么玄机。

    想到这里,我就走到了保时捷918的旁边,绕着这辆车转了两圈,仔细的打量起了这辆看上去非常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车子。

    打量了片刻之后,我好像现了一点儿什么,而这时他们几个看我绕着保时捷918前后上下左右的看,就全部都围了过来。

    “你觉的这辆车有问题吗?”貅爷问着我道。

    我点了点,说如果有问题的话,应该就在这辆车上,但我需要把这辆车往前开个几米远。

    貅爷很自信的说这不难做到。

    而随着貅爷夸下了这个海口,他就从身上摸出了一把军用匕,随便在车窗上划拉了几下,车窗上的玻璃就被他给卸了下来。

    随后他钻进了车里面,坐在驾驶员的位子捯饬了一会儿,随着动机轰隆隆的响了起来,那辆保时捷918就开始缓缓的往前移动了起来。

    而在保时捷918移开之后,一条通往地下的通道口出现在了我们几个人的眼前。

    和精神病院的通道有点儿不大一样,这条通道虽然有点儿小,但越往里面走却越宽敞,而且里面的光线也不是很黑,这说明这个地下密室建在并不是很深的地方。

    这时貅爷已经把保时捷918停了下来,他告诉我说这辆车有自动泊车功能,只要设定好了程序,就可以用车钥匙控制车前进和后退。

    很显然,杨瑞斌那帮人在进入通道之后,只需要按一下遥控器,就可以让车倒回来停在通道口的上面。

    保时捷918这种跑车的底盘都很低,所以只要把车倒回来停在通道口的上面,就很难被人给现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我们七个人外加两条鬼面獒毫不犹豫的走进了通道。

    顺着通道往下走了三四百米的样子,通过了一个椭圆形的大门之后,我们就到达了目的地。

    在这个地下密室正中央的位置建了一座外形有点儿像埃及金字塔的建筑,整座建筑金光闪闪,璀璨夺目的,看上去非常的高端大气上档次。

    这座像金字塔一样的建筑,占地面积有五六百个平方米的样子,高度有两层楼那么高,也不知道是用来干什么的?

    就在我们七个人两条狗,面对着这座有点儿像金字塔一样的建筑着愣之时,只听见咣当一声,一道金属门自上而下的落了下来,封住了我们所进入的那个椭圆形大门。

    而在这同时,随着金字塔最中间的大门打开,杨瑞斌两口子的脸上带着阴冷的笑容从里面走了出来。

    在走到了距离我们几个人大概有个十米远的位置之后,这两个人停住了脚步。

    随后杨瑞斌的脸上带着一丝得意的笑容说道:“就算你们是天道门的人,也不能大半夜的擅闯民宅吧?”

    除了张局之外,我从来都没有对任何人表露过身份,这杨瑞斌他是怎么知道的?

    我感到有点儿奇怪,就问着杨瑞斌道:“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天道门的人?”

    杨瑞斌闻言微微一笑,然后说道:“精神病院生了那样的事情,而且能让张局在你的面前态度那么恭敬!如果这还让我都猜不到你们是天道门的人,那我杨瑞斌这大半辈子就白混了!”

    听到杨瑞斌的话,我就沉着脸对他说道:“既然你猜到了我们是天道门的人,那你对天道门应该有一定的了解!既然我们已经找上门来了,我劝你还是认罪伏法吧!”

    听到我所说的话,杨瑞斌两口子竟然放声大笑了起来。

    杨瑞斌的老婆一边笑着,一边对我说道:“认罪伏法?你这是在跟我们开玩笑吗?你知道我们犯了什么罪吗?你知道我们认罪伏法的后果是什么吗?”

    我沉着脸厉声说道:“我没有跟你们开玩笑!我知道你们犯了什么罪!你们拐卖妇女儿童,残杀活人,贩卖人体器官!你们认罪伏法的后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说到这里,我指着杨瑞斌老婆大声说道:“像你们这样的人若不死,那天理何在?公道何在?”

    面对着正气凛然的我,杨瑞斌两口子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胆怯之色,不过这两口子很快就反应了过来。

    只见杨瑞斌老婆一脸嚣张的说道:“如果没有需求,又那来的市场?我们拐卖妇女儿童怎么了?贩卖人体器官又怎么了?这种事我们不做,难道就没有人做了吗?”

    而听见杨瑞斌的老婆亲口承认了他们两口子拐卖妇女儿童,婉安的身体明显的一震,本来她对杨瑞斌两口子还保留了最后一丝幻想,但此时此刻的她,却已经彻底的绝望。

    “我并不是你们收养的父母双亡的孤儿,而是你们偷来的孩子,是吗?”

    问出这个问题之时,婉安的声音在颤,好像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一样,如果不是貅爷扶住了她,她可能连站都站不稳了。

    而杨瑞斌见婉安竟然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就有点儿吃惊的问着婉安道:“你怎么知道你是我偷来的孩子?是谁告诉你的?”

    婉安没有做出回答,但我却替着她说道:“是李长有!”

    听到我的回答,杨瑞斌两口子相顾对视了一眼,露出了一脸的震惊之色。

    “李长有?怎么可能!李长有他早就死了!”杨瑞斌喃喃说道。

    杨瑞斌老婆更是一脸不相信的道:“这不可能!李长有他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除非你们见鬼了!”

    而见此情形,我决定先吓唬吓唬杨瑞斌两口子再说。

    “你说的没错,我们是见鬼了!是李长有死后所化的厉鬼告诉了我们所有的一切!他说你们两口子不仅杀了他,而且还摘掉了他身上的器官!所以他要找你们报仇!他要让你们死的比他还要惨!”

    只要是人都怕鬼,听见我阴森森的说李长有所化的厉鬼要找他们算账,而且还要他们两口子死的比他还要惨,杨瑞斌和他老婆当时就被吓的面如土色。

    “老公,李长有他要是真的变成了鬼,真的来找我们报仇,我们该怎么办啊?”

    就在杨瑞斌老婆哆嗦着问杨瑞斌该怎么办之时,只听见一个声音从杨瑞斌两口子的身后传来。

    “这个世界上那有鬼啊!他在吓唬你们两个,难道你们就没看出来吗?”

    我顺着声音看去,只看到一个金头,蓝眼睛的老外从金字塔建筑里面走了出来,而在这个老外的手里,却握着一把冲锋枪。

    而貅爷一看到这个老外,脸上立刻就浮现了一脸的凝重之色,并且在那里说道:“这是一个真正的杀手!而且还是一个很专业的杀手!”